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並無情深共白首

正文 第7章:是不是藏了男人

書名:並無情深共白首 作者:白首 本章字數:3367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1日 12:47


  宋思齊看著顧輕語篤定的語氣,知道她不是在開玩笑的。而自己的確是不能和顧家做比較,如果她真的出手的話,自己真的沒有任何的退路了。

  他只是想要得到閆蘇蘇的房子和她的錢而已,沒必要去做出那麼大的犧牲。所以自己還是見好就收算了,不要惹急了他們,自己也得不到任何的好處。

  他難耐的吞了一口唾沫,然後重新假裝淡定的看向了閆蘇蘇。

  “好,今天我就放你們一馬。但是我是不會那麼容易放棄的,閆蘇蘇,你最好快點把房子過戶到我的名下,然後離婚,要不然的話我會讓你好看的。”

  宋思齊說著就帶著玲玲和劉翠花離開了,閆蘇蘇這時才松了一口氣。

  顧輕語擔心的看著她詢問。

  “蘇蘇,你沒有什麼事情吧,要不要休息一下。”

  閆蘇蘇只覺得自己身心疲憊,攤上了這麼一個人渣就夠她有得頭疼的了,後面的事情還不知道應該怎麼辦呢!

  難道真的要把自己的房子白白送給宋思齊嗎,她怎麼想都不甘心。

  “我可能是太累了,我先回去休息一下就好了。”

  顧輕語點了點頭,然後都各自回家了,因為這一場鬧劇,連本來要做B超的都忘記了。

  閆蘇蘇回家之後就直接睡覺了,這一覺讓她覺得昏昏沉沉的,晚上做噩夢的時候也被驚醒了。

  她迷迷糊糊之間聽到了敲門的聲音,她錘了一下有些痛得腦袋,然後往門口走去。

  她通過貓眼看了一下外面是誰來找自己,沒有想到的是傅北衍,閆蘇蘇疑惑的想道。

  他怎麼會那麼晚了還來找自己,她還沒有做好閆重新見他的準備,她沒有立馬去開門。

  外面的門鈴還在不停的響著,她咬了咬下唇,這樣一直把他晾在外面也不是辦法

  而且也不知道他要在外面按多久,晚上吵到別人就不好了。她只好打開了門讓他進來了。

  “呃,你那麼晚了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突然一股濃重的酒味傳入了她的鼻尖,她皺了一下眉頭。

  “你幹嘛喝那麼多酒,你不知道喝酒傷身嗎?先進來再說吧!”

  說著就把喝醉了的傅北衍扶了進屋,讓他坐到了沙發上。

  然後自己就去幫他倒水了,出來的時候就看到了他在自己的衣櫃裡面不停的找著什麼。

  甚至很不可理喻的把自己的衣服一件件的扔在了地上,閆蘇蘇睜大了眼睛,反應過來連忙走到了他的面前。

  “哎呀,你住手,我什麼時候得罪你了,居然真的蹂躪我的衣服。”

  閆蘇蘇抗議的看著眼前的男人,心裡暗暗的想到,是不是喝醉酒的男人都是腦袋抽筋的。

  傅北衍沒有回答,而是自顧自的聞著衣服上有沒有什麼味道,然後到床單,房間到處都被他看了一遍,聞了一遍。

  閆蘇蘇懷疑眼前的男人到底是不是來找自己的,現在的行為根本就是在不可理喻。

  閆蘇蘇實在是不耐煩了便拉住了發瘋的傅北衍,制止了他的動作。傅北衍直接沖著閆蘇蘇質問,用力的捏著閆蘇蘇的下巴。

  “你今天為什麼要辭職?”

  閆蘇蘇撇開了視線,她實在是不喜歡他這麼赤果果的眼神。

  “我不想幹了就辭職了,沒有為什麼…”

  說這話的時候她明顯是心虛的,可是她卻不能告訴他真正的原因。

  “你以為你可以騙得了我嗎,肯定有原因的,你告訴我,為什麼要辭職。

  當初的是你不是很在意這份工作的嗎,怎麼,現在說離開就想要離開嗎?”

  傅北衍渾身都散發著一種戾氣,他身上有著一種逼迫的威嚴。閆蘇蘇緊緊的咬著牙關,不論怎麼樣都不可以說出口。

  “是不是因為那個男人,所以你要辭職?”

