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我的女總裁老婆

正文 第五章 叫你們老闆來

書名:我的女總裁老婆 作者:蜂雀 本章字數:3074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11日 14:54


陳子陽愣了一下,沒想到金香玉會偷聽,笑著說:“金總,沒在家休息嗎?”

金香玉一改往日旗袍風,穿了套更嫵媚的民國長裙,味道十足,秀髮盤在腦後,成熟幹練。

金香玉故作剛來的樣子,“我聽後勤說,洋酒庫存不足,過來轉轉。”

陳子陽臉上的笑容僵硬:“那您忙,我去酒庫盤點一下。”

就當陳子陽要離開休息室門口時,金香玉對沈浪說了一句話,音量不輕不重,恰好能被陳子陽聽見。

“沈浪,這裡說話不方便,去我辦公室好嗎?”

沈浪點頭,心底卻苦笑。不知道金香玉是否是故意說這種讓人誤解的話,陳子陽這人很陰險,認為自己和他作對,處處找彆扭。

上樓到辦公室,金香玉大方地往沙發上一坐,高貴美豔,成熟又媚惑,尤其是那雙腿,儘管沈浪沒有特別嗜好,都禁不住讚歎起來。

“坐吧。”女人當到這個份兒上,絕對是極品了,眼如絲媚,其中包含著挑撥和欣賞。

金香玉俯身從茶几上拿了包紙巾,隨手扔給沈浪。

沈浪不解何意,一抹下巴才感覺到鼻血下來了。

“金總找我有事嗎?”

金香玉揚著紅唇笑道:“陳子陽的厲害你見識過了吧,跟他鬥,你晚上睡覺可都不要閉眼哦。”

“呵呵,陳總那是照顧我。”

既然金香玉揣著明白裝糊塗,沈浪也不上這套。

“我混這麼多年,什麼樣的男人都見過,從你的眼神中我讀出了一點點東西。”

“什麼東西。”沈浪問。

“野心。”

金香玉說到這裡,不經意間把腿打開,似乎有什麼暗示的意思。

“外面的傳聞你應該聽說一些,我想趕走陳子陽,這個位置可就空了,我正在尋覓一個合適的人選。”

沈浪彈掉煙頭,抄著兜站了起來,邁過金香玉的兩條腿,朝門外走去,頭也不回的說:“金總你想利用我,別用這些落套的假招。我怎麼做自己有分寸,還有……”

沈浪拉開門,回頭淡淡的說:“有筆賬,我以後會跟你算的。”

金香玉笑盈盈地看著被關上的門,很有個性的男人,不過一定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二十一世紀最缺的是什麼,人才,可是十三億人口,最不缺的一樣也是人才。

沈浪先去了包廂區,娜娜今晚終於有生意了,聽說是兩個地產商談生意,一會兒一趟的去前臺拿酒。

呆了沒多大會兒,娜娜穿著高跟跑了出來,一頭撞在沈浪懷裡。

“趕緊幫我去拿兩瓶拉菲,還有四個威士卡,四個白蘭地。”說完,娜娜急匆匆地又進去了。

沈浪只好拿著託盤去領酒,剛回到包廂區,就碰見陳子陽了。

“單子填了嗎?”

沈浪點頭,這孫子還盯上自己不放了。

陳子陽把酒水開單拿起來,邊看邊說:“我今天心情不好,剛才說話重了別往心裡去,其實我就是給薑敏一點教訓,讓她老實點。”

沈浪暗罵了一聲。

陳子陽隨手把酒水單裝進自己兜裡,四顧無人,低聲說:“單子一會兒我來開,回頭咱倆單獨算。這價格低了得重開,白蘭地一千五,威士卡一千二,拉菲五千。”

沈浪皺了下眉頭:“陽哥,這讓人知道不好吧。”

這一託盤洋酒,餐廳掙多少不知道,單看陳子陽重新訂的這個價格,十瓶酒,足足黑了客人近一萬塊錢。

怪不得金香玉拿陳子陽當眼中釘,一晚上有這麼幾單生意,他得黑多少錢。

“放心,不會有人知道的,即便被抓了還有我在,在步行街,誰不得給我個面子。”

“陽哥,那你容我考慮一下吧。”

