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腹黑男友求暖床

正文 第十一章 生而高貴

書名:腹黑男友求暖床 作者:許人間別離 本章字數:4409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1日 12:43


咳,左以墨收回自己想歪的思緒,伸手去拿過了桌子上的報紙,上面幾個頭條就這麼暴露在他的眼前,左以墨的眼神一冷,手指就點在了經紀人的那一條頭條上“你這是養了一條養不熟的狗?”

蘇意言垂眼去看了一眼,就撇開了眼神“也有可能他只是不能讓我養熟。”

“那你呢?”左以墨轉眼去看蘇意言,眸色如墨地看著蘇意言,那裡面似乎什麼都沒有,又似乎蘊含萬物,他用那樣的一雙眼睛看著蘇意言,再度重複了一遍“那你呢,你養的熟嗎?”

蘇意言眉頭輕挑,紅唇一張開口道“我可不是狗,我是人。”

左以墨對她的回答不禁一怔,隨即輕輕地笑開“蘇意言,你越來越讓我覺得有趣了。”

蘇意言不置可否的一笑“我這不是正在努力著嘛?”

左以墨想到自己先前的那句姓名之前加他姓的話,頓時就覺得好笑,拿他先前的話來堵著他,倒也真是蘇意言的作風。

“明天公司會召開發佈會,會在那裡宣佈你和帝冠娛樂的合作,以及舉辦簽約儀式。”左以墨湊到了蘇意言的面前“與此宣佈的另一個消息,就是我和你交往了。”

蘇意言倒是沒有後退,只是看著面前左以墨湊得極近的面容,造物主是偏心的, 即便是這樣的距離,她都沒能發現左以墨臉上的瑕疵,於是她伸出手,無視了左以墨臉上的驚詫和愕然,在左以墨的臉上,捏了一下。

左以墨猛然瞪大了眼眸。

蘇意言挑了挑下巴,好整以暇地看著左以墨,臉上甚至帶上了點點小得意。

左以墨啼笑皆非,“你跟別人還真是不一樣。”

“別人?”蘇意言挑起眉。

左以墨點點頭“據說藝人對自己的金主都是懼怕夾雜著依賴的。”

蘇意言聽完這話驀然勾了唇角一笑“可是你不是我的金主啊,你不是我的男朋友麼?”

左以墨一愣,隨即承認的點點頭“嗯。”

“以墨你剛剛這話是顯擺你潛規則過不少明星嗎?”蘇意言突然發問。

左以墨抬起頭,眼裡甚至帶上了一絲迷茫,他搖搖頭“我沒潛規則過女星。”

蘇意言一愣,不應該啊,左以墨這麼一個鑽石級別的單身漢居然沒包養過小明星?

左以墨似乎是看出了蘇意言的疑惑,卻並沒有開口解釋,只是點點頭表示蘇意言沒有聽錯。

蘇意言頓時就覺得新奇,她一隻手支撐著自己的下巴,一邊看著左以墨,眼裡滿滿都是有趣的表情。

左以墨被她看到有些不自在,當下起身扭頭就往樓上走。

蘇意言突然開口叫住左以墨“我能不能問你一件事?”

左以墨回過頭來無聲地看著蘇意言。

蘇意言輕輕地笑了一下“你對我這麼好,用這麼好的條件來簽一個二線的明星,你不怕虧本麼?”

左以墨聞言挑唇悠悠一笑。

“我說過,我是個商人,有贏有輸,才是商場之上,不二的準則。”

日子過的很快,轉瞬就來到了第二天。

蘇意言下床去倒杯水,一轉身句看見左以墨站在離她不遠的地方,眼神灼灼地盯著她,蘇意言手一抖,隨即臉上帶上一抹笑意“以墨……早啊。”

“不早了,”左以墨的眼神從牆上的吊鐘上一晃而過,露出一個正經的表情“該起床了,三十分鐘以後,我要看你出現在門口。”說完這些,左以墨轉身就下了樓。

“誒……”蘇意言想喊住他,卻最終還是只發出了一個單音節詞,她無奈地聳聳肩,本來是想喊住左以墨問問到底是什麼事,不過以左以墨的性子,打算這樣說,那肯定就是有事,倒不如起床了直接去。

於是半個小時以後,蘇意言下樓,就看見了拿著報紙坐在沙發上的左以墨。

男人今天恢復了一身的正裝,五官刀刻,眉眼間俱是淩厲,在抬眼看見是她的時候,渾身氣勢卻又不自覺地收斂了下去,左以墨放下手裡的東西,走過來沖著蘇意言伸出了手。

???

