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Carnival Of Sinner:罪者的哀歌

第二卷 那條路,如今又橫亙在少年的眼前…… 第五章:真正的弱者

書名:Carnival Of Sinner:罪者的哀歌 作者:風燈鬼火 本章字數:2411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31


“就先在這裡休息一下吧。”艾斯將背上失去了行動能力的諾放在地上,“這裡是一個廢棄的旅館,咱們走了這麼久,他們應該暫時不會追過來了。”

“麻煩您了,艾斯區域長。”諾痛的倒吸一口冷氣,有些歉意的開口,他身旁的翎正在默默將手上散開的繃帶重新系上。

“臭小子!”艾斯敲了諾的頭一下,“還算你這個近衛做的合格。”

“痛!”諾苦笑著。

“洺,把乾糧拿出來,如果可以的話分發一下吧。”艾斯看著情緒有些低落的洺,似是微微歎了一口氣,“我去周圍巡邏一下,今晚由我警戒,你們好好休息。”

“嗯。”洺輕輕應了一聲。

艾斯一聲不吭的走了出去,洺在分發完乾糧之後,就獨自走到一個角落,蹲坐在地上,手裡的乾糧被放到了一旁。

“翎,可以幫我把這份乾糧交給艾斯區域長嗎?”諾顯然發現了洺的異常。

“嗯。”翎很乖巧的接過乾糧,然後小跑著出了房間。

“嘶——哈——”諾的臉糾結成一團,他呲牙咧嘴的移動到洺的身旁,然後重重的坐下,便又是一聲呻吟。

“今晚月色不錯吧?”諾靠著滿是裂痕的牆,透過不存在的玻璃窗,面對著天上的皎月發出一聲讚歎。

但是洺卻並沒有回話。

“還真是有點寂寞呢……”諾苦笑,然後用受傷的右手輕輕摟住洺的肩膀,洺的身體一顫,咬了咬嘴唇。

“嗚……”

“洺?”

“嗚嗚……嗚嗚嗚,哇啊啊啊啊——!!”

洺剛開始的聲音很小,隨後漸漸的變成了嚎啕大哭,諾沒有問她為什麼流淚,只是把洺抱在了懷裡,然後把頭埋在她銀色短髮旁,用自己的體溫來安慰她。

“諾你這個大笨蛋……”洺用拳頭捶打著諾的肩膀。

“喂,你考慮一下我這個傷患的感受啊……”

“不……”洺收斂了哭聲,“笨的是我才對,是我不自量力,才會讓你,讓你……”

洺抬起頭,珍珠一般的眼淚一顆又一顆的劃過她的臉頰,在月光的映襯下有種朦朧的美,諾看的呆了一下,然後嘴唇緩緩靠近洺的額頭,輕輕的觸碰了一下。

“你,你幹什麼啊!”洺回過神來,臉頰緋紅,臉上淚痕未消,平時大大咧咧的洺,此刻竟然像是初開的芙蓉惹人憐愛。

“沒……”諾摸著後腦勺尷尬的笑笑。

“其實……”諾靠著牆,冰藍色的眼眸微微下垂,“我才應該跟你說對不起吧。”

洺眨著眼睛,似乎有些不理解為什麼諾要這麼說。

“如果我能夠再努力一點,或許就不會是現在這個結果了吧……”諾咧嘴,但是臉上的笑容卻讓洺微微心痛。

“很痛苦嗎?”

“嗯?”

洺的這個問題讓諾愣了一下。

“成為魈很痛苦嗎?”

“不……”

“我知道你想說不是這樣的。”洺打斷了諾想要說的話,“但是我們,魈這種存在,本來就是違背了命運,優勝劣汰,強者生存,弱者驅逐,在這樣的世界裡,保護已經是相當奢侈的概念了吧。”

洺低伏在諾的胸口:“或許悲哀已經刻在了我們的骨子裡,但是我也想能夠努力的活下去,即使是在這個並不怎麼充滿善意的世界裡。”

諾的眼眸黯淡了一下。

即使是在這個並不怎麼充滿善意的世界裡……嗎?

