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我的女總裁老婆

正文 第二十一章 公司困局

書名:我的女總裁老婆 作者:蜂雀 本章字數:5628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11日 14:54


不一會兒,葉姿拉著娜娜去餐廳一邊連WiFi上網玩去了。

正準備過去看看,韓冰的電話打了過來,餐廳不太方便只好出去接。

“喂,冰姐。”

“聽聲音,應該在上班咯?兩小時後,海灣家居門口集合。”

“呃……”

韓冰笑著說:“你要不來呢,姐姐就給羅龍打電話,讓他親自批你假。”

“這……不是那意思冰姐,我沒幫你選好生日禮物呢。”

“得!千萬別花冤枉錢,我不缺你那個,人來了吃頓飯就好。”

掛了電話,沈浪坐臺階上抽煙。這時,步行街老遠幾個人說笑著走過來。

“喲,浪爺,咱們還真是冤家路窄啊。”丁豹皮笑肉不笑的說。

沈浪輕笑道:“雖說同行是冤家,但那也是老闆們的事,咱們不過都是打工的,沒準兒哪天就用著誰也說不定。”

“喝一杯去?”

“不了,改天我請。”沈浪說。

丁豹剛要走,又站住腳步說:“我是該叫你浪爺呢還是浪哥呢。”

“隨便。”沈浪也不客氣占這種便宜。

“您這麼猛,按理該叫浪爺。不過,又和林少是同班同學,滋滋,得叫浪哥。”

沈浪略帶嘲諷的口氣說:“不對吧,你不是應該叫你們林少主人嗎。”

丁豹身後的兩個小弟剛要動手,就被他攔住了,冷笑道:“我讀書少,浪哥別嘲笑我。不過,你以為誰都能給林大老闆當狗嗎?呵呵……對了,以後林坊的酒吧我負責,沒事就過去樂一樂。”

“一定,一定。”

丁豹走後很久,沈浪都在沉思。

丁豹這種混子,找自己或者俏南國的麻煩,很容易解決。不過,如果連羅龍都要懼憚幾分的那個傳說中的林老闆出手的話,似乎就不那麼簡單了。

這一點,前晚在金玉人間林逸已經露出了鋒芒。正想著,屁股挨了一腳,剛要開罵,一轉頭是娜娜。

“沈浪,把葉姿送回學校去。”

沈浪一會兒還得赴韓冰的約會,就說:“沒空……你不剛好也順路嗎?”

娜娜白了他一眼,晃晃手機上的說:“誰都像你這麼輕鬆,泡上總經理就能白拿工資。我前腳剛走,一會兒陳子陽就敢把我全勤扣沒。”

看樣子,葉姿喝了點小酒,臉色微紅,有些發困迷迷噔噔的揉著眼睛。

沈浪拍拍屁股上的土站起來,把對娜姐的不滿送給葉姿:“走不走,在這兒住了?”

“回去睡覺。”葉姿哈欠連天的說。

沈浪頭前先走,回頭說:“美女,別怪我沒提醒你,一會兒宿舍鎖門,你就得跟我睡了。”

晚風一吹,葉姿的睡意少了,跟沈浪屁後瞎打聽。

“打是親,罵是愛,我猜你和娜娜姐絕對有問題!”

沈浪突然萌生出一種衝動,想要捏捏這個鬼機靈的大酒窩而的衝動。

葉姿俏皮俏皮的走路,腳尖墊底,身上充滿了活力,鬼笑著說:“你以為我真傻啊?”

“呃……我就是這麼以為的。”

“哼!”葉姿挑釁地看著他,“我還知道你喜歡博愛對不對?”

“是啊,我還喜歡你呢信不信?”

葉姿嘴一嘟:“別打岔!嘻嘻,別怪本大美女沒提醒你,追博愛跟追娜姐是一個難度滴!總而言之呢就是,看得見追不著!”

“嘿!聽您這口氣,似乎是在暗示我,咱倆是天生一對兒似的。”

葉姿把小馬尾辮一甩,神秘兮兮的問:“哎!那天林逸是不是告訴你,不讓你接近我啊?”

“這……誰叫您這麼搶手呢,大家都盯著呢。”

林逸確實說過,想太太平平的在江陵,就千萬別惹這姑娘。

沈浪順手拍拍她小腦袋,說:“博愛今天怎麼跟你在一起?”

話剛說一半,葉姿故意沒注意似的,一腳踩在沈浪腳腕上。

沈浪喲呵了一聲,反了你了,抓著她胳膊順手一帶,一個標準的反鎖。

可就在這時,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一陣鑽心的刺痛感由下而上,火燒火燎的疼。

“啊……哎呦,你彪啊!”沈浪疼得眼淚都快下來了,這丫頭下手也太沒深淺了。

“服不服!?”

“服服……”

葉姿這才鬆開那只小手,吹了吹:“逼我出絕招,下次再敢放肆,直接揪掉包餃子吃!”

