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傲視君王:庶女棄妃很絕色

正文 第二十九章 再次下帖

書名:傲視君王:庶女棄妃很絕色 作者:梧桐樹 本章字數:3455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4日 15:50


??曹川不知怎的便得知了這件事。一方面是為著討好宋初,一方面是為著報上次小廝羞辱他的仇恨,曹川便一五一十地把這件事全部告訴了宋進賢。

??宋進賢沉默了一會兒,道:“傳命下去,以後四小姐的所有月例和物品,全都按大小姐的來。”

?饒是曹川這些年見過這樣多風浪,仍是忍不住怔了一下。老爺這樣的反應,是不是說明…宋府要變天了?

心裡雖然這樣想著,曹川臉上卻絲毫不敢露出來,恭恭敬敬地道:“是,我這就去辦。”

大夫人得知這個消息,面色深沉看不出表情,只是今天下午服侍的丫鬟莫名其妙的挨了好幾頓罵。

宋芊芊自是驚呆了,隨機怒道:“爹爹沒道理疼那個小蹄子,這不可能,一定是你聽錯了!”隨即便來找大夫人。

大夫人正煩心著,宋芊芊不管不顧地一頭紮進大夫人懷裡,大哭起來:“母親,怎麼辦,爹爹為什麼要這樣做,莫不是不疼我了不成?”

大夫人更是惱火,怒道:“我怎麼會生了你這樣蠢的一個女兒,整日只曉得如何打扮,真是毫無用處,一點不曉得為我分憂!已經到了這個地步,還不想著如何讓你爹重新疼你,反而在我這裡哭,莫不是要把我氣死才干休?”

宋芊芊委屈道:“我若不是想著為你分憂,怎麼會來你這裡?事到如今,只有咱們娘倆是一條心的,母親可要趕緊想個法救我才是。”

大夫人雖然惱怒,但宋芊芊畢竟是她的女兒,她又能拿宋芊芊奈何?兩人暗暗出謀劃策不提。

自宋進賢說了那番話後,府中人人爭先恐後討好宋初,就連一向中立的二姨娘和三姨娘都往宋初這裡跑了好幾趟,美名其曰“描花樣子。”

緊接著讓宋初意想不到的是,宇文乾竟然再次向宋府下了帖子,邀請宋初去宋府。帖子上大概是這麼寫的:自從上次分別以後,我甚是思念你,覺得咱倆特別合拍,非常想再次見到你。如果明天你能來府中做客,我一定十分高興。

落款是,宇文乾的表妹,張錦繡。

宋初看完帖子內容,幾乎要無語。她可以發誓,她連張錦繡長什麼樣子都沒見到過,根本不認識張錦繡。

也就是說,是宇文乾想要再次見到她。可是他為什麼要這麼做呢?宋初自以為重生之後對大多數事情都看得很透徹淡然,但是這次卻格外覺得迷茫起來。

罷了,去就去吧。誰讓宇文乾救了她呢?

宋初覺得宋進賢看自己的眼神都不一樣了。帶著一絲滿意,一絲審視,還有一絲……希望。

宋初冷笑,心知她的父親在這個時候又看到了自己的價值。

宋初自把翠竹降為三等之後身邊便一直缺人,趁著這個機會宋初便和曹川提了提。曹川親自送了幾個調教過的丫鬟來。

宋初大概看了一眼,且不說能力如何,模樣兒首先便是個頂個兒的好。宋初一排看去,覺得格外滿意,便預備著從中挑選兩個備用。

問到其中一個丫鬟的時候,那丫鬟大有深意地看了宋初一眼,答道:“回四小姐的話,奴婢名叫銀桃,女紅針線都極熟悉的。”

宋初隻覺得這丫鬟分外眼熟,便格外的多看了幾眼,只是一時半會卻也想不到在哪裡見過,便道:“你便跟著我罷。”

銀桃高高興興的應了,跟著宋初便走了。宋初見她行動間手腳靈活,便對她說自己精通女紅的話又信了幾分。剛好宋初準備給老夫人做個坎肩,便笑道:“既然你說是精通女紅的,我這裡倒是剛好有一個活兒派給你做。每日老夫人念經便是半日不動,難免傷了肩膀,你給我做個坎肩來吧。”

銀桃似是無所謂地聳了聳肩:“做就做唄。”

這吊兒郎當的態度不禁讓宋初皺了皺眉,只是銀桃是新來的,日後有的是時間調教,便沒說什麼就讓銀桃下去了。

誰知才過了不到半個時辰,雲曉便和銀桃吵了起來,兩人拉拉扯扯直吵到了宋初這裡。宋初不禁皺了皺眉,問道:“怎麼了,何事?”

雲曉方才氣憤地道:“你自己來說,你做的什麼好事!”

銀桃仍舊是懶懶的樣子,似乎連眼睛都懶得抬一下,淡定地站在宋初的屋子裡。宋初忍不住扶額:“說吧,怎麼回事?”

