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賢王嗜寵:邪醫狂妃

正文 第 24章 桃林密語

書名:賢王嗜寵:邪醫狂妃 作者:妃子 本章字數:3282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4日 15:57


宋明月都不正眼看鐘離期一眼,反倒是饒有興致的看著四處的花海樹林。看的出她的確十分喜歡這樣的景色。只不過不管宋明月看向哪裡,她的身邊始終有一道焦灼的目光,盯得她渾身發毛。宋明月受不了了,只能白了那邊的鐘離期一眼,不在意地聳了聳肩,輕聲對他解釋道:“你不必想多。乾娘接我到賢王府上贊助,我無以為報,所以才會想著在這種地方幫幫你。反正誰說都一樣,我已經被五皇子討厭了,再討厭一點也無所謂。”

“嘖,你不怕被記恨?”鐘離期隨手從桃樹上摘下了一朵花,一邊說話,一邊把花拿在手裡把玩。

其實在他眼裡,宋明月給他的印象一直是個膽小怕事,十分怯弱的小丫頭。也不知道多少年前,他也見過宋明月一次,那時的宋明月只會哭,也不鬧,也不爭取,就傻乎乎的站在一邊,實在叫人喜歡不起來。可是也不知道是不是過去了太久,這個丫頭長大了,不管是上上上次在宋府見她,還是上上次在她的院落偷窺她,還是這次見她,總之,這三次見到的宋明月都不一樣,卻又都十分有趣,和多年前的那個宋明月截然不同,仿佛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

不得不承認,現在這個聰明機靈,又有點伶牙俐齒的宋明月,讓他有點在意了。

宋明月把花別到自己的鬢角,一邊豎起耳朵聽前面鐘離羽和柳如煙的念叨,一邊漫不經心的回答道:“記恨就記恨唄。”她說著就停了一停,笑眯眯得看向了鐘離期,壓低聲音說道,“就憑他,倘若真的來報復我。介時誰欺負誰,還說不準呢!”

“呵,你倒是有趣。”鐘離期湊近宋明月的耳邊,這樣輕輕說了一句。

宋明月被耳畔被熱氣一吹,登時就清醒了。她反射性地往邊上跳了兩步,板著臉瞪了鐘離期一臉,義正言辭的聲明道:“世子爺,我與你也不甚相熟,請和我保持距離。你作為世家子弟,該有這樣覺悟和作風。”

“是是是,宋二小姐。”鐘離期十分無奈,心道這丫頭的脾氣真古怪,一會笑一會惱。不過……倒是有些可愛。他也樂得哄著她,煞有介事的給宋明月作了一揖,“我的不是。你知道麼,你剛才那樣子,就是像炸了毛的刺蝟,真凶!”

宋明月也不看他,自己又往另一邊走了一點,理直氣壯地說道:“對,我就是這樣。以後還請世子爺多多擔待。”

“是了。話說……”鐘離期叫住了宋明月,目光在她的衣袖上打著轉,“你身上的傷,好了嗎?”

宋明月一怔,有些詫異的看向了鐘離期。畢竟她記得戚柔並不知道自己受傷的事情,那麼就證明那次鐘離期看到了自己的傷,並沒有去告訴賢王、賢王妃他們。她以為他是忘了,或者根本沒放在心上,沒想到,他居然記得。

說不驚訝是不可能的,畢竟這一世重來的宋明月,過得和上一世已經是截然兩樣了,這些事情對她來說也都是新奇的。不過,對於男人的失望和戒備,也不是這麼一點嘴皮子上的關心就能拯救回來的。宋明月暫時摸不清鐘離期這話的意圖,淡淡的回答道:“不過是些皮外傷,用不著擔心,過不了多久它便自己痊癒了。”

兩人正在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話,從來時的路上來了兩個小太監,氣喘吁吁喊道:“五皇子、世子爺、柳小姐、宋二小姐,皇上方才來了御花園,這會正在南邊設宴呢。幾個主子快些過去吧!”

