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賢王嗜寵:邪醫狂妃

正文 第 23章 口無遮攔

書名:賢王嗜寵:邪醫狂妃 作者:妃子 本章字數:3277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4日 15:57


柳如煙一愣,她倒是沒想到宋明月會突然誇自己,不過沒有哪個尋常女子可以抵抗住這樣的恭維。她也不例外,被誇的心花怒放,不自覺的扭了扭身子,樣子有些滑稽。可柳如煙卻不自知,親熱的拉著宋明月,假意推脫道:“明月妹妹真是過獎了。”

“噗……哈哈哈哈哈哈。”鐘離期在一邊看了許久,最後看到柳如煙一臉真心實意的謝謝宋明月時,實在沒有忍住笑出了聲。

這實在是太蠢了。她柳如煙一路上不顧形象,和鐘離羽你儂我儂,兩個人幾乎都要黏在一起了,宋明月還要說她是什麼‘知書達理’‘教養好’,這不是明擺著的反話嘲諷她嗎。這是要傻到什麼程度,才能聽不出其中的意思,還這樣美滋滋的。鐘離期越想越好笑,扶著樹笑得亂顫,桃花花瓣紛紛揚揚的撒下,落了他一頭一身,有些滑稽……又有些好看。

宋明月已經懂了鐘離期為什麼而笑,生怕他拆了自己的台,連忙踢了他一腳:“世子爺,你這是怎麼了?可是身子哪裡不舒服?還是被蟲子蟄了,不然怎麼這樣不顧形象的在光天化日下放聲大笑,豈不是失了世家風範?”

鐘離期已經停住了笑,那雙好看的眼睛眯了眯,斜著看向了宋明月。心道這丫頭還真的牙尖嘴利,動輒就把事情上升到了一個不好解決的程度,到是十分懂得說話的門道。他頓了頓,用只有宋明月一個人聽得到的聲音,對她低聲道:“對我用那一套沒有用,知道為什麼嗎?因為,我臉皮厚!”

“……”宋明月差點吐出一口血來,上一世她怎麼沒發現這個人這麼不要臉?她有些尷尬的咳了兩聲,不再說話了。

鐘離羽也覺得鐘離期有些莫名其妙,不過天生妒忌心讓他忍不住也跟著宋明月踩了一腳:“是啊是啊。你忽然傻笑什麼,莫不是忽然發燒,燒壞了腦子?她們兩姐妹才說詩書禮儀,你就在這裡當反面教材,多丟人。”

“好好,我是反面教材。我的錯,對不住了!”鐘離期也不生氣,聽到鐘離羽說的那兩個詞,又忍不住了笑了兩下。不過他也很懂時宜,朝三人拱了拱手,順著臺階下了。

“哼,也不知道賢王是怎麼教你的。”鐘離羽仍不依不饒,這樣嫌棄了一句。

鐘離期聽到這話,剛才還嬉笑著的臉頓時收斂了起來。平時隨便調笑就算了,可是禍不及父母,這鐘離羽倒是好教養,張口就怪賢王沒有教好自己,未免也太口無遮攔了一點。他生平最討厭別人詆毀自己父母,於是停住步子,一字一頓的說道:“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能、能有什麼意思?”鐘離羽再傻,也感受到了鐘離期的低氣壓。別看他身為皇子,好像比鐘離期這個世子尊貴一些,可是要真的打起來,他或許還真不是鐘離期的對手。畢竟好漢不吃眼前虧,鐘離羽咳咳的咳了兩聲,賠笑道,“咳,不過是個玩笑,別生氣。怎麼連個玩笑都開不起!”

鐘離期覺得一陣噁心,眉頭鎖的更緊了。他剛想出言反駁,忽然覺得袖子被牽扯了一下,他一愣,宋明月已經開始說話了:“五皇子身為皇子,怎能不假思索的輕率出言?倘若日後皇子被皇帝委以重任,難道在朝堂之上,也可以這樣隨意的‘開玩笑’嗎?大家都是世家貴族,自幼讀書,五皇子難道連‘謹言慎行’這四個字也不懂嗎?”

“你是什麼東西!也輪得到你來教訓爺了?”鐘離羽向來欺軟怕硬,不敢對鐘離期如何,可看到宋明月在這邊強出頭,立馬就硬氣了起來。

宋明月不卑不亢,對鐘離羽微微一笑:“我在五皇子面前,自然算不上什麼東西。況且我不過是個深閨女子,默默無聞也是正常。只是今日這事,倘若叫眾人知曉了,那五皇子的確就要人人皆知了。”

“切,我堂堂大殷朝的五皇子,自然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犯得著你這個臭丫頭來說道?”鐘離羽絲毫沒有覺察到異樣,反而愈發驕傲了。

宋明月也是頭一回見到這樣又蠢又自大的人,歎了一口氣,換了一種語調說道:“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自然是好事。只是倘若是人人皆知五皇子對世子爺出言不遜,那……又是什麼樣的後果呢?人們是否會傳成皇家的這些子弟間兄弟不睦?又或者

是皇上和賢王不睦?再不濟,恐怕也要有人覺得五皇子您的家教有缺。那麼五皇子,您覺得您的家教,是父親教出來的,還是母親教出來的?”