  傅北衍頓時想到了她今天所說的那個男人,如果不是因為他的話,又是因為什麼的,他不得不去懷疑。

  閆蘇蘇更加心虛的不敢去看他的眼睛了。的確是因為一個男人,只不過這個男人就是他自己而已,她卻不能夠告訴他。

  “不管是不是我都不想留在學校工作了,每天被學生氣得吐血,而且因為準備離婚的事情,我很煩。需要冷靜一下,我怕我忍不住一時生氣而毆打學生。”

  閆蘇蘇儘量把自己說得有暴力傾向一樣,其實她更怕繼續留在學校的話會被劉翠花跑來找茬,還會連累到傅北衍。

  她已經虧欠他很多了,絕對不可以再毀了他的前途,如果是這樣的話,她就算有再多的補償方式也補償不

了他的。

  “如果是這樣的你大可以休假,這件事情我幫你解決,你不需要擔心。”

  傅北衍以為她真的是因為離婚和學校的事情,就信以為真了。他信誓旦旦的保證,讓閆蘇蘇只會更加的愧疚。

  “傅北衍,你可不可以不要管我的事情。我想要怎麼樣是我一個人的事,與你無關。”

  閆蘇蘇直接甩開了傅北衍的禁錮,頹廢而無奈的坐在了大床上,她的煩惱只要自己一個人承擔就可以了。

  沒有必要把他也拉扯進來,這件事情本來就和他沒有任何的關係,他不需要插一腳。

  “呵呵,你以為你這樣說我就真的不會管了嗎,你不給我一個充分的理由我是不會讓你那麼輕易的離開的,而且辭職令絕對不會下來。

  你想要休假也好,怎麼樣都好,就是不能夠離開學校。”

  傅北衍冷笑著威脅,她想要怎麼樣是她的事情,但是他要管得話她就沒有那麼大的本事離開了。

  想要和別人雙宿雙棲,也要看看她有沒有這個本事。

  傅北衍是霸道強勢的,閆蘇蘇沒有反駁,她知道現在跟一個酒鬼說話,根本就是在對牛彈琴。

  或許等到他睡醒了就什麼都可以解決了。

  傅北衍看到她沉默了下來,抿了抿乾澀的嘴唇,拿過旁邊放著的水喝了個一乾二淨。

  然後想到了什麼便問道。

 “你和宋思齊離婚的條件是什麼,打算什麼時候離婚。”

  他不想再看到她和那個傢伙再糾纏不清,每次看到他們還在一起,他的心裡頭就是滿滿的怒火。

  恨不得讓那個人從這個世界上面消失。

  “房子,如果沒有什麼問題的話我想明天就去和他離婚,我不想再拖了。

  就算再拖下去也只是浪費時間而已,還不如快點的解決清楚。”

  閆蘇蘇鬱悶的回答,因為這件事情她晚上都睡不好了,以防夜長夢多,她必須馬上把視頻給拿回來。

  省得宋思齊再有機會來威脅自己,到時候配了夫人又折兵。

  傅北衍聽到了她的回答,滿意的點了點頭。

  “這樣也好。房子不要就算了,我會幫你買一套更大的房子,你想要什麼樣子的,到時候我們一起去看。”

  閆蘇蘇覺得不可思議的看了一眼傅北衍,他現在說在說醉話還是在說真的。

  但是不論真的假的,她都不可能去接受他的恩惠。

  “不用了,到時候我會自己解決。”

  閆蘇蘇硬生生的拒絕讓傅北衍覺得覺得不悅。

  他給的她不要,那麼她想要誰的,那個男人的嗎?

  可是這個房間裡面根本就沒有那個男人的味道,到底她說的那個男人是誰?

  “為什麼不用,我願意給你,你就應該感恩戴德的接受。”

  “我已經欠你很多了,我不想再欠你了。”

  閆蘇蘇倔強的回答,傅北衍冷笑。

  “你自己解決,你覺得你解決得了嗎,閆蘇蘇,你應該知道自己有多大的本事。

  有些時候你就應該依靠男人,更何況,我願意給你依靠。”

  對於閆蘇蘇敬酒不吃吃罰酒,傅北衍有些無奈。

  閆蘇蘇怔怔的看著傅北衍,依靠著兩個字對於她來說太過奢侈了。

  她本來以為自己有個依靠,可是那個男人卻是一個人渣,離她而去,欺騙她的感情就算了。

  可是現在還要掠奪她所有的東西,甚至不惜毀掉她的名節。她已經不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有誰可以再依靠了。

  “你怎麼了?”

  傅北衍看到她不對勁的樣子便靠近了一步,閆蘇蘇可以更加準確的聞到了他身上的酒味。

  濃濃的,帶著一股香甜的氣息,讓她沉迷。從來沒有一個人喝酒會帶給她這種奇特的感覺的,別人喝酒不是渾身臭味就是噁心至極。

  可是為什麼,喝了酒的他更加的好看性感了。特別是醇厚的酒味讓她心醉,閆蘇蘇甚至都以為喝醉酒的人是自己而不是他了。

  她晃了一下腦袋,讓自己清醒了一點,她逞強的扯了一下嘴角。

  “我沒事,我只是有些累了,現在已經很晚了,再加上你喝醉酒,你還是快點回去吧!”

  閆蘇蘇的語氣有些急切,停在傅北衍的耳裡就是以為她在趕自己離開。他僵硬的抿了抿唇,質問。

  “是你真的累了,還是你不想我留在這裡,還是說你這個屋子裡面還有別人的存在。”

  閆蘇蘇瞪大了眼睛看著眼前的男人。

  “你在胡說什麼呢,我的房間裡面怎麼還可能藏著別的男人。”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