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我的女總裁老婆

正文 第二十九章 最毒婦人心

書名:我的女總裁老婆 作者:蜂雀 本章字數:3887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11日 14:54


第二天中午,金香玉把姜敏和沈浪保釋出來,少不了上下打點一番。

而沈浪和薑敏被儆察半夜當街抓獲,隻言片語傳了出去。

沈浪睡了一會兒,就被金香玉的電話召喚過去了。

辦公室裡,金香玉給沈浪倒了杯酒。

“金總,興致不錯哦?”

“哼哼,你少裝蒜,咱們的機會來了。”金香玉壓抑不住心中的喜悅。

“什麼機會?”

“這事擺明瞭是陳子陽搞的鬼,只不過沒想到讓你趕上了。局子裡那兩個骨頭很硬,想替陳子陽硬抗下來。不過……”金香玉翹起二郎腿,白淨的長腿半遮半露到腰間。

“不過什麼?”

“不過在江陵,只要有一個人出馬,甚至只需要他放一句話,局子裡那倆小子馬上就把陳子陽給供了出來。”

“就這麼簡單?”沈浪撚著金香玉的女士香煙。

金香玉嬌笑一聲說道:“當然,你不在的這幾天,我買通了幾個服務員,他們都願意揭發陳子陽吃裡爬外的事。”

沈浪站起來,走到金香玉的身邊,看著她,淡淡的說:“金總,你手段確實不少。”

“過獎了。”

“在三國,你這就叫暗渡陳倉了吧?”

“還有釜底抽薪咯咯。”金香玉笑道。

“哈哈……”

沈浪笑了兩聲,突然卡住金香玉的下巴,一字一頓的說:“別跟我裝蒜,是你找人去害薑敏的吧!然後再嫁禍給陳子陽。”

“是又怎麼樣?”金香玉仰著頭說。

沈浪目光犀利起來,一字一頓的警告金香玉:“金總,你我不論是不是一條繩上的螞蚱。我決不允許有人拿我朋友當棋子耍,你是不是特希望小麗和燕兒的遭遇,再在薑敏身上發生一次?”

金香玉為了甩掉陳子陽這個禍患,這一周裡可沒少忙,上面維護著關係,盡可能靠近陳子陽手裡的客戶資源。在暗中,又不斷收買服務員製造摩擦。

這其中,就包括薑敏昨晚的遭遇,全是金香玉一手策劃。這個女人是個有心機的妖精,幕後親手設計了薑敏被劫持、再被救,處心積慮的把警方的視線轉移到陳子陽身上。

而如今,陳子陽作為犯罪嫌疑人被拘留,只要證據確鑿就能定罪。

金香玉驚訝的看著沈浪,半晌才問“你不會是喜歡薑敏吧?”

“我說過,她是我朋友。”雖然姜敏有點天然呆,不過沈浪在心裡一直把她當朋友看待。

“這……好吧,下不為例。”

“呵呵,你就慶倖薑敏沒有出事吧,要不然我也不知道自己會做什麼糊塗事。”沈浪說。

金香玉很尷尬,哪知道一個俏南國的員工,居然在沈浪心裡的位置這麼重要。

僵了一會兒,金香玉還是把慶功酒遞給沈浪。

“好了帥哥,我都知道錯了。”

“對了,你剛才說找的那個人是誰?”

“江陵副書記馬學軍!”金香玉說到這裡,情緒有些激動:“只要馬學軍給這個面子,局子裡那兩個混混根本不會替陳子陽扛案子。”

沈浪眉梢一挑,又是馬學軍。

沈浪抿了一口紅酒,說:“具體怎麼辦?”

“還記得上次安琪兒的事嗎?你打了他弟弟馬學武,就這個機會我請他吃飯,飯桌上一提,他不會不給面子的。”

“什麼時候去?”

“越快越好!”

何為朋友?沈浪的定義很簡單,彼此不動心眼兒。和金香玉這麼漂亮的老闆娘共事,無時無刻不需要提防。

兩人先去林坊找丁豹,要見馬學軍還得讓看門狗帶路。丁豹聽說沈、金二人給老大賠禮道歉,覺得很有面子,把功勞攬在自己頭上給馬學軍掛了個電話。

金香玉裝了一個小包,裡面有一張蘇河高爾夫球的金卡,記憶體一百萬,之前是俏南國開業給一個部門領導準備的,後來羅龍覺得禮小,就剩了這麼一張。

“成了成了!馬學軍讓你們去這個地址見他……”丁豹拿出一張小紙條,墊在電線杆子上歪歪扭扭的寫了一串地址。

金香玉激動的看了沈浪一眼,提包上車。

沈浪剛要上車,忽然想到一個很有趣的事來:“豹哥,馬學軍是你老大嗎?”

“那自然。”丁豹得意說。

“那為什麼你直接稱呼他的名字?”

“你管那麼多呢,這是規矩。”

沈浪笑笑沒說什麼,開車和金香玉殺向馬學軍老巢。

“金總,你認識馬學軍嗎?”

