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逃跑嬌妻:韓少請自重

正文 第十八章 送往醫院

書名:逃跑嬌妻:韓少請自重 作者:阿心 本章字數:2135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1日 12:47


等她走了之後,剛才跟她一起逛街,聊天的那幾個女人瞬間就變了臉。

其中一個看起來十分華貴的女人更是對她充滿了不屑:“以為嫁到葉家就能跟咱們平起平坐了,下賤的人始終還是下賤,想要飛上枝頭變鳳凰可不是那麼簡單的。”

另外一個稍微胖一點是女人說道:“可不是嘛,你看她總在我們面前炫耀她丈夫如何如何對她好,又給她買了什麼東西,一副見沒見世面的樣子。”

“照我說,以後咱們就少跟她接觸,看著都心煩。”

之前那個華貴的女人卻搖頭:“咱們就當看一個笑話,看她怎麼在咱們面前做戲,反正又不會少一塊肉。”

其他幾個人聽了之後都笑了起來:“沒錯沒錯,咱們就把她當猴,刷戲給咱們看。”

幾位貴婦一邊說著,一邊跟那個華貴的女人一起離開了。

葉雅柔的繼母正在路上,打電話詢問葉父身邊的人具體位址,得到位址之後她趕忙開車過去。

她十分的緊張和著急,現在還不是葉父死的時候,如果太突然的話,她都沒有時間準備。

不過今天這一出也算是給她打了一劑預防針,看來必須要早做打算了。

葉雅柔留在現場暫時照料葉父,他現在的情況非常不好,必須要馬上進行急救,所以救護車把他抬上去之後開始採取急救措施。

這期間葉雅柔一直以家屬的身份留在葉父身邊,來急救的醫生也沒有對她的身份懷疑,而是允許她留在葉父身邊。

大概一個小時之後,醫生告知葉雅柔:“病人的情況已經得到了好轉,現在可以轉移到醫院去了。”

聽聞這個消息,葉父松了一口氣:“謝謝醫生。”

醫生笑著說不客氣,然後去張羅送病人去醫院的事情,聯繫醫院安排病房。

另一邊,葉雅柔的繼母急急忙忙的趕往咖啡廳,眼看就要達到現場了。

葉雅柔看了看時間,掐算也該是繼母到達的時候,現在葉父正處於危險之中,她不能跟繼母碰上多做糾纏,免得耽誤了葉父治病。

抱著這樣的心思,葉雅柔離開了現場,從沒有人注意的地方離開了。

她剛離開沒多久,繼母就趕到了現場,看到救護車還沒開走,連忙上去看。

當她看到葉父憔悴的躺在救護車的時候,才想起問醫生:“我丈夫的情況怎麼樣了?”

醫生一臉驚訝:“您是這位先生的妻子?”

繼母有些莫名:“我當然是他的妻子,難不成還能有別人?”

“沒有沒有.....”醫生尷尬的避開這個話題,他一開始還以為陪在葉先生身邊的那個女人是他的情人或者妻子,沒想到卻是另有其人。

不過也不奇怪,有錢人的世界都是這麼亂的。

看著醫生不說話了,繼母卻產生了懷疑,揪著醫生不肯讓他走:“你跟我說清楚,是不是在我之前還有人來過?”

那個醫生本來想不提這件事情息事寧人的,誰知道葉先生的妻子居然這麼不

依不饒:“我都說了沒有了,可能只是好心送葉先生過來的。”

繼母不相信,她的丈夫平白無故的出現在咖啡廳,一定是跟什麼人見面。

既然這個醫生不肯說,她就先去詢問咖啡店裡的人,乾脆就把葉父丟在了一邊。

醫生連忙把她拉住:“請問葉夫人,咱們現在不是應該去醫院嗎?您看......”

在她的眼裡,沒有任何事情能跟她在葉父心裡的地位重要,因為這關係這她能從葉父這裡拿到多少的錢。

她根本對這個男人沒有什麼感情,一切都是為了金錢:“你們先送他去醫院,我還有事情,待會兒就過來。”

說完之後她就走了,留下一臉無語的醫生。

之後繼母去詢問咖啡店裡的服務員,關於葉父和那個神秘女人的事情。

服務員跟繼母說:“最開始是這個先生先到這個地方的,然後來了一個長得非常美麗的小姐,兩人最初談話都還比較平和,卻不知道為什麼又突然吵了起來,之後這位先生就病倒了。”

“你的意思是這個女人把我丈夫氣病了之後就跑了?”

服務員連忙搖頭:“不是這樣的,那位小姐看到先生病倒之後叫了救護車,還很細心的在一邊看了很久。”

繼母拽緊了拳頭,如果不是關係不一般,根本沒必要一直守著,救護車送走不就行了嗎?

“那這個女人還在這邊嗎?”

服務員左顧右盼,對繼母搖頭:“已經好一陣沒看到那位小姐了,大概是已經離開了。”

想起之前服務員對那個女人的形容,是一個非常美麗的女人,她就覺得心裡煩悶:“那個女人有多漂亮?”

服務員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剛開始看到那位小姐進來的時候,我差點以為是哪位大明星,不過仔細一看又不像。”

長得想明星的女人,看來還真是一個很漂亮的女人。

繼母捏緊了拳頭出去,此時救護車還沒有離開,她跟著上了車去醫院,一路上都黑著一張臉。

現在葉父還在昏迷之中,他還不能跟她解釋這件事情到底怎麼回事,她就各種的胡亂猜測。

他如果真是在外面有了女人,還瞞著她,是不是說明他想把她給拖下來,取那個女人為妻子呢?

一想到這裡,她就越發不能忍耐自己的火氣,這絕對不可以,絕對不能讓別的女人有機可趁。

思緒間,救護車到了醫院,醫生給他安排了病房,繼母一直都跟著。

她並不是真的關心葉父的安危,而是要在葉父醒來的第一時間問清楚事情的始末,要是給不出一個答案,她就要他鬧。

想隨隨便便的把她拋棄?想得美!

“請問您是葉先生的家屬嗎?”從病房外進來一個護士,向她詢問。

繼母收起臉上的怒氣,點頭說是。

護士簡單的跟繼母說了一下葉父的情況:“他心臟病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了,而且現在身體抵抗能力也不行,千萬不能再讓他動怒,否則會危及生命的。”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