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傲視君王:庶女棄妃很絕色

正文 第二十七章 前去王府

書名:傲視君王:庶女棄妃很絕色 作者:梧桐樹 本章字數:3567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4日 15:50


大夫人此刻已得了宋初的死訊,心裡不由得一喜。縱使你宋初千萬般機關算盡,又怎麼樣?不還是乖乖栽在她的手裡!

宋芊芊更是喜形於色道:“娘,那小蹄子終於沒了,再沒人礙我的眼了,娘果真好手段!”

兩人暗地裡高興了一會兒,大夫人方才正色道:“記住,等會兒你一定要打扮出萬般傷心的樣子,聽見沒有?你爹雖然並不喜歡宋初,但這畢竟事關宋家顏面,莫要讓你爹覺得你不懂事。”

宋芊芊有些不耐地道:“我曉得的,娘莫要每天把我當小孩子了。”

大夫人無奈,又不捨得教訓心愛的女兒,只得點點額頭道:“你呀你呀,若是你早些聽了我的話,何必用得著我今日這般大本錢地出手!”

宋芊芊一笑,自去裝作失去妹妹,傷心欲絕的樣子不提。

滿府除了宋初平日裡的丫鬟們真正悲痛,老夫人心中傷心一些,其他人也只是做做樣子罷了。宋蓉歎息道:“本以為她是個厲害的,沒想到竟然……”

宋府各人懷著各人的心思不提,宋初此刻已經被扔進了一個黑洞洞的屋子裡,幾個男人逕自去喝酒,尋買家了。幾個男人更是說笑道:“咱們晚上回來可有的樂了。”

“誰說不是,這小娘子身上聞著就香噴噴,若不是你們在,我真想在馬車上辦了。”

“滾你娘的蛋,少沒出息了……”

男人的聲音逐漸遠去。

宋初漸漸適應了黑漆漆的房間,仔細地在房間裡轉了一圈。沒有窗戶,甚至連磚縫隙都沒有,這間屋子一看就是特製的,為的便是關押人用。

宋初仔細地回想了一下來時的路,只能確認這裡是京城西邊,具體的地方卻分辨不出。何況這屋子做得這樣緊密,她如何呼喊別的都不會聽見的。

精製的鐵門上掛著一把大銅鎖,門外隱隱約約傳來狗的叫聲。一想到這房間可能死過不知幾多人,宋初更覺得背後陰風陣陣,索性蜷縮在一個陰暗的小角落裡等待時機。

她並不是個自怨自艾的人,若不到最後一刻,說什麼她都不會放棄希望。

“你、你才喝多了,我、我絕對沒有喝多……”一個男人的聲音清晰地傳來。

“得、得了吧,咱們的酒都被你喝了,還、還說甚沒喝……”另外一個男人聽起來喝得更多,舌頭都要打結了。

“你們,別、別忘了,還有個小娘子等著咱們享用呢,哈哈哈……”帶頭的男人也喝了不少,但是顯然還是沒有忘記宋初的存在。

宋初的指甲幾乎刺進了手掌裡,疼痛和恐懼交雜著向她湧來。這群男人回來了,還是沒有忘記她!宋初再次拔下頭上的簪子,以作自衛之用。

“把、把門打開,咱們一塊兒上吧!”男人嘎嘎笑起來,搖晃著鐵門上的大銅鎖。

門口點著的燈光傳來,宋初不禁眯了眯眼睛。

一個男人跌跌撞撞地笑著撲進來:“小娘子,在哪兒呢……”一股汗臭味和很久沒有洗過澡的酸臭味道,混雜著酒味傳來,宋初幾乎要嘔吐出來,迅速地將自己蜷縮在另外一個較為陰暗的角落裡。

“哈哈,我先看見了,在……嗝兒,在這!”那個叫小林的男人得意地大叫出聲,面孔貪婪而猙獰地向著宋初撲來!

“滾開,別碰我!”宋初不知哪裡來的力氣,竟然一下子將那男子推了個趔趄。

“媽的,這、這娘們兒,還挺辣……”帶頭的男子罵了幾句,又道:“我先來,你們都在外邊等著,等我開了苞再一個一個上!”

那幾個人喝醉了,倒也聽帶頭男子的話,各自退了出去。

宋初冷冷地看著他。男子顯然不在意宋初的態度,舔了舔嘴巴,只覺得身下都要脹痛了,朝著宋初撲來。

宋初靈活地一個轉身,避開了男子的懷抱,跑向另外一個角落。男子雖然喝醉了,但是武功還在,醉眼蒙矓地看著宋初跑開,然後用力地一撈,便將宋初撈了回來,嘴便往宋初臉上湊了上去,陶醉地道:“哎呦,真香……”

話還沒說完,宋初便趁著男子不注意的時刻狠狠地踢向男子的身下!那男人重重地叫了一聲,瞬間便清醒了,望向宋初的眼神也更加狠毒起來:“你這女人敬酒不吃吃罰酒,待會兒必有你哭的!”竟不顧疼痛,反身便將宋初壓下身下。