可是

我恐怕早就已經沒有資格繼續活下去了啊,這雙手,和這具身體,本來早就應該被抹消的,卻苟活到了現在,我是不是應該對著這個世界比一個大大的中指,然後瀟灑的留下一個背影呢?

現在想想,這麼帥氣的離場方式果然不怎麼適合我呢,因為我只是個小丑啊……

牆的另一側,翎默默的倚在牆上,她的嘴角癟起,想要哭,卻又似乎強忍住了,裙旁的小手緊了緊,那和黑夜一樣的眼睛裡閃過了一絲堅定。

……

“喂喂喂,你要是這麼莽撞的話,身上的傷可就一輩子都好不了了哦。”艾斯看著走出房間的諾,有些開玩笑的說道。

“沒關係的啦。”諾扶著牆,一步一步走到艾斯的旁邊,“我現在可正處於風華正茂的時候呢。”

“嘖,你這小子,在我這個老人面前說這種話是想討打嗎?”

“哎呀,那可就對不起咯,大叔。”諾聳了聳肩。

“現在的年輕人……”艾斯笑著搖了搖頭,然後把手伸進了外衣口袋裡,“糟了,糖果落在車上忘記帶過來了……”

“都這麼大歲數了就不要再吃糖啦,小心牙掉了一輩子都長不出來哦。”

“你這混小子,是想被變成冰旮瘩嗎?那可是我的命根子,沒糖我就不會那麼快冷靜下來。”艾斯笑駡道,雙手插在口袋裡。

“洺和翎她們兩個呢?”

“已經睡了。”

諾沉默了一下。

“會有結束的一天嗎,這種日子……”

“誰知道呢?”艾斯看了看遠處在月光下起飛的烏鴉,聲音平靜。

“力量這個東西,有多少人渴求,就有多少人畏懼,我們在得到了能力的同時,卻也擁有了名為恐懼的心魔,當魈的內心出現了空洞,它就會吞噬一個人的靈魂。”艾斯頓了頓,然後看向諾,“諾,你會渴求還是會畏懼?”

“……”諾沒有回答,或者說他無法回答,力量是一種毒藥,令人著迷,卻也令人癲狂,明明有人心甘情願的喝下了毒藥,卻同時害怕著別人掌握了力量,真是諷刺。

艾斯沒有繼續問下去,似乎他也知道這個問題有多難回答:“得到力量就意味著一定會失去某物,有多少人具備了這份覺悟才去尋求力量?明明從一開始就打算捨棄了的東西,在得到了力量之後卻又拼命的想找回,既然如此,做個什麼都不做的普通人豈不是更好?”

“但是太難了……”諾將右手伸向夜空,手掌對著明月緩緩,緊緊的握下,“沒有人能夠抵擋力量的誘惑,以及失去力量之後的那份空虛與恐懼。”

“所以‘魈’不是什麼強者,正相反——”艾斯的語氣裡有著感慨,“我們才是真正的弱者,害怕承認自己本身的那份懦弱,以及對於捨棄珍視之物的愧疚。”

是這樣嗎?

諾想起了基特最後一刻臉上的如釋重負:“或許他們是心甘情願吧,用來交換的,可能不只是所珍視的某物,同時也有曾經的回憶。”

那麼我曾經捨棄的,現在還能找回來嗎?

諾閉上了眼睛,眼前的黑暗裡似乎浮現出一個穿著淡紫色連衣裙,臉上有著淺淺酒窩的女孩,她的裙擺在微微的抖動,眼睛彎成兩個好看的月牙,朱唇輕啟,似乎在小聲地呼喚著。

“諾……”

諾立刻睜開了眼。

找不回來了吧,已經……

無法挽回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