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我的女總裁老婆

正文 第十三章 微信

書名:我的女總裁老婆 作者:蜂雀 本章字數:2971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4日 15:51


沈浪聽著羅龍滔滔不絕的賣妻陳詞,點了根煙,沉默了半天,淡淡的說:“我要是不答應呢?”

羅龍的話戛然而止,驚愕地看著沈浪。

兩人對視了足足一分鐘,羅龍目光深邃的說:“小夥子,想要一步登天,就需要有人提供平臺。”

“只怕水太深,沒登天,卻登了西天吧?”

一個叱吒風雲的老闆,為滿足老婆替她找男人,沈浪沒那麼傻,這背後恐怕羅龍憋著什麼陰謀,不管是什麼深層原因,沈浪都不想趟這條渾水。

“小沈,聽說你是大學生,應該知道故意殺人是個什麼罪吧?”

“羅老闆不用替我操心,我敢殺人,心裡就有準備能平事。”

羅龍走南闖北,闖蕩社會多少年了,再囂張的人都見過,今天算是顏面掃地,如果沈浪不答應自己,主動找綠、帽子戴的事傳揚出去,自己也不用混了。

就這麼沉默了一顆煙的功夫,沈浪掌握了主動權。

“羅老闆,我答應你。只不過……”

“不過什麼!”羅龍激動地問。

沈浪話到嘴邊,把話鋒轉了過來,笑道:“你老婆要是不漂亮,我可不同意哦。”

“哈哈……這點我還是能保證的。”羅龍松了口氣,“事成之後少不了你的好處。”

羅龍從西服兜裡掏出一張信紙來,上面寫著他老婆經常出入的地方,包括飲食起居愛好,以及聯繫方式。

羅龍交代完私事情後,專門叫司機買了新手機和卡交給沈浪,以方便兩人隨時保持密切聯繫。

沈浪下車時,羅龍依然不放心的提醒他:“小沈,這件事……”

“只有咱倆知道。”

羅龍笑著點點頭,補充道:“也別讓你們金總知道,不然女人的戰爭,可是夠我頭疼的嘍。”

兩人這才心照不宣的分開。

經過江陵大學的時候,沈浪朝裡面看了看,離開學的日子很近了,握了握手裡的入學通知書,居然比以前執行任務還要期待。

沈浪正仰著脖子往裡看,忽然後面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

“這麼巧?”

沈浪回頭一看,愣了一下,這不是飯局中那個林大老闆的大公子嗎。

“喲,林少。”

“怎麼你也在江大?”這個林少架子倒不是很大。

沈浪往裡努努嘴:“文法一班。”

“看來咱倆是真有緣,文法一班,林逸,多多關照。”林少笑道。

兩人握了一下手,沈浪心底明鏡似的,這傢伙手心全是繭子,沒練過幾年的主兒,絕不會有這麼粗糙的手勁兒。

說話間,一輛頗為低調的黑色大眾停了過來。

林逸看看手錶,有些抱歉地說:“我有事先走一步,反正以後就是同學了。”

互留了聯繫方式,沈浪也差不多該回俏南國上班了。

幫著瞎忙一陣後,沈浪坐在吧台前研究手機,以前當保鏢時沒這麼花哨,讓娜娜教自己半天,才知道怎麼玩微信,加了羅龍老婆的微信號,一直沒回應。

沈浪擺弄著手機,微信好友驗證一直沒有回音,看來這東西不靠譜,還得實際行動。靠近一個把羅龍都不放在眼裡的貴婦,據說還是江陵第一胸,這任務有些艱巨。

幹坐了一個多鐘頭,沈浪還是去了趟二樓經理辦公室。自從酒水生意由金香玉全權負責後,她每天都來公司。

“上午羅龍找你說了什麼?”

