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你和我的傾城時光

第32章 、做我的女人

書名:你和我的傾城時光 作者:一樹星落 本章字數:3440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01日 17:12


我心裡一驚,頓時感覺到剛才的話我已經逾矩了!

我和他幾次相處,算是認識了,可是這關係不過是交易的雙方。現在坐在一起聊天,算怎麼回事呢?我和他又能聊什麼?他是不是認為我企圖標榜自己的“無奈”與“被迫”?

“要掙錢唄!又沒有一技之長。”我笑著說。這是“活色生香”很多小姐的說法。

不必要在恩客面前裝清高,也不必要編什麼苦故事,說實話就行。走到這一步了,還有什麼好裝裱的?

他盯著我:“現在怎麼不編故事了?”

我再笑:“騙不了你,就不要編了啊!”

“幹這個多久了?”他問。

我想一下說:“算上今天,出臺三次。”都是和你。

他再問:“你多大?”

“喂,成先生,你是查戶口嗎?要不要出示下/身份證啊?”我抱著被子歪頭問道。

“沒想過以後嗎?”他又問。

我哪裡還有什麼以後?我已經走入風塵,以後,也不過是風塵裡打滾了。

“想啊,當然要想,以後要掙到多多的錢,就不幹這個了。找個老實的男人嫁了,開個小店,生幾個孩子,平平凡凡的過一生。”我嘻笑地答道。

“只是這樣?真的不想去上學,學個一技之長?”他問。

我想答“上學有什麼意思”,我想說“我這種人還上什麼學”,我想繼續扮演風塵中不求上進的俗人,可是我張開嘴,卻哽咽了,一時間鼻子酸澀,居然險些落淚,匆匆的,我扭開頭說:“有什麼好想?”

聲音的哽咽無法掩飾我的情緒變化,他伸手把我的臉扭過來,我眼中的淚花自然暴露。我極力要避開他,他卻扳著我的肩頭說:“我可以幫你。”

我噗呲笑了!

我真的笑了!

絕不是偽裝給他看,不是為了符合我風塵女子身份的扮演。

是真的覺得他這話好笑。

“成先生,對不起啊,我失禮了!”我急忙遮了嘴巴,努力讓自己收斂笑容。

“你唱歌很好聽,如果經過專業的學習,你可以過不一樣的生活的。”他用力的握緊我的肩頭。

我望著他,眼淚還在打轉,可是我真的太想笑了。

“成,成先生,你這話我可以,可以理解為,你是想包/養我嗎?”我笑得花枝亂顫,覺得沒有比這個更好笑的事了。

幫我?一個富二代的公子哥說幫一個煙花女子,說得真好聽。

他眉毛跳跳,放開了我。

我心說:“怎麼,被我說得直白,揭穿了真實目的,臉上掛不住了?”

他靠坐回去,“也可以!”

我一下愣在那!

他說也可以,是包/養我也可以?

我睜大眼睛愣著,一時間不知道怎麼回答。

他眯起眼,唇角浮起一絲涼意的笑:“怎麼,做我的女人是個這麼可怕的事情嗎?”

我結結巴巴的答:“不不,不是可怕,是……是……你說真的嗎?”我不確實的問道。

他冷笑著說:“我成致晟說的話當然是真的,你不信?”

我覺得他要惱了,急忙說:“成先生,我是太過驚喜,所以才會不敢相信。我信,我信,我怎麼會不信您呢!”

他盯著我,過了好幾秒,我一動不敢動,生怕他從哪一個細節看出我心中的懷疑,這公子哥翻臉比翻書還快,我可不想又招惹到他,被揍一頓。

雖然從我心底裡,感覺他不像之前我以為的那種喜歡暴力的人,他那些做法, 是在發洩,是掩飾他內心真正的情緒。

幾秒之後他說:“我會和麗姐說,以後你只能服務我一個人。”

我點頭如搗蒜:“我記住了。”

“睡覺!”他氣呼呼的拋出兩個字,像個孩子似的翻身躺倒,不再說話。

我小心的,儘量與他保持距離的躺在床沿上,聽著他的呼吸好久也不平靜,想來也並沒有睡著。

我本想著在他睡著之前不可以睡的,可惜我身體的疲乏在舒適的床鋪莠惑下,沒能堅持幾分鐘就沉沉的睡去了。

我好像做了個夢,夢到栓子和我又一起上學去了。我們手牽著手,一起奔跑在家鄉的山路上。明媚陽光下,路邊滿山遍野開的都是山花,紅白藍紫,漂亮極了!

栓子叫我:“招弟,招弟!”

我開心的笑著答應:“哎!”

他再叫我:“招弟,招弟!”

我大聲的應道:“哎!”

他又叫我:“琳琅,琳琅!”

我一下子愣住了:“栓子,你叫我什麼?”

他笑著站在我面前:“你不是改名叫琳琅了嗎?”

“我……”我想解釋,可是我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他的笑漸漸隱去,浮起悲傷的神情:“你是琳琅,不是招弟了。我要去找招弟!”

他放開我的手,緩緩後退,“招弟,招弟,你在哪兒啊!”

