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傲視君王:庶女棄妃很絕色

正文 第二十二章 奸詐狐狸

書名:傲視君王:庶女棄妃很絕色 作者:梧桐樹 本章字數:3635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4日 15:50


大夫人看宋芊芊這幾日萎靡不振,晚上趁著宋進賢心情不錯,和他商量道:“聽說菩提寺燒香極靈驗,不如讓芊芊去給咱們燒上幾柱,也保府中再無小人作祟。何況她這幾日悶悶不樂,權當散心了。”

宋進賢皺了眉頭不欲答應,卻突然想到今日上朝時眾皇子似乎也在說明日去菩提寺上香的事,說不得還能剛好遇上,如此正是美事一樁。宋進賢便痛快地答應了,大夫人心中暗喜。

菩提寺的香果然極靈驗。宋芊芊剛上了香祈禱能遇上貴人,便在散心的路上遇見了太子等人。

宋芊芊心中大樂,卻裝作不勝嬌羞的樣子,掩了臉便急急的轉過身。太子見宋芊芊這樣子,更是心癢,便笑道:“上次一別,佳人可還好麼?”

宇文厲早已聽說太子之前“玉雖極好,不若佳人”的話語不由得心中一驚,原來太子也在打宋芊芊的主意,面上卻絲毫不顯,道:“大哥,你只莫要唐突了佳人才好。”

太子大笑,邀宋芊芊與他們同行。宋芊芊哪有不應的,便羞答答的同意了。

太子馬車極大,十分豪華。宋芊芊驚訝的眼神並沒有逃過太子的視線,太子不甚在意地“哈哈”一笑,心中卻難掩虛榮。

與宋芊芊談了些家常話題,太子正覺無聊,便看見馬車裡放著的一台琴。那琴乃是名品,皇上親賜的,可惜他卻不會彈,白白的瞎了好琴。太子本欲送給宋芊芊,轉眼便又想到是皇上賜的,無法轉贈,心中便有些遺憾。但太子曉得宇文厲精通樂器,便笑道:“今日天氣甚好,不若二弟彈琴給我們聽可好?”

宇文乾差點沒笑出聲來。讓宇文厲在“佳人”面前被呼來喝去,太子可真想得出來,宇文厲不暗暗惱怒才怪。

宇文厲心中果然惱怒之極,面上卻不顯,只是笑得溫和自然:“皇兄都這樣說了,哪有不應的道理?自然是好。”便命人抬了琴放上來,隨手彈了首曲子。

宋芊芊贊道:“二皇子琴聲不俗,真是多才多藝。”

太子心中不屑,彈了彈酒杯道:“我們兄弟裡也只有二弟會這些了,我等皆是俗人。也不曉得為何,父皇竟將這琴賞了我,每日也只是蒙塵罷了。”

皇上極少賞賜宇文厲東西。宇文厲強忍下心中不悅,抬眼笑道:“父皇偏愛大哥得緊,我等皆歎不如。”

太子像是沒聽出宇文厲的諷刺之意般,得意地笑了笑。

宇文乾暗暗望了眼兩人,只覺得無趣。宋芊芊雖有名聲,在他看來卻並非佳配,為人也很是有些虛假,為他所不喜,便只是坐在一邊默不作聲地喝茶。太子和宇文厲素來曉得宇文乾身體欠佳,性格也有些古怪,並不勉強他說話。

待到傍晚回到府中,宇文乾便立刻招了身邊最得力的德全,似是不經意地道:“命人打聽一下宋相府中的宋初,回來報我。”

德全恭敬地點頭應了,內心卻翻起了八卦的驚濤駭浪。他跟隨宇文乾多年,早已成為他心腹,卻還是第一次見到宇文乾打探一個女人,還是個尚未婚配的女人。莫非主子終於動了心?德全偷偷瞄了一眼宇文乾。

宇文乾似笑非笑地看著德全。

德全一激靈,立刻道:“曉得了,馬上去!”慌慌張張地退了下去。

太子和宋芊芊言談甚歡,分別時又命心腹將其送回相府。宋芊芊回到家中,將今日所見所聞悉數告知大夫人。大夫人喜得抱住愛女,連道:“可見菩提寺的香真是靈驗了。太子如今甚得皇上寵愛,登基可能性也是極大的,你可要好好把握。”

“女兒明白。”宋芊芊笑道,周身容光煥發。

“過幾日便是端午節,我必定極忙,何況你兩位姨娘皆是不省事的,我恐怕沒空管你。你萬萬不可私自做決定,有什麼事要先報給我知道。”大夫人細細的叮囑宋芊芊,心中不知怎地,竟有些不安。

宋初那小蹄子,也是留不得了。大夫人心中暗暗想道。

宇文乾在京城中的暗樁、線人之多,絕非其他皇子能夠比肩。第二日德全便打探了個清清楚楚,絲毫不敢欺瞞,事無巨細地全報給了宇文乾。

宇文乾撚著手中的書頁,沉思良久,半晌忽地一笑:“這頭奸詐的小狐狸!”

宋初和丫鬟們包了許多粽子。

廚房裡本就包了各色粽子,宋初卻偏偏另闢蹊徑,包了水果餡兒的來嘗鮮。

玉珠一邊將各色切成小塊的水果丁包進粽葉,一邊笑道:“像咱們這般做粽子的,恐怕也是沒誰了。”

宋初正將一塊水果塞進嘴裡,聞言笑道:“眼界萬不可這樣窄。江南那邊多得是這

般吃法,若聽得你這樣說豈不是要笑掉大牙。”

玉珠漲紅了臉,窘迫道:“小姐可別再打趣奴婢了,奴婢沒什麼見解的。倒是小姐是怎麼曉得的?”