雲曉見銀桃不做聲,心裡更是氣憤,劈手奪過銀桃手中拿

著的一塊披肩拿給宋初看。這披肩竟然連孩子做的都不如,歪歪扭扭不說,竟然針線也全都是歪著的,隨處可見線頭。

宋初也不禁怔了一下,問道:“你不是說你擅長女紅嗎?”

銀桃仍舊不說話,只是臉上微微帶了一點紅色。宋初哭笑不得,質問道:“既然你不會,當時你為何說自己最擅長女紅?你這樣明目張膽的欺瞞,難道就不怕我再把你從府裡賣出去?”

銀桃只是一直不說話,雲曉也奈何不得,只得冷笑道:“你這樣削尖了腦袋往我們四小姐這裡進,說吧,究竟有什麼目的?”

銀桃悶聲道:“沒什麼目的,就是想保護四小姐。”

一直在旁邊沒有說話的玉珠一下子就笑了:“保護四小姐,你拿什麼保護,就憑你剛剛的針線,發賣十個你也夠了。”

銀桃面帶鄙夷道:“可我真的是為了保護四小姐。我會一點武功的,剛剛當著曹主管的面又沒辦法直說,只好說我精通女紅,這樣四小姐或許就能挑的上我了。”

雲曉鄙夷道:“剛剛還說自己擅長女紅,現下又說自己會點武功。讓小姐如何相信你?”

銀桃不語,只是拿了宋初案上擺著的小香瓜來,手指輕輕一用力又遞還給宋初。宋初一摸之下心中震驚,那香瓜經過銀桃的一捏,竟然裡面的果肉已經全部變成了糊狀的,只是外面那層薄薄的皮竟然還在,使得小瓜不會爆裂開來。

宋初沉思半晌,便道:“我曉得了,你倆去吧。”銀桃默不作聲,行了個禮便下去了。

宋初身邊急需一個會武的婢女。但是誰能這樣知自己的心意,立馬就送來一個呢?何況這丫鬟在她看來頗有幾分眼熟,她應當是在什麼地方見過的。

眼下她卻顧不得這些。西北旱災更加嚴重,很多災民流連失所,竟然大批量往京城的方向來,很容易造成瘟疫,更嚴重的是可能還會有災民暴亂。

國庫中銀兩未免周轉不足,皇上一時間愁眉不展,不知如何是好。皇后最是能察覺到皇上如今心思的,便求見皇上道:“不如讓當今文武百官,每人各捐力所能及的物品;又命各個商賈,每人買糧施粥。”

皇上大喜,覺得可行,便命文武百官包括家眷,都捐些錢糧首飾出來。

宋芊芊得了消息,愁眉苦臉道:“可我的首飾都是花了大價錢買的,個頂個的稀罕。若是捐了我恐怕再也買不著一樣的了,實在是捨不得。”

翠環見著主子為難,便笑道:“大小姐,咱們府上只要老爺捐了銀兩,誰還管得著旁人能捐多少首飾不成?您想捐好的便捐好的,不想捐好的便撿一個自己平日不愛的捐了就成。”

宋芊芊一向,覺得甚是有道理,便撿了一個赤金蝴蝶的頭面命人到時候拿出來捐了。那赤金的頭面頗有分量,況且自己又不喜歡,捐了正合適。

宋初今日還是沒有見到宇文乾的表妹張錦繡。宇文乾把她拉進書房東拉西扯談天說地,宋初實在無語。

臨走時宇文乾叫住她,拿出一個盒子遞給她道:“明日捐了它。”

宋初打開,裡面竟然是一套水汪汪的碧玉頭面,難得的是竟然被雕得薄如蟬翼,上面的花紋古樸又不失美麗端莊,看著就讓人心生喜歡,定然不是凡品。只是這樣一套上好的頭面為什麼要拿給自己去捐呢?

宇文乾撫了撫桌上的棋子,漫不經心道:“你是聰明人,我們明人不說暗話。我既救了你,便想讓你幫我去做幾件事。只是以你現在的地位身份卻做不成,明日把這捐了對你只有好處。”

宋初微微一笑。宇文乾果然沒有外人看上去那麼簡單,想來傳說中的生病和身體虛弱也是假的。

“只要不違背原則的事,我都會盡力幫你。”

“現在說這個還尚早。”宇文乾笑道,“想必你已經見過銀桃了。”

宋初一驚,“銀桃是你的人?”怪不得她會覺得眼熟,想必上次在王府的時候見過面。

“這是我送你的兩份大禮。”宇文乾唇角含著莫測的笑意,“銀桃現在已經是你的人了。她武功高強,足可夠你使用。”

宇文乾能給她復仇需要的身份地位,合作一下又何妨呢?宋初心下愉悅,淡淡地笑道:“好,我答應你。”

宇文乾不語。看著宋初漸行遠去的背影,半晌低聲道:“小丫頭,你可千萬莫要讓我失望才好。”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