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傲視君王:庶女棄妃很絕色

正文 第二十六章 前去上香

書名:傲視君王:庶女棄妃很絕色 作者:梧桐樹 本章字數:3431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4日 15:50


轉眼間已是宋初母親忌日。宋初提前與宋進賢和大夫人做了說明,說是想去菩提寺為生母上香。宋進賢是一向不屑于管宋初的事的,淡淡地端起茶教導了幾句,便同意了。大夫人也是一反常態,答應的極其痛快。

反常即為妖。宋初淡淡地笑了笑,看來大夫人這次準備親自出手了,她得做好準備才好。

宋初和雲曉正在屋子裡收拾東西,宋初眼尖地看見一個紙團從窗邊滾進來。因著雲曉是背對著窗戶的,因此並未看見,宋初便隨便找了個理由將她打發出去,小心地拾起地上的紙團。

紙團上只寫著簡單的幾個字:“小心。”

宋初不禁笑笑,這曹川看來也是個知恩圖報的人了。不過她早有對策,不怕大夫人如何暗中下手。

第二日清早宋府的馬車便早早地停在了宋府門口。穿著淡黃色裙子的女子帶著一個小丫鬟慢慢地走上馬車,馬夫很快便駕著馬車走了。

又過了半個時辰,宋初方才穿著丫鬟樣式的服裝,單獨從後門坐上另一輛馬車。車夫是早已和宋初商量好的,看見宋初上車便“駕”地一聲,鞭打著拉車的馬跑了起來。

走了半日,終於快要到菩提寺前的樹林了,過了樹林便是菩提寺,人多車多,大夫人定會選擇在這之前下手,也就是這裡了。眼前是一片較為荒蕪的官道,久無人走,看起來幾乎是要廢棄了。

“就在這裡歇一歇吧。”馬車裡傳出一個淡然的聲音,車夫雖然覺得有些不合時宜,但也沒說什麼,慢慢讓馬放慢了腳步。

前面果然走來一群人。有幾個手中的兇器還沒來得及收起來,眼神不善,看見前方的馬車一愣,隨即便惡狠狠地問道:“幹什麼的?”

車夫嚇得渾身發抖,卻還沒忘了宋初教他的話,磕磕巴巴地道:“回,回大爺的話,這裡面是四皇子府裡的丫鬟,今天告了假來燒香的。”

一個男子面帶凶相地“哼”了一聲,轉臉問另外一個一直沒出聲的男子:“大哥,要不要連這個也解決了?”

那男子盯著轎子看了一會兒,聲音沙啞地道:“不可惹事。”

一群人便慢慢地從轎子前面走過。面帶凶相的男子低聲道:“大哥,要不要傳個話,讓寺後等著的那批也撤了?”

男子搖搖頭,“隨他們去,咱們只管回去覆命。”

直到走得遠一些了,面帶凶相的男子有些疑惑地道:“大哥,你常說做事不可留一絲線索,怎的今日竟然放剛剛那兩人走了?”

男子從口中吐出一塊石頭,聲音又恢復了正常:“能從皇子府裡告假燒香,定然是有幾分體面的,我不想節外生枝。何況那丫鬟並未露面看過我們,想來也是不想惹事,殺她實在沒有那個必要。”

這邊的車夫還跪在地上,嚇得瑟瑟發抖。

宋初安靜地坐在轎子裡,聽得那些人走得遠了,這才道:“張叔,這實在太危險了,我也不想去燒香了,不如咱們原路返回吧。”

車夫駕著轎子,沒命一般往來的方向奔去。宋初坐在轎子裡譏諷地一笑:大夫人為了殺她,真是下了血本,竟然在菩提寺後山還安排了一撥!

走到另一個僻靜的密集樹林附近的時候,宋初怎地聽見樹林有奇異的“沙沙”響聲,像是裡面有好多人在走動。宋初心知不好,恐怕會遇見歹人,便略有急切地對車夫道:“快點,再快一點!”

“呦,不知車上坐的是哪位呀?”車夫還來不及反應,樹林之中就鑽出幾個男子來,帶頭的男子皮笑肉不笑地站在馬車前面,擋住了兩人的路。

“回,大爺的話兒……老奴只是個拉車的,什麼都不知道,大爺就饒了奴才一命吧……”車夫帶著哭腔在地上“咚咚”磕頭,殷紅的鮮血順著頭皮緩緩流下來。

“呸,誰在問你?”男子往地上啐了一口,面露不屑:“把後面的人和你的馬車留下來,你可以滾了。”

車夫能撿到一條命已經是不容易了,哪裡還在乎宋初和那輛馬車?趕緊答了聲“是,”便急急地準備逃跑。

“閉緊了你的嘴巴,聽見沒有?若讓我知道你洩露一句,定然有你的好看。”其中一個男子猙獰地笑道,“想要小爺留著你的賤命,知道該怎麼做了嗎?”

