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並無情深共白首

正文 第23章:離開他

書名:並無情深共白首 作者:白首 本章字數:2250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1日 12:47


  閆蘇蘇生怕傅北衍不回應,外面的人就要闖進來了,然後抬頭便在傅北衍的肩膀上使勁的咬了一口。

  傅北衍像是在報復,居然也低頭在閆蘇蘇的脖子上咬了一個牙印,但是和閆蘇蘇相比,他的力道小很多了。

  閆蘇蘇還是忍不住的悶哼了一聲,傅北衍看到她依舊因為害怕而瑟瑟發抖的反應時。

  才覺得有趣的笑著放開了她的身體,閆蘇蘇找到機會便連忙弄好了自己的衣服,避免讓別人看出端倪來。

  傅北衍看著她著急的樣子,心裡頭劃過了一抹失落,差一點點就可以得到她了,對於一個剛剛開掛的人來說是怎麼也不會滿足的。

  本來想著趁中午的時候好好的培養一下感情,卻還是被攪和了好事。

  他弄了弄自己的衣服便往外面走去,門突然的被打開,傅北衍的臉色很不好。

  外面的人尷尬的扯了扯嘴角,連忙說出自己來的理由,生怕傅北衍一個看不順眼把他給吃掉。

  “副校長,原來你真的在裡面啊,真不好意思吵醒了你。校長有事找你。

  他現在在辦公室,說是有重要的事情和你說。”

  傅北衍面無表情的抿了抿唇,然後後退了一步砰的一聲再次關上了辦公室的門。

  外面的人差點撞到了,他悻悻的摸了摸鼻子然後離開了,反正消息傳到了,他去不去就是他的問題了。

  閆蘇蘇看到他去而又返,不知道是什麼事情,便疑惑的問道。

  “不是有事嗎?”

  傅北衍淡淡的看著她的臉龐,性感的嘴唇貼在她的耳邊。

  “有事也是我們剛才沒有完成的事,閆蘇蘇,你太磨人了,讓我一秒鐘也捨不得離開你。”

  閆蘇蘇輕輕的咬著嘴唇,帶著甜蜜的笑意,她心想,難道這就是愛情嗎?

  她嬌羞的推了推他的胸膛。

  “不要鬧了,我可不想紅顏禍水。”

  傅北衍低頭親吻了一下她的嘴唇,戀戀不捨的撫摸著她的頭髮。

  “好了不逗你了,我還有事就先走了,你自己回辦公室,有事打我電話。”

  他的語氣裡面帶著無盡的溫柔,,看到閆蘇蘇同意了才轉身離開,閆蘇蘇看著他寬闊的背影,指尖輕輕的撫摸著嘴唇,真像是夢境一樣。

  時間轉眼即逝,很快一個月就過去了。閆蘇蘇這天起床的時候突然泛起了噁心,吐得上氣不接下氣的

  傅北衍擔憂的拍了拍她的後背,讓她沒有那麼的難受。

  傅北衍二話不說的就拉著她的手往醫院而去,閆蘇蘇在等待結果的時候不斷的埋怨著他的大驚小怪。

  只是吐一下而已就來醫院了,怎麼感覺她很嬌貴一樣。

  中途的時候他的爸媽來電話了,讓他回去一趟。

  只留下了閆蘇蘇一個人在等結果,出乎意料的報告是她懷孕了。

  閆蘇蘇看著手裡的結果說不清自己到底是什麼感覺。總之是帶著激動和不可置信的,她在想著如果傅北衍知道的話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是否和自己一樣的開心,

她小心翼翼的將報告單放進了包包裡,等著他回來的時候就和他說。

  她沒有等來傅北衍,反而等來了傅北衍的爸爸。閆蘇蘇拘謹的給傅北衍的父親倒了一杯水,禮貌的扯了扯嘴角。

  “伯父,不知道你今天會來。不知道你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傅北衍的父親打量了一下她的房子,然後又打量了閆蘇蘇一番,語氣有些嚴肅的質問。

  “你和傅北衍在一起了,你知不知道你根本就配不上他?”的確是質問,而不是詢問。

  閆蘇蘇對於他的問題有些措手不及,就算配不配他也沒有必要用這種的語氣來質問她吧!

  這讓閆蘇蘇捏了一把冷汗,看來今天卻來者不善。

  “不知道你這麼說是什麼意思?”

  閆蘇蘇雖然心裡覺得委屈,但是聲音還是儘量的柔和,她不想得罪傅北衍的爸爸,這對自己沒有任何的好處。

  “我什麼意思你應該明白,你不論是什麼都配不上我的兒子,你們一開始就是一個錯誤,我希望你可以離開他。”

  傅爸爸絲毫不帶轉彎的說著,好像他說什麼都是理所當然的。

  “這是傅北衍的意思還是伯父你的意思,如果只是伯父你的意思的話,抱歉我做不到。”

  閆蘇蘇倔強的對視著傅爸爸的眼睛,她不是一個說一兩句話就可以打發的女人,特別是今天她知道自己懷孕了。

  就更加不能夠輕易的退縮,傅北衍是喜歡她的,那麼她就不能放棄來之不易的幸福。

  這段日子以來的相處讓她更加不能夠離開傅北衍了,她習慣了睡覺的時候他抱著自己,習慣他會每天跟她動不動就親密接觸。

  甚至哪怕一秒鐘都讓她離不開傅北衍,哪怕沒資格。她也不願意離開。

  傅爸爸直接從口袋裡面拿出了一張空白的支票放到了閆蘇蘇的面前。

  “不論是誰的意思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必須離開他。現在我好聲好氣的告訴你,如果你不離開他的話,那麼我只能夠採取其他的手段了。”

  閆蘇蘇有些苦澀的低下了頭,看著空白的支票有些諷刺。

  “我很抱歉,我不要你的錢,我只要傅北衍。除非他親口說不要我了。要不然我是不會離開他的。”

  閆蘇蘇沒有絲毫的猶豫,她就是這樣的人,要麼當初不在一起。要不然她絕對不會輕易放手。

  “閆小姐,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傅北衍是我唯一的兒子,他的婚姻絕對不是你這種女人可以參和的。”

  閆蘇蘇頓時覺得好笑,她是怎麼樣的女人了,吃喝嫖賭,她一樣壞習慣也沒有。

  “伯父,我這種女人怎麼了,我吃我自己的,用我自己的,不偷不搶,也不幹任何的壞事。我不知道我哪裡配不上傅北衍的。

  而且現在是傅北衍喜歡我,如果你想要拆散我們的話,我覺得這些話你應該跟他說,而不是跟我浪費口舌。”

  閆蘇蘇覺得自己的胸口堵了一口氣一樣的難受,她恐怕以後平靜的日子不再平靜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