宋初心中微樂,她若說是上一世親口吃到的,玉珠能信嗎?便淡淡地笑道:“我自書上看來的。”

玉珠頗以為然,點頭道:“果然看書還是有好處的。”

宋初即便再淡定,還是忍不住笑出了聲。偏玉珠瞪圓了眼睛,驚訝道:“怎麼,我說的不對麼?”

雲曉正掩著嘴笑,轉過頭卻看見宋芊芊身邊的向晴站在門口。向晴生得極好,微微一笑間說不盡的風情:“四小姐,我們小姐說是嘴饞,偏廚房的說是粽子分完了,想要要些粽子回去吃。”

宋初聞言倒沒說什麼:“我待會讓小丫鬟送去幾個。”

向晴應了一聲,便離開了。雲曉急道:“小姐,大小姐整日與你為難,現在更不知道又在打什麼主意呢,若就這樣把粽子送去了,不曉得又要翻出什麼風浪?”

宋初點點頭,沒什麼多餘的表示。玉珠倒是毫不擔心,四小姐那般聰明,肯定不會被大小姐恣意拿捏,大小姐也忒小瞧她們小姐了吧。

果然宋初將玉珠喚進屋裡,低聲交代了一番。

廚房的李媽媽將粽子送進大小姐屋裡的時候,宋芊芊正在向宋進賢賣乖巧,拿了新繡的荷包給宋進賢戴。李媽媽暗暗撇了撇嘴,那荷包早幾日就看見宋芊芊身邊的小丫鬟在做,竟是被宋芊芊拿來用的。

輕輕將盤子裡的粽子放下,李媽媽便出去了。

傍晚時分,宋府便出了一件了不得的大事。

宋進賢自宋芊芊那裡回去之後便是上吐下瀉,宋進賢甚至遞了摺子,向皇上告了一天假,明日不能早朝了。皇上甚是關心,還派了太醫來,太醫診脈發現竟是被下了虎狼之藥,也是嚇了一跳,只得開了藥方給宋進賢慢慢調理。

宋芊芊也好不到哪裡去,只瀉得兩腳發軟。一時間宋府的呻吟聲不絕於耳。

據宋芊芊說,那粽子是向宋初那裡要的。一想到又是宋初,宋進賢只氣得要將牙根咬斷,連連拍案道:“反了反了,這丫頭竟是要將我毒死了!”因著上次老夫人的事,宋進賢便先請示了老夫人,隨即將宋初再次叫來。

宋芊芊有氣無力地靠在椅子上,兩眼含淚,楚楚可憐的樣子真是我見猶憐,只細聲呻吟道:“芊芊只是想著爹爹每日事務繁忙,又聽說妹妹那裡包了許多美味粽子,便想著要了來嘗了嘗,誰知妹妹卻如此狠心……”

老夫人不覺皺了皺眉。一邊是兒子和嫡出孫女,一邊是常常陪自己說話念經的宋初,處於對宋家前途地位的考慮,她內心自然傾向於前者更多一些。

宋進賢臉色青黃,沉得能夠擰得下水來。府中事務接二連三,全都是由她所起,若不是還顧慮著老夫人的面子,宋進賢必定直接將宋初從族中除名,趕出宋府!

大夫人得知消息,心知這必定又是宋芊芊的手筆,內心極不贊同,又怕出了什麼么蛾子,只得慌慌忙忙趕到老夫人這裡。

宋初剛剛出現,宋進賢便怒喝道:“混帳,還不跪下!”

宋初行了個禮,這才鄭重地道:“父親,此事女兒已經聽說了,但絕非是女兒所為。女兒生命皆是來自于父母,平日裡想著如何孝順還來不及,怎麼會想著下毒謀害父親?”

宋芊芊哼了一聲,聲音綿軟,楚楚可憐地道:“妹妹,姐姐也曉得你做事總是要和府裡過不去的,只是平日也沒犯過什麼大錯,我們便也不說了。只是今日我一時嘴饞問你要了幾個粽子,緣何便要下如此重手,竟要將我和父親生生毒死?”

老夫人轉過臉咳了一聲,方才慢慢地說道:“初兒,我曉得你是重情義的好孩子,心裡也是不相信你會這樣做的。只是府中這段時間發生的事似乎都與你有關,這讓祖母怎生放心?”

大夫人也微微頷首,似是同意兩人說法。

“姐姐是問初兒要了粽子,可是初兒沒給。”宋初冷靜地說道,“至於府中發生的事情,雖是件件都指向我,可最後件件與我無關。老夫人為何不想想是有人想要陷害初兒呢?”

“你一個地位低下的庶女,誰人想要陷害於你!”宋芊芊像是被戳中心事一般,差點跳將起來。

“呦,大小姐這樣說話我們可不樂意了。”三姨娘冷笑道,“不論庶出嫡出,均都是老爺的骨肉,庶女怎的偏低賤一等不成?”

“我又沒說姐姐,姐姐心虛什麼呢?”宋初的眼睛明亮得讓人不敢直視,“莫非姐姐心中有鬼不成!”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