車夫結結巴巴道:“知、知道了,小的什、什麼都沒看見……”

“滾吧。”那幾個男子哈哈大笑,冷冷地道。看著車夫屁滾尿流地離開,幾個男子的眼中發出了貪婪的光芒。

“不曉得馬車裡面的,是個小娘子,還是個男人?若是個男人,就先把財物交了,若是個小娘子的話……嘿嘿。”幾個男人舔了舔嘴唇,眼中發出YIN邪的光芒。

“各位官人安好,小女子今日因祭祀生母而去往菩提寺燒香,府中眾人皆知的。小女子樹林中迷路,車夫逃逸。幸虧幾位官人把我救了下來,府中必有重謝。”

宋初只得從馬車裡走出來,朝著幾個男人便是深深的行了個禮,不緊不慢地說道。

幾個男人還是第一次聽到這樣淡定機智的說辭,況且聽語氣必然是大戶人家,賞賜必然豐厚,不由得對視了一眼,都有一些意動。

“莫要聽她瞎說。且不論咱們是有命案在身的,輕易不能出面,何況這女人穿的是丫鬟的衣服,口氣還這樣的大,分明就是想糊弄咱們。若是咱們真的去了,說不定會被報官呢!”帶頭的男人咽了口唾液,挽起袖子道。

“就是,這小娘子樣貌不錯,咱們好好享受一番再把她賣到窯子裡去,大賺一筆!”另外一個男人笑道,“老子都多少天沒碰過女人了,今天倒是給咱們送了個小美人兒來!”

說著幾個人便不懷好意地接近宋初。

宋初暗暗握緊了手中的銀簪子,只覺得手心裡全部都是汗。現下不可能會有人來救她了,她只有自己才能救自己。

宋初往後退了一步,方才道:“眾位官人怎能不信我說的話?我爹爹和當今刑部關係極好,若是眾位按我說的做,爹爹為了報答你們,罪名定然能夠洗清。今日我因著是自己出門,為著安全起見便換了丫鬟的衣服,並非故意欺騙你們。”

“聽她聒噪做什麼?只管做咱們的。”帶頭的男子哈哈笑道,“莫非你們還怕了一個娘們兒,當日為著珠寶可是連殺五人,怎能敗在一個娘們的幾句話裡?真是天大的笑話!”

宋初心中一咯噔。這個案子她也有耳聞,沒想到竟然是眼前這幾個男子做的。看來這幾個男子絕非普通的潑皮那麼簡單,是她失算了。

難道今日真的要命喪於此地?宋初心中苦笑。本以為重生一次,她定能反轉命運,誰知今日竟然會栽在幾個殺人犯的手裡。

“各位英雄好漢且慢,還請聽小女子一言!”宋初慢慢地攥緊了手中的簪子,清晰地感覺到手在顫抖:“此處是是非之地,怎能久留?不瞞眾官人說,小女子本來是要去上香的,無奈前方兩公里處的那個樹林發生了人命案子,兩女均被殺死,歹徒還在附近並未離開。小女子害怕,因此半路便返回了。若是那批歹徒與眾官人遇上,恐怕……”

“小林,你跑得最快,前去看看。”帶頭的男子眯起眼睛看了看宋初,見宋初說的不似假話,便指了指身旁的一個男子說道。

小林應了一聲,果然飛奔一般的跑去了。不過片刻便回來道:“大哥,前面確實出了命案,一個小姐模樣,一個丫鬟模樣,身上被扒得精光,財物也沒了,慘死在那裡。我看血還是新鮮的,應該是剛剛發生的無疑。”

大夫人果真心狠手辣!宋初在心裡吃了一驚,默默為那丫鬟念起往生咒來。

這件事總歸是她設計讓兩個人上了她的馬車,是她宋初對不起她倆。只是宋初如今自身難保,心中難免有幾分淒涼。

幸好沒有帶了雲曉和玉珠出來。宋初在心裡默默地想著。

帶頭的男子看了看宋初,見她依舊鎮定,心中暗暗覺得難得,想到此地不宜久留,於是開口道:“走吧,去咱們老地方。”

這裡太過冷清,無人能夠聽得到她的求救。若是能夠換個地方,說不得她便有機會逃出生天。宋初心中暗暗盤算著,端坐在馬車裡。

竟然會有一天和一群大男人擠在一輛馬車內,真是她再也想不到的。宋初暗暗苦笑,一路尋找著能夠求救的機會。可惜一路上那幾個男人都緊緊地看著她,她連動一下都困難,更匡論向馬車外路過的人求救。

宋初剛剛呆過的小樹林裡空空蕩蕩的,只有風聲和鳥聲傳來。一個白衣男人皺起眉頭,仿佛自言自語一般地說道:“我來晚了。”

眼眸一轉,那男子發現馬車痕跡比剛剛明顯了許多,臉上不禁露出沉思的神色,隨即果斷道:“追!”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