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Carnival Of Sinner:罪者的哀歌

第一卷 末世的亡靈序曲,哀悼者的華爾滋 第一章:相逢即是有緣,何必一定要打臉?

書名:Carnival Of Sinner:罪者的哀歌 作者:風燈鬼火 本章字數:5733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9日 13:16


凃水是一座現代大都市,不,應該說以前是如此,但是如今的凃水,百分之九十的地區都已經變得殘破不堪,剩餘百分之十的地區也幾乎全部分佈在市中心,那裡可不是隨便就能進去的,魈的四王,就在那裡。

但即使距離被災難光顧已經過去了五年,凃水卻並沒有因此而變成一座廢城,反而在四王的管理下變得井井有條,儘管水電已經被高牆外的人們切斷,但是這個城市卻並沒有因此就喪失了存在下去的動力。

五年前那場突如其來的災難讓凃水大約三分之一的人擁有了難以解釋的力量,他們被稱為“魈”,山魈鬼魅的魈。力量,即意味著權,它容易使人迷失,癲狂,進而捨棄人性;因此,最初在四王治理下的凃水每天都有人丟掉性命,這些死去的人中,可能是仇視“魈”的普通人,也有可能是蔑視普通人的“魈”。所以被迫在這個地方生活的人們,都已經做好了隨時無法再睜開雙眼的準備。

這裡我們先要開始講述的,是市中心以外的地方,一處名叫莫里斯的貧民區——

“嘿嘿,今天真是賺翻了啊,沒想到那個老太婆那麼好騙。”

“對啊,還真以為我們可以看見她死去的兒子,其實我們看見的,只有她手上的錢啊,哈哈哈哈……”

一個小巷子裡,兩個男人正在賊眉鼠眼的一邊偷看周圍,一邊點著手裡大把的紅鈔,眼睛裡映照的,除了錢還是錢。

“走,今天去市中心的夜總會逛逛,聽說那裡出了新貨,嘿嘿嘿,咱們哥倆去嘗嘗鮮。”其中一個男人把錢揣在兜裡,就準備從巷子裡走出去。

“哎喲!”拐角處突然跑進來一個渾身罩著麻衣的身影,看樣子應該年紀不大,散出帽子的前額的銀髮顯示著她還是個孩子。

“對不起,對不起……”女孩連忙彎腰道歉。

“嘖,哪來的臭小鬼。”男人的臉上有著不耐煩,“快滾,今天爺心情好,不然一定扒了你的皮。”

“謝謝,謝謝……”女孩慌張的靠著牆跑開了,兩個男人又嘟囔了一會才離開了小巷,而在小巷的另一頭,女孩摘下了頭上的帽子,一頭齊耳短髮在日光的照耀下閃著銀光,狡黠的眼眸裡滿是笑意:“真是不好意思,您的好心情馬上就要沒了~”

女孩嘴角彎起,把錢放在了懷中,四處看了看之後,打算按原路從小巷的另一側出去,混入對面的人群,但是……

“啊啊啊啊啊,快讓開,讓開!!!”一個男孩的聲音突然從自己的前方傳來,女孩還來不及思考他是怎麼出來的,就已經被撞了個滿懷,兩人雙雙倒在了地上。

“嘶——疼疼疼疼疼……”男孩從地上爬起,藍色的眼眸裡有著歉意和愧疚,“啊啊啊啊,對對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男孩臉紅著把手從女孩的胸前移開,神情慌亂。

女孩摸著頭從地上坐起,很明顯她也被撞了個糊塗。

“對不起,我還有急事,給您造成的不便真的很抱歉,下次有緣的話我會當面認真道歉的,那麼我先走了。”男孩從地上跳了起來,像是吐豆子一般說了一堆,然後在女孩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就已經不見了蹤影。

“切,哪來的臭小鬼,摸了老娘的胸丟下一句對不起就跑……”說道這裡的女孩突然一愣,因為她感覺自己的胸前好像有點空虛,趕忙把手伸進衣服裡摸索了一下,在呆滯了兩秒之後,她的眼裡就好像要噴出火來。

“可惡!!!臭小鬼,下次讓我看到你一定要把你打得生活不能自理!!!”