“交流一下夢想和人生,就世界環境保護和全球變暖問題交換了意見。”沈浪開玩笑道。

金香玉撲哧笑了,從抽屜裡拿出一個牛皮信封紙袋,說:“他不打電話我

都忘了,陪王局他們吃飯是你花的錢吧。”

“你要不還我也忘了,錢還是跟薑敏借的呢。”

金香玉踩著一雙波西米亞風米色高跟鞋走出來,把披肩掛在衣架上,身材豐而不胖,皮膚白卻不膩,舉手投足間無不散發著成熟的媚。

“帥哥,給你個忠告,和員工保持一定的距離,對大家都有好處哦。”

“金總不會是吃醋了吧?”

“美得你,我是從管理者的角度看問題的。”

金香玉在沙發床上給他騰了個位置,環翹二郎白腿,繼續說:“我還不瞭解公司裡這些丫頭嗎,整天搞貓膩,尤其是做銷售行業的女人最不能惹。長得漂亮,卻好吃懶做,這社會沒有比吃吃喝喝掙錢更舒服的工作了,男人圍著轉,洋酒當涼水喝,穿名牌坐豪車、傍大款,陪陪笑唱唱歌,錢就打著滾兒的來了。”

沈浪笑道:“我還不至於到被小姑娘的花言巧語哄騙的地步吧。”

“我只是給你提個醒,你現在好歹是個領班,不能一碗水端平,偏向一方的話,其他員工肯定不服氣要找茬的。”

沈浪知道她看不慣自己和娜娜公寓裡的女人有來往,公司也明文規定,同事之間不允許出現男女關係。

“對了金總,娜娜那個臭脾氣挑三揀四的,我怎麼沒見陳子陽找她麻煩呢?”沈浪確實很好奇,從認識娜娜第一天起,她就沒停止過得罪人。

“哦,她啊,她比較特殊。”金香玉一想到娜娜也很頭疼。

“怎麼個特殊法?”

“羅龍親自關照過的美女,你說有人敢惹她嗎。”

沈浪愣了一下,娜娜怎麼跟大老闆扯上的關係,不會是羅龍看上她了吧。

“喲,剛提醒過你,醋瓶子就打翻啦。”金香玉見沈浪發呆,咯咯地笑了起來,“沒你想的那麼複雜,這個娜娜也是有人介紹來的,是個小姑娘叫啥名我給忘了,專門託付羅龍必須照顧娜娜別受欺負。”

沈浪心說,怪不得沒有員工敢打娜娜主意呢。而娜娜也確實是個另類,本身就是兼職,又經常缺勤、得罪客人,沒被開除,肯定是有人關照過。

“金總,我問你個問題,可不許翻臉哦。”

“說說看。”

沈浪頓了頓問道:“金總和羅大老闆的關係,他老婆就不知道嗎?”

金香玉這種女人就像一杯紅酒,色澤鮮豔,入口綿滑,而且越品越有味道,只不過,酒喝多了,容易上癮。

“怎麼想到問起羅龍老婆了?”

“就是好奇,俏南國上上下下誰不知道你和大老闆的關係,金總居然還能坐牢這個位置。”沈浪暫時不打算把羅龍和自己的密謀告訴金香玉。

“前天我差點死在碼頭,這還不算狠角色嗎?你以為那種富家千金大小姐,會像個潑婦似的沖進公司,和我大鬧一場嗎。”

“呵呵,金總能說說你的發家史嗎?”沈浪不能跟羅龍走得太近,就想從金香玉這裡,側面瞭解一下羅龍的底子。

金香玉莞爾一笑道:“你小子要揭我傷疤嗎。”

金香玉完全是從底層一步步爬上來的,既知道窮苦的悲哀,也懂得對錢權欲望的控制,欲是一片海,陷得越遠,離海岸就越遠,再也回不了頭,想不被淹死,就得拼命遊。

沈浪看得出來,她身後一定隱藏著讓人難以想像的痛苦,那個眼神比薑敏剛睡醒覺時還空洞。

“我和你差不多,起初也是個小小的服務員……”

唯一不同的是,金香玉是個美女。在商場,無論你是個多麼清純的女人,或許只想當個服務員,但當人接收到另一個層次的生活後,看到別的姐妹找到靠山飛黃騰達,漸漸地心裡就會產生不平衡。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