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賢王嗜寵:邪醫狂妃

正文 第 9章 賢王妃戚柔

書名:賢王嗜寵:邪醫狂妃 作者:妃子 本章字數:2602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4日 15:57


宋明月詫異的回過神來,卻發現握住自己手的原來是賢王妃戚柔。

戚柔這個名字,在宋明月兩世的記憶裡也只是‘雲國公主’‘賢王的正妻’這兩個身份。雖說上一世她曾與她的兒子鐘離期被賜過婚,可兩人的交流甚少,若要說,只不過是萍水相逢吧。不過從剛才的事情,看得出,她的確對自己極好。宋明月是知恩的人,雖然不知道要說什麼,還是禮貌的笑了笑。

戚柔看到宋明月這小小年紀,就這樣懂事,便知道她在這府上肯定受了不少的苦。所有的精明和保護殼,都是被逼出來的,她懂,所以她更是分外的心疼。他笑了笑,親昵的攬住了宋明月,忽然說道:“你這丫頭著實可愛。要麼……別叫我賢王妃了,倘若你不介意。叫我乾娘可好?”

“啊?”

“什麼?!”

“這……”

一言既出,在座的人神色各異。宋忠勇是驚訝和竊喜,賢王鐘離意,自然是對嬌妻的任性覺得無奈卻又故意縱容的寵溺。

就連宋明月都覺得有些訝異,自己這一世可是第一次和賢王妃見面啊!居然一言不合就要認乾女兒,這何止是天上掉餡餅,這可是天上下餡餅雨啊。

送到嘴邊的鴨子,當然不要白不不要,宋明月可不是唯唯諾諾、瞻前顧後的人。她不假思索的就點了點頭,頓了一會,甜甜得叫了一聲:“乾娘!”

蘇氏看到賢王妃和宋明月這賤蹄子如何親昵,氣得幾乎咬碎了一口牙。心道今日不知道是自己犯了什麼太歲,還是宋明月這丫頭撞了大運。早上給她和爾曦兩個人一個下馬威不說,現在居然有被京中炙手可熱的賢王妃認作了乾女兒……

那可是賢王和賢王妃啊!要知道賢王可是與當今聖上親得不能再親的親兄弟啊。倘若這就做了賢王夫婦的乾女兒,那豈不就是……攀龍附鳳,飛上枝頭當鳳凰了?!

蘇氏越想,越覺得生氣,幾乎都要混過去了。可身邊一個是賢王,一個夫君,她只能勉強鎮定下來,可惜腦子還是亂亂的。做出了一副如沐春風的模樣,笑盈盈在一旁恭喜道:“我們是宋府真是好福氣,明月真是好福氣,往後……”

“唉?這位……”戚柔察覺到蘇氏這話的苗頭,立馬打斷道,“這位姨娘,這是明月的福分。與你們丞相府可沒有一分一厘的關係。我戚柔今日把話就放在這裡,宋明月的確是我今日認得乾女兒。可也只有她一個人是,倘若以後讓我見到有什麼人借著明月或者我賢王府的名頭恣意妄為,可別怪我這賢王妃不給面子!”

戚柔這話一說,無異於是狠狠扇了蘇氏一個耳光。蘇氏更是臉色蒼白,僵在了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宋忠勇急了,這個蘇氏真的是蠢,賢王妃是什麼人,居然也上趕著往前貼,還嫌給自己丟的臉不夠嗎?!他一邊向戚柔和鐘離意道歉,又猛地一拍桌子,指著蘇氏鼻子罵道:“你這不識抬舉的婦人,還不快滾回去。帶上你的‘好女兒’,滾得遠遠的!”

