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賢王嗜寵:邪醫狂妃

正文 第 18章 以毒攻毒

書名:賢王嗜寵:邪醫狂妃 作者:妃子 本章字數:2308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4日 15:57


這人真是奇怪,一會說自己無藥可醫,一會又說他包治百病;一會說不收診金,一會又要自己答應他三個要求。宋明月覺得這個青玄真是反復不定,捉摸不透,醫術好不好不知道,脾性倒是十分大。

她倒是不擔心自己會被青玄騙,一來這是戚柔引薦介紹給自己的人,不說有用,起碼無害;二來自己會醫術,倘若他在藥中動什麼手腳,自己也能及時察覺;三來……如果這個青玄真的有什麼問題,那她也不介意在仇人名單上再多加一個人。

“好。不過……你若是叫我做一些刁難的事情,我該如何是好?”

“放心,絕不違背倫理,也無性命之憂。”

青玄和宋明月談妥了,唇角出現了一抹笑意。仿佛千年冰山在一縷暖陽的照射在破了冰,流瀉出來的水便是那笑裡蘊著的無限風華。

青玄本是世外中人,愛好雲遊四海,幾乎沒有固定居住的地方。而這次他在賢王府小住,也是因為雲國長公主(也就是戚柔的娘親)曾贈他過幾味珍稀藥材,他不喜欠人恩情,便受她所托,在來大殷遊歷時順帶看一看戚柔是否安好。原本已經在這裡住了兩日,這就該啟程去往別處了,可是宋明月的忽然出現,讓他又改變了主意。

他清咳了兩聲,以表嚴肅。下一秒,就一把就牽起了宋明月,將她帶到了自己暫居的院中。

因為宋明月額頭上的傷口雖然不大,可若是不好好處理,或者遇到了庸醫怪藥,留下疤也不無可能。青玄取來了自己隨便所帶的藥箱,那是一個方方正正的箱子,一打開,便看到了裡面滿滿當當的瓶瓶罐罐。不過那些瓷器缽體上並沒有標注名字,宋明月也瞧不明白,只能依稀根據藥味編出幾味中藥。

她坐在一邊,看著青玄在裡面翻翻撿撿,最後挑出了一個白瓷圓缽。青玄將那圓缽打開,裡面的是一些乳白色的膏體,伴著一股煞是好聞的清香撲鼻而來。他取了一些蘸在手上,放在鼻子前嗅了嗅;又拿出一個長頸的青瓷瓶,從裡面到出了一兩滴液體,和起先的膏體混合。折騰了好一會,才小心翼翼的將指尖上的藥膏塗到了宋明月的額頭上。

宋明月覺得青玄貼上來的指腹很溫暖,而藥膏清清涼涼的,原本還有些火辣辣的傷口一和藥膏接觸,便一點都不疼了。

“你可覺得身子有哪出不對?”

青玄退回座位上,用一種盯著小白鼠的眼神看了宋明月很久,終於,慢慢吐出這幾個字。

宋明月覺得莫名其妙其妙,搖頭道:“外敷的藥,除非你下毒,不然哪能有什麼問題。”

“哼,虧你自詡懂些醫術。連我方才加的那點東西也不認識?”青玄毫不留情的白了宋明月一眼,說道,“我加的,是——萬骨枯。”

宋明月‘嘶’得倒吸了一口涼氣,殘蠱是什麼厲害的東西她是不知道。可是萬骨枯她知道啊,據說這玩意無色無味,只要用在傷處,抑或內服,五步之內必

死,七日之內便化白骨。也正是因為毒性如此猛烈,才會有萬骨枯這麼一個厲害的名字。

只是……她,好像真的沒有感覺的到任何不適啊……

“你該不會拿的假藥吧?”宋明月伸了伸胳膊腿,還在桌子邊走了兩圈,發覺自己根本沒什麼異樣,便這問道。

青玄被宋明月氣的一哽,呵呵笑了一聲,將那瓶子中的液體往桌角滴了一滴。很快,那桌角便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腐蝕了起來,不過好在用量極小,只毀了一個極小的邊角。他再問她:“信了麼?”

“……”

宋明月目瞪口呆的看著毀掉的桌子,又不敢置信的摸了摸自己的額角。傷還在,藥膏還在,那自己……?

青玄仿佛看出了宋明月的疑惑,歎了一口氣,說道:“你知道以殘蠱的威力,你為何可以活到現在嗎?不是下蠱之人心懷慈悲,更不是他沒有用銀笛催蠱,而是你缺了半魂一魄!蠱之術,其原理便是在體內中蠱,以銀笛催動,內毀你身形血肉,外催你三魂七魄。可惜……你缺了這半魂一魄,所以,銀笛無用。可是,即便施蠱之人的銀笛哨聲不可催動,你體內的殘蠱卻已經依靠著你的血肉活了下來。殘蠱霸刀,與一切處益草相忡。你今日這傷,若是貿然用了普通的止血藥膏,恐怕晚上便兩眼一翻,躺入棺材了。”

青玄說到這裡,頓了一頓,看到宋明月的臉色漸漸的陰沉下去,心中居然有了些愧疚,覺得自己嚇到了她。於是他又假意‘咳咳’了兩聲:“不過你也不必擔心,殘蠱需要毒養。往後別人補身治病用藥,你則要用毒。唔,只要毒物補得及時,你便不會有什麼大礙。我雖懂醫知毒,可蠱術卻非知道解藥便可解除,所以根除之法且還任重道遠。”

呵,上一世百病纏身,這一世到成了百毒不侵。宋明月十分樂觀,甚至覺得自己有些賺了,畢竟她有一身血海深仇要報,而這一世,已經出了風頭,招惹了不少人,倘若可以面議毒藥,那更是要省不少的心。

宋明月自顧自的想著,過了一會,忽然意識到了什麼。她轉臉看向青玄,用一種十分驚愕的眼神看想到他,說道:“你身為醫者,怎麼會隨便攜帶這麼多的毒藥?!你、你……”

“我?我什麼我?”青玄一臉坦然,把那種沒有名字的瓶瓶罐罐淡定的收了回去,“我說我可行醫治病,可沒說我不會殺人越貨。怎麼,怕了?”

宋明月看著青玄,青玄的五官有一種懾人奪魄的氣質,亦正亦邪,眸子好像蘊著一潭最深最寒的水,令人捉摸不透。她深深吸了一口氣,回想到剛才青玄的種種,以及他初見自己時說的那句話,不禁起了一身冷汗。

莫不是……這個青玄不是人?!

又或者,他也是和自己一樣重生而來的?

“你知道我為何知道你不是一般的‘人’嗎?”青玄仿佛看透了宋明月的心思,在她暗自思量的時候,忽然拋出了這麼一句話。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