“大

男人婆婆媽媽的,不瞞你說,俏南國絕大多數服務員都跟我是這種合作關係,你看見誰出事沒有?以後跟我混,保證有我陳子陽一口吃的,就不會虧待你們。”

話說到這個份上,沈浪知道,要是不給他面子,恐怕梁子越來越深。

確實,陳子陽想在沈浪被金香玉所用之前,提前把他拉攏到自己的陣營。

陳子陽見沈浪上道了,松了口氣笑著說:“呵呵,把心放肚子裡,哪單生意能做,哪個不能黑我心裡清楚,畢竟,你要是進去,我也逃不了干係是吧。”

娜娜陪的那個包廂的客人,都是大生意老闆,見多識,廣即便是知道飛單貓膩,也不戳破。因為老闆們在談千八百萬的生意,不會為了幾千塊錢,當著客戶面兒撒潑,影響合作。

就因為陳子陽深知這一點,這麼多年才沒犯什麼大事。

沈浪敲門,把酒水遞給娜娜。

娜娜瞥了眼酒水清單,俏南國什麼價位她能不知道嗎?清楚是沈浪做了手腳,心說這小子還挺內行。

娜娜著急把酒水送進去,老闆們正在簽合同,一會兒舉杯一碰就算齊活。

酒送進去後,包廂裡開始清場,讓服務員出去,畢竟是人家的商業機密。

娜娜從包裡掏口香糖,順便點了點小費,陰陽怪氣地跟沈浪說:“沈浪,今晚你也沒少掙吧?”

“還行。”沈浪苦笑道。

“以後小心點……”

娜娜這張烏鴉嘴還沒說完,就聽見包廂裡面稀裡嘩啦摔酒瓶子的聲音,緊接著,包廂的門就被踹開了。

裡面,一個老闆怒不可支地走了出來。

沈浪心裡咯噔一下子,陳子陽你大爺,居然敢陷害我!

酒剛送進去,客人就爆發了,可想而知飛單的事露餡了。

用陳子陽的話來說,老馬失蹄畢竟是少有的事,但惟獨這一單被發現,沈浪明白多半是陳子陽陷害自己。

“先生您好。”沈浪客氣地說。

大老闆看都沒看沈浪一眼,說:“我不找你,叫羅龍來!”

就在這時,早就盯著這邊情況的陳子陽,匆匆忙忙跑了過來,他心裡也很詫異,沈浪飛單讓人發現了?

他雖然不待見沈浪,但是不會跟錢過不去,也跟不會拿自己的位置開玩笑。

“白老闆您好,我是俏南國經理陳……”

白老闆同樣對陳子陽視而不見,在他眼裡同樣是個雜碎,他冷冷地說:“把羅龍給我找來!”

這下走廊過道以及前臺全亂了,酒水飛單被抓,說實話,怎麼打怎麼鬧的客人都有,但是人家這位白老闆,不打不鬧,直接找羅龍。

俏南國最大的股東兼董事長羅龍,同樣就是金香玉的靠山,這位白老闆看樣子對餐廳狀況很瞭解,根本不屑于跟什麼經理服務員說話。

消息很快傳到金香玉的耳朵裡,連忙趕過來,一看這個男人,心裡就涼了半截。

“白老闆,您先別氣壞身子,到底怎麼了?”

白老闆冷哼一聲,說:“羅龍呢?”

坦白的說,金香玉在俏南國一手遮天,但是在白老闆眼裡,不過是個二奶而已。

“您先消消氣,老羅四處亂跑,誰知道這個點兒在哪個女人被窩呢。這樣,您有什麼事,先跟我說,我回頭告訴老羅。”金香玉尷尬的說。

沈浪完全糊塗了,心裡也清楚,這事肯定不是陳子陽陷害,同時也不可能是金香玉的挑撥離間伎倆。

白老闆輕蔑地瞥了金香玉一眼,把手裡的半瓶洋酒遞給她。

“別擔心,你們幾個小癟三兒飛單的事,只要別太過分,我根本不追究,可是……”

白老闆說到這裡,語氣驟然變冷:“可是,這個酒!為什麼是假的!”

金香玉腦袋轟地一聲就炸開了,假酒?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