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我的女總裁老婆

正文 第十二章 秘密交易

書名:我的女總裁老婆 作者:蜂雀 本章字數:3228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11日 14:54


沈浪吞吐著煙霧,昨晚那幾個禍害倆女孩兒的牲口肯定是死了,這點把握都沒有自己還當什麼一號保鏢。

唯一見證沈浪殺人的,兩個受害的姑娘,姜敏、娜娜,也不會出賣自己。

“豹哥,你的意思是懷疑我了?”

陳子陽陰險的煽風點火,說:“不可能,沈浪怎麼會殺人?肯定是誤會,豹哥咱們紅口白牙無憑無據可不能冤枉好人。”

“證據……”丁豹微微一笑,“兇手千算萬算忽略了一點,在江陵,開夜班計程車的司機,哪個沒有道上人關照,不巧,昨晚淩晨三點左右,共有三輛計程車停過南川路口。”

沈浪聽得心中一寒,當時情況急,娜娜哭得又凶,把這茬忽略了。

陳子陽端著酒杯說:“豹哥,這事肯定不是沈浪幹的,我拍著胸脯保證。”

“浪爺,也就是幾個小雜碎而已,還少了幾個跟我混飯吃的呢。要是你做的,你就說一聲,免得最後查到俏南國頭上,大水沖了龍王廟,誰臉上都不好看是吧。”

陳子陽借機鼓動他:“沈浪,豹哥說的不會是真的吧。如果真是你,關上門都是自己人,大事化小,小事化無。”

“呵呵,豹哥那您這心可夠大的,弟兄死了,還有心思來俏南國喝酒聊天。”

丁豹哼了一聲:“既然不是浪爺,那這件事我可就要一查到底了!”

和陳子陽送走丁豹,沈浪坐在外面臺階上抽煙,天網恢恢疏而不漏,看樣子丁豹已經有眉目了,只是時間的問題。

讓沈浪更噁心的是,陳子陽在一旁煽風點火,用嚇唬小孩子的伎倆詐自己的話。看樣子,這孫子繃不住了,就想置自己與死地。

正尋思著,一輛銀色TT停在路邊。

“上車。”金香玉揚著墨鏡說。

沈浪一咬牙跳上車,金香玉沒說話,一路狂飆,把小跑開到城郊沒人的地方,彈出一根女屍香煙,優雅的吸了起來。

“人命的事我替你擺平!”

沈浪瞥了她一眼,不置可否地說:“是你替我擺平,還是羅龍替我擺平?”

金香玉咯咯地笑了:“酸不酸,你怕羅龍?”

“人在屋簷下,捧著大老闆的飯碗當然謙讓幾分了。”

“咯咯,你小子撒謊,連大老闆的女人都敢打主意,還說怕他,鬼才信。”

沈浪哭笑不得道:“和大老闆女人那是未來式。”

“那我……想來個現在進行時如何?”

金香玉一陣詭笑,從小跑主駕駛婀娜地跨坐在沈浪腿上,香氣撲面而來。

好一個老闆娘,欲拒她還迎,黑亮的丹鳳眼勾魂一般,沈浪抱著她順勢往下伸手,沒穿內內,裡面真空,是錢和欲的無底黑洞,沒人能夠拒絕她。

沈浪也不例外,反轉身將她壓在下面,問了個技術性問題:“上環了嗎?”

一句話打破媚色的僵局,兩人都哈哈大笑起來,金香玉捂著肚子,眼淚兒都笑下來了。

有些女人不能碰,至少不是現在。

金香玉開車把沈浪送回公寓,看著沈浪的背影,揚起嘴角笑了,這個男人我喜歡。

第二天清晨,沈浪是被娜娜揪起來的,這大姐睡得稀裡糊塗,走光了都不知道,姨媽巾還在腰間走光呢。

“沈浪,電話,找你的,大早上的不讓人睡消停了……”

沈浪接了電話,剛說一個喂字,就聽出對方是誰來了,大老闆羅龍。

看樣子金香玉的辦事效率很高,一個晚上就跟羅龍通了氣。

沈浪蹬上衣服下樓,打車去人民廣場,羅龍今天開了一輛大奔,肥大的腦袋鑽出車窗,跟沈浪招手。

“羅老闆。”沈浪打個招呼坐到車後座上。

“小沈,我一看到你就想起我年輕時候的樣子,朝氣蓬勃一門心思幹事業,跟著你們金總好好幹。”

