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腹黑男友求暖床

正文 第二十八章 有關陸時謹

書名:腹黑男友求暖床 作者:許人間別離 本章字數:2413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1日 12:43


“那你做了什麼?”蘇意言突然有一種不太好的預感,她想起來出門的時候,左以墨告訴的她今晚陸時謹會來,還有《為龍》的續集,蘇意言的心底突然冒出了一個詭異的想法……

“我也沒做什麼,”左以墨手插進褲兜裡,垂眼認真地看著蘇意言“我只是開了雙倍的價格,讓陸時謹不跟他們簽約了而已。”

???

“這還叫沒做什麼?!”蘇意言一臉不可置信地看著左以墨,然而對面的男人只是對著她投來了一個無辜的眼神,仔細看裡面甚至隱隱地能映出點點委屈來。

“也沒多少錢啊,還沒有我簽你用得多,”左以墨皺皺眉頭,清澈的眸子裡映出蘇意言驚愕的臉蛋,他不禁愉悅地挑起了唇角,語氣裡甚至帶上了幾分不讓人能察覺的愉快,“買進賣出,本來都是憑著本事,他賺的沒我多,生意被我截胡了不是很正常的嗎?”

……左大佬說的有理,蘇意言只覺得自己完全是無話可對,她就根本不該問他這件事,萬惡的資本主義家,簡直太可惡了!花冤枉錢這種事情,說出來都顯得有逼格,夠面子!

“呵,”左以墨看著蘇意言的側臉,心情看上去很好似得,“有錢能讓鬼推磨,更何況陸時謹那個不折不扣的財迷了。”

“叮——”

電梯開門的聲音響起,一個人出現在了打開的電梯門的後面,一聲悅耳的聲音傳了進來,話音繞繞彎彎,像是在心上勾上了一個小鉤子,“虧我打算出來接你們,結果你就和自己的小女朋友抱怨我是個財迷?!”

蘇意言驚喜地眼神移到了說話的男人的臉上,白皙的臉蛋看上去簡直是能讓女人都嫉妒。招牌式的狐狸眼,眸子星光點點,要不是從說話的內容裡知道這是陸時謹,蘇意言大概要意味這是哪家公司打算捧的小鮮肉。這是一張被造物主格外關照過的臉,蘇意言這下是明白為什麼,陸時謹的風流事蹟從來不斷,身邊的名模美女換了一批又一批。

在蘇意言看過去的時候,陸時謹眨眨眼,沖著蘇意言露出了一個招牌式的笑容,薄唇輕揚道“呦呵,你女朋友好像看上我了。”

“……”蘇意言無語地看了一眼陸時謹,這個男人哪都好看,怎麼就是智商有問題呢?

“是麼?”左以墨沒有什麼情緒波動,只是撩了眼皮淡淡地掃了一眼陸時謹,接著說道“那看在我頭頂被你養了羊的份上,簽約費打個折吧。”

“還有臉開口你?!”陸時謹一聽這話頓時來了氣,要不是顧及著這是在外面,蘇意言十分擔心下一刻他會不會撲過來揍左以墨。“你特麼,說好了的雙倍的,結果呢?!拿債務抵?我特麼白給你打工?!”

俊臉上一片烏雲,沒看錯的話,陸時謹的表情都有點扭曲了,蘇意言下意識地看了一眼左以墨,擔心簡直要溢於言表了。

左以墨是看懂了她的想法,伸了一隻手去拍了拍蘇意言的肩膀,臉上帶上清淺的笑意看著陸時謹,仿若無害“你可是欠了我四個億呢,不還說不過去。”

四個億?

蘇意言看了看陸時謹,再看了看左以墨,不知道為什麼,她總覺得,左以墨說完這句話之後,這裡的氣氛越發的冷凝了起來。

“你還好意思提那四個億?”下一刻,陸時謹就像炸了毛的貓一樣地跳了起來,齜牙咧嘴“我那

個四億怎麼輸的,你心裡沒點b數嗎?!要不是你贏了我能輸了嗎?!”

“都說了是賭局,自然要全力以赴,你輸了難道還能怪我?”左以墨薄唇微揚,悠悠然的嗓音頗為的撩人。

“什麼賭局啊,居然能輸四個億?”蘇意言好奇地看著左以墨。

左以墨回過頭來看著蘇意言,一挑眉,“其實也沒什麼,就是我們一起在美國上學的時候,系主任的女兒天天來我們旁邊蹭課,陸時謹那會對那女孩有意思,然後跟我們打賭,這個女孩是看上他所以來蹭課的。”

“然後他輸了?”蘇意言頗有興趣地追問道。

“對,他輸了,我們的賭注是誰輸了,就給對方身價乘以十的賭金,他特別自信的,選了自己。”想起往事,左以墨有些不自覺地發笑,他一邊帶著蘇意言往包廂裡走,一邊給蘇意言講著以前的事情。

“這不怪我,oK?!”陸時謹緊緊地跟在左以墨的後面,一面試圖解釋。

左以墨回頭看了一眼陸時謹,眼裡的戲謔毫不掩飾“對,不怪你,怪我長得比你帥?”

“誒,”蘇意言似乎聽出了什麼,她好奇地問左以墨道“難道那位小姐,其實是對你感興趣嗎?”

“對啊,”左以墨似乎是在回憶往事,臉上不自覺地帶上了點緬懷的笑意,唇角弧度柔和,“其實我當時也並不知道那位小姐到底是為了誰,我只是覺得,怎麼也不可能是陸時謹,所以想了想,賭了我自己,反正陸時謹那會被被家裡人趕出來了,就算真的輸了,左不過幾百萬,萬一贏了麼……”左以墨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陸時謹“萬一贏了那就是一筆大財富啊。”

“啊?”蘇意言不解“為什麼?”

左以墨一笑,並沒有說話,一行人站定了包廂面前,左以墨打開門,對蘇意言眨眨眼作出了一個有點調皮的表情“那會帝冠剛剛起步,初始投資資金,是四千萬。作為他的老闆,說起來的話,我的身價,怎麼也比四千萬高啊。”

“你還好意思說?”陸時謹好像終於忍不住了,拉開了蘇意言就沖了上去,舉止頗為粗魯地想抓左以墨的領子。

然而,左以墨似乎是早料到了他的舉動一樣,一個閃身就與陸時謹的爪子擦肩而過。

“你為什麼要找虐你?”左以墨搖搖頭,話裡帶上了一點可惜“你忘了體能訓練的時候了嗎?”

“體能訓練?”蘇意言有些好奇地看向左以墨。

陸時謹的臉色一僵,隨即咬牙強硬道“你沒聽過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嗎?”

“刮目相看?”左以墨伸手攬過蘇意言,看著陸時謹,悠悠笑開。

“刮目相看這個詞的前提是你得能看,你達到要求了嗎?”左以墨晾涼地瞥了一眼陸時謹,帶著蘇意言就逕自往裡走,再不理會身後的陸時謹。

蘇意言好奇地往後面望了一眼,就看見了陸時謹呆愣的站在原地,暈黃的燈光打在他的側臉上,俊朗而溫柔的臉上蒙上了一層憂傷的面紗,蘇意言頓時覺得有點於心不忍。她轉過頭來拽了拽左以墨的袖子,試探地問道“真的不管他嗎?”

左以墨聞言往後看了一眼,回過頭來哂笑了一聲“你想管管他?”

“啊?”蘇意言一愣,隨即搖搖頭,“不是,就是感覺他一個人,這個時候,好像有點難過。”

“嘖,左以墨,你又惹了陸時謹?”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