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傲視君王:庶女棄妃很絕色

正文 第二十五章 水墨舞蹈

書名:傲視君王:庶女棄妃很絕色 作者:梧桐樹 本章字數:3598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4日 15:50


禦史夫人雖然不解,但涵養極好,倒也沒有多問,很快便派人送來了一個裝滿墨水的盆子。

宋初迎著眾人疑惑的目光笑了笑,竟將兩腳一起放進墨水盆子裡,嫩黃色刺繡的鞋子一下子便被染得漆黑。

這舞,是她前生自己發明的,練了好久。本來是要跳給宇文厲的,只是還沒來得及獻出去就已經被灌下了毒酒,所有的美夢,都被殘忍地打了個粉粹。可是宋初沒想到的是,竟然還有一天能夠將它跳出來。

輕盈的腳尖伴著黑色的墨水,在鋪著錦帛的屋子裡開始了迅速的旋轉。宋初出了口氣,暗道幸虧她今日穿的衣服袖子極寬,剛好能夠遮擋住不是十分自然的舞姿,要不然定然十分難看吧。

眾人皆是瞪大眼睛,看著宋初在堂上翩翩旋轉,腳下不斷地繪出極具意境的花紋來。宋初的舞姿並不十分絕妙,甚至還有點生澀,但以腳作畫實在稀奇。

眾人自忖,即便是給他們幾年功夫,若沒有極其頂尖的舞娘指導,也不一定能夠如此出色。

宋芊芊更是心裡如同被打翻了五味瓶一般。她怎麼學會的,什麼時候學會的,又是誰教的,她為什麼全然不知情?

半晌宋初停了下來,擦了擦額角的汗水笑道:“獻醜了。”

大大的屋子正中央,畫著一朵極美的牡丹花,花瓣繁複,枝葉蔓延得極其讓人心動。眾人幾乎屏住了呼吸,半晌竟沒有一個人說話。

最終禦史夫人笑道:“實在是太美了。來人,等宴席結束後將這朵牡丹原樣刻在屋裡的地上。”

眾人紛紛鼓掌,有幾家根基不是很深的世家已經在席間打探宋初的年齡了。大夫人笑得與有榮焉,心內滋味複雜難明。

宋芊芊咬碎銀牙,笑道:“妹妹的舞姿果然動人,不枉我一番推薦。”正說著,張君雅笑道:“這才應當叫真正的牡丹舞,在不動聲色之間雍容華貴,意境亦是極高矣。”

宋芊芊臉色變了幾變,最終笑道:“君雅說的是。”

宋芊芊內心幾乎要氣死。姚青青更是驚訝道:“你不會吧,竟然真的給那庶女撐檯面啊?”

宋芊芊臉色一沉:“我瘋了不成!”

席間一直說笑不斷,有幾個跟大夫人年齡差不多大的女人打量宋初的眼神更是讓宋初心煩,便找了個如廁的藉口溜了出來。

宋初走到長廊間,竟發現不知誰掛在這裡一隻黃色鸚鵡,便走過去逗弄那鸚鵡。那鸚鵡倒也聰明,如同小豆子一般的眼睛一轉,便恭恭敬敬地說道:“小姐早!小姐早!”

宋初不禁笑出聲來,拿了掛在籠外的小米喂它。

“宋姑娘,你怎的在這裡?”一個溫文爾雅的聲音含笑道,宋初卻幾乎要跳起來。

宇文厲!他是什麼時候在她身後的,她竟然完全不曉得!

“你做什麼?”宋初冷冷地回頭,眼神裡是完全不掩飾的厭惡:“二皇子,我姐姐在裡面坐著呢。你恐怕是找錯人了吧。”

宋初難道很討厭他?宇文厲一怔,隨即再次笑道:“四小姐剛剛舞姿絕妙,厲某絕不會記錯的。”

宋初心中微微冷笑,轉過身笑道:“那二皇子以為與我大姐相比,該是如何呢?”

宇文厲不愧是老油條,只是怔了一下便微笑道:“各有千秋。”

若她還是前世的那個宋初,定然會醉倒在宇文厲的微笑裡。可她不是了,背負那樣重的血海深仇,無論宇文厲的樣子如何迷人,她只會覺得噁心。

“二皇子真是個聰明人。”宋初淡淡地笑了下,“只是我最不喜歡的,就是與聰明人打交道。二皇子,失陪了。”說完竟然轉身就走。

宇文厲神色微微顯現出一些懊惱的神色,上前兩步擋住了宋初的步伐,歉意道:“可是我說錯話了?實在抱歉,宋姑娘,我並不是有意冒犯……”

“你有完沒完?”宋初厭惡地看著宇文厲。“你再不走,我就喊人了,讓大家都看看你二皇子竟然在禦史的後花園裡做了什麼!”宋初的笑容中帶著猙獰和些微的瘋狂,“反正我只是一個庶女,命賤得很,與你比起來不值一提,不如我們試試看?”

宇文厲臉上溫和的笑意這次完全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有些扭曲的表情:“你威脅本皇子?”

