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你和我的傾城時光

第22章 、我要見栓子

書名:你和我的傾城時光 作者:一樹星落 本章字數:3483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01日 17:12


我腦袋本來就懵,現在更加暈了。

為什麼成致晟也會針對我?我如此不起眼的一個女人,在風塵中打滾掙命,還值當他們這種含著金鑰匙的富二代們如此煞費苦心的欺負嗎?

剛才被打我都沒有落淚,現在卻淚水大顆的湧了出來。

兩個保安架著我繼續往裡走,我咬著牙不讓自己哭出聲來。

這時從裡面快步跑出個男人,慌張的幾乎和我們撞到一處。

是李建峰。

他險險的躲開我們,看清我的模樣,露出驚詫的神情,但並沒有停下腳步,而是加快速度直向門口跑去。門外那群女人的叫囂聲隨著他推開旋轉門又清晰的傳來。

他的樣子突然讓我有所醒悟:他是不是有求于那位錢先生,現在事情搞砸了,恐怕不好收場,所以他才會如此的慌亂。

那麼,是成致晟給錢先生的老婆通風報信,才會上演剛才的抓現行鬧劇了?

我想通了這一點,心裡並沒有稍微的輕鬆些,我更想知道的是,成致晟在透露錢先生找小姐這個資訊的時候,知不知道那個小姐就是我?

或者說,我莫名的糾結,他到底會不會在意我?

我被兩個保安半拖半架的帶回休息室,麗姐和幾個姐妹已經知道門口的事,麗姐安慰我幾句就跑到門口去了,幾個姐妹也只是幫我拿來傷藥。

我實在無力應付大家的慰問,只說自己想靜靜,讓她們先去忙了。

這個地方每天都有小姐因為各種原因受傷,大家也是見怪不怪,便各自散去。

我一個人半躺在沙發上,這才感覺到全身上下都在痛,也不知道哪裡更痛,反正各種痛一齊湧現,讓我動也不敢動,呼吸都會牽動傷處。

我就像是僵在原地,不敢動彈,反而這時的腦子轉得飛快。

剛才在路上想通的事,現在又湧上來:成致晟知不知道和錢先生出臺的小姐會是我呢?如果他知道,會不會改變主意?還是因為不知道……

突然我眼前浮起剛剛在門口與成致晟擦肩而過時的情景:他邊走邊打電話,眼睛往我這邊掃了一眼,迅速的又移開了。

現在這個情景以緩慢的方式重現,我感覺得出來,他看我並不是因為認出了我,而是當有人接近的時候,人類本能的反應。

即使我當時是那樣狼狽的樣子,即使我們已經走得那麼靠近,他的眼神依舊是漠然的,是匆匆掃過的,不曾有一絲的停留。

他沒有認出我,也沒有打算辨別這個倒楣的小姐是誰!

雖然我此時還不知道成致晟和李建峰之間到底有什麼矛盾關聯,但是我可以肯定一點,他們做事的目的與我無關。

我笑了:淺淡,苦澀。

成致晟並沒有針對我,到最後他也不知道是我被牽連了進去,這一點我稍微安心了些。

因為,他根本不在乎會是誰被牽連,畢竟,總歸不過是個賣的小姐,是誰又有什麼關係?

是啊,我想什麼呢?我是“活色生香”的琳琅,不過是曾在他身下輾轉過兩晚的露水紅顏,他怎麼可能在意?像他這萬花叢中的常客,恐怕他都不記得我是誰吧?

亂七八糟的想了一通,身上越來越痛,我實在忍不住了,撐著向外走。準備推開玻璃門的時候,門上映出個人影,把我嚇了一跳!

頭髮亂成雞窩,臉腫成豬頭,衣服破得像乞丐。

這是誰?

我不由後退一步,玻璃上的人影也後退一步。

居然是我?

我不禁失笑了,撫了下腫得老高的臉,看來得好好休息幾天了!

出來的時候保安隊長飛哥看我實在不妙,讓我去醫院。可是我哪捨得花那錢,堅持要回去。沒辦法,飛哥讓一位兄弟送我,我在離廠子還有一站地的位置下車,看著那兄弟走遠,我才咬牙回去。

趁大家都是熟睡,我悄悄的回到鋪上。全身都痛,又不敢亂動,既是怕痛又怕吵到別人,看到我這樣子,不定又傳出什麼閒話。

可是天還是會亮,我蒙著頭說病了,請同舍的給捎假。

“娟子也不回來,招弟麻煩死了,這陣子怎麼老請假?”聽著舍友出門時不避諱我的抱怨,我才知道娟子姐又出門了。

不知道她是不是去了北京,也不知道栓子的情況怎麼樣了。我一想到栓子,粗略的一算,我們居然已經有近五年沒有見面過了。

我眼前閃過最後一次見他的樣子——

他大力的推我上車,將我塞進娟子的懷裡:“姐,帶招弟走!”他重重的握了下我的手:“聽姐的話,我會過來找你!”……

他跳下車,沖向正跑過來的表叔他們,人群頓時混亂起來……

車子啟動,人群越來越遠。“啊——”遠處傳來栓子撕心裂肺的慘叫……

我猛的掀開被子:栓子!

自那之後,他所有的消息都來自娟子。我好想他,我多想親眼看看他現在怎麼樣了,我多想能親自服侍他,端屎端尿

都好!

