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你和我的傾城時光

第29章 、不做嗎

書名:你和我的傾城時光 作者:一樹星落 本章字數:3488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01日 17:12


“你怎麼知道山頂會有這樣的風景?”他緩緩問道。

我望著山下如星的燈光說:“有一個女孩,在很窮苦的山村裡長大。除了放羊,她什麼也不能做。山很高,她不知道世界有多大,不知道外面還有什麼。

有一年的元宵節,聽說鎮上家家戶戶都點了花燈,非常好看。家裡人都去鎮上看燈了,讓女孩看家,哪兒也不許去。

有位男孩帶女孩來到山頂,女孩驚喜的發現,遠遠的鎮上,那些花燈就像滿天的星星,漂亮的不像人間。這是別人,不知道的美麗景色。”

說到這裡,我停下了。

那個夜晚,栓子和我在山頂,他說:“招弟,我喜歡你!”

那晚,他吻了我。

“後來呢?這女孩走出大山了嗎?”成致晟問道。

我看著山下,突然笑笑扭頭看他:“喂,成先生,我隨口編了個故事,你就信了?”

“編的?”他挑挑眉。

“對啊!這種老套的故事你不會沒有聽過吧?在活色生香,姐妹們每天都會編各種初戀的故事呢!青梅竹馬啊,兩小無猜什麼的。你不會真的信了吧?你真的信了?真的嗎?”

我哈哈的笑起來,笑得前仰後合,笑出了眼淚!

他站在我身邊,看著我笑,也不說話。

我笑得咳了起來,彎著腰喘不過氣來。

背上,不輕不重的,一下接一下的,他在拍我。

是我咳得太厲害了吧,怎麼心跳得這麼凶?

我連連咳,他輕輕拍。我揣息漸平,他改為撫摸。

順氣?安慰?

我彎著腰,含著淚,扭頭看他。

他並沒有看著我,而是望著山下,但手還在我背上,一下一下的,撫摸著。

我迅速的扭頭,當作什麼也沒有看到,可是剛剛還只是一點點的淚,為什麼突然變得如此洶湧?

夜風吹來,好冷!

我站起來抱住肩:“挺冷的,還是回車上吧!”

他這才扭頭看我,然後——

他伸手拉我入懷,輕輕的抱住了我!

我當機了!

我傻在了那!

他這個擁抱,沒有色/情的意味,沒有可憐的意思,沒有勉強,就是非常自然的,抱住了我。

他怎麼可能這樣抱我?我是一個小姐!

總不會我講的故事已經感動他到如此程度,令他忘了我的身份,忘了我們之間的差距,忘了現在我們兩個在這裡,實際上不過是一場因為錢而關聯起來的交易。

我卻不敢動,我生怕一絲絲的動作,就會把這一瞬間的溫暖打散,煙消雲散,一切都只是我某個恍神瞬間的錯覺。

我僵在那裡,就讓他這麼暖暖的、輕輕的抱著。

過了大概有一個世紀那麼長,又像是才眨眼間的工夫,他鬆開了我,牽著我的手,拉開後車門:“進去吧!”

我怔怔的點點頭,完全失去了正常的思維和運動機能,竟然不是坐進去,而是先跪在車座上,雙手雙膝的爬了進去。

唉,那樣子一定很傻,因為身後傳來他的笑聲。

“呵呵呵!”

我回身坐下,愣愣的望著他。

路燈光線柔和,他笑得好看到我挪不開眼。

“我,我,你……”我不知道說什麼,直接結巴了。

這下他笑得更厲害了,前仰後合的。

夜風吹過,他的衣角飛起,整個人都像是要隨風而去,灑脫的樣子讓我本就轉速遲緩的大腦更加遲滯。

他笑了半天才把我伸展在車座上的小腿拍一下:“往後點!”

我迅速的蜷起腿,讓出半個車座的位置。

他坐進來關好車門,打開空調:“暖一下吧!”

熱風迅速的提升了車內的溫度,車頂燈暖光溫柔,他扭頭對我說:“故事編的不錯。”

我一驚,不知為何,感覺他肯定聽出來這是我自己的真實經歷。一種被人看穿心事的困窘,讓我匆匆的低下頭去:“哦!”

“你用的什麼洗髮水?”他問我。

我悶聲答道:“飄柔!”他問這個幹什麼?

“氣味清香,不錯。”他說。

我怔怔的抬起頭:“是嗎?”

他輕笑:“為什麼騙你?”

我當時一定傻了,張嘴說了句:“因為我剛才編故事騙你啊!”

他依然在笑:“你是騙我的嗎?”

“我……”我眨眨眼,不知道該說“是”,還是說“不是”。

“別人有沒有騙我,我還是能分得清的。”他摸摸我的頭,像安撫一個孩子。

這動作令我心底軟得一塌糊塗,我猛的抓住他回收的手,不願意鬆開。

他低頭看著我緊握住他的手,幾不可聞的輕歎一聲,卻沒有把手抽走。

我不敢握得太過大力,又怕一鬆勁兒滑落了,緊張得竟然出汗了。

他的手在我手心裡動動,他扭頭問我:“做嗎?”