沈浪笑著說:“都是金總和羅老闆的提攜。”

“謙虛啦,楊局他們幾個領導,還當著我的面兒提起過

你呢。”

幾萬塊錢的應酬搭進去了,楊局那些領導,別看一個個喝的跟醉媽似的,心裡都有數,用金香玉的話來講,關係網是靠一點點打通的。

面兒上的漂亮話說完,羅龍才進入正題。

“小沈啊,你做掉丁豹的幾個人的事,我已經和林大老闆打過招呼了,林老闆一出面,丁豹這個啞巴虧不吃也得吃。”

“謝謝羅老闆。”

“用不著,我早就有心教訓丁豹了,別以為他打你們金總的主意我不知道,何況這次他動了俏南國的主意,你這是在為俏南國做事明白嗎?”

還是金香玉那句話,你身後有靠山,怕什麼。

“明白。”沈浪看出來,丁豹這點小事似乎用不著羅龍親自出馬,他還有別的意思。

“小沈,有我和金總給你撐腰,多做幾次漂亮事,以後比陳子陽可要強上百倍,下個月初俏南國董事會上,我會提名你做公關部的部長。”

沈浪表面言謝,心裡清楚,只有銷售部才關係到公司利益,依然是陳子陽掌握,他不過是照看公司的馬夫罷了。

這時,羅龍摘掉了遮臉的墨鏡,回頭看著沈浪說:“小沈,我還有個忙需要你來幫。”

“羅老闆見外了,替公司做事也是我的職責。”

羅龍搖頭謹慎地看了看窗外,低聲說:“替我辦一件事。”

沈浪心底一緊,自己在公司裡什麼地位很清楚,這社會有能力的人,最容易被人利用,看羅龍謹慎的態度,恐怕是沒好事。

“我儘量。”沈浪沒把話說死。

羅龍放心的笑了笑,拍拍他肩膀,打量了一番,讚歎道:“身板不錯。”

不用他說,沈浪看上去雖然不強壯,但體質絕對很強。

羅龍一副嘮家常的態度,不禁唏噓說道:“你們金總跟我好多年了,不瞞你說,她是我女人。”

沈浪很費解他的意思,繼續聽下去。

“可天不遂人願,我老婆那就是個母老虎,在俏南國也有一點幹股,前兩個月曾讓人找過你們金總的麻煩。這一次……這次丁豹差點在碼頭把金總害了,哎……”

沈浪暗自沉思,這麼看來羅龍對金香玉還是挺夠意思的?

羅龍把聲音壓的更低了,說:“那母老虎指不定什麼時候就回去俏南國鬧事,我想讓你去監視她!”

“羅老闆是讓我監視你的太太?”沈浪長舒一口氣,監視一個人,自己睡著覺就可以辦到。

羅龍有些蹣跚地爬過車座,附耳說:“不僅要監視,還要把她泡了。”

“啊!”沈浪頓時震驚,腦中回想起那天在公司扇金香玉耳光的愛馬仕絲巾女人。

沈浪以為自己聽錯了,天底下哪有丈夫找別的男人泡自己老婆的。

轉念又一想,難道羅龍在試探自己,或者說暗示他和金香玉的秘密關係已經暴漏了?

“您說什麼?”

羅龍笑道:“我和我老婆早沒感情了,礙于老丈人和孩子的關係,才沒離婚。那個母老虎搔得很,你想三十多歲的女人,跟我五年沒同過房,都快憋瘋了。”

“這這……”沈浪暗罵,合著你想拿老子滿足你老婆。

“生意場上應酬這麼多,逢場作戲的女人一隻手都數不過來,包括你們金總,我是老嘍,拿經得起母老虎折騰。哼哼……與其讓她在外面找人給我帶帽,不如我幫她找一個。”

沈浪還沒從驚訝中緩過神來。

羅龍繼續說:“如果有一天,母老虎跟我撕破臉皮,那她也有把柄落在我的手裡了。”

“這……羅老闆,這種事您怎麼找我啊?”沈浪問。

“因為你聰明,而且是新面孔,我信任的人中,母老虎都認識,你就是最合適的人選。”

讓沈浪給羅龍戴頂帽子,雖然很期待,但是……

“你放心,我老婆絕對不比你們金總差,從小到大連飯都沒燒過,人長得漂亮身材不能說江陵第一,也排不出前三,可能……呵呵就是孤獨了點。”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