沈浪揉著雙腿中間,這一下哥給你記下了,不是自己沒防備,但誰家大姑娘像她似的,什麼地方都敢拽……

一百個不情願,把葉姿送到女生公寓樓。

不是沈浪不敢惹這閨女,實在是韓冰一個接一個短信催的太急。

原來,韓冰約見面的那個海灣家居只是個地標,旁邊有一家高檔的法國餐廳。在落地玻璃窗外就能看到一架鋼琴,數多玫瑰花。

餐廳空無一人,只有邊上幾個侍應生。韓冰坐在最裡面的位置,桌上擺著一個大蛋糕。

“我還以為你不來了呢。”韓冰從包裡掏出一個禮品盒。

“工薪階級,不好意思沒給冰姐帶禮物。”沈浪笑著坐在對面。

“幸虧你沒帶,不然我還很難辦,扔了辜負你的好心,拿回去又用不著。”韓冰自然不會看上沈浪那點小錢。

沈浪左顧右盼,說:“也不太晚啊,餐廳怎麼沒人呢。”

“別等了,全場都包下來了,看看吃什麼自己點。”

“哎,看樣子我晚了一步,本來我是想包場的,結果老闆說午夜場被一個如花似玉的大美女訂下來了。我說給你加兩倍的錢,你猜那老闆說什麼?”

韓冰明知道是玩笑,還是問:“說什麼?”

“那個法國老闆說,別逗了大哥,人家那個美女能來我們餐廳共度今宵,就算賠錢都願意。”

韓冰咯咯的笑了起來。

“油嘴滑舌!”說著,把禮品盒往沈浪那邊一推,“給你買的,試試。”

高檔餐廳的鵝肝、法國原裝白葡萄酒,沈浪看了半天問侍應生:“牛扒什麼的不要了,文火燉一下,放點土豆、大蒜和番茄。”

侍應生難為情的看看韓冰。

“照他說的做。”

“好的韓小姐,魚子醬……”

“紅燒。”沈浪又補充了倆字,“鯽魚,出鍋時多放香菜。”

侍應生臉都綠了,跟那倆被打發走的小提琴音樂師離開,三步兩回頭的看沈浪,這小子該不會是來踢場子的吧。

韓冰笑得眼淚兒都轉圈兒了,卻不是嘲笑。她從小出入上流社會,沈浪突然出現在自己生活後,他或許帶給自己的只是最普通的平凡,但在韓冰眼裡就是莫大的浪漫和刺激。

燭光晚餐慢慢展開,聊到投機處,韓冰和沈浪談了些她和羅龍的事。

十五年前的羅龍,不過是酒店停車的門童,不過憑著他很會來事的能耐,很快做到酒店部門經理

的位子。

再這之後,羅龍如魚得水,泡上這家酒店董事長的女兒,也就是韓冰,仗著岳父的財力和地位,很快做出一番事業。

據韓冰說,羅龍執掌一家連鎖餐飲品牌,還跟朋友投資服裝市場,撈了一大筆。

社會沒有公平可言,娶一個滿貫家財的老婆,何止少奮鬥了十年,可以說羅龍的成功不可複製。

“羅老闆可太走運了,能迷倒冰姐這麼個大美人。”

沈浪話外音是,你眼睛是不是長在腳後跟了,憑你的家庭背景、以及個人條件,不說找個乘龍快婿吧,至少不應該是羅龍。

羅龍滿臉黑雀斑,酒糟鼻子,人矮肚子胖,走路有些路羅圈腿。韓冰能看上他,沈浪都不得不佩服羅龍的手段。

“哼!我會看上他?姐姐就算再沒見過男人也不至於吧,是我父親的主意……算了,不提他了,喝酒。”

微醺的韓冰鮮嫩嬌豔,唇邊的葡萄酒滴閃著亮光,配合她妙到誇張的身材,無不散發著成熟的魅惑。

韓冰優雅的擦擦手,把禮品盒打開,裡面是一塊叫不上名字的手錶。

“戴上試試看。”

“冰姐,您把我當什麼人了?”

韓冰幽怨地瞪了他一眼,笑道:“當弟弟,姐姐送弟弟一塊手錶總可以吧。我韓冰不喜歡欠別人的,你不也送我一雙鞋嗎?”

飯後,沈浪把韓冰送回家,卻沒打算進去坐一坐。好飯不怕晚,不能急於一時,這也是羅龍的意思。

似乎這幾天的生意不怎麼樣,沈浪挑了個靠窗座位歇息時,陳子陽端著一盤莎拉過來坐。

“嘗嘗新菜水晶莎拉。”

沈浪笑著夾了一塊。

“沈浪這段時間光忙學校的事了吧?”

“陽哥放心,過了這段時間就閑了,這些天辛苦陽哥了。”

陳子陽擺擺手,示意不用客氣,說:“俏南國生意大不如以前。餐飲行業就這樣,比世界上任何一個行業淘汰都快。今天少十個點流水你不在乎,明天再看帳本,就會少五十個點。”

“哦,客人流到別的飯店了?”

