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我的女總裁老婆

正文 第二十章 俏蘿莉

書名:我的女總裁老婆 作者:蜂雀 本章字數:3684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11日 14:54


韓冰無奈的翻了個白眼,說:“你急什麼,那點出息。”

“我的姐姐,你怎麼不早說啊,差點大水沖了……”

“沖什麼?”韓冰笑道。

沈浪瞅瞅倆人的慘狀,說:“讓羅大老闆知道,我和您這樣……還能活嗎。”

“沈浪啊,你們那個金香玉,是不是和羅龍有情況?”

“沒……”沈浪故意裝作不會騙人。

韓冰哼了一聲說:“有也沒關係。不瞞你說,姐姐和羅龍有夫妻之名、無夫妻之實,必要的逢場作戲罷了。你知道我看不慣什麼嗎,他養二媽也好包小仨也罷,偏偏養著金香玉那種土匪窩子裡出來的女人。”

韓冰是大戶人家的千金,很少有金香玉的心計,說話直來直往。就像羅龍所說,凡事一定要順著他老婆,這女人不是好惹的主兒。

沈浪裝得心事重重很難抉擇,過了一會兒,才把韓冰送出公園,她打電話給家裡叫車來接。

去俏南國兜一圈兒,公關部幾個美女嗲聲嗲氣要請沈浪吃飯,沈浪耐著性子說改天,忙逃了出來。

銷售部的這些女孩子大都很開放,沈浪又是部長,優勢很明顯。不過,她們要求可也不低,用金香玉的話來講,一個合格的銷售人員,就是半個人事部長,社會上各個層次的人見多了,精明的美女能一眼看出你月薪和公司職位來。

聽娜娜說過個笑話,有個電影明星來吃飯,還煞筆似的戴個口罩,生怕別人認出來要簽名,後來喝酒時不小心掉了,誰知服務員連搭理都不搭理他。

那電影明星還很好奇,問美女看過他拍的電影嗎?美女白了他一眼說,看過能怎麼樣?吃飯還要給你打個八折嗎。

別說是小明星,俏南國的客人非富即貴,也沒像這些明星似的這麼裝。誰不是兩條腿的人,餐廳裡捧你臭腳是因為你是顧客,要你簽名能擦大姨媽嗎?

沈浪老早回了公寓,躺在沙發上給韓冰發微信,一條消息剛過去,韓冰似乎比男人都主動,直接回電話。

“喂,冰姐,您可要了命了呵呵,大晚上的打電話,想讓羅大老闆剁了我嗎?”

“你們老闆不在家。”

“那我過去陪冰姐吧。”沈浪抓住機會,試探性的問。

韓冰咯咯的笑了:“來吧,老的不在,小的在,正好沒人陪我兒子玩呢。”

沈浪這才知道,羅龍還有個四歲半的兒子。

就當沈浪假裝失落的時候,韓冰拋來一朵牡丹花:“改天來吧,改天我把孩子送幼稚園再來。”

沈浪心中一抖,有戲了。

煲著電話粥,韓冰一直沒打算掛電話,直到夜間零點的時候,韓冰忽然一改剛才的嬉笑,說:“沈浪,你能對我說一句話嗎?”

“呃,什麼話?”沈浪激動的問道。

“今天我生日。”韓冰笑道。

沈浪忽然想起這檔子事來,有些遺憾的說:“冰姐不夠意思啊,今兒見面時你怎麼不說,現在都晚上了。”

“咯咯……還有你機會,我說的今天是零點後算起,打算送我個什麼生日禮物啊。”

“那我明天可得好好準備一下。”

“不用準備,明天一起吃個飯就行。”韓冰說。

“明天您生日,還不得和羅大老闆一起過。”

“他呀,早死到南方逍遙去了,鬼才記得。”

沈浪心底替羅龍喊冤,韓冰的生日羅龍還真知道,不然也不會讓自己選擇這兩天動手,而他這個活王八心甘情願找機會讓老婆出軌。

之前聊過幾晚,又見了面,互有好感,再打電話這種感覺很微妙。

“沈浪你知道嗎,其實我心裡一直很苦悶。羅龍整天在外面應酬,我是一個人走到現在的。”

沈浪當然相信這是真話,問:“冰姐沒再找一個……”

“不是不想找,也更不是怕羅龍發現。跟你這麼講吧,他即便發現我有男人,也不敢拿我怎樣。只不過,我怕丟了我爸的臉。”

