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你和我的傾城時光

第25章 、野獸般的吼叫

書名:你和我的傾城時光 作者:一樹星落 本章字數:3451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01日 17:12


我不及喘氣,依命的再來一次直搗黃龍!

這一次,我清晰的聽到他突然變粗重的呼吸!

不用他命令,我緊接著又一次衝擊!

他抓在我腰上的手猛的用力,抓得我生疼。

我剛一皺眉,他就迫不急待的舉著我的腰身快速動作起來,每一下都大力的頂到盡頭!

他不停頓猛烈的撞擊,我完全失去了主動權,迅速的快意至頂,體力的痙攣一波波襲來,最終他野獸般吼叫起來!

體力消耗嚴重,我軟軟的扒著他的肩,整個人像是掛在他身上的軟體動物。

他喘、息稍平,將我掀下去,找出紙巾清理,還不錯,同時丟給我一些。

我迅速的清理自己,不知道他接下來會做什麼。

之前兩晚我還記得,他可不是一次就能甘休的人。

可是他清理之後穿好衣服下車了。

我等了一會兒,在他漸行漸遠的腳步聲消失之後,除了蟲鳴便無其他聲響。

好奇心讓我從車窗探出頭去。我一下子愣在那:這是什麼地方?

高大的玻璃棚,約有七八米高,四周都是磨砂玻璃,房頂是透明的,繁星流雲可見。這地方足有一個足球場那麼大,可惜的是,空空蕩蕩,微弱的夜色中只見滿地黑乎乎的,不知道種的什麼。

我向成致晟離開的方向看去,他穿著白色襯衣的身影隱約走向棚底,不知幹什麼去了。

我不敢下車,更不敢離開,關好車窗,我把已經撕碎的裙子搭在身上,勉強遮羞。等了好一會兒,他沒有回來,而身體的疲倦將我快速的吸入黑甜夢鄉。

我,蜷在那睡著了。

不知是不是因為太過疲憊,還是因為遠離了廠子宿舍那令人不快的環境,我居然睡得很好。

一直到早上,我的生物鐘把我叫醒。

天色已經放亮,晨曦將整個世界展現在我眼前。

我發現自己還在車裡,成致晟並沒有回來,倒也沒有人打擾我。

我趴在車窗上往外看,原來地上黑乎乎的是齊膝的野草。明顯是很久沒有人打理,野草完全自由生長,星星點點綻放著紅白藍紫的小花,在無人問津的這裡,盡情釋放生命的力量。

這麼大的一片草地,和我家鄉山坡上的景色非常相像,一時間觸動我的思鄉之情,我斗膽穿起成致晟丟在車內的西裝外套,走下車來。

車是停在這玻璃棚內大概三分之一的位置,我站在車前,感覺自己真的像是回到家鄉一樣,四周被肆意生長的花花草草包圍,清新的泥土味和花香草香混合,怡人心脾。

我走進草叢,蹲在花草之間,摘下十幾支握在手中。小小的花束,清新的香氣,讓我心情好了很多。

微仰了頭,感受著陽光緩緩的灑下來,藍天白雲的天空在玻璃棚頂顯得格外美麗,今天會是個好天氣!

如此安靜的清晨,難得的獨處時光,還有這仿佛家鄉的景色,讓我想起了在我回憶中稀有但珍貴的快樂時光。

那時候,栓子常常翹課,到山上找我,陪我一起放羊,還教我認字。我最初的啟蒙老師就是他,這也使我之後有機會上學時,能跟得上課程。

陽光也是像這樣暖暖的灑下來,遍地青草,處處野花。羊兒們悠閒的四散開來,我和栓子坐在草間的平石上,他在我手心寫:“招——弟——”

“招弟?這是我的名字?”我驚喜的問。

“對啊,你的名字。”他一筆一畫的再寫一遍:“這是‘招’,這是‘弟’。你得記住怎麼寫,誰也得會寫自己名字啊!”

我學著他的樣子描字,寫錯了他輕輕的在我腦門上彈下:“你好笨啊,這麼簡單的字你都學不會!重來重來,是這樣!”

他不厭其煩的一遍遍重複的教我,我的名字,他的名字,家鄉的名字,還有許多的字,都是他一個一個的教會了我。

是他,讓我萌生了想通過學習認識這個世界的想法;是他,先一步帶我走入知識的王國;是他,用真心和溫暖讓我體會到,人活在世,不只有飽受饑寒,不只會挨打被罵,還有朋友的存在。

栓子,我好想你!

淚水,悄然的掉落,打在草葉上,滑入土地中,不見了。

栓子,你在哪裡?你也會想我嗎?

我咬牙抑制著自己的哭泣。自從離開了家鄉,我從來沒有放聲的哭過,就算是被打被罵,就算是淚流滿面,我卻不敢放開聲音將自己的悲傷釋放出來。

就算是哭,又有誰來可憐?

深呼吸,再深呼吸,我抹掉了眼淚,抬頭望天,眼淚仿佛就能流回心裡。

我輕聲的哼起家鄉的小調,那簡單的曲調總是能讓人心情平靜,安寧。

一曲罷了,我心情好了很多。

我望著這滿地的野草輕歎一聲:“唉,這麼大片地浪費著,真是可惜。如果種上糧食,得夠好些個人吃的吧?”