“江陵商會上見過一面,估計我認識他,他不認識我。”

沈浪點頭繼續開車,看樣子有求馬學軍的人不少,但不是誰都見得到。林朝先林大老闆還是通過丁豹結識馬學軍,足以看出

其分量。

穿街過巷,進了舊城區,車載導航沒出錯,但兩人都覺得說不出的不安,為什麼約在這種地方?

車停在一個農貿市場外,一輛三輪摩托噠噠竄過去,把菜葉和污水地面壓出一道車印。放學回家的學生,買菜的婦女,生活悠哉悠哉。

兩人正四外張望著,突然一個男人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您是金總吧?”

沈浪循聲回頭看去,一個消瘦卻溫文爾雅的男人,上身白襯衣,穿了條廉價黑布褲子,腳下是一雙布鞋,手裡拎著菜籃子,青菜魚和豬肉。

“馬哥,不不,馬老闆……”金香玉足足認了半天。

“馬學軍。”男人禮儀儒雅的伸手,忽然覺得不好意思,手上還沾了魚腥。

沈浪一愣,馬學軍的一條狗,開豪車住豪宅,出個門兒小弟裝了好幾車,可見了真人,居然是這個樣子,比自己利索不到哪兒去。

金香玉尷尬地給沈浪介紹:“這位就是馬學軍。”

兩個男人互相客氣的點點頭。

金香玉有些哭笑不得,說:“您這是做什麼呢?”

“買點菜做飯,丁豹打電話說你們要來,我給你們親自下廚。”

“那怎麼好意思,馬老闆咱還是出去吃吧。”金香玉實在不知道怎麼稱呼馬學軍了。

“不用,家裡頭吃的乾淨,不相信我廚藝嗎?”馬學軍笑著說。

金香玉看看沈浪的眼色,只好說:“那就給你添麻煩啦,今天也算沒白來,飽飽口福哈哈……”

“到這兒跟到自己家一樣,金總就別客氣了,趕緊家裡坐。”

金香玉反倒不好意思起來,回頭跟沈浪說:“我去開車。”

馬學軍道:“沒幾步路,就農貿市場後邊那社區。”

菜市場不是很大,一路上馬學軍光跟鄰居打招呼了,見誰都客客氣氣的,有個賣水果的三輪車收攤,車壞了,馬學軍又鑽車底下幫人家好一通修,沾了一身機油。

如果不是金香玉認識他,還真不確定這就是傳說中的江陵“副書記”。

走了一段路,金香玉不堪高跟鞋累贅,嗔怪剛才應該開車。

到樓下,馬學軍又換了一罐煤氣,沈浪順手幫他提著。

“馬老闆,您可真摳門,買賣做的這麼大,平時讓別人幹不就行了嗎。”金香玉踏踏的跟在最後往上爬樓梯。

“金總是有所不知,街裡街坊的住著。亂七八糟的人一來,生活多不安生。”

“那您就不會換個寬敞的地方住啊。”金香玉笑著說。

“換啥,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老窩,住習慣就有感情了。”

金香玉不禁心底佩服起來,要說馬學軍的話,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一點不為過,據她所知,江陵很多連鎖酒店、房地產都有馬學軍參股,閉著眼睛走進一個豪宅,那就是自己家;餓了隨便進一家餐廳,就有自己股份。而馬學軍本人,居然就這麼簡簡單單蝸居在這裡,還要自己買菜做飯。

現在兩人算是明白了,馬學軍為什麼不讓把車開進來,就是不想讓鄰居們知道他馬學軍認識有錢人。而事實呢?把俏南國賣了恐怕都不夠給馬學軍提鞋的。

進了馬學軍家,跟這棟老樓很搭配,都是老陳貨的傢俱。這才知道,馬學軍是和他媽一起住的。

廚房裡,金香玉幫忙打下手,不一會兒飯菜就做好了。

“等阿姨回來一起吃吧。”金香玉說。

馬學軍盛好飯,把圍裙一摘,笑著說:“我媽打麻將去了,不用等她。回頭我再做,我們先吃。”

一頓飯吃得不慍不火,金香玉和沈浪對了個眼色。

馬學軍兩碗米飯吃下去了,又去盛飯,打了個響嗝說:“以前餓怕了,只有吃飽飯才覺得心裡踏實。”

“馬老闆,前些天我和您弟弟在俏南國有點衝突,這事您應該聽說了吧?”

馬學軍抬眼看看沈浪,說:“聽說了,這事確實是我弟不對,給你們添麻煩了,我替他當面陪個不是。”

“馬老闆您這是什麼意思?分明是我們俏南國照顧不到。”金香玉忙說。

馬學軍第三碗米飯下肚,擦擦嘴,說:“金總,不是我給你玩虛招子。你們做的是有營業執照的生意,我弟仗勢欺人就是他的不對。”

“別啊,您這話說的,好像我們來興師問罪似的……”這個局勢完全超出金香玉的預判。

馬學軍擺手示意不要客氣,站起身來,拉過一把椅子踩著從櫃子上翻出一個小東西來,轉身扔給沈浪。

沈浪一把從空中接住。

“朋友,是我兄弟的錯,我馬學軍就必須承認。這小玩意算是給你的見面禮,別嫌我丟人,因為家裡確實沒啥好送的。”

沈浪展開手掌一看,是一枚子彈頭,有些銅銹,露出一個難以琢磨的微笑。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