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腹黑男友求暖床

正文 第二十二章 季羽

書名:腹黑男友求暖床 作者:許人間別離 本章字數:2492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1日 12:43


而現在的蘇意言,不管是出於什麼想法,她都不想去讓左以墨受到傷害。

左以墨也沒有再說話,安靜地把她送進了車子裡,自己就打了個電話出去,明顯的回避姿態讓蘇意言的心上有那麼一瞬不是滋味,她微微垂下眼,自嘲地一笑,何必這麼矯情?一個契約的情人關係而已,不是嗎?

等了差不多有半刻鐘,左以墨才收了線坐進車子裡,“回家。”上車後的左以墨十分疲憊的靠在座椅上,說了簡單的兩個字就不再言語。

路上一陣沉默,直到到了家,蘇意言一下車,就看到了左一川帶著一個看上去溫文爾雅的男人等在了門口,看見左以墨下車就連忙上去扶住了左以墨的身體,眼神裡帶上一絲驚惶。

蘇意言停下上樓的腳步,沉默地看著左一川扶著左以墨進了樓下的會客室,左以墨得身上,有很多的秘密,而這些秘密,讓蘇意言感覺,她跟左以墨之間的距離,越發地遙遠了。

“爺,你這個情況越來越嚴重了!”一走進會客室,那個看上去溫文爾雅的男人就迫不及待地開口說道,眉宇間滿是焦急。來的路上,左以墨就已經告訴了他自己出現的一些情況,那些情況在這個男人的心裡,已經是十分危急的情況,當下他也直接說出了自己的擔心。

左以墨坐在沙發上,房間裡的兩個人都是他能夠相信的人,當下他的臉上也露出了毫不掩飾的疲倦,他有些煩躁地抬手扯了扯脖子上的領帶,剛剛那一瞬間接觸到艾麗絲的不適遠遠比他表現出來的要大的多,這種情況讓他整個人變得像頭行走在暴走邊緣的獸,無限接近崩潰。

“爺,”左一川實在看不下去左以墨的這個樣子,他向前小心翼翼地走了一步,雖然明知道左以墨並不會喜歡他接下來的話,卻還是說出來口,“我去聯繫張……”

“滾!”左一川的話並沒有被完整的說出來,就被左以墨的一聲厲喝給打斷了,他無奈地看向旁邊的男人,眼裡滿是擔心。

從幾年前出了那樣的事情之後,爺就再也不能碰到女人的身體了,即便只是一點點的皮膚的接觸,都會讓左以墨的情暴躁,根本控制不住自己內心嗜血的欲望。

季羽檢查過後說左以墨這是典型的心理認知障礙,最好的辦法是自己克服,可是那件事……在旁觀者看過來都是件不可忍受的事情,怎麼能讓左以墨自己克服?季羽也曾提出另一個觀點,這些應激反應是由那件事而起,如果願意催眠忘記的話,也是可以的。

然而問題就出在了這裡,發生這件事情的那段時間,有很多是左以墨並不願意忘記的事情,就這樣,左以墨沒有選擇催眠,而代價就是他對女人的身體十分厭惡……

這也是為什麼左以墨那一天被人下了藥卻打算自己熬過去,並不打算找女人的原因,因為他根本不能接受女人的身體!可是,蘇意言是個例外……

“季羽,我讓你查的事情,你都有結果了麼?”左以墨不再跟左一川糾結這件他並不怎麼想糾結的事情,而是轉眼看向了旁邊的那個看上去極度斯文的男人。

季羽,美籍華人,對外公認的身份是精神醫學界的翹楚,但是同時他有一個不被大多數人知道的身份,國際著名的駭客組織,“神的旨意”的創始人,代號Y。別看他長得人模人樣,看上去文雅都像個學者,他在國際傭兵界裡的人頭懸賞,是漲到了三千萬的。獎勵很豐厚,卻

至今無人敢接,沒有哪一個雇傭兵團或者殺手會想去得罪一個駭客,特別當這個駭客的手裡,掌握著他們以前做的事情的證據的時候。

“我做事你自然可以放心。”說起來正事,季羽的臉上就出現了一抹凝重,他伸手把一個小小的u盤交給了左以墨“他所有的資料都在這裡面,奇怪的是,一個身份看起來沒有那麼顯眼的人,他的檔案在國際聯盟裡,保密程度是sss。”

Sss?左以墨的眼裡閃過一絲凝重,他當然明白季羽的意思。

打一個比方來說,每一個參與國際聯盟的國家領導人的檔案,在國際聯盟裡的保密程度,最多是ss,能被列入sss的檔案,要麼是哪個手握世界命脈的大佬,要麼,就是聯盟裡的高層。

而無論他要調查的人是哪一種,對於現在的左以墨來說,都是不可撼動的大樹,這才是最糟糕的事。左以墨的個性容不得他人的放肆,可是現在拿回來的情報,已經是明明白白地告訴他,這個虧,他吃定了。

左以墨的小拇指小小地摩挲著手裡的u盤,臉色也越發的神秘莫測起來,他的眼睛虛虛地投向半空,仿佛在透過虛空看著什麼,卻又好像什麼都沒有看。

“對了,顧天瀾有消息了麼?”左以墨突然想到了什麼,轉頭問道。

季羽搖了搖頭,臉上少見地顯出一絲頹然“我侵入了所有的系統,可是沒有發現他的一絲蹤跡。”

顧天瀾,國家特種部隊“禦龍”前隊長,因工傷退役,退役之後去了意緬,銷聲匿跡四年,再出現在世人面前,就已經變成了國際有名的雇傭兵團“黑火”的隊長,代號,KING。

季羽自創立了“神的旨意”之後,就基本上沒有出現這種刻意去查卻什麼都查不到的事情了,這件事卻還是頭一遭,他為了找出顧天瀾,花了整整的兩年的時間,卻一點消息也沒有。

“正常。”早就料到了這樣的結果,左以墨的臉上倒是沒有什麼失望的表情出現,他起身從櫥櫃裡拿了三個高腳杯出來,走回了季羽的面前,將杯子放下,這才露出一絲笑意“如果他能被找到的話,他也活不到今天了。”

這不是假話,作為國際雇傭兵名列前茅的KING,如果他連掩飾自己蹤跡的本事都沒有的話,左以墨也不會這麼大費周折地想去把他找出來,不過,找不找的到,左以墨其實現在也沒有太大的執念。即便找到了,以KING的個性,也不會那麼爽快地說出他想要聽到的東西。

KING討厭他到恨不得要殺了他,這一點,左以墨十分的有自知之明。

但是同樣的,他也很討厭KING,討厭到,即便知道對方是個強大的對手,也沒有一點惺惺相惜的感覺出現,他的想法和對方莫名的契合,都想,幹掉對方。

三個人談完正事之後就是慣例的飲酒,左以墨其實並不喜歡紅酒的味道,但是出身于西醫世家的季羽十分的喜歡,所以每一次只有季羽在場,左以墨多少會給面子地陪著喝點。

“還是你這兒的酒夠味道,”季羽咂咂嘴地讚歎道,“七六的幹紅,老頭子也收藏了的,但是從來不給我喝,上回他不在家,我偷偷進來書房就喝了那麼一小口,他回來就發現了,轉頭吼了我一頓。”說起來這事,季羽的臉上少有的出現了一份狡黠。

左一川一看季羽這個模樣,就知道這人又是一肚子壞水,他不禁開口問道“你做了什麼?”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