蘇意言的心臟突然開始加速,這個手勢,是要摸她嗎?!

輕輕軟軟地觸感自唇角一擦而過,蘇意言還沒回過神來,就見左以墨露出了一個促狹的笑容,“牙膏都粘在嘴角,看來早上不用給你準備早餐了?”

!!!

蘇意言一聽只覺得一股熱血直噴上腦袋,天啊,她是怎麼能忽略這個的啊?簡直蠢死了!

左以墨看著蘇意言又羞又憤的表情,頓時饒有趣味地勾勾唇角,他轉身往餐桌走去“吃飯吧。”

蘇意言亦步亦趨地跟著左以墨坐到了餐桌前,腦子裡仍舊沒有從牙膏事件中回過神來,天知道她為啥洗臉連那個都沒注意到!

左以墨輕咳一聲問道“還不動筷子,是覺得不合口味?”

“不……”蘇意言下意識地一驚,抬眼看向桌子上,煎得微焦的雞蛋,溫熱的牛奶,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拿起牛奶喝了一口,才看向左以墨回答道“沒事,這些,是你做的嗎?”

“嗯。”左以墨垂眼在麵包上抹上果醬,一點也不掩飾地承認了。

蘇意言不再說話,低頭解決早餐,心下卻有些震驚,左以墨這樣的人呢,在她的映象當中,應該就是十指不沾陽春水的那種?

“我不習慣房子裡面有別人,所以一直沒請阿姨過來。”左以墨似乎看出了她的疑惑,抬手把塗抹好了果醬的麵包放到了她面前的盤子裡,抬眼看著蘇意言“我手藝不是很好,但是你放心,肯定吃不死人。”

……

這個笑話,一點也不好笑!

蘇意言默默地咽下了方才想誇左以墨賢慧的話,專心地對付早餐。

左以墨似乎是胃口不佳,沒吃多少就停下了,眼睛一心看著蘇意言。

蘇意言全然沒有注意到左以墨的眼神,只是低頭解決著食物,從左以墨的角度他只能看到女孩低垂著眼睛嘴巴一動一動地,腮幫子略鼓,配合著咀嚼的動作,分外像一隻倉鼠,左以墨不禁輕輕一笑,隨即收斂了臉上的笑容,換上一本正經的表情。

“我等會有事先回公司,八點半一川會過來接你去夜色,造型師已經等在那裡了,下午三點的發佈會,到時候我去接你。”

意言抬眼看向左以墨,眼裡已經沒有了歡喜,取而代之的是面無表情,眸子裡卻透露出微微的怯意。

發佈會上會說什麼,蘇意言心裡自然有個譜,但是在這個關口,被曝出這麼多的緋聞,想也知道那些媒體對待她會有多麼尖銳的言辭。

有時候,言語的暴力才是真正的傷害,字字誅心。

左以墨將她的表情盡收眼底,卻沒有開口說什麼,每個人都有自己要走的路,即便前方,遍佈荊棘。

“好,我知道了。”蘇意言點點頭,換上一抹輕鬆地表情。

“那麼,下午見。”左以墨說完這一句,就起身逕自出了門。

蘇意言垂眼咽下此刻已經不知道是個什麼味道的麵包,她也不知道當初一氣之下的選擇和左以墨合作,是對還是錯,站在左以墨的身邊,確然可以讓她走上一條相對平坦的路,卻未必是最好的路。

想到這裡,蘇意言卻不禁覺得好笑,到現在了還想這些幹嘛?已經沒有了回頭路,不是嗎?

“夫人,爺讓我過來接你。”

突兀的一句話,讓蘇意言猛然驚醒,她轉頭看去,本來空無一人的大廳不知道是什麼時候站著一個男人,蘇意言試探地問道“一川先生?”

左一川不禁一笑,“夫人不用這麼客氣,喊我一川就好。”

蘇意言點點頭,突然注意到他的稱呼不禁訕訕一笑“那個,你叫我蘇意言就好了,叫夫人,怕不太妥當吧?”

夫人這個稱呼,好像是得結婚了之後才用吧?她現在跟左以墨,最多算一個男女朋友啊……

“爺讓這麼喊的。”左一川禮貌一笑,說道“夫人可以走了嗎?車就在外面等候。”

“好了好了,”蘇意言一愣隨即起身跟著左一川往外走,左以墨怎麼會讓人這麼喊?

