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腹黑男友求暖床

正文 第十七章 愛情的戰場

書名:腹黑男友求暖床 作者:許人間別離 本章字數:2527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1日 12:43


“可是他原本就是這樣啊?”蘇意言刻意地湊近了左以墨,眼睛亮閃閃地看著他“半個月前,沒記錯的話,是我打電話給你的那天?英國的時差,算起來,他們的淩晨時間,差不多是你送我去九霄的時候?”

“我們見面在晚上,英國的七個小時時差,怎麼也不是在我給你打了電話之後吧?”蘇意言微微地嘟起唇,對自己的推測非常的自信。

“噗,”左以墨不禁笑出聲,他伸手去捏了捏蘇意言微微鼓起來的腮幫子,“說對了,可惜啊,沒有獎。”

蘇意言不滿地伸手去把左以墨的手從自己的臉上拿下來,手指無意識地戳了戳左以墨的手背“話說起來,其實我也是蠻好奇的,你為什麼會突然決定簽我呢?”

左以墨低頭看了看一臉好奇地看著他的蘇意言,眼裡有幾不可聞的笑意閃過,“如果我說是因為我覺得我們床上比較契合呢?”

!!!

蘇意言猛然睜大眼睛,她想了無數個理由,卻沒有想到這個理由!她下意識地身子往後縮,坐的離左以墨越發的遠,她不想再嘗試那天晚上的事情了,就那麼一晚上,她身上的痕跡到現在都沒有完全消掉!

“跑的這麼遠,真當我抓不到你?”左以墨毫不在意地將蘇意言的小動作收進眼底,伸手輕鬆一拽又把蘇意言拉近了自己的身邊“那個只是其中一個原因之一,你還記得我問你為什麼不向我提要求讓我給你解決你妹妹和林風的事麼?”

那件事蘇意言當然記得,她還記得她當時是怎麼回答的。

“讓她名譽掃地是件很簡單的事,可是我不需要那樣簡單的報復,我想讓她們嘗嘗,我嘗過的苦痛。爬得越高,摔下來就越慘,我要他們也嘗嘗,我曾經的無奈,和絕望。”

“不得不承認,你這樣的個性,很對我的胃口。”左以墨雙手交叉放在自己的膝蓋上一本正經地看著蘇意言“我從來不信以德報怨那回事,要麼不幹,幹就幹的狠一點,狠的讓他們不敢再犯才是王道。”

“可是,你不是說你是個商人麼?”蘇意言問道“簽下了我,似乎沒有什麼利益可言啊?”

“你希望我直白一點的說,還是委婉一點的?”左以墨沒有急著回答這個問題,而是先問了蘇意言。

蘇意言想了想,看著左以墨試探性地問道“直白一點的?”

“直白的來說,我對你挺有興趣,特別關於你說的,你要的,我給不起。”左以墨的臉上帶上了點點的笑容從容地說道。

這算是什麼?因為不服氣她說的給不起所以要刻意地證明一下嗎?蘇意言不知道為什麼,心情一下地低沉了起來,她靠著後座的靠背看著左以墨,聲音裡帶上了點點的不那麼容易被察覺的失落和惱怒“為了證明你給的起,投資這麼多,你的這個好勝心還真是大。”

“好勝心?”左以墨聞言先是一怔,卻很快笑出聲“蘇意言,在你心裡,我就是為了個看不見摸不著的所謂好勝心就拿出一個億來簽你嗎?”

“難道不是嗎?”蘇意言看著左以墨說出自己的想法“你說關於我的說法,讓你覺得有興趣,難道這種興趣的本質來源,不是源於不服氣做不到麼?”

