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傲視君王:庶女棄妃很絕色

正文 第二十一章 暗中下藥

書名:傲視君王:庶女棄妃很絕色 作者:梧桐樹 本章字數:3890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4日 15:50


二姨娘抱著嘉哥兒回到院子裡,真是越看越不順,越看越生氣。她本是王尚書嫡女,也曾是父母心尖尖上的人兒。若不是為了父親的前程,哪裡便會嫁到這裡來做小?

身邊服侍的丫鬟看二姨娘神色不對,便賠笑道:“看把嘉哥兒熱的,奴婢去端碗井水冰了的綠豆湯來。”見二姨娘點頭,便慌忙去了。

那丫鬟是二姨娘貼身的丫鬟,二姨娘自是不會懷疑。見嘉哥兒喝得高興,二姨娘喂了好幾勺方才罷手。

不料到了晚上,嘉哥兒卻起了一身的紅疙瘩,又發起了高燒。二姨娘全指望著嘉哥兒為她日後爭光,不料眼下嘉哥兒尚在繈褓便性命難保,不由得哭天嚎地,連請了幾位有名的醫者來。

一個極有名望的醫者撚了撚鬍子,沉聲道:“若老朽沒有看錯的話,令郎應是飲了什麼有毒的植物汁液。這說也好治,只不過少不得要小郎君受些苦楚。”

“嘉哥兒走到哪兒都有眾人看著,妾更是放在心尖尖上疼著,又怎會飲毒物汁液?嘉哥兒下午只飲過一些綠豆湯,想來定是那裡面有毒!”二姨娘恨道,“老爺,您可千萬要為妾做主啊!”

“好了好了,像個什麼樣子!”宋進賢面沉如水,狠狠地瞪了一眼二姨娘。這女人平日精明得過度,怎地到了事上便如此愚蠢,平白讓外人看了笑話。

眾醫者只默不作聲,二姨娘也覺得不妥,慢慢收了哭聲,只小聲抽噎著,隨著眾人去了其他房間。

宋進賢聽了二姨娘的講述,便一腳將那做綠豆湯的丫鬟踢倒。那丫鬟也顧不得心口疼痛,便披頭散髮地撲上去抱住二姨娘的腳哭訴道:“奴婢跟著姨娘少說也有五六年的光景,一直忠心耿耿,何曾會有這樣惡毒的念頭?若有這樣的念頭,便讓我五雷轟頂,不得好死!”

這樣說著,那丫鬟竟生生噴出一口血來。宋芊芊忙掩了臉,似是不敢再看的模樣。見眾人還不做聲,她便忍不住提醒道:“你縱是這樣說,若沒有真實證據我們也是不信的。你做湯間隙可有離開過,是否見到過什麼可疑的人?”

那丫鬟凝神想了一下,不由得哭道:“不敢欺瞞老爺夫人,奴婢做湯時曾出去提過一桶井水,回來的時候似是見到了……”

“見到了誰?”二姨娘忙追問。

“似是見到了四小姐,宋初。”丫鬟喃喃道,“我看背影有八成像是她,從小廚房慌慌張張的走了。”

“把宋初給我叫來!”宋進賢顯然已是怒極,府中接二連三的事情皆是由她引起,莫非她想翻了天不成!

宋芊芊低下頭,掩去了嘴角一抹陰森的笑意。

宋進賢一臉怒氣,二姨娘哭得梨花帶雨。大夫人面無表情,宋芊芊表面擔心,眼含幸災樂禍的笑意。宋初踏進門來的時候,看見的就是這眾人神情各異的一幕。

宋初平靜地上前見禮。宋進賢也不叫她起來,陰沉下臉道:“宋初,你可知錯?”

“女兒不知。”宋初平靜地道,清澈的眼中沒有一絲害怕:“女兒平白地被爹爹叫了來,莫名其妙地問上這樣一句話,敢問爹爹,宋初所犯何錯?”

“孽障,還敢狡辯!”宋進賢大怒,“嘉哥兒尚在繈褓,你竟給他下毒,差點害了嘉哥兒的性命!”

“是啊妹妹,”宋芊芊插話道,“你若是平時對我們有什麼不滿意的,大可直說,怎麼能這樣對一個什麼都不知道的孩子呢?難道你都不會覺得良心不安嗎?”

“女兒沒有。爹爹可曾好好想一想,我與二姨娘素來無冤無仇,為何會突然向嘉哥兒下毒?況且這樣的毒藥女兒聞所未聞,又從何處得來?女兒下了毒,對自己又有什麼好處呢?”宋初口齒清晰,一條一條地說道。

宋初的確沒有理由下毒。二姨娘在心裡慢慢琢磨著。

“二姨娘身邊的丫鬟親眼看見你從小廚房走出去,你還有什麼好說的!”宋進賢毫不留情地說道,“原以為你只是缺乏管教,誰曉得今日竟然做出弑弟的事情來,怎不讓我寒心?”

“你說你看見的是我?”宋初上前一步,面色平靜地看著丫鬟,眼中含著一絲譏諷的冷笑。

那丫鬟蜷在地上望了宋初一眼,只覺得似像非像,想到自己若是找不到下毒的人必定會被亂棍打死,便壯了壯膽,大聲道:“沒錯,就是你!”

“不知你看見我的時候,我穿的是什麼衣服,戴了什麼頭飾?”宋初似是早已料到丫鬟會這樣說,似笑非笑地問道。

“湖綠的衣裙,戴著一支銀簪。”

“可我今日並未更換過衣服,一直是這件粉的,戴的也是祖母送的琉璃簪子,不曾戴銀簪。”宋初冷冷地道,“你再好好想一想,定是看錯了。”

“妹妹這話說的,誰曉得你今日穿了什麼,戴了什麼,若我我才不會記得這樣仔細。”宋芊芊表情無辜地開口,“妹妹你若是錯了,承認便是,我相信父親也不會重罰與你,何苦惹得大家都不痛快呢?