可是,我怎麼能去看他呢?就我現在這個樣子?

眼淚悄然滑落,我把被子又一次蒙在了頭上。

過了四天,我臉上的腫終於消下去了,身上的痛也減輕了不少。

其實在第二天,我就用頭巾包著臉去廠子上班了,只裝著是重感冒,不抬頭少說話,竟然也瞞住了別人。

娟子也終於在第四天的晚上回了宿舍。當時宿舍的人都是轉夜市了,我從來獨來獨往,宿舍裡就留下我自己。

“姐,你回來了!”我看到娟子就主動起身打招呼。

娟子把包往床上一扔,直挺挺的往床上一躺,話也不說一句。

“姐,你怎麼了?不舒服嗎?”我過去摸她的額頭。

宿舍裡我沒有開燈,只有門外路燈的一點光亮,我摸到了她的臉,卻感覺到摸了一手的水。

娟子在哭?

我一下跑過去把燈打開,難以置信的看向娟子:確實是她在哭!

我一下子就呆住了!

我自打認識娟子就沒有見她哭過,就算是當初栓子因傷至殘,她恨不得把我殺了,但也沒有掉一滴淚。從來都只有她欺負別人的份,哪有什麼能讓她傷心落淚的可能?

“姐,你是怎麼了?”我手足無措,不知道怎麼勸解。

娟子扭過頭來看我:“招弟,姐是不是很醜?”

我急忙搖頭:“沒有,怎麼會呢?”

娟子真的不醜,即使是在這花花世界,她也依然算得上個美女。近一米七的個子,豐胸細腰,一頭天然的栗色長髮,濃眉大眼,雖然脾氣沖了些,可是模樣很討喜。

“可是為什麼姐這麼命苦?”她說著,晶瑩的淚珠大顆的湧出來。

我突然心裡一陣慌亂,猛的蹲在她床邊問:“姐,是栓子出什麼事了嗎?”

娟子盯著我,半晌才問:“你想栓子了?”

我大力的點頭:“想,非常想。姐,是不是他有什麼事了?北京的醫院也不能治嗎?”

“栓子能有你想著,真好!”她沒頭沒腦的說。

我心裡更慌了:“姐,讓我去看看栓子吧!我要見栓子,我要去看他!”我抓住娟子的手:“姐,帶我去北京,好不好?”

娟子盯著我,突然一把將我推開:“你個喪門星,都是你,都是因為你!跟你沾邊的人都要倒楣!都是你!”她跳起來,劈頭蓋臉的打下來:“你還想見栓子?你是想讓他死得更快嗎?你是要把他那一口氣也斷了嗎?”

我抱著頭辯解:“姐,我沒有!我是太想栓子了,我都快五年沒有見過他了!求求你讓我見見他吧!”

“見什麼見?你那個死鬼表叔一直有找人跟著我們,就想順著我們找到你!栓子當年真是瞎了眼,怎麼會沾染你這個喪門星?沒有你他也不會變成這樣,我也不用這麼倒楣!都是你!”娟子罵著又是狠狠的幾腳!

我的淚唰唰的流:是,一切都是因我而起。栓子如果不是遇到我,就不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一切都是我的罪過!

娟子打了一會兒累了,坐在床邊喘氣,我躺在地上,蜷著身子哭。

好一會兒娟子才說:“哭什麼哭?栓子還沒有斷氣呢!你要真的想他,那你就努力掙錢,讓他能站起來,讓他能好好的來見你!不然,你想看到什麼樣的他?”

我無聲的落淚,每次想到栓子一直掙扎在生死一線,就心痛得恨不得替他去受苦。

“你過來!我這裡有栓子的照片。”娟子突然說。

我一下翻身爬起,手腳並用的爬到娟子身邊,扒住娟子的手腕往她手機上看去。

一張並不太清楚的照片,是個醫院病房,只照了一張床,床上的人蓋著白色的床單,頭上纏著紗布,嘴裡脖子裡都插著管子。

即使模糊,我還是一眼認出了這就是我日思夜想的栓子!

我一直在想像他受傷之後是什麼樣子,腿啊胳膊啊肯定是纏了紗布什麼的,可是我從來沒有見過這樣嚴重的情況,尤其是那些管子,實在是嚇到了我!

我哇的一聲哭喊起來,死死的抓住娟子的手,盯著那照片哭得泣不成聲!

怎麼會?怎麼會?怎麼會?

我無論如何都想像不到,栓子居然是這副樣子!我幾乎已經無法判斷他是活著還是已經死了,那些儀器和管子,到底是維持著他的生命還是在搶救他的生命?他,難道一直就是這樣撐著的嗎?

“現在你看清了?栓子就是這麼活著的!他這樣子全是因為你!你還想怎麼樣?”娟子收起手機,大力的掙脫我的手。

我無力的坐倒,痛不欲生!

“要真是為了栓子好,就把錢多多的拿回來!”娟子咬牙對我吼著。

我閉上眼,任淚水滾滾而下,半晌,我爬起來,換衣服,出門。

當我站在“活色生香”的門前時,那閃爍的霓虹晃得我又一次淚流滿面。

沒等我擦乾眼淚,就被從裡面突然湧出的一群人差點撞倒在地!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