宋初哈哈一笑,“這怎麼能算威脅呢?二皇子。我想要的很簡單,就是讓你離我遠一點,再遠一點,我嫌惡心,僅此而已。”

說罷宋初轉身離去,只留下還在原地站著的宇文厲。宇文厲表情陰晴不定,只聽得那鳥兒還在“

小姐小姐”地叫著,心中不由得更是氣惱,竟一把將那鳥兒捏死,隨即轉身離去。

那鳥兒半合著眼睛倒在鳥籠裡,翅膀還在微微顫抖,頸部一點一點地滲出血來。

姚青青無意中遠遠看見這一幕,心中驚訝不必說。沒想到口中對宋芊芊無比熱衷的宇文厲,竟然會對宋府的一個庶出小姐做出這樣的事,甚至上前阻攔宋初的腳步。

難道是宋初給他下了迷魂藥不成?姚青青心中不免惡毒地想著,加快了回去的腳步。

宋芊芊得知這件事,果然大怒,又顧忌其他人會看到自己,影響自己的形象,只得低聲道:“那賤人,莫不是想造反不成!誰給她吃了雄心豹子膽,眼下竟然敢勾引起男人來了,看我回去不整治她!”

姚青青也道:“若真的是這樣,你這庶女妹妹可是萬萬留不得了,乾脆找個地方將她送走,或者乾脆斬草除根。”

宋芊芊冷笑道:“自然如此。”

回府的路上,宋芊芊便迫不及待地將這件事情告訴了大夫人。大夫人也極其震驚,沉吟道:“此事你不必管了,由我出手,必讓宋初從此消失。”

宋芊芊又擔憂道:“女兒總是覺得宋初背後必然有人指導,若是打草驚蛇……”

“無妨。”大夫人淡淡地說道,“若真是那樣,也必讓那人曉得我們不是好惹的才是!”

宋芊芊方才放下心來,想到那煩人的庶女再也不會在眼前晃來晃去,不免高興起來,心中惡毒地想著如此將宋初處死才最為痛快。

宇文厲隨身服侍的小廝總覺得他今日從禦史那裡回來之後便精神恍惚,時而皺眉時而微笑,於是試探道:“爺今日去禦史那裡玩的可還開心?”

宇文厲方才回過神來,皺眉道:“有個奇怪的事,我到現在也沒弄明白為何會這樣。”

小廝待要往下追問,宇文厲卻是無論如何也不肯再說了。小廝便賠笑道:“上次爺給安排的那個縣令今日又來了,送了爺一份大禮。奴才本來不準備收的,可是縣令堅持要送,便先留下來了。”

宇文厲皺眉道:“我從不收禮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明日便給那縣令送回去吧。”

“嘿嘿,爺,那人送了一棵一人多高的珊瑚樹。別說是咱們,就連宮裡也很少見這樣美麗的珊瑚了,奴才一時心動就留下來了。”小廝討好地道。

宇文厲皺了皺眉,腦中突然浮現出宋初的身影,猶豫了半天最終還是道:“那就不必送回去了。你去送到相府,給相府大小姐。”

大夫人得了珊瑚樹,冷笑道:“一棵珊瑚便想把我們芊芊弄到手,宇文厲想的也太過簡單了些。今日還跟宋初那蹄子糾纏不清,真當我們是瞎子不成!”

大夫人便命人將珊瑚樹原樣送回,又教導宋芊芊道:“皇上並不寵愛宇文厲,他又沒什麼其他勢力,登上皇位的可能性是最小的。你莫要被眼前的一些小恩小惠蒙了雙眼,反而失了大好前途才是。”

宋芊芊應了,笑道:“母親不用說女兒也曉得的,誰像有些卑賤庶女一般眼皮淺薄,看見一個男的便巴巴的往上貼。”

大夫人滿意地點點頭微笑。

宇文厲得知送的珊瑚又被原樣退了回來,手上的書頁便瞬間變了形。小廝趕緊上前磕頭道:“爺,宋相未必有別的意思,可能只是單純的不收貴重的禮物而已……”

“不收貴重禮物?”宇文厲臉上依舊掛著溫和的笑,只是那笑意裡卻帶了一絲不易被發現的扭曲:“更貴重的禮物宋相也笑納過,不是嗎?”

宇文厲表面溫和而雅,實際卻極容易生氣的,並不好伺候。小廝咚咚地把頭磕的山響,只哭道:“爺的身體可是自個兒的,還請爺一定要保重身體啊!”

宇文厲如常一般笑道:“無妨,咱們去看看那棵珍貴得宋相不敢收的珊瑚樹。”

小廝越發膽怯。一般情況下,宇文厲越是笑得正常,內心越是生氣……

宇文厲盯著那顆流光溢彩的珊瑚樹看了半晌,突然道:“把我的劍拿來。”

把劍拿到手,宇文厲便淡淡地道:“你可以出去了。記住,不要讓人靠近此地,聽見了沒有?”

小廝諾諾應是,逃也似的走了。

宇文厲舉起劍,朝著珊瑚樹就是重重的一劈!神色已經完全不復之前的溫文爾雅,變得猙獰而瘋狂起來,口中亂說道:“老賊,讓你今日看不起我,明日必定百倍奉還!什麼宋芊芊,若不是為了權利,鬼才願意接近!既然這般看不起我,總有一天要讓你們血流成河,不得好死!”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