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美女總裁的保鏢

正文 第18章 宰客

書名:美女總裁的保鏢 作者:南客 本章字數:3588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17日 14:04


剛剛蕭逸跟夏薇被人圍住的時候,蕭逸一直背對著王德培的方向,因此王德培沒有看清楚他長什麼樣子。

王德培走過來的時候,正在妒火中燒,只顧著給夏薇找麻煩了,也沒有注意站在她身邊的蕭逸。

現在,王德培看到了蕭的長相,本來準備的一大堆痛駡蕭逸的話硬生生的被他吞進了肚子裡,怎麼都說不出口了。

這個男的,不是昨天跟鐘總一起的那人麼?

王德培的臉色微微發苦,昨天他也在醫院上班,所以看到了鐘倩眉與蕭逸同行的場面,更是目睹了醫院的幾位專家吃癟的場景。

而且,通過王德培的觀察,那件事情從始至終,鐘總對這年輕人的態度都是無條件支持。

那可是醫院的鎮院之寶級別的老專家啊,檔次比他這個主治醫師要高了不知道多少。但是不知道怎麼得罪了眼前的這人,都是一大把年紀了,被這年輕人教訓得顏面盡失,到最後連屁都不敢放一個。

王德培再狂妄,也知道蕭逸想要收拾自己,簡直跟玩兒一樣。

聽說昨天蕭逸到了醫院,只用幾分鐘就治好了讓老專家們束手無策的鐘筱雨,醫術堪稱通神。

對於這個傳聞,王德培是不信的,他自己就是醫生,對這種傳聞完全是嗤之以鼻。現在看見蕭逸變了臉色,完全是畏懼對方的勢力,而不是別的什麼原因。

蕭逸看到王德培變了臉,就猜到了他在想什麼。通過剛剛夏薇跟王德培的對話,他也將兩人之間的矛盾猜了個八九不離十。

於是,蕭逸配合的拍了拍夏薇的腦袋,說道:“小薇,王大夫畢竟是醫生嘛,醫者父母心,他也是因為關心病人才跟你急的,這件事情說起來還是你的不對。王大夫,小薇她不懂事,你不要跟她一般見識啊!”

王德培心裡暗暗叫苦:“我他媽就算是膽邊生毛了,也不敢招惹你的女人啊!”

“額,我的語氣也有些過激了!”

不過,蕭逸既然這麼說話,王德培也沒有蠢到給臉不要臉的程度,自然就順著杆往下爬了。

蕭逸之所以願意給王德培一個臺階下,主要是因為夏薇還得繼續留在這家醫院上班,真的得罪了一個主治醫師,以後肯定不會過得很愉快。

如果換了鐘筱雨遇到這種事情,蕭逸肯定不會跟對方廢話,直接用拳頭揍得他滾蛋完事兒。

“怎麼樣,我演技還不錯吧?”王德培走後,蕭逸立刻得意的向夏薇吹噓道。

夏薇長出了一口氣,可愛的吐了吐舌頭道:“可以拿影帝啦,以後這傢伙終於不會再纏著我了,你又幫了我一個大忙!”

“既然幫了忙,是不是該有獎勵呀?”蕭逸壞笑說道,眼神也色眯眯的看向夏薇高聳的身前。

夏薇卻沒有躲避,反而故意挺了挺胸脯。

蕭逸乾咳一聲,心道:“這姑娘是越來越奔放了,這麼下去,老子怎麼可能守身如玉啊!”

夏薇咯咯一笑,踮起腳尖來,突然在蕭逸的臉頰上親了一下:“純屬是出於感謝,你不要多想哦!”

說完,她就踩著輕快的步伐離開了。蕭逸摸了摸似乎還有少女唇溫的臉頰,不由得笑了起來。

走出醫院,蕭逸突然發現自己居然無所事事了。他想起之前答應准岳母鐘倩眉要給她治病,於是掏出電話,給准岳母鐘倩眉打了一個電話,告訴她自己準備去江華集團。

鐘倩眉接到這個消息十分開心,她多年來一直受病痛的折磨,總算能夠解決了。

蕭逸隨手攔了一個的士,坐了進去。

“去江華集團!”

告訴司機目的地,蕭逸便閉目養神。給鐘倩眉治病並不算十分輕鬆,因此他現在要養養精神。

不多時,蕭逸突然感覺到一道目光頻頻向自己看來。他睜開眼睛,發現的士司機不時的通過車內的倒車鏡看自己。

見蕭逸睜開眼睛,司機自來熟的問道:“先生,你是第一次來江海市吧?”

“哦?你怎麼知道?”蕭逸笑了笑,不置可否的問道。

“很少有人打車從第一醫院到江華集團的,距離比較遠,費用很高!”司機臉上掛著憨厚的笑容。

蕭逸不動神色道:“我聽人說這邊去江華集團並不算遠啊!”