我心跳猛得提速,不知道如何形容這個心情,像是期待又像是失落。

他還是回到了這件事上。

我點點頭說:“好,做!”說著放開他的手,開

始解衣服。

“哎!”他一下抓住我的手,憋著笑說:“我問的是,你熱嗎?你手出汗了。”

我的手僵在那,恨不能從地上挖個洞跳進去,就此消失。

他如此溫情關切的一句話,居然讓我錯聽成什麼?

我真的是嘴巴跟不上腦子了,回了他一句:“那,不做嗎?”仿佛是怕他嫌棄,我還強調了一句:“我出門之前洗過澡了!”

他無語的望著我。

我真的是想死的心都有了!

何招弟啊何招弟,你不是一直最希望在別人眼中是個清白矜持的女孩嗎?現在怎麼回事?人家一記摸頭殺,你就智商完全下線,徹底的投懷送抱,主動獻身?

我的臉一定漲到通紅,我匆匆低下頭去:“我,不是那個意思!”

然而,他說:“好啊,做吧!”

我一下抬起頭,瞪大眼望著他。

他的臉已經恢復了我初次見他之時的冷酷,高傲,天生的疏離帶著拒人千里的漠然。

我的心像跳崖,飛速的沉了下去。

他抽出手,開車門,坐回司機位置,將車開得如同炮彈,飛駛下山,直停到市郊最近的一家五星酒店,刷臉開房,直接將我推進浴室:“洗乾淨再出來!”

浴室的門緩緩關閉,我看著他大步離開的背影,手腳冰涼,兩腿發軟。

山頂時的溫馨,已經蕩然無存。

我今天出來的時候只是抹了把擦臉油,基本素顏。可是我看著鏡中的我,只覺得面目猙獰。

我閉上眼:“何招弟,哦不,琳琅,你真的是習慣了小姐這行當,還真是敬業呢!”

洗完澡,我裹著浴巾走出來。

他站在窗邊吸煙,煙霧縈繞在他的身邊,窗外是燈火璀璨,映在窗上五彩斑斕,他在那裡,像是漠然俯視這大千世界的出世之人,又像是被這世界拋棄的孤獨者。

“成先生!”我站在離他兩三步的位置。

他回頭看我一眼,把煙掐滅:“坐吧!”說完他去浴室了。

我緩步走到床邊,看著雪白的床單,眼前仿佛看到一會兒即將發生的肢體糾纏,不由的後退一步:那不是我!那不應該是我!

我猛的轉身,快步的向遠離大床的方向走開。

直到被多寶閣的裝飾牆攔住,我扶著格子急促呼吸,一種想哭哭不出來,眼淚就頂在眼底,卻怎麼也流不出來。

我咬牙讓自己儘快平靜,想找個什麼分散注意力。抬頭,我看到格子上放著一些書。

我抽出一本時尚雜誌翻看,光怪陸離的時尚圖片成功的吸引了我,我的情緒漸漸平靜。

我並不懂時尚,流覽得很快,這時,有一頁介紹陳奕迅的內容讓我放緩了速度。除了介紹這位歌星的近況,在他大頭彩照的下方,還附著半首歌詞。

那首歌叫《十年》,我很喜歡,歌中的淒美莫名的令人心動。我不由輕聲哼唱了起來:

“……十年之前,我不認識你,你不屬於我,

我們還是一樣,陪在一個陌生人左右,

走過漸漸熟悉的街頭;

十年之後,我們是朋友,還可以問候,

只是那種溫柔,再也找不到擁抱的理由,

情/人最後難免淪為朋友……”

“你的嗓音很適合唱情歌!”

我回頭,成致晟穿件浴袍站在幾步開外,神情已不像剛才那麼強硬疏遠。

“我瞎唱的。”我急忙把書放下。

“你學過唱歌嗎?”他問道。

我搖搖頭苦笑:“我怎麼可能去學唱歌呢?能識字就不錯了!”莫名的我說了句實話。

他的濃眉跳了下。我發現有什麼觸動到他的時候,他的眉毛就會跳。

“想學嗎?”他問。

我眨眨眼,差點兒脫口而出一句“當然”,可是我不確定他為什麼會問這個,顧左右而言他的說:“我還會幾首其他的歌,要不要再給你唱一首?”

“……好啊。”延遲兩秒,他答道。

“你想聽哪個?哦不,我會的不多,《好久不見》可以嗎?”

他微皺了下眉,“……好!”

他轉身在沙發上坐下,我還站在原地,開始唱這首歌。

“……拿著你給的照片,熟悉的那一條街,

只是沒了你的畫面,我們回不到那天。

你會不會忽然的出現,在街角的咖啡店,

我會帶著笑臉揮手寒喧,和你坐著聊聊天。

我多麼想和你見一面,看看你最近改變,

不再去說從前只是寒喧,對你說一句,

只是說一句:好久不見……”

一曲終了,他定定的看著我,我看不懂他眼中的意思。

我很久之後才後知後覺的發現,這首歌實在是很應他當天的心情。

他不說話,我也不敢動,氣氛莫名的就有點尷尬。

好一會兒,他才說:“你唱的很好,應該好好從專業方面再進修一下。”

“謝謝成先生,有機會我一定去學!”我放鬆下來,真心的回應。

他站起身來,緩步走近,在我面前站定。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