鐘離羽被宋明月這番話驚出了一聲冷汗,他本來就有些口無遮攔,平日裡在宮中風評不好。父皇更是聽說了一些風言風語,對他態度每況愈下,若是這次這句話被什麼人傳了出去,不管是影響了父皇,還是自己娘親在宮中地位,帶來後果都不是他可以承受的。那時不論誰責罰下來,他都是吃不了兜著走。

還別說,這個宋明月說話雖然難聽,可到的確是有用。只是鐘離羽向來好面子,到這時非但沒有對宋明月有一絲一毫的感激之情,反而告訴自己她這是在威脅,於是臉色更差了。他雙手環在了胸前,冷哼了一聲:“別以為說這些本皇子就怕了,即便真的去到了金鑾殿,本皇子也有在見父皇之前治治你這不懂尊卑的罪。哼,不過這事我暫且不會同你計較,畢竟你是宋忠勇的女兒,我還要給他一些面子。不過以後……你給本皇子小心一點。”

他說完,又笑嘻嘻的看向了柳如煙:“我說如煙妹妹,咱們走吧。前頭的花開得更盛,我領你過去看。”

柳如煙站在三人中間,十分糾結的看著宋明月和鐘離期,目光十分不舍。那波光粼粼的眸子,好像就在對鐘離期訴說著:阿期哥哥,我們一起走吧。

要麼說怎麼是大殷美人呢,一顰一笑都帶著情愫,幾乎都要勾人的魂了。可惜鐘離期對這些一點都不感冒,隨意的環顧了一圈四周,裝作什麼也沒看見。不光如此他還刻意放慢了步子,慢悠悠地和宋明月並排走著,而他們兩個人的距離就和前面的鐘離羽、柳如煙越來越遠。

鐘離羽當然樂得鐘離期和宋明月這兩個電燈泡走的遠遠的了。他和帶著柳如煙走了一會,隨便說了一些花花草草,詩情畫意,之後話題又忍不住回到了剛才的那件下插曲上。鐘離羽長長的歎了口氣,不滿道:“阿期也真是小氣,一點玩笑都開不了。男人嘛,沒點肚量還怎麼為人處世,怎麼別人打交道。”

“呵呵……呵呵……”柳如煙看著鐘離羽那張平平無奇的臉扭曲成某種奇怪的表情,心中一陣陣的噁心。可是目光一移,又看到了他渾身的錦衣華服,不由得又覺得不氣惱了。再不濟,也是皇子啊。她笑了笑,跟著義憤填膺的抱怨道。“是有些氣量小了。我一個女子,都不覺得開玩笑有什麼。不過……這不能全怪阿期哥,不是,世子爺。我覺得世子爺起先也不過是與五皇子說笑,是明月妹妹在一邊……恩……”

柳如煙說道這裡,有些為難的抿了抿唇,最後用一種十分不好意思,又有些小埋怨的口吻說道:“我覺得呀,我這個妹妹實在是有些多事……你還不知道吧,她雖然是宋丞相正妻所出的嫡女,可丞相的結髮妻子早就死了,她啊,是個沒有娘親生養的野丫頭。不過,不過你千萬別在她面前說這些……明月妹妹也怪可憐的,沒有人教養,我們比他年紀大一些,應該多包容包容她,別把她說的話放在心上。”

柳如煙永遠都是這樣,裝作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可說出來的話卻永遠都是那麼的傷人。最後要是你生氣,她還要無辜的、眨巴這眼睛向你說道:我是無辜的~我不是故意的~我是為了你好~這樣假惺惺的話,然後趁你轉身,再在背後捅你一刀。而到了最後,她柳如煙永遠是那個最無辜、也最好的那個人。

鐘離羽聽到這話,又回頭看來宋明月一眼,臉上的表情更不屑了:“我說怎麼那麼沒規矩,原來是個沒娘的野丫頭。”

也不知這兩人是真傻還是假傻,又或者柳如煙是故意將這番話說給宋明月聽的。總之,走在後面不遠處的宋明月把這話聽得一清二楚。她無奈的搖了搖頭,柳如煙的秉性她早就看得清了覺得這個鐘離羽簡直無藥可救。

不經意的一轉頭,她便看見鐘離期用一種古怪的目光看著自己。是了,畢竟惹得柳如煙和鐘離羽議論紛紛的那件事,本意是因為她想要幫他解圍。她剛才說得這番話本應該由鐘離期說出來才是,而且如果是鐘離期說出來的話,恐怕火藥味會更濃,這時都不知道要怎麼樣收場才好了。鐘離期是聰明人,他當然懂宋明月的良苦用心。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