“哎呀,告訴您消息的那人肯定也不太熟悉江海市的路。很多私家車能走的路,我們的士都不可以走的,距離繞遠不少!”

蕭逸嘴角閃過一絲冷笑,不再言語。這種宰客的手

段,他也聽說過,只不過沒想到自己居然能夠遇到。

車子裡面安靜了下來,蕭逸注意了下兩邊的道路,發現司機果然在刻意繞遠路,現在走的路與江華集團完全是南轅北轍。

“反正時間還早,就陪你玩玩!”

過了一會兒,司機又開口問道:“先生你到江華集團是找親戚去?”

蕭逸哈哈一笑,道:“我們鄉下十多年都難得出一個有出息的人,我哪能有親戚在那樣的大集團啊。聽說最近江華集團又要建新樓,現在那邊等著接生意的施工隊不少,我準備去他們那裡碰碰運氣!”

“哦!”司機聞言,臉上閃過明顯的鄙夷之色。

“果然是個鄉巴佬,進城來當農民工的!”

將自己想要打聽的消息打探清楚了,司機確定了宰了這個乘客不會有什麼後患,終於放下心來,帶著蕭逸更加起勁的繞起圈子來。

車子在江海市里七拐八繞,蕭逸看著兩邊的景色,心裡卻有些好笑。

“這傢伙,真當我是鄉巴佬麼?剛剛路過的那個廣場裡,有一個巨大的半裸的女人雕像。這麼明顯的地標建築,居然敢帶我繞了三次,這簡直是帶著我江海一日遊的節奏啊!”

不過,這個司機也不算太笨,為了省油錢,硬是哪條路最堵,他就走哪條路,反正等紅燈的時間計價器也會跳。

這樣走走停停,走了足足三個多小時,在路上反倒堵了足有兩個小時。經過這番“艱苦跋涉”,的士才停到了距離江華集團不遠處的一個街道上。

“先生,到了!”

司機看了看計價器,得意的扭頭說道。

蕭逸一邊作勢掏錢,一邊裝模作樣的問道:“多少錢?”

“三百零六塊,零頭我給您抹了,就收您三百吧!”司機笑眯眯的說道。

“三百?怎麼會這麼貴!”

看見蕭逸一臉驚訝的模樣,司機心中暗爽,嘴上卻說得頭頭是道:“先生,這個是計價器上的價格,錯不了的,不信你看!”

說著,他指了指計價器。這個時候,蕭逸仿佛才發現有計價器這個東西一樣,滿臉不可置信的看著計價器。

“可是,我沒這麼多錢啊!”

“沒錢,沒錢你坐什麼車?”的士司機立馬變臉了,惡狠狠的問道。

“我也沒有想到來這裡會這麼貴啊!”

見蕭逸一副氣短的模樣,司機變本加厲,怒聲道:“你剛上車我就告訴你了,從第一醫院來江華集團很遠。沒錢那時你怎麼不說,怎麼著?是不是那個時候,你就準備賴我車費了?”

蕭逸繼續不吭聲,助長了這司機的底氣,他冷聲說道:“別以為一句沒錢就能夠賴帳,我明著告訴你,就你這種喜歡賴帳的鄉巴佬我也不是第一次見了。有錢你就掏出來,你我好聚好散;如果沒錢……呵呵,人員局離這裡可不算遠!”

“別啊,大哥,要不我給你變個戲法?我聽說,你們城裡人都喜歡看戲法,演得好會給錢的!”蕭逸一本正經道。

司機都被氣樂了,他扭過頭去,隔著隔離網,冷笑道:“你會變戲法?要是你變個戲法,能把你變出去,那我自認倒楣!”

說完,他哈哈大笑起來。

前些年江海市的治安非常不好,每年都會發生殺的士司機搶車的慘案。後來,江海市的的士公司統一為所有的士配上了防護網。用鋼制防護網,駕駛室包了起來。

另外,所有的士上,都配備了駕駛室一鍵落鎖功能,只要沒有死機的允許,除非砸車窗,否則外面的人進不來,裡面的人也出不去。

的士公司沒有想到的是,這些配置解決了殺人奪車的問題,卻又引出了一個問題,那就是的士司機宰客。

江海市的司機宰客,並不在計價器上做手腳,而是故意帶著客人繞遠路。這樣,即便是打官司,證據也對他們有利。

從那以後,江海市人員局每年都會處理多起的士司機與乘客的糾紛。而且由於的士司機能拿出有利證據,人員明知他們宰客,也沒有辦法處理,調節結果都是讓乘客照單付錢。久而久之,這種不良風氣在的士司機之中越來越盛行了。

司機乾脆將車子熄了火,扭頭抱臂,冷笑著看著蕭逸。跑完蕭逸這一單,今天他的業績已經全部完成了,並不在乎浪費這點時間。

蕭逸口中嘟囔道:“你們這些城裡人,就是覺得自己聰明。你說的這個戲法太簡單了!”

說著,他伸出手指,沿著車窗滑動起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