我看著他的身影漸漸遠去,大霧突如其來,將他

的身影吞噬。

我想大聲的叫他,拼命的想拉回他,可是我嗓子突然啞了,無論我怎麼努力,我一絲聲音也發不出,一個手指也動不了。

“栓子,栓子……”我撕心裂肺的呐喊只在我心中,誰也聽不見。

“你在喊誰?”我身邊突然出現了成致晟,我吃驚的望著他。

他非常生氣:“誰是栓子?你既然要做我的女人,怎麼可以還想著其他男人?”

他一個耳光打過來,我站立不穩,突然掉進漆黑的山洞,深不見底!

“啊——”我驚叫著猛然醒來!

我心跳如雷,滿頭冷汗,手腳冰涼。眼前是總統套房的屋頂,地燈柔和的光線讓人心生安寧。

我扭頭看看身邊,成致晟趴在床上睡得很沉,被子反被他壓在身下多半。

我半天才平息了驚駭的情緒,把被子給成致晟蓋好,自己裹了被子來到落地窗台前,蜷坐在椅子上,看著窗外晨曦漸明的城市。

剛才的夢,實在是太逼真了,幾乎讓我以為真的被栓子發現我現在的情況。

如果不是這個夢提醒我,我從來沒有想過我以後如何面對栓子。然而這夢已經告訴我,栓子所認識的是招弟,而我現在是琳琅。

我回不去了,我和栓子也回不去了,我們——都回不去了。

兩行清淚無聲落下。

我回頭看到床上仍然沉睡的成致晟,他說,做他的女人。這也許是我目前能選擇的最好的出路。

他能給我錢,不少的錢,還能讓我只服務他一個男人。這比在“活色生香”每天出臺面對不知道會是什麼樣的男人,要強一千倍一萬倍。

如果有一天我見到栓子,總好過和他說我是被不知道多少個男人糟蹋過的。

我緩步走到床邊,在成致晟的面前蹲下來,看著他好看的面容:濃烈而張揚的劍眉,濃密彎翹的睫毛,筆挺的鼻樑,線條硬朗的唇。

他會帶給我不一樣的生活,他可以讓我現在的生活不至於糟糕到一無是處。他長得帥,有錢,只要順了他的意,他對我還比較溫存,做一個人的金絲雀,也不錯。

我悄悄的伸出手,想去摸摸他的眉毛。

就在我的手馬上就要碰到他眉毛的時候,突然,成致晟的電話響起來,他猛的睜開眼睛。

我整個人定格在那,手也忘了放下來,睜大眼愣愣的望著他。

他望著我,第一秒還帶著睡夢的迷惘,下一秒就已經完全清醒。

他猛的抓住我的手:“你想幹什麼?”

我眨眨眼,竟然如實的答道:“我想摸摸你的眉毛。”

他的眉毛一挑,大概怎麼也猜不到我會是這樣的回答。

電話鈴精力過剩般的叫著,他抬頭看一眼床頭櫃,我馬上把手機遞過去。

他對我笑笑,接過電話看一眼來電接通:“大早上擾人清夢,你想幹嘛?”

“今天要開董事會的,你可別忘了。成叔說你給董事會還沒有留下深刻的印象,今天得好好做報告呢。”周治安的聲音傳來。

“我不出席豈不是讓董事會的印象更深?”他臉色一沉,冷笑著說。

“你可別開玩笑,除非你真的要把萬豪集團拱手讓人!”周治安提高聲音說。

“萬豪什麼時候屬於我了?”成致晟冷冷地反問。

周治安上火地說:“你現在撒手的話,肯定就不會屬於你了。對了,我可告訴你,今天梁雨溪也會參會,她是代表她爸來。據說這次她回國,她就是要全面接管家裡的生意。”

“那又如何?”成致晟在聽到“梁雨溪”三個字的時候分明有動搖,但他依然嘴硬的反問。

周治安叫起來:“你還裝什麼裝?梁家胃口大得很,又知道你小子沒出息的一直喜歡著梁雨溪,沒准給你來個美人計,以後萬豪也就改姓梁了!”

這話總算是刺激到了成致晟,他腮幫子一繃一繃的:“休想!我會準時參會!”

周治安這才放心了:“好,參會的資料我已經準備好了,你提前半小時過來,我們再最後碰一下!”

成致晟看了眼手機上的時間,突然大叫起來:“靠,才五點半!提前半小時過去你這麼早叫我幹嘛?”

周治安笑起來:“你現在在哪兒?身邊有誰?”

成致晟看了眼我,終於放開了握著我的手:“酒店,我一個人。”

我立即屏氣凝神,生怕給他漏餡。

“少來!昨天晚上你大街上撿回去的妹子呢?怎麼,打了一炮放她走了?”

“切,你管不著!”成致晟迅速的掛了電話。

我猛的吐出一口氣,急促的呼吸起來:“憋死我了!”

他看著我,突然笑起來,在我頭上拍了一巴掌:“傻不傻?”

我摸頭辯解著說:“你說只有你一個在啊!”

“還挺有眼力見!”他笑著說,伸手把我放在頭上的手拿下來握住:“剛才為什麼想摸我?”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