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腹黑男友求暖床

正文 第二十七章 蘇意羽的挑釁

書名:腹黑男友求暖床 作者:許人間別離 本章字數:2426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1日 12:43


那對男女此刻正抱在一起旁若無人地接著吻,動作激烈地讓看的蘇意言臉色一紅,她下意識地停下腳步。

左以墨饒有趣味地眼神在走廊盡頭的人身上掃過,林風和蘇意羽?這兩個人還真是不掩飾,沒記錯的話,帝豪大酒店就是季家的地盤來著?行事這麼的大膽,是真的不怕被季方知道?

那兩人似乎正在意亂情迷之中,激烈而狂暴的動作讓一種名為曖昧的情緒彌漫在長廊之中。

“咳,”率先打破沉默的是左以墨,在蘇意羽和林風迅速地分開之後眉頭一挑,聲音清冷“不好意思,讓個道。”

“……”蘇意言默默地看來一眼大的可以讓四個人並排走的走廊,再看了一眼左以墨,摸了摸鼻子,選擇了沉默。

“姐姐?!”蘇意羽一看見蘇意言,就張口喊了一聲,聲音帶上了顯而易見的不滿和憤怒“姐姐,你不是跟李導交往著的嗎?那天不是還看到你和李導進了房間嗎?怎麼就這麼幾天就換了人了?”

“……”蘇意言心情複雜,聽蘇意羽這個說話的意思,她還不知道那天的事情?還是純粹只想噁心一下她?

“蘇意羽?”左以墨唇角露出一絲冰冷的笑意“你帶著男人公然來這,季方知道嗎?”

蘇意羽的臉上帶上一點慌亂,卻又很快地消了下去,她們先前待得地方正是攝像頭的死角,空口無憑的,季方即便生氣,也能很快哄好的,蘇意羽並不是很擔心。

“我的事情,就不勞煩左總操心了,不過左總,”蘇意羽臉上帶上一絲無辜又天真的笑容“沒想到您這麼大方,居然願意穿別人的破鞋呢。”

嘖,左以墨黑眸微微眯起,公然的挑釁,蘇意羽這是仗著有季方撐腰就這麼肆無忌憚?

“蘇意羽,你對我做的一切,我都知道,以前沒反應,只是覺得我是姐姐,有些無傷大雅的,讓了就讓了,”蘇意言站在了左以墨的面前,面上帶上一絲不易察覺的冷色,“你自己做的事情,你自己心裡清楚,人在做,天在看,不要太過分了。”

“過分?”蘇意羽仿佛是聽到了什麼好笑的事情一樣捂著嘴咯咯地笑了起來,她突然拉過身邊的林風,手攬住林風的脖子,湊上去親了一口,嘴唇曖昧地磨蹭在林風的唇邊,眼角上挑顯出了幾絲媚意“姐姐,這還只是開始呢,你欠我的,我要一樣一樣的,拿回來。”說到最後,蘇意羽的臉上陡然顯出了一抹狠厲,她轉頭看向左以墨,變臉一樣巧笑嫣然地說道“左總,千金搏美人一笑,也要記得不要把自己搭進去了呀。聽說——”

蘇意羽的臉上顯出幾分得意,“帝冠的不少高層因為左總的一意孤行跳槽到了九霄?”

心裡一怔,蘇意言下意識地去看左以墨,對方轉眼過來丟給她一個安心的眼神,蘇意言的心微微地放下來了一點,不知道為什麼,她對左以墨抱著很大的信心,甚至到了盲從的地步。

“養不熟的狗,始終是養不熟的狗,”左以墨緩緩開口,眼神從蘇意羽的身上移到了林風的身上,眼裡一道冷芒閃過,意有所指地加重了話音“永遠都做不成人,帝冠需要的是人,不是狗。”

林風的臉色一冷,蘇意羽氣極反笑,還沒等林風說話,她就上前一步擋在了林風的面前“希望九霄收購帝冠的那一天,左總還能這麼氣定神閑。”