“當然不是。”左以墨好整以暇地看著蘇意言,“我說了,我是個商人,無利不起早。”

一片陰影籠罩在了蘇意言的頭上,男人身上沉穩而強大的氣場緊緊地鎖定著蘇意言,她下意識地抬頭看去,對方低沉悅耳的聲音就在耳邊響起,仿若大提琴低

重而好聽的樂聲。

“愛情的戰場裡,永遠是靠興趣來打響第一戰。或許你說的對,我是有好勝心,我想看看,這場看不見硝煙的戰爭裡,最終,鹿死誰手。”

男人淡淡的聲線裡似乎還夾雜著一絲絲聽不太出來的堅定,和勢在必得。蘇意言頓時啞口無言,她張張嘴,卻半天沒有說出來什麼。左以墨話裡的意思十分的清楚,蘇意言卻並不太喜歡這種說法,但是她也說不出來反駁的意見,掙扎了半晌才開口底氣不足地說道。

“可是把愛情當成一場勢必要分出勝負的戰爭,不覺得不夠尊重嗎?”

“尊重?”左以墨唇角一挑,看向蘇意言的神色十分的溫和,話音卻是陡然冷硬了起來“勢均力敵才會有尊重,況且,也不一定是要分出勝負,在我看來,這場博弈的最後,無非兩個結局,一個一勝一負,另外一個麼,誰都沒贏,誰都沒輸。”

蘇意言眨眨眼,她似乎明白了左以墨的意思,卻又好像不太明白,垂眼思考著,。

“不用考慮這麼多,”左以墨對她的糾結嗤之以鼻,還想說什麼,車子卻猛然地停了下來,左以墨略一皺眉,“怎麼回事?”

然而還沒有等到司機的回話,他就已經明白了原因,他這邊的車窗被敲響,透過玻璃映出了一張略顯蒼老卻不失精明的中年男人的臉,此刻他正低著頭看著窗戶,單面玻璃的存在讓他知道對方根本看不到他,那雙鷹眼裡的精明光芒卻還是讓左以墨不太舒服了起來。

左以墨的眼神一沉,他伸手搖下車窗,臉上面無表情,甚至唇邊隱隱地帶著一絲可以稱得上是溫和的笑意,然而熟悉的人都知道,越是表面上看不出來情緒,就代表左以墨當下越生氣。

“少爺,老爺請您馬上回家。”那個男人在車外對著左以墨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平板直敘的語氣裡帶上了一絲顯而易見的強硬和隱隱的逼迫。

左以墨一笑,笑意卻並不達眼底,他把身子放鬆地向後靠在了座椅上,看著那個男人半晌才淡淡地開口“家?哪個家?”

“自然是左家了。”那個男人依舊不卑不亢地回答道。

“哦,”左以墨作出一副明悟的表情點了點頭,隨即卻是神色一冷“沒記錯的話,那裡不是我的家吧?這句話,還是左管家你自己告訴我的?”

“少爺不管怎麼樣也是少爺,我只是傳達老爺的話,至於聽不聽,要看少爺自己了。不過,不聽的後果,少爺可能負擔不起。”

男人的話裡從頭到尾都沒有一點欺負,冰冰冷冷,給人的感覺就像一條冰冷的蛇爬在皮膚上,濕膩而讓人毛骨悚然。

話裡話外的威脅意味已經很重了,左以墨的唇已經抿了起來,這是他怒氣發作的徵兆。蘇意言轉眼看見伸手去握住左以墨的手,觸手冰涼,握進手裡的手掌甚至帶上了微微地顫抖。她驚訝地看了一眼左以墨,左以墨這是生氣的?還是在害怕?

左以墨感受到了蘇意言的體溫,轉過頭來深深地看了一眼蘇意言,就轉過了眼去,“我還要送人回去,左家我當然回去,不過,不是現在。”

送人回去?!蘇意言皺皺眉,她直覺左以墨口裡的這個送人的人,指的就是她自己。

“那我就先回去告訴老爺了。”那個男人再度沖著左以墨鞠了一躬,轉身欲走,又仿佛想起了什麼,轉過頭來說道“對了,今晚艾麗絲小姐也會來,老爺的意思,讓您能跟她好好相處。”說完這句話,男人就不再留戀,轉身就走。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