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我的女總裁老婆

正文 第八章 初露鋒芒

書名:我的女總裁老婆 作者:蜂雀 本章字數:2667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11日 14:54


這麼多年摸爬滾打,這些話對金香玉來說毫無殺傷力。

拐出集裝箱區,沈浪猛地站住了,“金總,咱被這小子暗算了。”

金香玉也傻眼了,俏南國的三輛箱貨車呢?

恍然間,金香玉居然感到一種無力和被玩弄的感覺,不只是丟了三車酒。

按道理講,俏南國假酒供貨出問題,羅龍必然給丁豹打招呼,可是,自己來退貨,居然受到的是這種待遇。

金香玉怕的不是丁豹那種爛仔,也不是吃裡扒外的陳子陽,無形中真正出賣自己的人,很可能就是羅龍。

“回去找丁豹。”沈浪淡淡的說。

“先回公司報案。”金香玉有些發慌,今天丁豹的表現太不正常了。

眨眼的功夫,酒和車都沒了,這種不好的預感便在金香玉心底蔓延開來。

沈浪觀察了一下四周,低聲說:“現在回去,你連陳子陽那關都過不去,別說是羅龍了。而且你現在離開碼頭,這筆錢和這個臉,一輩子別指望再要回來。”

錢丟了可以再掙,尊嚴要是丟了,便一輩子抬不起頭。

就在金香玉將要放棄的時候,是沈浪拉了她一把。

庫房裡,丁豹得意洋洋的掛了某個電話,一邊打牌一邊和弟兄們商量晚上哪兒玩去。

“這年頭,錢白拿,貨還給咱退回來哈哈,出牌,出牌。”丁豹得意道。

“豹哥,你讓金香玉那妞走了可惜了。”

“你懂個屁,就知道玩。”

丁豹當然知道可以把金香玉留下,不過老大不是白當的,多少有點腦瓜筋兒,考慮的深遠一些,反正遲早是自己的。

有些人希望金香玉丟了貨、丟了錢、丟了身體丟了臉,不過,丁豹可不只是有那麼一家關係網,背後還有別人打點意思呢。

“丁豹,我的貨呢?”

正當丁豹得意之際,身後傳來金香玉的聲音。

丁豹心說這娘們兒彪啊,自己的耐性也是有限的,大不了錢不要了,要你的人。

“金總,你說什麼我不懂耶。”

金香玉憤怒地直攥拳頭,恨不能親自給他一耳光,冷冷地說:“你想怎樣?”

“嘿,你要這麼說了,我今天就黑定你了!”

丁豹示意手下準備動手,今兒把金香玉辦在這裡,羅龍屁都不會敢放一個。

羅龍怎麼起的家,還不是靠他老丈人。

沈浪拉住金香玉,微笑著朝丁豹走去。

“這麼說,你很喜歡來硬的了?”

丁豹看了沈浪半天,恍然大悟道:“哈哈,你是那晚讓我揍的服務員吧?”

“沒事豹哥,我這人不記仇好說話,你現在給我老闆陪個不是,磕頭道歉,再把酒錢退了,我保證不動你。”

丁豹愣了一下,轉頭和幾個弟兄面面相覷,隨即爆發出哄堂大笑。

丁豹扶著桌子,眼淚兒都快下來了:“哥,哎呦,您這套小把戲,我三歲就不玩了哈哈……”

猛然間,丁豹的笑容戛然而止,從麻將桌底下掏出一把西瓜刀來。

沈浪輕哼了一聲,沒讓他刀子掏出來,一個箭步躥到丁豹面前,直接抓住他的頭髮,朝著麻將桌猛地按了下去。

“哐!”這一聲不知丁豹暈沒暈,但是其他幾個

人全傻了,都沒看明白怎麼回事。

“上,砍了他!”不知道誰喊了一嗓子。

左右五六個混混抄起傢伙撲了上來,沈浪的手一直還按著丁豹的腦袋,順勢一個單手倒立,跳上麻將桌,砰地一腳踹在一個混混的胸口,對方連反應的空隙都沒有,撞在身後幾米的牆上。

另外幾人的砍刀鋼管也已經來到,說時遲那時快,沈浪單手抓住一根砸下來的鋼管,直接把它的主人拽過來,掄起管子就是一棒。

砸完這個,沈浪側身閃過一刀,一個比體操運動員都誇張的高抬腿,直接把因為慣性撲到在桌子上的混混踩在腳下。

幾乎是與此同時,沈浪的另一隻抄著褲兜的手拿出來,單手握住砍過來的砍刀刀背,奪刀,用刀把直接把那人擊昏。

剩下最後的那一位,沈浪閃過棍棒,用肩膀把他撞趴在桌子上,手裡奪來的砍刀,直接紮在混混脖頸幾釐米的地方,直接給嚇暈了。

眨眼之間,六個人全部倒下,耗時不足一分鐘,而感官上,因為太過緊張,覺得是瞬間發生的事情。

金香玉呆愣愣地站在原地,做不出任何表情來,她不是沒經過風雨,但這場面還是太過於不可思議。

剛才的金香玉墮入人生低谷,大悲後的大喜,饒是金香玉這種女人也愕然了。

沈浪,你到底是何方神聖?從金香玉的視角來看,沈浪打到六人,似乎根本沒有認真,連熱身都算不上,圍著一張麻將桌,翻手為雲,覆手為雨。

“人靠衣服馬靠鞍,穿上金總買的西裝打架,怪捨不得的,不過嘿嘿,是不是有點小帥?”沈浪終於鬆開丁豹的腦袋,撣撣西裝褲子說。

金香玉確實一直看中沈浪,現在看來,依然低估了他。

沈浪從庫房角落,搬了一箱啤酒,開了一瓶一仰脖喝了一大口,遞給金香玉,示意她坐。

“下手沒注意,這小子得昏迷一會兒,等他醒了再要錢吧。”

高貴的老闆娘,此時跟個小女生似的,拉個凳子坐在沈浪對面,瞅瞅地上東倒西歪的混混。

“沈浪,錢要回來,我給你百分之二十的提成。”

沈浪笑著搖了搖頭。

“嫌少?”

“分文不取,這是我的義務。”

金香玉更不理解了,若有所思的問:“服務員賣出一瓶洋酒都有提成,何況你……”

沈浪鬼魅一笑,用一種另類的目光看著她。

金香玉自認為最瞭解男人,可還是不明白,看著他說:“要我?”

“不是。”

“那你想要什麼?”金香玉等著沈浪的條件。

沈浪伸了個懶腰,把啤酒放下,從側兜掏出一張白紙來,居然還帶了支碳素筆,咬掉筆蓋兒。

“麻煩金總在上面簽個字。”

金香玉接過紙筆,看到內容後,立刻僵在那裡。

沈浪所說的“義務”,是他自身的鐵一般的規則。

保鏢,在任何時刻,絕不能讓當事人受到生命威脅。沈浪曾經失手過一次,不允許同樣的錯誤再犯第二次。

這張紙,正是金香玉托關係發在黑市的招聘公告。數天之前,沈浪單方面接受委託,來面試,卻被金香玉奚落了一番。

“你是……保鏢?”金香玉嗔目結舌地看著他。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