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逃跑嬌妻:韓少請自重

正文 第九章 耍酒瘋

書名:逃跑嬌妻:韓少請自重 作者:阿心 本章字數:2116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1日 12:47


藍瑾萱劇烈掙扎著:“放開我……唔唔……”

韓亦初身上酒氣濃烈,熏的她睜不開眼睛。車門外“咚咚咚”響起了敲門聲,藍景浩的聲音響起:

“藍瑾萱,回家!”

他似乎意識到哪不對勁兒,眯起眼朝裡面看去,立刻炸了起來:

“藍瑾萱,你居然背著老子偷男人!”

“咚咚咚!”藍景浩用腳踹車門,“給我下車!”

韓亦初不為所動,大手揉捏著藍瑾萱細膩的皮膚,目光兇狠的猶如一隻野獸,眸子漆黑的盯了她一眼,似乎吞了吞口水,模糊喑啞了一聲:“老婆。”

藍瑾萱氣不打一處來:“給我下去……老娘不是你老婆——”

韓亦初身體一沉,便直勾勾的倒在了藍瑾萱的身上,不過三秒,均勻的鼾聲便響起了起來。

“……”

她伸出手用車鑰匙打開了車門,藍景浩立刻沖了過來,死死抱住了她,“他親了你!”

藍瑾萱被他勒的簡直喘不過來氣:“嗯……景浩,撒手!”

藍景浩一隻手挑起藍瑾萱的下巴,另一隻手拇指輕輕摩擦著她的唇,俯下身,竟也親了下去——

有那麼三秒,藍瑾萱的思緒是混亂的。她覺得自己仿佛是在做夢,同一個時間內,被前夫親了也就罷了,居然還被自己的親生弟弟親……這還不算,這小兔崽子居然還舌吻!藍瑾萱的下巴被藍景浩一隻手掰著,承受著他這個逐漸加深的吻,不知過了多久,藍景浩終於放開了她,心滿意足的舔了舔唇:

“我們回家。”

這小子喝醉了……藍瑾萱在心裡安慰自己。藍景浩對韓亦初視而不見,一把扯開後座的門,側身一趟,便倒上去呼呼大睡了。藍瑾萱喝了酒,不能開車。便叫來了藍景浩的助理代駕。和助理一起將兩個醉醺醺的酒鬼拖到公寓裡時,已經是大半夜十二點多了。

韓亦初躺在沙發上,睡顏沉靜。藍景浩躺到自己的房間,發出輕輕的鼾聲。藍瑾萱歎了口氣,將鑰匙遞給助理,吩咐他明天早上來接藍景浩。

助理走後,藍瑾萱在廚房找到了一個小鍋,在冰箱裡找到香菇海參等食材,拖著疲乏的身體將食材放到了鍋裡,定好時間,早上便可以喝。

淩晨四點,客廳裡的小鍋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在沙發上躺著的韓亦初微微皺了皺眉,睜開了眼睛。一股子熟悉的香氣鑽進鼻孔,恍惚之間,像是回到了三年前,那時候屢次宿醉,清晨總能喝到一碗葉雅柔靜心烹調的醒酒湯。此時的香氣馥鬱襲人,和三年前的並沒有什麼不同。他微微勾唇,起身關了火,盛了一碗湯喝了。

之後便再也沒有一點睡意,在偌大的屋子裡閒逛。途徑過葉雅柔的房間,韓亦初伸手微微擰了下扶手,看到房間大床上微微聳起了一個小包。韓亦初笑著搖了搖頭,三年過去了,葉雅柔睡覺時還是這個樣子,身體側躺著,雙手抱著膝蓋,那是一個極其沒有安全感的姿

態,像嬰兒一樣。

韓亦初放緩腳步,輕輕向前,他單膝跪在地毯上,一隻手撐著下巴,看著此時深睡著的葉雅柔。她胖了些,也白了一點,纖長的睫毛在半透明的夜色下籠罩出一層陰影,嘴唇色澤飽滿,像是一顆晶瑩剔透的櫻桃,讓人忍不住想湊上去親一口。

韓亦初僅看著,呼吸便粗重了起來。他眯起眼,漆黑的眸子宛如一攤碎了星光的湖水,說不清的情緒在其中瀲灩開來。他屏住呼吸,微微湊近,像是在對待一件珍貴的瓷器般,稍縱即逝的落下了一個吻。

藍瑾萱的睫毛顫了顫,韓亦初立刻像做錯事的孩子似的,彎腰壓低身體,躲進了床邊的暗影之中。

不知過了多久,韓亦初抬起身子,見藍瑾萱呼吸均勻,再次睡熟。他的膽子又大了些,脫下襯衣,翻身躺到了床上,輕輕扯過被子的一角,扯一點,再扯一點,再藍瑾萱沒有發現的情況下,蓋住了自己的身體。

“咚……咚……咚……”

韓亦初從來沒有過這種感覺,臉頰通紅,心臟如同經久不息的牛皮鼓,一下一下的搔刮著耳膜,渾身上下都燥熱無比。

突然,藍瑾萱身旁傳來動靜,她睡意深厚的翻了個身,手腳搭在了韓亦初的身上。夜風微涼,韓亦初赤裸著的上半身很溫暖,藍瑾萱像是取暖似的湊近,將頭埋進了韓亦初的頸窩裡。

“……”

韓亦初覺得自己此時的呼吸要炸了!

溫香暖玉在懷,尤其是自己喜歡的女人,任何一個正常的男人都會起反應。韓亦初長出一口氣,卻不敢輕舉妄動。他對這個女人有太多的愧疚,韓亦初過往生平,從未對一個不愛自己的人如此小心翼翼,這是他做過的錯事,那些經由他手,一刀一刀刻下的鮮血淋漓,再經不住他的一絲顫動。

如此,就挺好。

韓亦初閉上眼睛,英俊的臉上神情舒展開來。只要能夠看著她,陪在她的身邊,就好。

韓亦初像是個人形公仔,一夜都被藍瑾萱緊緊抱著。翌日第一縷和熙的陽光照進屋子裡,細碎的光塵之間,藍瑾萱微微睜開了眼睛。模糊的看了一眼,似乎發現哪裡不對勁,手指重重一抓,韓亦初立刻悶哼了一聲——

“啊!”

藍瑾萱尖叫了起來。

“你你你……”

韓亦初下半身穿著睡褲,上半身赤**著,健碩的肌肉逆著光,宛如一走完T的模特。

藍瑾萱指著他,手指都忍不住哆嗦了起來:“你你你……你怎麼會在我的床上?”

韓亦初捂著褲襠,方才藍瑾萱那一抓用了力道,到現在那股鑽入小腹的鈍痛還沒有消失。他皺了片刻眉,而後便豐神俊朗的勾唇笑了起來:

“早啊。”

藍瑾萱簡直以為自己在做夢。

“韓亦初,你什麼時候爬上我的床的?”

聲音微頓,藍瑾萱似乎覺得“爬”這個動詞很是讓人浮想聯翩,便換了個說法:

“你,什麼時候進我房間的?!”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