“我的丫鬟可與我作證。”宋初回過頭,平靜地看著翠竹。她一早知道翠竹不是她的人,今日帶她來,便是要給她一個機會,一個日後只忠心自己的好機會,她定不會虧待翠竹。

翠竹不敢直視宋初眼睛,半晌跪下道:“回老爺夫人的話,小姐今日上午的確不在,奴婢不敢撒謊。”

大夫人看著翠竹,眼中有一絲滿意的笑意劃過。芊芊做的這件事十分欠考慮,也未和她商量,但幸虧還有這丫鬟在。這次想必宋初是無論如何也逃不掉了。

宋初望著翠竹,心中難掩失望。

宋芊芊再也忍不住心中的得意,譏諷道:“妹妹一早承認了,怎會有後面的諸多事情?嘉哥兒福大命大,一定會原諒你的。”

宋進賢面色陰沉,看著宋初道:“出了這樣大的事,家裡是留不得你了。明日你便收拾收拾,去家庵修行吧。”

宋芊芊心中一喜。

“誰要把初丫頭送走?”一個蒼老的聲音傳來,眾人不禁抬眼望去。宋進賢更是驚訝地道:“娘,你怎麼來了?”

宋進賢心中納悶。他明明提前和府中都吩咐過了,這件事務必瞞著老夫人,便是怕她傷心過度,沒想到老夫人竟還是知道了。

“我怎麼不能來?這樣大的事你竟不告訴我,眼裡還有我這個老娘嗎?”老婦人不悅道,“即便初丫頭有什麼不對的,也該來先告訴我,眾人一起定奪才是。”

“娘說的是,兒子思慮不周。”宋進賢恭敬地道,“只是宋初這次做得的確過分,兒想把她送進家庵,修行一段時間,磨磨性子。”

“哦?”老夫人抬起半垂著的眼皮,“你們都有各自的事情要忙,只有初丫頭今天上午陪著我這個老婆子讀了一上午的經文,我竟不曉得她哪裡有時間去給嘉哥兒下毒。”

眾人詭異地沉默下來,宋初卻淡淡一笑。她賭老夫人還有良知在,果然賭對了。她今日哪兒也沒去,只是將昨日抄的經文拿給了老夫人,又陪她念了一上午的經文。

宋初鄭重地跪下,垂首道:“謝謝老夫人為初兒作證,還初兒的清白。”

二姨娘是慣會見風使舵的,何況她向來不肯放過任何一個打壓大夫人的機會,便趕在大夫人之前開口道:“初兒既是上午一直在陪老夫人念經文,我那丫鬟看見的定然不是她。究竟是誰給嘉哥兒下了毒,還應該用心查查才是。”

老夫人讚賞地點點頭:“理應如此。”

相府這幾日安靜的可怕。

宋芊芊挨了大夫人好一通脾氣,靠在大夫人身上哭訴道:“娘,我再也不敢了。只是誰想得到老祖宗突然插上一手,若不是她,宋初現下已經在家庵裡修行了。”

大夫人冷笑一聲。“你以為府裡什麼事情能瞞得過老夫人的眼睛?府中大大小小的事,她哪有不知道的!你不和我商量便擅作主張,以後萬萬不可這樣了。”

宋芊芊面上應下,心中卻不以為然。

曹川奉命查來查去,最終竟查到了宋芊芊身邊的雲錦。曹川猶豫幾日,最終還是將這消息告訴了宋進賢。

宋進賢負著手在窗邊站著,聞言沉默良久,最終淡淡地朝曹川擺了擺手,示意他不要向外說,便讓他下去了。

隔日二姨娘的丫鬟便招了,她因著二姨娘曾經責駡過自己,所以心生怨恨,便在綠豆湯裡下了毒,與外人無關,更不是宋初下的手。

那丫鬟被捆了送進官府,八成是活不得了。二姨娘心知不是如此,但宋進賢態度堅決,不再往下查下去,也只好作罷了,心中隱隱約約曉得必然與大夫人和宋芊芊有關係,心中不免暗中發恨。

大家都以為翠竹要被發賣了,不料宋初卻做主將她留了下來。是夜翠竹羞愧難當地跪在院子中,院子裡其他所有的丫鬟都垂手靜默地立著,沒有一個人為她求情。

宋初淡淡地看著哭得一塌糊塗的翠竹,開口道:“我一早曉得你不是一心為我的,那日帶你去便是要給你一個機會。誰想你竟毫不曉得我的苦心,仍是站出來指認我。”

“我便想把你發賣了,誰知今天上午玉珠和雲曉等丫鬟便去求我,道是你雖然有異心,服侍卻十分盡心盡力,求我給你留一條生路。”宋初眼神炯炯有神,翠竹羞愧得不敢抬頭。

“今日我將眾人叫來,便是要讓大家都看看。我雖在府中沒什麼權利,但也絕不是好欺負的,更不允許背叛的事情發生。大家服侍得盡心與否,我也都是看在眼裡的。”宋初頓了一頓,“一等大丫鬟翠竹,降為三等,罰半年月例,打三十大棒,以儆效尤。”

眾人皆是嚇得一哆嗦,平日裡有幾個不是十分盡心盡力的丫鬟更是心中滋味苦澀難言。本來以為這四小姐待下人寬厚,像是個好糊弄的,誰知四小姐心中竟如同明鏡一般。

第二天玉珠拿著半盒傷藥偷偷去了翠竹的房間,宋初也只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權當沒有看見罷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