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傲視君王:庶女棄妃很絕色

正文 第二十八章 白日見鬼

書名:傲視君王:庶女棄妃很絕色 作者:梧桐樹 本章字數:3477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4日 15:50


宋初在宇文乾府上住了一日,第二天便回到相府來。

到得宋府的時候宋家僕人正在門口掛白布,穿了一身白衣的宋芊芊雙眼含淚,神色哀切,像是一個病西施一般,看起來更加惹人憐愛了。宋初不禁冷笑,連這樣的機會都不肯放過,宋芊芊可謂是喪心病狂。

宋芊芊遠遠看見是四皇子的馬車,便更是裝出一副柔柔弱弱,悲痛欲絕的樣子來,任何男人看了恐怕都會覺得我見猶憐。宋芊芊只遠遠地瞟著宇文乾的馬車,只等宇文乾下了馬車和他打招呼。

影影綽綽有一個熟悉的人影下了馬車,宋芊芊連忙拭了眼裡的淚水看去,待到她看清楚的時候,瞬間便張大了嘴。

宋初!

“啊——鬼啊——”宋芊芊呆呆地看著宋初朝著她微微一笑,嘴角揚起一個詭異的弧度,不由得閉上眼睛尖叫出聲,倒是把旁邊的僕人嚇了一跳。

看著宋初一步一步向著她走來,宋芊芊只覺得渾身發顫,冷汗涔涔地流出來,不由得顫著聲音道:“你……你……冤有頭債有主,我並沒有害你,你莫要前來找我,我,我可是不怕你的……”

“哦?”宋初向前一步,有些探究地看著宋芊芊:“那依你之見,我應該去找誰呢?”

“啊!!!莫要來找我,莫要來找我,走開啊!”宋芊芊已經全然沒了剛剛的淑女風範,大聲尖叫道。

“夠了!成何體統!”宋進賢已經得了四皇子救了宋初的消息,急急地趕出來迎接的時候看見的卻是這樣一幕,不由得大怒喝道,揮了揮手命人將在宋府門前丟人的宋芊芊抬了進去。

門口已經遠遠地聚集了幾個看熱鬧的人,聲音遠遠地傳到宋進賢的耳朵裡,宋進賢的臉色不禁更難看了,只好先請宇文乾進去。

大夫人聽說女兒在門口突然發瘋,大吃一驚的同時便趕緊趕來,誰曾想竟然看見了本來已經死去的宋初。大夫人同樣大吃一驚,指著宋初口吃道:“你,你,你不是已經……”

轉眼看見宋進賢臉色不善地站在宋初身旁,大夫人驚覺自己失言,連忙臉上勉強擠出一絲笑意,上前扶了宋初的手道:“回來就好,我的兒,在外面可曾受苦了?昨晚怎的沒回來?”

宋初含笑道:“昨天四皇子救了我,因我手上受了傷便去他府上醫治,昨晚便暫留了一晚。”

大夫人話語一凝,心想這蹄子不僅沒被做掉,並且還搭上了好運,心中只覺得萬分堵心。

宋進賢和大夫人想的卻是截然不同的兩件事。四皇子雖然打小便身體孱弱,但是母親德妃既然能夠和皇后分庭抗禮,背後勢力必然是不弱的。宇文乾看起來也並不討厭宋初,若是這丫頭能夠搭得上宇文乾的話必然是美事一樁。

宋進賢萬分歡喜地笑道:“這便好了,初兒毫髮無傷地回來我等都是極開心的。初兒,你祖母為了你昨晚念了一夜的經文,你待會兒可記得去看看她。”

宋初應了一聲,回頭笑道:“多謝四皇子救我性命,來日必當相報。”

宇文乾亦是笑著,“舉手之勞而已,不足掛齒。”

宋進賢更是覺得宋初行事落落大方,是個可造之材。想起宋芊芊剛剛那一幕宋進賢不禁皺了皺眉,宋芊芊哪裡都好,只是畢竟還是有點上不得檯面。

作為安撫,宋進賢賞了宋初不少東西。百年的人參,上好的祖母綠,貓兒眼,甚至還有南方送來的珍稀水果。宋初也只是淡淡地道了謝,那些東西卻連看一眼也不曾,通通都鎖到了庫房裡。

雲曉哭道:“小姐可是回來了。若是小姐再不回來,恐怕大傢伙兒都要哭死了,玉珠昨晚得知了這件事後便在院子裡燒香跪了一整夜,說是為小姐祈福呢。”

還有一件事情她沒說的是,玉珠跪了一整夜,念得全部都是往生咒……

玉珠哭道:“小姐,多虧你回來了。昨晚大小姐說是要將這個院子的丫鬟全部解散,東西也全部充公,翠竹姐姐硬是上去和大小姐吵了一架,大小姐命人打了翠竹姐姐,現在臉都還是腫的呢。”

翠竹這般做,連宋初都怔了一下,心中不禁湧起一股暖流。又想起自己剛剛重生的時候,雲曉又是個單純的,很多事情都是翠竹一人做了,當真是十分能幹。

宋初便道:“剛剛老爺不是賞了很多傷藥麼?玉珠拿了去給翠竹罷。”

玉珠應了一聲,歡天喜地的去了。

宋初笑道:“你們等了我一夜,也不能讓你們白等。雲曉去開了箱子,一人賞兩個銀裸子。”

雲曉歡呼一聲,感激地道:“謝謝小姐!”

