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我的女總裁老婆

正文 第十四章 立威於眾

書名:我的女總裁老婆 作者:蜂雀 本章字數:3195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11日 14:54


所以,墮落的第一步走了出來,似乎也跌入這張無形的大網之中。

終於有一天,一個大老闆去南方玩,對金香玉是一頓阿諛奉承,在她身上花了很多錢,酒是越喝越多,搖頭丸是越吃越猛,當她在醒來時,早已經躺在酒店裡了,床頭櫃上放著厚厚的一摞錢。

金香玉打也打了鬧也鬧了,安靜了幾天後,做出一個讓人吃驚的行為,心甘情願給這個大老闆當了情人,還拉了一大票南方的姐妹來江陵淘金。

“這個老闆,就是羅龍嘍。”沈浪暗自佩服,一般的女孩兒受到這種打擊後,一哭二鬧三上吊,而金香玉居然跟隨毀了自己一生的男人這麼久。

金香玉掐掉半截女士香煙,掃去剛剛的悲傷,淡淡的說:“我哪天不想親手殺了羅龍,但我沒這個能力,也害怕一無所有。”

“一百萬,我幫你做了他。”沈浪輕聲道。

金香玉執拗的說:“殺手流氓混混滿大街都是,但殺了他之後呢?我依然是一無所有,還會更加空虛。”

說著,金香玉站了起來,走到辦公室窗邊,把合頁窗拉開,望著樓下行色匆匆的人群。

“明人不說暗話,沈浪我跟你說實話吧,俏南國百分之51的股權在羅龍手裡,剩下的百分之40不是他岳父,就是他朋友,就連陳子陽那種人都有兩個點的幹股。”

金香玉不服,把恨埋藏在心底,有朝一日要讓羅龍一無所有,同時,自己是三十歲的殘花,不能因為和羅龍的恩怨,讓自己傾盡所有,這種兩敗俱傷的報復,她這個聰明的女人寧願不報仇。

沈浪恍然有些明白了,羅龍用一個餐廳拴住金香玉,儘管如此還要派陳子陽來監視,但卻不敢拿金香玉怎樣,因為這女人手裡也有他的把柄。

“當當當……”敲門聲打斷兩人的談話。

沈浪自然地離開金香玉,坐到桌子對面。

“進來。”

一個服務員鬼頭鬼腦的站在門口,看看沈浪,再看看金香玉,心說不會是撞破金總的好事了吧。

“沈部長,樓上打起來了。”

沈浪點了點頭,跟金香玉說:“金總,那我先去工作了。”

四層休閒區除了棋牌室外,整個大廳是一個台球場,來這裡打球的人都有錢,畢竟一個小時一百塊的費用,比外面要貴一倍。

剛上樓,沈浪就懵了,以為服務員說的打起來是客人之間鬧事,哪想到沖到最前頭的是薑敏。

姜敏掄著包往人堆裡砸。

“你再罵一句,信不信我抽你!”

吧台邊上聚了一堆人,有男有女。

一個打扮火辣的美女指著姜敏罵:“你他瑪的以為你是誰?明星?以為跟某些人有點關係,就罩你了?”

“老娘願意,你想套近乎還看不上你個蹄子呢!”

火辣女仗著人多哪裡吃這虧,上頭撲面就要開撓,手剛揚在空中,就被人抓住了,想動都動不了。

“怎麼回事?”沈浪沉聲問。

火辣女一看沈浪來了,陰陽怪氣的說:“我說沈部長,您還沒正式上任呢,就這麼偏袒了。以後當上部長經理後,還有我們活路嗎?”

“有問題嗎?你跟董事會反應去。”

平時,公寓裡的幾個美女,整天膩在一起,本來就很招人記恨,現在沈浪即將被提拔當部長,公司的老員工更不服氣了。

火辣妹不懼沈浪這個新人,或者說,公司裡沒人服他,都猜測沈浪是靠小白臉,和金總鬼混到自己頭上的。

“強哥、黑子,你們看著辦吧,姐姐我今天被人欺負死了要。”

吧台外面,走進來幾個混子,看樣子都是難纏的角色,雖然不是身強體壯,看得出都混了很多年,各自拿著一根檯球杆。

“你就是沈浪?”一個板寸頭問沈浪。

沈浪沒理他,直接問保安:“這幾個廢柴是幹嘛的?”