——————————————————————————————————————————

此刻早已混入鬧市區的男孩突然打了個噴嚏。

“喂,你到底買不買啊。”水果攤的老闆一臉嫌棄的看著他。

“買買買,這個,這個,還有這個,我都要。”男孩掏出懷裡還存有溫度的紙幣,放在鼻子前聞了聞,“嗯……是茉莉花香。”

水果攤的老闆一臉神經病的表情看著他,在打包好後伸出了手。

男孩似乎有些不舍的把錢從臉前移開,糾結了幾秒後將其遞到了水果攤老闆的手裡。水果攤老闆收了錢,就坐回了位子上偷閒去了。

“唉?老闆,找錢啊。”男孩左等右等,不見水果攤老闆動彈,忍不住開口道。

“什麼錢?”水果攤老闆皺著眉頭,顯然對眼前這個小屁孩很不感冒。

“零錢啊,一毛,你可不能賴帳。”男孩伸出白皙潔淨的手掌,意思很明瞭。

“一毛錢你都要?窮瘋了吧你,你偷吃我攤上果子的事我還沒跟你算呢。”水果攤老闆一臉見鬼的表情,想來他也是從來沒有遇到過連一毛錢都要斤斤計較的人。

“一碼歸一碼,你可別把一毛錢不當錢啊,錢可都是積少成多的,你要是這麼說那我讓你把錢一毛一毛的給我你願意嗎……”男孩開始張嘴滔滔不絕的說教起來,直聽得老闆心煩。

“好好好,給你,拿著快滾,別打擾老子睡覺。”老闆隨手拿起一張紙幣丟給了男孩。

“嘿嘿嘿,老闆你這麼講信用,我以後一定還會來光顧的。”男孩看見錢兩眼發光,急忙把錢裝進了口袋,然後邁著輕快的步子走開了。

“以後都別來了,你這個小混蛋!!!”水果攤老闆的怒吼在街上遠遠的傳開,但是男孩卻裝作沒聽見,拐進了另一條小巷中。

“翎,開門啊翎,我今天可帶回來了好東西哦。”男孩不厭其煩的一遍遍的敲著門,左手拎著三大袋水果。門上沒有什麼多餘的裝飾,只有一個鮮紅醒目的“診”字。

“來啦來啦,你再這麼用力敲咱們有多少錢都不夠用來修啦。”門應聲打開,站在門口的是一個身高比男孩還要矮,只有一米五的小女孩。

“嘿嘿,翎,快看,我買了你最愛吃的水蜜桃和千層糕,還有給醫生降火的香水梨。”男孩就像獻寶一樣急切的把手上的包遞到女孩面前。

“哇!難得你能有這份心,買好吃的孝敬長輩。”翎的眼睛笑成了月牙,緊緊的把屬於她的那份抱在了懷裡。

“是是是,我的翎兒妹妹,以後我也會買很多好吃的給你吃的~”男孩滿足的摸著翎的小腦袋,充分填補了他那作為哥哥的優越感。

“說過多少遍了,叫我姐姐,我可是比你大一歲的。”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是翎卻還是任男孩摸著頭。

“是是……”男孩敷衍,手不停。

“回來啦,諾。”從屋子裡面走出一個身穿白大褂,臉色滄桑的中年人,此刻他的嘴角正叼著一根煙。

“真是的,一睡醒就抽煙,都說了抽煙有害身體健康的啦。”翎嘟嘴跑到醫生面前,埋怨道。

“很囉嗦啊你……”醫生繼續無動於衷的一口一口的吸著煙。

“醫生,我給您買了些水果。”諾突然變得有些拘謹,可能是因為醫生總是不苟言笑的緣故吧。

“嗯,放那裡吧,我待會吃。”醫生看了諾一眼,轉身又走進了房間,諾的神情有些落寞。

“沒關係的啦。”翎用胳膊肘捅了捅諾,安慰道,“別看醫生總是黑著臉,其實他心裡肯定因為你買東西給他而偷著樂呢。”

“真的?”諾恢復了精神。

“當然是真的。”翎拍了拍平坦的胸部,“在你來之前我可都把他調教的服服帖帖的呢。”

“咳……翎!進來幫忙清洗器材……”屋子裡的醫生似是有些尷尬的咳嗽了一聲。

“好的~”翎放下懷裡的包裹,跑進了裡屋。

時間很快一點點的偷偷溜走,天邊的夕陽儘管有多不情願,還是在一點一點磨蹭著向下滑著,眼看已經到了晚飯的時間了。

“諾,鹽沒有了哦。”正穿著圍裙的翎從廚房走了出來,一隻手還正拿著勺子。

“哦,那我去買……等等,”正準備動身的諾突然停下了身子,一臉恐怖的看著翎,“今晚……不會是你……”

