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逃跑嬌妻:韓少請自重

正文 第十四章買醉的韓亦初

書名:逃跑嬌妻:韓少請自重 作者:阿心 本章字數:2066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1日 12:47


夜色已經漸濃了。

滿天的夜景籠罩著這一個紙醉金迷的城市,黑夜無邊啊,像是有暗色在漸漸薰陶著,生生要吞噬了這麼一片城市一樣。

該回家的人都已經回家了,隨著夜色漸深,街道上的燈光也是漸漸的,起起落落的亮了起來,也不知道是點亮那些人的回家路,還是要給那些不回家的人留下一盞燈來。

而今夜裡的韓亦初,就是一個不想回家的人。

他一貫是一個行事妥當的人,做事情都會先三思而後行,不會讓人落下把柄,並且也不屑於沾染什麼煙酒下去,但是這一夜裡,這一位潔身自好的總裁,卻有些落魄的坐在了酒吧裡。

他說不清此時自己的想法。

剛剛他跟酒保要了一瓶酒,現在拿上了那酒,用牙口咬開了酒塞子,然後那酒就咚的一聲,他低眉一瞥,就見手裡的酒瓶子口上,正溢出了少許的酒液。

他輕嗅了一下,就能聞到那醇厚的酒香。

然後他仰頭,就將那酒給灌了下去。

第一口他覺得還湊合,第二口他覺得辛辣,可再接著喝下去了,這酒下肚了,人也因為酒勁上頭了,但卻覺得這所謂酒催人醉也不過如此,喝起來時更是索然無味。

他不應當喝酒的。

等到這瓶酒都喝乾淨了,他才將這酒瓶子往桌子上一拍,醉眼朦朧的抬頭一看,盯著這酒,頓了一陣,不知是想到了什麼,他忽然苦笑了一聲出來。

哪裡是這喝酒的事?

這酒都喝下肚了,後悔什麼不應當喝酒?

他後悔的,分明也明明,從頭到尾都是因為她一人啊!

這時候酒保走上來了,送上來的是他剛剛點的酒,因為看著他喝完了一瓶,這才怯生生的將那下一瓶的酒給端了上來。

聽到送酒的動靜後,韓亦初這才抬起了眉眼,看了眼面前來的人。

這一眼的氣場太大,把那酒保給嚇得軟了腿來,哆嗦著將手裡的酒給端上,站直了下身子,好不容易才找回了聲音來:“需……需不需要杯子?”

韓亦初直接把那瓶酒給拿了過來,他把瓶口熟稔地擰開了,這才想起一件事來,轉頭,盯著這酒保看了一陣,開口時聲音沙啞得很:“不是還有十幾瓶嗎?”

那酒保一時愣了一下,沒接住這話,晃過神來這才連忙開口:“那酒……那些酒我等下就給您送來。”

韓亦初點了下頭,然後就沒再看這酒保了,他拿起手裡的酒瓶,跟著剛才一樣的,舉起這酒,便是一飲而盡。

這次喝完了之後,他直接將空瓶子給甩在了地上。

只聽見清脆的哐當一聲,這酒瓶子就落到了地面上。

這時候正好那酒保把其他的酒都一起端上來了,看到這一幕時這酒保不由得暗暗慶倖:幸虧沒有觸了這位的黴頭!

再看著韓亦初再次端起酒瓶一飲而盡的模樣,酒保又忍不住心道:可真是個煞神!

這一夜裡,韓亦初自己也不知道喝了多少酒。

他只記得後來天快亮了的時候,他站起身來,帶著沉重的身子要離開酒吧時,回頭一看,就見到地上幾乎鋪滿地面的空酒瓶子。

他幾乎喝了個滿醉。

而接下來去哪呢?

韓亦初剛走出酒吧,就被外頭的冷風吹了個颯涼。

他下意識的擋了一下,接著就漫無目的地走在了街上。

這個點算是淩晨,街上冷冷清清的,連個賣早餐的鋪子也沒有,能在這個點往大街上走的,除了喝醉酒的人,也沒有其他的人了。

韓亦初自己也說不清楚,為什麼要走到這街上頭來。

最後他渾渾噩噩的,停下步伐時,抬頭一看,竟覺得驚愣了一下。

因為眼前的啊,可不正是葉雅柔的家嗎?

怎麼到了這兒來了?

韓亦初按了按自己的太陽穴,覺得頭上一陣的疼。

可是要他走吧,他又捨不得離開這裡。

哪怕是陪著她一陣子,他也是情願的。

說不清為什麼的,這一個像是天馬行空一樣的念頭,竟出現在了韓亦初的腦海裡。

他忍不住的怔了一下,再抬頭看著眼前屋落時,那俊眸裡竟帶著少許茫然。

所以……

是捨不得嗎?

他微微的,無聲的握緊了自己的拳頭。

韓總裁約莫是這輩子也沒曾想到,自己竟然也會有這麼一天,帶著幾分卑微的,守在一個女子的屋房前,竟大有當年讀書時讀到王子猷居山陰時,王子猷那夜半乘船的癡相,只是唯一不同的,是王子猷能灑脫的在到達後離開,而他卻沒能做到這灑脫。

他捨不得離開。

即便是那女子並不知道,他在這癡站了多久。

而韓亦初這麼想著,卻不知道這世上還有一個說法,是叫做緣分。

因為就在他守在葉雅柔的樓下時,葉雅柔正好也因為要去衛生間而起了身,等她解決了這所謂的人有三急之後,下意識的往視窗那邊一看,就看到了這癡人的身影。

饒是葉雅柔此刻還有些困意,此時也因此而清醒了下來。

她像是整個人都僵住了一樣,美眸怔怔的,盯著樓下那人的身影。

因為街道上都會有燈光,而現在天又沒有亮全,所以那站在燈光下的人,更加顯得顯眼。

只是無意的一眼,就能讓人忘不了他的存在。

葉雅柔說不出自己的想法。

就像是有人拿著一根蘸了酸也蘸了甜的擀麵杖,在她的心頭細細的擀著。

這人……

葉雅柔一聲輕歎。

韓亦初是到底要做什麼?

他又是想要她怎麼樣啊?

可是她給自己找了寬慰的理由,又關了燈回到自己的床上,卻在躺到床上之後,輾轉反側,再也找不到剛起床時候的困意了。

也在沒有辦法能寬慰自己睡著了。

最後她還是沒能忍住,只得默默的望向了視窗的方向,然後徹底的,一夜無眠。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