“有這方面原因,你知道的,步行街乃至江陵,林氏集團的西餐連鎖占了大部分市場份額。現在人家正經做生意了,人家財大氣粗,爭不過他們。林坊酒吧你知道吧,現在就是丁豹接手經營呢。”

沈浪若有所思的點點頭,看樣子昨晚丁豹是來炫耀的。

陳子陽遞給他一支九五之尊,都是吧台拿的,淡淡的說:“不僅是有同行虎視眈眈,衛生部門、消防部門,雜七雜八哪個不高興了都是麻煩。你一定要盯住了,別出差錯。”

“嗯。”學校倒沒什麼事,關鍵是沈浪也處於一個公關階段,攻羅龍老婆的關。

“生意少了,員工經常出么蛾子。最近市里有個新行的餐飲衛生評級及管理條例,風聲緊,大家都在關門自查。”

沈浪笑道:“看樣子是特殊時期呢。”

“上頭的事不是你我管的,不過是每年搞的一把火娛樂大眾罷了。你真以為能查出好歹來?別的公司不說,俏南國一共六個大股東,都是黑白渾不吝的角色,董事會早就跟領導通氣了。”

陳子陽說著,拍拍沈浪的肩膀:“做好本職工作。”

聊著工作的事,陳子陽接了個電話,是羅龍打來過來的工作號,他在旁邊餐廳和金香玉吃飯,招呼陳子陽和沈浪過去。

當然,吃飯沒有兩位的事,去餐廳時,羅龍和金香玉已經喝茶了。

“小陳、小沈,坐坐。”羅龍大手丫子一擺。

陳子陽和沈浪坐在對面。

“小陳啊,我聽你們金總說,最近生意不太景氣是嗎?”

陳子陽說:“賬上流水滑落的很快。”

這時,金香玉板著臉說道:“陳經理,你有什麼對策沒有?”

“這個……連金總都沒辦法,我能有什麼良方妙計。”陳子陽很識趣。

金香玉對此嗤之以鼻,就他那些貓膩以為自己真不知道嗎。陳子陽說是俏南國的經理,背地裡和太多公司有千絲萬縷的聯繫了。

現如今,酒水生殺大權落入金香玉手裡。由此,陳子陽得不到提成和外勞,暗中把很多熟客大老闆介紹到別的公司,以此拿提成。

金香玉能看出來,羅龍不可能不知道。說什麼餐飲條例限制,無外乎面兒上的幌子。

羅龍倒很大大咧咧,笑道:“趕明兒,我介紹些朋友過來捧場哈哈,多大的事啊,一個個板著臉。做生意嘛,有輸有贏,但一定要玩得起。”

“說得好聽,還不是回頭就忘二門後了。”金香玉不介意在下屬面前,表現出和羅龍的曖昧關係。

羅龍哈哈大:“我儘快開個董事會,著重研究一下金總的問題,金總也儘快出臺一些解決方案,董事會上我提一下。還有小沈、小陳,一個個都是年輕有為,有這麼好的員工,還怕輸不起?”

羅龍說著,眼神掃過沈浪,一個非常異常的神色。

這個微小的細節,沒有瞞過金香玉,蹙了一下眉頭。

一個餐飲公司不管多高端投資多大方,必須要時時刻刻推陳出新,哪怕就幾天沒把握住風向,都面臨賬上流水滑落的風險。

所以一個公司要是沒有羅龍這種類似於財團的支撐,根本頂不住市場大潮。

研究了半天,羅龍大咧咧心不在焉,無非是幫忙連絡人脈,或者再投資的事。金香玉打電話給南方老家,介紹兩個廚子和調酒師過來,算是稍微有點創意。

真正的客源流量問題,其實本質上一直卡在陳子陽手裡。看得出來,陳子陽就是要跟金香玉較勁,沒我,你玩不轉。

說了會兒工作,羅龍要回家,金香玉不放心他酒後駕車,讓沈浪送一下。

沈浪、羅龍自然是笑而不語,其中微妙只有兩人清楚。

兩人並肩進了停車場,上車後,都沒法動車子。

羅龍把座椅調低,舒舒服服的倚在上面抽雪茄。

“小沈啊,這兩天和我老婆有什麼突破性進展嗎?”

沈浪笑道:“羅老闆指的是那方面的進展?”

“上手沒有?”

“上了,不過是幫她提購物袋呵呵……”

羅龍笑了笑:“女人嘛,半推半就,你有什麼打算嗎?”

“我覺得,上手不如上心。昨天其實有個機會去你家,不過……”

羅龍蹭地坐了起來,一拍沈浪肩膀,陰險笑道:“好小子,算我沒看錯人,目光要長遠,放長線才能釣大魚。上了我老婆可能容易,但如果能得到她的心……”

“怎樣?”沈浪故作沒聽懂。

“呵呵,我給你的好處超過先前的十倍。”

話到這裡,羅龍意識到自己太激動了,頓了頓說:“母老虎整天跟我鬧,影響心情。你把她心勾住了,我也就解脫啦。”

沈浪心裡咯噔一下,這怎麼可能單單是夫妻關係不和,羅龍做到這一步,肯定有什麼不可告人的陰謀。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