蘇氏沒有辦法,只能漲紅著臉帶著宋爾曦走了。

柳如煙知道自己今天是敗了宋明月一籌,如今又是別人家的妯娌大戲,她也沒有興趣看,便也告辭了。

剛才還熱熱鬧鬧的前廳,這會兒又安靜了下來。只剩下賢王鐘離意、賢王妃戚柔、宋忠勇

還有宋明月。四人又沉默了一會,鐘離意咳了一聲,說道:“丞相,外面春色正好。你我去小酌幾杯如何?”這話,是要給這兩剛認得乾娘乾女兒留空間呢。

“好好好。”宋忠勇當然也懂,很快就走了。

前廳空了,戚柔便拉著宋明月坐下,將她從上到下,從左到右,從裡到外,仔仔細細地看了好幾遍,看得宋明月都渾身發毛了才停下,說了一聲真好。

宋明月一愣,忽然明白了過來……戚柔或許不是對自己一見如故,說不定是真的早有淵源!可是她實在對這個高高在上的女人沒有任何記憶,只能試探著問道:“賢王妃……認識我?”

戚柔看到宋明月一臉不解,自己也跟著了一口氣,喃喃道:“也是。我從未告訴過你,你又怎麼能知道呢。”她頓了頓,十分憐惜的看著宋明月指頭上的傷口,慢慢說了起來。

原來宋明月的母親蘭因其實也是雲國人氏,不僅如此,還與戚柔在很小的時候就義結金蘭,是最好的姐妹。可是戚柔人在皇宮,而蘭因來去無蹤,她們漸漸地、聯繫得越來越少,後來,戚柔對鐘離意一見鍾情,不管不顧得嫁入了大殷。為人妻為人母以後,倒是對蘭因的思念淡了一些。

可是後來某日,她在偶然間遇見了宋丞相新娶的正妻,猛然發現那個嬌豔的美婦人正是與自己結義過的好姐妹,心中一陣欣喜。可惜那時的先帝剛剛去世,如今的皇帝才即位,賢王為了避嫌,已經在家中賦閑了好久,她身為賢王妃,更不能多餘朝種人接觸。

總之,兩姐妹再次相逢,卻已經是物是人非。之後的戚柔也多次想去接近蘭因,可又找不到好的機會……最後拖著拖著,等來的,卻是丞相夫人難產而死的噩耗!

戚柔說道傷心住,不禁也紅了眼圈。倘若她當年知道自己的好姐妹嫁入相府,非但沒有過上好日子,卻是死在了生產之時,那她才不管什麼身份地位,說什麼也要救她出來。

這件事的愧疚變成了一個種子,在戚柔的心底埋了下來。即便已經過去了十二年,戚柔對宋明月母親之事非但沒有放下,反而愈發的耿耿於懷。今日她已經見到了當年好姐妹的遺女,作為母親的那種責任感讓她莫名的親近起這個孤立無援的小姑娘,更愈發愧疚,想要加倍的對她好。

宋明月兩世以來對‘母親’的記憶幾乎為零,這還是第一次聽戚柔說以前的事情。而且也能從字裡行間中感受到戚柔的難過與愧疚,莫名得,她也跟著難過了起來,心中一酸,眼圈也跟著紅了。即便是從鬼門關裡走回來的人,也畢竟是活生生的,有感情的人啊!她這麼多年,缺少的,不正是這份關懷和保護嗎!

重生之後的宋明月雖然外表剛強,刀槍不入,其實內心依舊柔軟。她看得出戚柔卻是真心實意,驀然間也卸下了心房,認真的回握了一下戚柔。

宋明月吸了吸鼻子,將到眼邊的淚水忍了回去,對戚柔微笑道:“明月能與賢王妃有這樣的機緣,已然是天大的福分。天有不測風雲,人有福禍旦夕,母親之事與王妃無關,請不要太過自責。”

戚柔也知道往事除了傷心之外,再無益處,於是笑了笑,對宋明月保證道:“月兒,你記住。從今往後,我便是你的娘親,倘若有誰欺你、辱你,你便來告訴我。我戚柔再次保證,絕不讓你受半分委屈!”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