“就是我做哦,敬請期待吧~”臉上洋溢著自信的翎讓諾有

些不好意思開口說出實話,畢竟翎做出的飯,可是能放倒一頭牛的。

諾把手伸進口袋裡握了握剩下的錢:“那我出門了。”

“小心點,早點回來。”翎竟然真的很有姐姐的樣子,細心囑咐道。

“翎,把圍裙給我。”

“不嘛,人家今晚可是準備要好好露一手的。”

“……還是給我吧。”

“喂,你什麼意思啊……”

剛剛走出診所的諾聽到身後的對話,無奈的搖了搖頭,希望醫生能說服翎吧,他的心裡如此期盼到。

天雖然還沒有全黑,但是有些人家卻已經點起了燈,在這稍顯冷清的街道上也能綴上幾分暖意。

“老闆,麻煩給我一袋鹽。”

“好。”

諾接過鹽交完錢後走出了便利店,抬頭看了看天,心想自己一路慢悠悠的走過來他們應該等急了吧,還是快點回去吧,諾的腳步開始不自覺的加快。

“喂,小鬼,你不覺得你忘了點東西嗎?”一個聲音突然出現在諾的身後,讓他嚇了一跳。

“誰啊?”諾因為自己被平白無故的嚇到而有些惱怒,回頭望去卻看到是一個銀色短髮的女孩子。

“你是……”諾皺起眉頭,“誰啊?”

女孩感覺自己摔了個跟頭,還以為他記得自己,沒想到卻忘的這麼快。

“我是誰看來你是不用知道了,但是你忘的東西還是希望能把它留在這裡。”女孩開口,聲音竟然還很好聽。

“什麼東西?”諾被女孩兒聲音吸引,感興趣的問道。

“那就是……你的命啊!”女孩突然性情大變,一隻手握住道旁的路標稍稍用力,路標被連根拔起,女孩臂膀微微用力,路標便被整個擲了出去。

“哇啊啊啊啊!”諾嚇得連忙跳到一旁倒在地上,回頭看了一眼自己剛剛站的地方已經被路標砸成水泥塊。

“你你你,你要幹什麼啊!”諾開始有些後悔自己那麼散漫,早知道快點走也就不會碰上這種倒楣事了。

“敢搶老娘的錢,我看你可不是活膩了那麼簡單啊……”女孩殺氣騰騰的走到路標旁重新拔起,一步一步的向諾走過來。

“啊……原來你是貧胸的那個……”諾這個時候才想起來自己口袋裡錢的上一個主人。

“呵呵呵呵……”女孩聽見“貧胸”兩個字殺氣更盛,開始揮舞著路標向諾逼來,沉重的路標在她手裡就像玩具一樣。

“喂喂喂,你別過來,救命啊……”諾急忙連爬帶滾的從地上起來,拼命的朝前方逃,跑的時候還不忘揣好懷裡的鹽袋。

“臭小子,有種摸老娘的胸沒膽子停下來讓老娘出出氣?”女孩在背後叫嚷著,但是諾才不管她說些什麼,總之現在逃命就對了。

然而很可惜諾的運氣並不好,他好像走進了一個死胡同……

“鐺!”路標被女孩丟到諾的身前,諾向後跌倒,路標就在距離他兩腿之間的核心部位不足一個拳頭的地方。

“這下沒地方躲了吧……”女孩也有些累的喘著氣,額前的銀髮有些散亂。

“那麼……你要怎麼賠償我的錢和損失呢?”女孩走到諾的身旁揪起他的衣領靠近身前,諾聞到了和錢上相同的茉莉花香。

“那……那您說要賠多少呢?”諾無奈只能順著女孩的話說。

“怎麼樣也要十萬吧,畢竟我的胸可是第……第一次被人摸到,怎麼也得安慰一下我內心的創傷吧?”女孩似乎有些臉紅,但是銀色的眼眸依舊兇狠的盯著諾。

“不會吧,你的胸哪值這麼多錢啊!”看著眼前水準的搓衣板,諾開口說道,但是剛說出口他就後悔了,因為諾感覺到女孩身上的氣息非常不妙啊……

“既然不值這些錢,那不知道值不值你這條命呢?”女孩握著衣領的手緊了緊。

“這……”諾深知自己躲不過去了,但是在心裡竟然覺得這樣比回去吃翎的晚飯要好,雖然這種想法有點奇怪。

“能不能請你放過他呢?”醫生突然出現在女孩身後,身上竟然還穿著圍裙。

“哈?誰啊你。”女孩一臉不屑的看著醫生,手卻並沒有從諾的衣領上鬆開。

“這個小鬼和我有點關係,如果有什麼誤會的話我向你道歉。”醫生點了一根煙,煙頭上的火星一明一暗,看起來倒不太像是來道歉的。

“切。”女孩對此明顯很不感冒,“既然都這麼老了就給我站在一邊看著吧,我現在可沒功夫討好你啊,大叔!”女孩握起身旁的路標向醫生猛地一丟,路標旋轉著就像是一台絞肉機,眼看醫生就要被捲入其中。