宋初心道不好,拔下頭上的銀簪子便是重重地一刺。銀簪子在黑夜中劃出冷冷的光芒,竟是一下便刺在男子的太陽穴上。

那男子疼

痛難忍,一下子便將宋初甩出老遠,這一下真是用了十分的力氣,宋初被重重地摔在牆上,劇烈的疼痛讓她覺得似乎五臟六腑都錯了位,口中瞬間便蔓延出腥甜的味道。

那男子似是不敢相信這個事實,摸了摸腦上插著的銀簪子,怒目瞪向躺在地上不住地咳血的宋初:“賤人,你好大的膽……”

男子雖然身負武功,但畢竟是強弩之末,已經開始扶著牆踉踉蹌蹌起來,只覺得腦中分外疼痛,忍不住呻|吟出聲。

門外眾男子絲毫不知裡面發生了什麼情況,只是笑道:“老大好威風,這麼久還在搞!”

“我剛剛好像聽見老大在叫來著,老大現下估計還在爽呢。”另外一個男子笑道,“老大!你在裡面爽夠了,我等連湯還沒喝到呢!”

殊不知屋內又是另一番景象。

那男子已經倒在地上,只有腦中插著的銀簪子證明著剛剛發生過什麼,尚且還有微弱的氣息。

宋初剛剛被摔在牆上,此刻渾身疼痛難忍,竟是連站也站不起來,只好勉強翻了個身,爬到那男子身邊,摸遍了男人的全身,找到了把刀子握在手裡,手抖得厲害。

那幾個男子苦苦在外眼巴眼望地等了一會兒,見屋裡還是沒有回答,其中一個男子便站起來說道:“老大這一仗也忒久了點兒,我去看看去。”

剛站起來走到門口,還未有動作,那男子竟覺得肚子裡一涼,低下頭見是一把劍從身後插在肚子裡,恰好露出半截尖尖的劍尖。那男子還沒來得及叫一聲,便軟軟地倒下了。

剩下的男子還在院中坐著喝酒聊天,絲毫不知剛剛發生了什麼事情。姓林的男子似是見到一個白白的東西自眼前一晃而過,正想著自己是不是喝酒喝的眼都花了,頭和身子便已經分了家。

只是一瞬的功夫,院裡剩的兩三個男人便全歸了西天。德全收了手中的刀,暗歎一聲這些人惹誰不好惹,偏偏要惹上他主子,給個痛快已經是仁慈的了。

宇文乾快步走進屋裡,見著宋初躺在地上,手中還緊緊地捏著一把鋒利的小刀,刀鋒已經深深地刺進了手裡。他不由心中一顫,將宋初自地上扶了起來。

宋初只是被摔了一下,身上並沒有什麼傷勢。見是宇文乾來救自己,心中不免驚訝了一下,也不多問,只是道:“多謝四皇子,來日必當感謝四皇子救命之恩。”

宇文乾扶她起來的時候發現她手還在發抖,竟強作鎮定地說出這樣一番話,絲毫不哭鬧訴說委屈,不由得心中歎息一聲,細心地發現她身上的衣服剛剛被撕爛了兩塊,便將身上的斗篷脫給她道:“現下只好去我府上委屈一夜了,明早送你回去。“

宋初對宇文這個姓有種莫名的排斥,本來便要回府,想到現在若是回去,大夫人必定會拿自己的貞潔大做文章,不如聽了宇文乾的,明日也有推脫之詞,便答應了。

宇文乾看見那男子頭上的明晃晃一支銀簪,如何不明白,當下對宋初的敬佩便又加了一分。若換了別的女人,定是害怕得不知如何是好,即便是要刺也斷不可能刺得這樣精准,可見宋初在危難之際心中是怎樣淡定了。

宋初這才發現自己剛剛緊張之中把那刀子握得太緊,手心流血不斷,將宇文乾的斗篷都染上了不少血,便歉意地道:“四皇子,實在抱歉,來日我便將這斗篷洗了再還你。“

宇文乾心中無端地一樂,隨即正色道:“宋姑娘莫要取笑了。我還缺了這一件斗篷不成?何況你手傷勢嚴重,最近還是不要沾水的好。”

宋初一想也是,便不再堅持。宇文乾倒是個細心的,到了府裡便拿了上好的傷藥給她。

派去跑腿的德全狗腿道:“姑娘,這傷藥是上次圍獵時候皇上賜下來的,據說祛疤止血都是極好,主子便特意拿了給你用。”

宋初笑道:“多謝四皇子了。”她的確需要一瓶這樣的傷藥,姑娘家尚未出嫁,手心便多了這樣一道疤,說什麼也不好聽。

宋初試探道:“我剛剛只絕望,想著絕沒有人會來救我了。誰料四皇子竟來得這樣及時,真讓人感動不已,來日必當報答。”

德全何等精明,曉得宋初想不明白宇文乾去的那般及時,便笑道:“姑娘說笑了。哪裡用得到姑娘報答,我們皇子盯著這幾個人很久了,今日終於見到了行蹤,便剛好一舉殲滅。”

宋初方才釋然地道了謝。

德全笑而不語,心中腹誹道:若是你知道了四皇子在府中安插了人手,隨時注意你的行蹤,還不知是何等震驚哩。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