“冰姐,您這可能就是多慮了……”沈浪也算是無師自通了,微信那點勸人出軌的伎倆都上了。

韓冰這個年齡,不上不下,接觸的人都是上流圈子。不過,女人一旦動了心,那種悸動一到深夜就會氾濫。

半夜沈浪躺沙發上翻來覆去,羅龍啊羅龍,你連媳婦都敢出賣,還有什麼不敢做的。心底又暗暗嘲諷起來,羅龍再叱詫,在家滿足不了老婆,在外滿足不了二媽。

羅龍讓沈浪泡他老婆,不過卻沒限定沈浪以什麼角色出演。從今天到現在,沈浪著實是本色出場,直接告訴

韓冰自己在俏南國上班。

因為沈浪感覺,要瞭解羅龍,單單從金香玉那裡,已經完全不夠了,因為金香玉也不過是個週邊。

第二天上午,沈浪在大學課堂補了兩節課的睡眠,一覺醒來,發現都已經是下一個班的課了。看樣子,大學的課程可有可無。

沈浪又專門回男生公寓一趟,屬於自己的床位空著,不過行李臉盆都在,一問才知道同宿舍的同學幫著領的。

呆了一會兒,沈浪慢悠悠的去校門口公交站等車,這幾天上班不勤,不能讓陳子陽說出什麼話來。

“嘿!”站牌蹦出一個女孩兒來,“你好,混蛋。”

沈浪一回頭,便看見矮自己一頭的葉姿。

“你也好,小不點。”

葉姿可愛的小鼻子一擰,踮著腳不服氣:“誰是小不點兒!我哪兒小了?”

“哪兒都小。”沈浪往她身材關鍵地方一描述。

不可否認這丫頭確實長得青春靚麗,估計是經常運動的緣故,整個人散發出一種青春氣息。

“你你你你……”

“我我我我……怎麼了?”

葉姿哼了一聲,想了想說:“唉,咱倆談個交易吧。以後你呢別叫我小不點,我就不叫你土包子怎麼樣?”

“那你打算叫我什麼呢?”沈浪壞笑說。

“大帥哥……”葉姿眨著眼睛。

“嗯,表現不錯。”沈浪自我陶醉。

“帥哥?我呸!”

原來,葉姿見公車來了,剛好是自己那一路,臨走前怎麼著也得罵回一戰,爽過之後,提溜跳上車,朝下面扮鬼臉。

當車開起來後,葉姿才去後面找座位,一轉頭傻愣了,後排唯一的座位上那個死人頭,不是沈浪又是誰。

“你你你……”

“我我我,你口吃嗎?”

沈浪逗了她一會兒,把座位給她坐,順口問:“前晚夜總會的事……”

“哼!都跟你說過謝謝了,還想怎麼樣,讓本大小姐以身相許啊?”

“不用。”沈浪笑著說:“況且我口味兒沒這麼重。”

“你!”葉姿鼓著粉臉上的小酒窩,嘟著嘴說:“那幾個該死的醉鬼,可把我害慘了!”

沈浪有些好奇,林逸有一句話很關鍵,在江陵惹誰都不能惹這位瘋丫頭,雖然不知道葉姿的背景,但讓林逸這麼說,肯定有過人之處。

“不會是他們回頭又找你麻煩了吧?”

葉姿把胳膊一卷,露出一截胳膊淤青,就是那醉鬼打了一巴掌。

“哼,就知道欺負我。我把胳膊給爺爺看,你猜他怎麼著……”

“爺爺?”沈浪停頓一下。

“我想讓我爺爺叫人把他們全部抓起來!他說……他對我說活該,還扣了我每個月五百塊生活費,叫我好好讀書,不許出去瞎玩。”

葉姿笑的快,眼淚來的也快,純演技派的,淚光點點的說:“我生活費都被充值到飯卡裡了,以後只能吃食堂,就剩下兔寶寶肚子裡這點兒……”

葉姿從兜裡拿出一個粉白色小錢包來,是個流氓兔的形狀,把錢夾拉開,從一毛五毛,到十塊八塊不等。

沈浪不禁有些迷惑了,問:“你爺……”

“唉,土包子,你是不是特別能打,那天我都看出來了。”

“一般,估計比你強不到哪兒去。”

葉姿有些失望,又問:“你是不是在俏南國上班?”

“你怎麼知道?”沈浪有些吃驚,自己在俏南國兼職似乎從沒同學知道,何況剛開學哪來的同學。

“我知道的事情多了,你是不是和娜娜姐很熟。”

沈浪又嚇了一跳,問:“你跟蹤我?”

“跟個屁,你又沒長尾巴,我跟你幹嘛?”

葉姿鬼機靈的轉著大眼睛,都說眼睛是心靈的視窗,這姑娘的眼睛快趕上天窗級別了,烏黑閃亮。

“哎哎,你和娜姐是不是那種關係?”

“你……”沈浪是真服了。

公車到站步行街,沒想到葉姿也在這裡下車。

“你來這兒幹嘛?”

“要你管,你家開的店?”

“不是啊。”

“不是還那麼多話。”

葉姿蹦蹦跳跳的進了俏南國,沈浪隨後就到,一眼就看見葉姿和娜娜在吧台擁抱起來。

沈浪錯愕了半天,前前後後一聯繫,恍然大悟。

據說娜姐在俏南國有人罩,甚至羅龍親自關照過這。原來娜姐的後臺就是葉姿?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