左以墨毫不

在意地笑笑,伸手把蘇意言攬在了懷裡,帶著蘇意言路過蘇意羽和林風的面前的時候,頓下了腳步,目光一瞥,似笑非笑“敢覬覦左某的東西,就要有死無全屍的準備。”鋒利如刀的眼光自蘇意羽的面上撇過不過一秒,就收了回去,目不斜視地走過。

蘇意言被帶著走了過去,內心突然有點懵,聽左以墨和蘇意羽的對話,蘇意羽是怎麼和左以墨有關聯的?還這麼大口氣?

“在想什麼?”已經走過了走廊,左以墨也沒有放開摟著蘇意言肩膀的手,看著走神的蘇意言問道。

蘇意言回過神來,望著左以墨神情複雜猶豫了半晌才問道“小……蘇意羽和你有什麼過節嗎?”

“沒有。”左以墨回答的十分的痛快。

左以墨十分之肯定,蘇意言乍一聽有些茫然,她不安地皺皺眉,最終還是選擇了問出想問的“那她為什麼好像很恨你的樣子?”

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左以墨暗下來貴賓專用電梯的按鈕,與旁邊那台人流不息的電梯不一樣,這台電梯裡,目前只有他和蘇意言兩個,所以他斟酌了一下,轉頭去看蘇意言,“這個問題,大概需要問你。”

“問我?”蘇意言露出一個疑惑的表情,為什麼這個問題是需要問她自己的?蘇意言並不明白這其中的關係。如果說蘇意羽是因為對蘇意言的憎恨所以才對左以墨抱有這麼大的恨意,蘇意言覺得不太可能。蘇意羽不是個沒腦子的人,左以墨的身份地位,可以這麼說,即便是季方,下手對付前都要思量再思量。

誠如左以墨所說,商人,無利不起早。季方對付左以墨的後果,最好不過兩敗俱傷。

“蘇意羽上個星期飛去了巴黎,請到了陸時謹,要他以蘇意羽為主體,專門打造一本劇本。這個消息差不多是板上釘釘了,前兩天的九霄娛樂官方微博已經透露出了這個風聲。”左以墨語氣沒什麼起伏地告訴了蘇意言,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他其實很吃驚。

陸時謹的身價,單做劇本,量身打造這兩個詞的份量,沒有人比他更清楚,但是九霄娛樂,居然真的樂意為蘇意羽花這樣多的錢,這讓左以墨在好笑的同時起了戒備的心思。蘇意羽比起蘇意言來說,實在是太拉不上檔次了,所有人都知道小花旦蘇意言有一個隻知道吃喝玩樂泡吧的小太妹妹妹,蘇意羽如果出道,第一場風波就足以讓她一蹶不振。

所以九霄娛樂才會這樣的大手筆,去請陸時謹,打開蘇意羽的戲路。這個想法是正確的,左以墨卻隱隱地看出了裡面的不對勁。

九霄老總季肅,斂財手段比起左以墨來是有過之無不及,左以墨肯花大價錢捧一個蘇意言,一個是因為心裡隱隱的那些勾人的心思,一個也是因為蘇意言跟他的那個尷尬的一晚。

物以稀為貴,左以墨在乎那一個晚上,但是那些玩慣了的豪門老總們,是絕對不會在乎的,如果知道左以墨是因為這個才簽了蘇意言,只怕一個玩物喪志的名號就要落在左以墨的頭上了。

所以,按理來說,季肅是怎麼有不可能耗費這麼大的代價去幫蘇意羽,而季方,再怎麼疼愛蘇意羽,九霄做主的人也始終是季肅。而且,季方底下還有一個特別有出息的弟弟,即便是為了自己著想,季方也絕對不會為了蘇意羽和自己的父親翻臉,起碼,不是在這個時侯。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