……

“夜色”作為A市最大的成人娛樂場所,蘇意言還是第一次以一個主人的身份踏進這裡。

一路走過來,碰到的人都會特意地停下來恭恭敬敬地喊她夫人,這樣的禮節讓她有些不自在。

推開包廂的門,蘇意言再度收穫了一個驚喜。

“Nice to meet you, my beautiful lady.(很高興遇見你,我美麗的小姐)”裡面的男人一看見她臉上就帶上了熱烈的笑容,執起她的手放在唇邊輕輕一吻“Zuo is not deceived me, female life and noble, you are the queen.(左沒騙我,女人生而高貴,而你,是女王。)”

蘇意言被誇得臉上一紅,她怎麼也沒想到,給她做造型的,是Brian,著名的英國籍造型設計師,2016年度美報評選“鬼才設計師”的男人,據說他的出場費,最低也是八位數,據稱是英國皇室的御用設計師。

左以墨昨天說會在今天給她一個驚喜,蘇意言卻怎麼沒有料到,居然說的是這個。

……

下午一點整。

一輛邁巴赫停在了夜色的專屬通道門口,裡面的人卻遲遲沒有下來,車內的男人垂眼在筆記本上敲敲打打,對外面的情況仿若未聞,分針轉過了半圈之後,男人才抬起眼眸,一道暗光飛速地閃過他的眸子裡,最後歸於平靜。

“夫人還在裡面嗎?”男人沉默了半晌才開口問道。

前面的司機聞言轉過頭,卻正是左一川“是的,Brian先生說夫人是塊值得用心的好料子。”

左以墨聞言不禁挑挑眉,來了幾分興趣,他抬手去開門“去看看。”

左以墨推門而入的時候,蘇意言正好從試衣間出來。因為中午要吃飯,怕弄髒了禮服,所以蘇意言是卡著左以墨要來的時間點才換好的禮服,卻不想,她一出來,就對上了一雙幽深的黑眸。

左以墨的眼裡閃過一絲驚豔,Brian給她選的是一件淡藍色鑲水鑽的魚尾禮服,裸肩的上身,完美地突出了蘇意言精美的鎖骨,掐的恰到好處的腰線一路延伸到下身,隨著魚尾般的裙擺攀沿上小腿。

散著得小波浪卷的頭髮調皮地糾纏在胸前,蘇意言一抬眼看見左以墨的眼裡閃過一絲窘迫和慌亂,左以墨精神一恍惚,恍然踏入了神秘的海域,邂逅了美麗卻因為生人闖入而驚慌失措的人魚公主。

“Zuo, she's a charming woman,Have the charm of subjection!(左,她是一個迷人的女人,擁有讓人臣服的魅力!)”一旁的Brian早就嚷嚷出了自己的想法。

左以墨不置可否地一笑,他上前去仔細打量了一下蘇意言,這才轉頭看著Brian說道“You're right.(你是對的)”

蘇意言有點緊張地聽著左以墨和Brian的對話,她高中就輟學了,英文的水準並不算好,探聽他們兩的對話,對於蘇意言來說,是一個折磨。

左以墨轉頭看見蘇意言臉上的緊張,沖她勾勾唇“別緊張,你今天很美。”

突如其來的讚美讓蘇意言的臉猛然升溫,她有些手足無措,手掌摸上禮服又覺得這樣有失禮節,很快就放了下來,左也不是右也不是的。

左以墨看著蘇意言的窘迫,頓時忍不住地一笑“女王陛下也有這麼慌張的時候?”

蘇意言聞言一愣,隨即不好意思地笑笑“可是,那畢竟是影視啊……”

左以墨微微一笑,伸手把蘇意言額前的碎發別到了而後“蘇意言,相信你自己。”

蘇意言怔怔地看著左以墨,對方的眼睛裡清晰地映出了她的倒影,濃黑如墨的瞳孔仿佛有著巨大的魔力,一直緊張跳動的心臟仿佛在一刻終於安分了下來,她不自由主地點點頭,低聲地呢喃“相信自己……”

左以墨看著似乎是平復好了情緒的蘇意言,心裡慢慢地松了一口氣,弓起手臂至蘇意言的身邊“那我們走吧。”

蘇意言點點頭,伸手挎上了左以墨遞過來的手臂,跟在左以墨的旁邊,一步步地走出夜色。

門口早已經圍上了聞風而來的記者,蘇意言在看到媒體的那一瞬,臉色瞬間僵硬了起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