離別一夜,又經歷了這樣多的事情,宋初已經覺得疲累不堪,便叫了雲曉進來,交代道:“我要沐浴休息一會兒,沒有要緊的事便不要打攪我。”

雲曉應了,出去交代不提。宋初沐浴完畢便睡著了,半夢半醒間好像聽見有人在哭泣。

宋初一下便醒了一半,又聽見雲曉低聲道:“你就少哭一會兒罷!小姐剛剛才睡著了,你莫要打攪醒了她。”

小丫鬟哭道:“我並非有意打攪小姐,實在是玉珠姐姐現在還在庫房那裡和那小廝吵架,也不曉得怎麼樣了……”

說話間宋初已經醒來,揚聲道:“怎麼了,出了什麼事?”

雲曉不敢隱瞞,上前道:“小姐,快過冬了,每房都發了過冬的碳和毯子,可是不曉得為什麼,咱們這一房發的是最少最差的,玉珠一時氣不過便找庫房說理,可庫房那幾個小廝像是新來的,狗眼看人低,不僅不肯給咱們換,還說些難聽刺耳的話……”

宋初坐起來,淡淡地道:“帶我去看看。”

雲曉不敢阻攔,只得陪著宋初一起去。走到庫房的時候還聽見那小廝聲音極高,無賴的說道:“並非是我不給你們四小姐面子,實在是你們房裡就這一個主子,是不是?你看二姨娘,房裡好歹也有四個人在,自然得多分點兒,我分的有什麼錯不成?”

“你胡說!”玉珠顯然是真的生了氣:“往年每個房都是一樣的,哪有這個房多那個房少的道理?你若是這樣說,二姨娘房裡分的東西應該是最多的才對,可是大夫人房裡的卻是二姨娘的兩倍,大夫人用兩年都用不完的!你給我們房發的都是不好的碳,毯子也是有黴味兒的,真當我們好欺負不成!”

“呵,這話怎麼說?”小廝被說白了臉,卻仍然扯著脖子說道:“大夫人為府裡做了多少事,你們四小姐可曾為府裡做了什麼事不成,憑什麼要求和大夫人一樣的待遇?”

“所以你就應該給我發陳年的碳,和帶著黴味兒的毯子。”宋初走進去平靜地道,黑白分明的眼中帶著淡淡的嘲諷。

小廝見是宋初,氣勢上便短了半分。何況這件事本來便是他沒理,一時竟無話可說。但他畢竟是大夫人一手提拔上去的人,自然向著大夫人。曹川他尚且還不放在眼裡,何況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宋初?

當下便冷笑道:“四小姐,說話可是要講真憑實據的。你什麼時候見到了陳年的碳和發黴的被子,怎的便這樣說?府裡的東西向來都是一樣的,只不過我看四小姐孤身一人,用不了這麼多東西,便數量上少了一點,但是四小姐過冬是肯定沒問題的。”

“你說的很有道理。”宋初還是淡淡地說道,看起來絲毫不曾惱火,這不禁讓小廝心中一喜,暗暗道一定是個好欺負的,待會兒隨便糊弄下就完了。

小廝更得意起來,梗著脖子道:“四小姐都說是這樣了,你們這些狗奴才還有什麼好說的?”

“你過來,我還有些事情要問你。”宋初朝小廝招了招手,小廝便依言走過來,神色之間是掩不住的得意。

“啪!”

一個響亮的耳光抽在小廝臉上。那小廝的臉驀地變了顏色,一半是疼痛一半是憤怒,嘶聲道:“你,你為何打我?”

“我為何不能打你?”宋初眼中全是嘲諷的神色,“不過是一個狗奴才罷了,打你還髒了我的手。”看那小廝捂著臉,一副恨毒了宋初的樣子,宋初冷冷笑道:“怎麼,你可有委屈?要不要去找大夫人說說你的委屈,讓老爺給你評評理?”

宋初即便再不受寵,畢竟還是個主子。那小廝雖然狂傲,但是畢竟也曉得這個道理,當下便跪下道:“四小姐饒了奴才吧,奴才只是豬油蒙了心,日後萬萬不敢做出這樣的事情了……”

轉眼看見玉珠原樣拿回來的自己派人拿去的冬補之物,便連連磕頭,機靈道:“奴才這就把東西都換成上好的來,還請小姐先回去等著,奴才一會兒便去負荊請罪。”

宋初眼中含著冷冷的笑,也不答話,只是帶著雲曉和玉珠便走了。

小廝轉過頭看見守庫門的老頭兒正咧著嘴笑他,不由得罵罵咧咧道:“你笑個屁,你還不如老子呢!一點油水都撈不著的地方,以為老子想呆不成!”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