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傲視君王:庶女棄妃很絕色

正文 第十九章 欺君大罪

書名:傲視君王:庶女棄妃很絕色 作者:梧桐樹 本章字數:2313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4日 15:50


大夫人氣得臉色鐵青,拂袖而去。宋進賢站在門外猶豫了一會兒,心裡暗暗想道:即便這件事對不起宋初了些,但我也是為了府中的富貴考慮。況且宋初我是女兒,怕她做什麼?這件事不論她情願不情願,都得去做!

這樣一想,心中便安定下來,大踏步走進宋初院裡。

雲曉和翠竹正在院裡,慌忙行了禮。宋進賢腳步也不停,口中說道:“你們小姐可在房中?”

宋初早就聽見宋進賢的聲音,唇角不由勾起淡淡的諷刺的笑意。細心將手中女紅的最後一針做好,方才出來道:“初兒見過爹爹。”

宋進賢看著宋初恭敬地對著他行禮完畢,方才咳了一聲道:“這些虛禮就免了。”四處環顧了一下,“這裡可還住得舒服?”

宋初淡淡地回道:“托父親的福,自然是極舒服的。”

宋進賢滿腹心事,倒也沒聽出宋初口中的嘲諷之意。宋進賢命服侍的丫鬟都散了,自己尋了位置坐下,正色地看著宋初:“初兒,今日皇上召見芊芊的事你應該也曉得了。你對皇上的問話可有什麼看法?”

宋初心中冷笑。明明是求人的事情,卻硬要做出一副施恩的口吻,真真是惹人厭煩。

“回父親的話。這原是大姐的機緣,初兒沒有任何看法。”宋初面上不露聲色,只平靜地說道。

宋進賢聽得“機緣”二字,曉得宋初在嘲笑他們,不由得心中怒火上湧,又想到還要宋初給他們出主意,便強壓了怒火,暗暗想以後收拾宋初也不晚。

“初兒,你就莫要和為父開玩笑了。”宋進賢勉強笑了笑,“那日皇上面前為父並非是不想說你的名字,只是伴君如伴虎,萬一召你進了宮不甚如意,皇上發落下來,我該如何跟你娘交代?”

“父親說的是。”宋初淡淡地道,“初兒曉得父親是一片苦心,為了初兒著想。只是上次既然是姐姐的想法,如今便讓姐姐來解決好了,又來找初兒作甚?”

“宋初,你莫要揣著明白裝糊塗!”宋進賢怒道,“這些年宋府供你吃喝,悉心照顧你,難不成竟是養了一頭白眼狼?這次若不能讓皇上滿意,咱們就得被治個欺君之罪,誰也跑不了!”

“爹爹這麼說就不對了。”宋初絲毫不懼地對上宋進賢的眼睛,“這是咱們整個府的事情,為什麼要把責任全都壓到我一個人身上來?再者,爹爹現在知道欺君之罪不可饒恕,為何當初卻只說是大姐的主意,難道這便不是欺君之罪?”

宋進賢氣得渾身發抖,“你,你……”

“我怎麼了?”宋初眼中一片清明,“別人以誠待我,我必百倍還之。這些年娘是怎麼對你們的,可你們哪曾有一絲溫情待我?爹爹,虧你也說得出府中待我不薄這種話來!”

“初兒,我曉得四姨娘沒了,你心裡難過。”宋進賢轉而又換上了一副慈父的面龐,“只要你乖乖聽話,今日回去我便下令,以後如何對芊

芊,便如何待你。這樣可好?”

宋進賢這一番變臉演下來,當真是恩威並施。宋初心中絲毫不為所動,面上卻露出笑意來。

“既然是這樣,我這裡倒是有個想法。”

宋進賢臉上笑得更加可親,只等著把宋初說出口的想法記下來稟報給皇上。

“既然南方澇災不斷,北方旱災嚴重,何不把南方之水引到北方,則旱澇可解。”宋初淡淡地說道。

“南方北方相差甚遠,你這等小兒豈能懂得,簡直荒謬無比!”宋進賢只道是宋初在耍他,臉上的笑意再也掛不住,站起來便往外走,再也不願看見宋初一眼。

門外守著的翠竹看見老爺怒氣衝衝地自屋裡出來,嚇了一大跳,還沒等行禮宋進賢就已經走遠了。翠竹皺了皺眉,滿臉複雜的情緒。

大夫人聽說宋進賢氣衝衝地自宋初那出來徑直去了書房,心裡便猜了個八九不離十。宋芊芊不由得恨恨地絞著帕子罵道:“這小賤人,若不是還留她有用,怎容她今日還在倡狂!”

大夫人提點宋芊芊道:“你這幾日最好少見你爹爹的面,省的他對你發脾氣。倒也不必過於擔心,只要我父親還在,皇上無論如何也不會對咱們怎麼樣。”

宋芊芊得了大夫人的定心丸,便重新又歡喜起來。回到屋裡左思右想,身邊的丫鬟道:“小姐,宋初只不過是個小小庶女,怎容得這般放肆?理應給她些教訓才是!”

宋芊芊覺得有理,口中卻打斷了丫鬟的話,神情嚴肅道:“千萬不可這樣說。咱們府中不管是嫡出的,還是庶出的,都應該一視同仁,懂了嗎?”

她心中卻活躍起來,決定去找父親,讓父親好好收拾一下宋初的囂張氣焰。

宋進賢的書房一向是對宋芊芊開放的,因此看管書房的小廝也不曾攔著她。宋芊芊走進書房還未說話,只見宋進賢陰沉著臉道:“誰許你進來的?還有沒有一點規矩了!”

宋芊芊唬了一跳,心中委屈起來。又想到自己來的目的,便又上前柔柔地道:“見過父親。女兒聽說宋初那蹄子不肯為父親解憂,便想著……”

“曹川,把大小姐給我送回去,命她好好地在屋裡待著,沒有要緊事不准出門。”宋進賢聽見“宋初”二字,臉色更是沉得能擰下水來,沒等宋芊芊說完便道。

“小姐還是先回去吧,老爺這會兒心情不好,本是交代了不見任何人的。”曹川上前賠笑道,好不容易把宋芊芊哄出去了。

“曹川,這事你怎麼看?”宋進賢揉了揉眉心,隨口問道。曹川嚇了一跳,連忙回道:“嚇,老爺,您若是問我今年莊子的收成,鋪子的進項,我還能道上個一二三;這樣大的事情,曹川著實想不出來。”

宋進賢心裡覺得自己越發糊塗了,竟然問起曹川來,便沒好氣地道:“我知道了,你去吧。”

曹川擦了把汗轉身離開,心裡卻越發覺得宋初不簡單起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