“這是花房,不是

農田。”

我忙站起回身:“成先生!”

他倚著車身站著,也不知道站了多久,看到我什麼。

我有點怕他,即使我沒有做什麼。喜怒無常的公子哥,我得罪不起。

“這衣服穿著……”他盯了我幾秒,開口說道。

我一驚,不等他說完忙著解釋:“對不起,我的衣服實在是穿不得了,我……”

“……穿著挺好!”他把後半句說出來。

我怔住,不敢相信的望著他。

上次我“好心”辦壞事把他的衣服水洗了,後來才知道這少爺脾氣,他的衣服是有專人打理,別人不可以隨便碰的。我這回擅自穿他的衣服,以為比上次還要被打得慘,他怎麼心性大變,這麼溫和的對我了?

“謝謝成先生!”我猜不透富家公子的心思,低頭致謝,正好看到手中的花束,討好的上前一步遞過去:“送你!”

他本來微笑的俊顏突然大變,迅速的後退一步,眼神怪異,神情不知是惱怒還是驚恐。

他僵在那,我也呆住,不知所措。

突然他大喝一聲:“扔掉,馬上扔掉!”

我嚇了一跳,下意識的把花束遠遠拋開。

他瞪大眼睛,盯著花束散落於遠處,撫著胸口,急促的喘、息。

不過一瞬,他已經面無血色,近乎無力的靠在車上,扶著車身的手明顯在顫抖。

我快步上前扶住他,嚇得魂兒也要沒了:他不會是花粉過敏之類的吧?不會出人命吧?

我連聲道歉:“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您怎麼樣?咱們要不上醫院吧?手機……手機呢?”我又驚又怕,六神無主。

這時他一把拽住我,攥的我手腕好痛!

“不用!”他沉聲說,雖然呼吸不穩,但我聽得出,他的神智無礙。

我急忙又回到他身邊扶住,小心的問詢:“那我扶你到車上休息下吧,好嗎?”

他緩緩扭頭看我,我心裡咯噔一下:他的眼神,好悲傷!

我不知道我為什麼會認定了他的眼神是悲傷的,反正我也不理解富家少爺的心思。

他迅速的垂下眼瞼,遮住了眸中的悲意,長長的睫毛微微顫抖:“好!”

我扶定了他,緩步上車,將他放平在後車座上,遞了瓶水給他:“喝口水是不是會好些?”

他接過喝了兩口:“我沒事。”

這算是安慰我呢?我小心的觀察著他,他閉上眼躺著,呼吸漸漸平靜下來。看來問題不大。

我悄悄的松了口氣,緊繃的身體緩和下來。

他休息了幾分鐘睜開眼,我立即問:“您感覺怎麼樣?”

他盯著我,突然問:“跪在這兒幹嘛?給主子請安嗎?”

我低頭,果然,我一直是跪在他面前的。唉,我不是驚慌失措嗎,哪裡還顧及得到自己是什麼姿勢。

我剛要起身,被他猛的一拉,我驚呼一聲,整個人失去平衡,結結實實的撲倒在他身上!

我與他唇的距離,又在一公分不到的狀況,我牢記他說過的話,手腳並用的想爬起來。

“嗯!”他沉哼一聲,我腰間一緊,“啊!”他將我重新束回身上:“想跑到哪兒去?”

我眨眨眼:“我,只是,擔心,我,會……不小心親到你!”

呃,我在說什麼?

我的臉瞬間漲得通紅,伴著他低聲輕笑,我把頭埋在他胸前:何招弟你真是當小姐當習慣了,這種話也隨口就能說出來了!誘、惑的意味也太明顯了吧?

果然他呵呵的笑起來:“呵呵,記著我的話呢!”

我點點頭,準確的說是把頭在他身上磨蹭了幾下。

他抬起我的臉,在我腮上捏了一把:“好乖!”

我只好笑笑。

他盯著我看了好幾秒,突然皺了下眉命令:“起來!”

我迅速的爬起來,他也坐起來,上下的打量了我幾眼說:“你昨晚上在車裡睡的?”

我點點頭:你大少爺不說話,我敢去哪兒?我這個樣子,又能去哪兒?

他挑挑下巴:“離我遠點!”

我迅速的後移,與他保持最遠距離。我身上還有昨晚歡愛的氣味。

他打電話叫司機開車過來。

我還想,不是有輛車嗎,怎麼還要開一輛?有錢人就是任性。

他掛了電話開門下車,我迅速的也從另一邊下車站著。

他單手插兜,緩步走在草叢中,若有所思,靜默不語。

花棚的玻璃不知道是什麼材質,灑下來的光線變得非常柔和,這樣光照下的成致晟,顯得不那麼霸道冷酷,多了幾分平和溫柔。

遠遠的看著他,偌大的花房中,他孤單的站在那裡,莫名的讓人悲傷,就像是個沒娘管的孩子一樣,世界再大,卻無人可依。

我不明白我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感覺,很久之後才明白,什麼叫同病相憐,心有靈犀。

不知道是不是他感覺到我的注視,他緩緩扭過頭來看我,然後,對我溫柔一笑!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