醫生不慌不忙的從圍裙內的白大褂裡掏出一隻針管,然後毫不猶豫的對著自己的右臂紮下!

路標轉瞬即至,醫生竟然還有空閒深吸一口煙,然後右臂伸出一把抓住路標,露出衣服的小臂部分青筋虯動,血管就像有生命一樣在一縮一脹。

“原來如此。”醫生把路標放下,沉重的路標竟然將腳下的石板砸的粉碎,醫生瞥了一眼地面,“你的能力是隨意控制金屬的品質吧,還真是相當方便的能力呢,但是離開了金屬好像就沒什麼用吧。”

“可惡……”女孩咬牙,這個死胡同裡的唯一金屬就是那個路標了,現在還在那個看起來不太好惹的大叔手裡,女孩看了一眼身後,諾早就趁她和醫生說話的時候偷偷躲到了一旁,這下子想要用人質威脅也不行了。

“真是不好意思,是我妹妹不太懂事,你看這件事就這麼算了怎麼樣,醫生?”巷口的另一側一個身影浮現,聲音遠遠的傳入胡同裡。

“哥哥!”女孩臉上有著喜悅浮現。

“洺,回來吧。”一個男人出現在醫生的另一側,灰色的頭髮,身上披著一件黑色外套。

“可是哥哥!”

“你還嫌惹得禍不夠多嗎?”男人的聲音透露出威嚴。

“……”醫生站在一旁,保持沉默。

“我是艾斯•索瑞爾,咱們正式見面還是第一次呢,我的手下平時受您照顧了。”艾斯並沒有因為醫生的冷淡而惱怒,反而有些習以為常,因為他聽說過這個醫生是個怪人。

“原來是區域長的妹妹……”醫生靠在身後的牆上,卻沒有什麼恭敬的打招呼之類的,“沒什麼,我只是拿人錢財,祛病消災。”醫生依舊一副不鹹不淡的口氣,氣得女孩直咬牙。

“那邊的孩子就是醫生最近收留的那個?”艾斯看到躲在醫生身後的諾,感興趣的問道。

“嗯。”醫生不著痕跡的暼了艾斯一眼,“他可不是你要找的人。”

“咳……哈哈哈哈,就算是我又怎麼會挖醫生的牆角呢?”艾斯打著哈哈,“今天是我妹妹給你添麻煩了,她剛來這邊不太懂規矩,醫生不要介意,隊裡還有事,我們就先回去了,改日登門一定會好好賠罪的。”說著就連拉帶扯的把滿臉不甘的洺帶走了。

“走吧。”醫生丟掉已經燃盡的煙頭,向著巷口走去。

……

“哥哥,為什麼要對那個醫生低聲下氣的,我們不是這個區域的最高執行官嗎?”洺氣呼呼的,一臉的不服氣。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的確是這樣。”艾斯在前面走著,似是歎了一口氣,“但是凡事都有例外,就像醫生。”

“他沒有名字嗎?”洺跟在後面好奇的問道。

“可能有吧,但是他從來不說,久而久之醫生兩個字,也就成了他的名字。”

“說到底也就只是個醫生嘛……”

“這你就錯了,洺。”艾斯停下腳步,回過頭認真的看著洺,“醫生可是我們這個區域唯一一個保持中立的人物,也是這裡剩下的唯一一個醫生,他的影響力可不是簡簡單單的醫生兩個字就能解釋的,所以記住——”

“惹誰都不要惹醫生,雖然現在凃水在四王的治理下已經基本穩定了下來,但是暗地裡……可不像表面那麼平靜啊,能多一個朋友總比多一個敵人要好,並且醫生……可不是那麼簡單的。”

洺被艾斯說的有些摸不著頭腦,不明白他說的不簡單到底是指醫生這個職業,還是醫生這個人。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