保安搖搖頭,這些人都是混這一片的,來俏南國打球哪會買單

沈浪對板寸頭說:“要麼計時買單,要麼滾蛋。”

板寸頭幾個混子頓時尷尬了,喝酒時聽火辣妹說,俏南國新來個小子,挺囂張的,讓他們過來撐個腰。

“都是出來混的,別說是你,陳子陽在也沒你這麼不懂事。哥們兒,別這麼不開面兒。”

“我認識你嗎?”

板寸頭搖頭。

沈浪哼了一聲說:“不認識你,憑什麼給你面子,要麼交錢,要麼按規矩辦。”

一句話說的板寸頭臉紅脖子粗,本想嚇唬他一下,誰知是個愣頭青。

“哥們兒……今兒我這錢就不給了……”

話沒說完,沈浪上前一步,掄圓了胳膊就是結結實實一個耳光。

“啪!”

這巴掌勁兒太大,板寸頭咣當一聲,直接給抽趴下在吧臺上。

“草!給你臉了,揍他!”幾個混子從沒見過沈浪這麼不開面兒的,話都不讓人說上來就打。

沈浪兩手架住迎面沖上來的兩個混混,往中間砰地一撞,兩人腦袋脆生生地撞在一起。

身後一個混混直接抱住他的腰,沈浪往後瞥了一眼,手伸到背後,抓住那小子的領子,淩空拎了起來,一個誇張的過肩摔動作,將他砸在另一個人的身上。

一根檯球杆毫無徵兆的砸向沈浪的後腦勺,沈浪斜視一眼,準確無誤的一巴掌搪了下來,抓住球杆,雙手一擰,球杆輕鬆折斷。

剩下的兩個人驚出一身冷汗。

沈浪走到地上檯球案子下躺著的板寸頭身前,用半截球杆從他的外套兜裡挑出一個皮夾子,順手甩給吧台。

“買單!”

收銀是老員工,打架鬥毆的事見多了,完全不當一碼事,淡定自若的找錢、開發票,抵還給沈浪。

“還有下一次的話,就沒這麼客氣了知道嗎?”

板寸頭還沒緩過神來,只顧得連連點頭。

“滾。”

幾個混混這才踉蹌地跑出門口。

火辣女呆呆地站在原地,恨鐵不成鋼的吆喝了他們兩聲,平時白跟他們一場。

“哥哥,你真是太帥了。”薑敏沒心沒肺的鼓掌叫好。

沈浪白了她一眼,跟領班說:“凡事參與打架的,這個月工資扣光,按規矩該交罰款。”

“好的沈部長。”領班把姜敏她們的工牌號碼都抄下來。

用金香玉的話來說,慣得他們一身臭毛病,居然玩起勾心鬥角的貓膩來,這種現象不及時刹住,以後更難管理了。

公司有風吹草動,有一個人是最清楚的。

陳子陽坐在一個昏暗的卡座沙發上,槍打出頭鳥,沈浪,你太囂張了。

鬧劇散了之後,薑敏“請客”去交罰款,結果發現她女兒愛馬仕肚子裡的錢夾不見了,人來人往的,指不定被誰撿走了。

幾個美女坐在休息室裡,嘁嘁喳喳的議論剛才的事。

娜娜翻了沈浪一眼,伸出青蔥玉手。

“幹嘛?要抱抱?”

“借錢,你說幹嘛!”娜娜特不樂意的說。

沈浪一摸兜,把兜底兒都翻出來了,兩手空空。

最後罰款還是同寢室燕兒交的,開玩笑抱怨道:“哪兒說理去,走過路過看個熱鬧,最後我替你擦屁股。”

無規矩不成方圓,金香玉早就很有經驗的提醒過沈浪,別和任何一個陣營的員工走得太近,容易遭人恨,更容易寵壞這幾個丫頭。

晚上下班後,薑敏叫了外賣和啤酒,如果單論喝酒的話,沈浪不一定是對手,這些丫頭平時都是拿白酒當洋酒、洋酒當啤酒、啤酒當可樂那麼喝的。

洗漱完,沈浪和衣躺在沙發上準備眯覺。

這時,手機微信“叮咚”響了兩聲。

沈浪拿出來一看,心裡有些激動,一連給羅龍老婆發了幾十條好友申請,終於加上了。

馬上打出一行字:美女,這麼晚了還沒睡?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