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逃跑嬌妻:韓少請自重

正文 第二十章:去見葉父

書名:逃跑嬌妻:韓少請自重 作者:阿心 本章字數:2163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1日 12:47


頎長高大的男人站立在窗前許久,眸子裡像是退了一層千年寒冰。

他一直在思索著剛才葉雅潔給他打電話說的話,卻始終不願意相信。

“這些檔你處理一下,我出去一會兒。”

韓亦初眉頭緊皺,墨色的眉蹙在一起,整個人壓迫感十足。

把幾分重要文件交給秘書之後,韓亦初便匆忙拿了車鑰匙下了公司大樓。

公司大樓距離醫院的距離並沒有多遠,走到醫院門口的時候,他讓助理下來買了點水果,自己提著上了樓。

葉雅潔正坐在病床的一旁幫葉父按摩,再一抬頭竟然看到韓亦初正提著一籃水果站在她的面前。

男人身材挺拔,站在窗前剛好遮住了正午瀉進來的陽光。

影影綽綽的光影打在他的背上,一副風光霽月的景象。

葉雅潔一瞬間失了神,瑩白的小臉上,一片酡紅,像是吃了什麼不知名的藥物一樣。

她有些尷尬,低了頭抿嘴笑。

“亦初,你真的來啦,麻煩你了。”葉雅潔瑩白的小臉上一陣驚喜,一邊說著話,一邊慌忙站起身來拉韓亦初坐下。

葉父自然將眼前的這一切看在眼裡,心裡不自覺也一陣驚喜。

如果韓亦初對葉雅潔有意,這也是一件兩全其美的事情。

“不礙事。”

韓亦初似是不經意的推開葉雅潔拉著他的手,站在病床的一旁對著葉父問好。

葉雅潔的笑容凝固在了臉上,但也不好多說什麼,只當做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站在韓亦初的身後笑得燦爛。

畢竟今天韓亦初來看葉父的事情,可是多虧了她,就說明韓亦初的心裡還是有她的。

“雅潔,你愣著幹什麼?快,快下去買點水果。”

葉父自然知道韓亦初本來就不是什麼話多的人,三個人聚在一起也沒什麼話可說的。

此時他叫葉雅潔下去是有別的事情要和韓亦初好好談一談。這關係到整個葉家。

葉雅潔聽了葉父說的話慌忙點了點頭,便提著包包下樓了。

轉眼之間,諾大的病房裡就只剩下韓亦初和葉父二人。

韓亦初來看葉父本來就不是因為葉雅潔,現在葉雅潔走了,他心裡反倒是舒了一口氣。

葉父盯著面前的年輕人正笑得合不攏嘴,心裡以為韓亦初今天之所以來看他,全是因為葉雅潔。

這樣想著,他的膽子也大了一些。

岳父給未來女婿提些要求,也是無可厚非的。

眼前他正遭遇困境,正愁沒人幫他渡過難關,可現在看來,幫他渡過難關的人不就在眼前嗎?

“亦初,伯父年紀老了,到底是不中用了?”

葉父盯著面前的男人一臉慈笑。

見韓亦初並沒有接他的話,他便又繼續說:“如今公司陷入困境,你要是能幫伯父一把,伯父都不知道該怎麼謝你了。”

“伯父說的這是什麼話?您在業界一直都是精英,有什麼過不去的坎?”

韓亦初這才反應過來,葉父讓葉雅潔下去買水果,原來還是要和他商量幫助他的事情。

這件事情在意

料之外,也在他的意料之中,他聽了這話也只是淡淡一笑。

“那是那是。”

葉父聽到韓亦初說這樣模棱兩可的話,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了。

韓亦初的回答讓他一時間也把握不住他對葉雅潔的心思啦。

但轉念一想,經商的人從來不重感情。在他們眼中,最重要的永遠都是利益。

可是如果兩家聯姻的話,韓亦初總是能幫一幫葉家的。

他聽的出來,韓亦初想要幫他的意願並不大,他要再繼續說下去,反讓人覺得他這個人難纏。

但眼下,能幫助他的人韓亦初是不二人選,他是不會輕易放棄這麼好的籌碼的。

“不談生意的事情了,也剛好有機會能歇一歇了,想工作的事情幹嘛?”

縱橫商場多年,怎麼與人交談他還是知道的。

眼下,韓亦初並不熱衷於幫他,這件事再談下去,只能傷了和氣,倒不如談點其他的事情好。

算了算時間,葉雅潔應該還在買水果的路上,葉父便把話題挑到了自己的兩個女兒身上。

“都說患難見真情,我現在才知道這句話說的好呀。”

葉父一邊說著,一邊歎了一口氣。

韓亦初已經聽葉雅潔說過了關於葉雅柔不照料他父親的事情,現在自然也知道葉父是要表達什麼。

但人是很奇妙的動物。

有時候儘管相處的久,卻不能知根知底。而有的時候,有的人你只看上一眼,也知道她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

他不相信葉雅柔不孝順,就算這樣的話,從他親生父親的口中說出來。

就算她如此對待葉父,他也知道,她有理由。

“你說說我這兩個女兒,怎麼差別這麼大呢。”

葉父一時間捶胸頓足,想起來這兩天發生的事情,心中便不由感傷起來。

自從他醒過來,葉雅潔就一直陪在她的身邊,可他卻從未見上葉雅柔的影子,葉雅柔甚至連打個電話都沒有。

他住進醫院全部都是因為葉雅柔,可葉雅柔現在卻全無蹤影,甚至在他昏迷之前還告訴他,不會讓他死的這麼一了百了。

“你的兩個女兒差別確實挺大的,畢竟不是同一個母親生的。”

韓亦初的話言辭犀利,但卻並不想對這句話做過多的解釋。

畢竟他知道,在葉父的眼裡,葉雅潔才是那個孝順的女兒。

這次卻輪到岳父沒話說了。韓亦初那句畢竟是兩個母親生的,分明將他的兩任妻子分了高低。

即便他心裡對她們二人有何看法,在聽旁人說這句話時,也難免有些憤慨的。

“雅柔真是傷了我的心呀。”

葉父不知道在絮絮叨叨的說些什麼,韓亦初隻聽到了他嘴中吐出了這一個名字,思緒便全部都被勾了去。

那個女人不知道現在在哪裡?

自從那天他在酒吧喝醉了酒,去她家樓下站著,他們已經許久未見了。

他心裡還有好多事情不明白,需要那個女人親口來和他解釋。

那種感覺就像是,明明是自己的東西卻用盡了力氣都得不到。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