聽到皇上來了,四人心中都是一震,忙不迭的跟著來的小太監往回走了過去。四人性格不同,各自都懷著不同的心思,其中最忐忑的還是鐘離羽。他本來就不喜歡宋明月,剛才有聽柳如煙說了許多害怕,這會十分害怕一會宋明月在皇帝面前對自己落井下石。

“咳咳,欸……我的玉佩呢?”鐘離羽走到一半,忽然停下了腳步,在自己的腰間不停的摸索著。眾人一看,還真是,鐘離羽的金腰帶的一邊本來有用紅瓔珞串著的玉佩才是,現在瓔珞還在,玉佩缺丟了。

兩個小太監也有些傻眼了,這皇子的玉佩價值千金,要是丟了,那可怎麼好說!說不定還會責罰他們呢:“這……可是皇上那邊也不能拖呀。不如……不如奴才們去幫您找一找?”

“你們這些狗

奴才,弄壞了爺的東西怎麼辦。滾滾滾滾!”鐘離羽哼了一聲,顯然是一百十二個不願意。

柳如煙在一邊看著眾人為難,於是托著腮冥思苦想了好一會,忽然抬手說道:“欸,我記得……五皇子和我們走在一起時,玉佩就不見了。可能是掉在了之前的什麼地方,不如五皇子你想一想,我和明月妹妹去幫你找吧!”她也不管宋明月同不同意,就直接拉起了宋明月的手。

“哦?如此甚好。不過我也不記得我丟在哪裡了,就勞煩你們去四處幫我找找吧。”鐘離羽明顯松了一口氣,對著柳如煙露出了一個感激的微笑,“好了,就這樣決定了。阿期,我們先去見父皇吧。”

鐘離期看了宋明月一眼,沒有說話,跟著鐘離羽就走了。

看著兩人逐漸走遠,柳如煙看宋明月還在走神,心中一陣冷笑,故意一歪身子,使勁撞了她一下。雖然宋明月比柳如煙矮了一圈,力氣也沒有她大,可是宋明月常年鍛煉,不論反應還是靈活程度都遠遠勝於處處養尊處優的柳如煙,她雖然心不在焉,可還是很敏捷的察覺到了柳如煙的動作,於是輕輕巧巧的一扭,就讓柳如煙撞了一個空。

柳如煙由於用力過猛,又沒有撞到實處,反倒是自己崴了一個趔趄,直直的往另一邊摔去。她嚇得哀嚎了一聲:“啊!!!!!”

宋明月眼疾手快,一把拉住她……唉,你還別說,這個柳如煙看起來還算苗條,實際上一點都不輕!她也是用的吃奶的力氣,才把要掉下的柳如煙拉了起來。

不過就算拉了起來,柳如煙也被嚇丟了半個魂,神態極其狼狽。剛站穩就急急忙忙的開始整理衣服,和儀態,可惜她剛才的那句哀嚎聲音太大,惹了不少來來往往貴族子女、以及過往丫鬟太監的側目,一陣陣的譏笑不絕於耳。柳如煙哪裡受過這樣的委屈,氣得眼睛紅紅的,卻又不能發作。畢竟,她這是偷雞不成蝕把米,總不能說是自己想要害宋明月,結果反而海害到自己吧!

“如煙姐姐,你還好嗎?我們還是快去找五皇子的玉佩吧。”宋明月看到柳如煙這副狼狽樣,嬌憨的笑了笑,鳳眸亮晶晶的,裡面寫滿了天真可愛。

好才怪了,她瞎了麼!柳如煙惡狠狠的瞪了宋明月一眼,揉了揉自己閃到了的腰,眉頭一攏一蹙,那兇惡的表情立刻變得淒苦了:“沒、沒事~我們走吧,我還能堅持。”

不過就是略微摔了一下,至於這麼誇張麼。現在又沒有別人,居然還要裝的這麼盡心盡力,宋明月倒是有些佩服起柳如煙了。畢竟那些唱戲的戲子,都沒有她這樣全天十二個時辰都帶著假面演戲,還是她比較敬業。嘖嘖。

時間不知不覺的過去,從早晨剛剛入宮,到現在已經過了午時了。陽光變得愈發熾烈,曬得人人肌膚都發著燙,宋明月遠遠的看著陰涼處的那一邊以皇帝為中心簇擁出來的一塊原型場地,上面都是參天的大樹,眾人都躲在陰涼處說笑玩鬧,更覺得心累了。旁人都能好好的吃喝玩樂,自己還要在這裡和人勾心鬥角,差距怎麼就那麼大呢!

其實宋明月心裡也明白,估計鐘離羽根本就沒有丟什麼玉佩。只是鐘離羽不想自己過去參加宴席而已,畢竟依他的蠢腦子和那種狹小心胸,估計要以為自己會當著眾人的面告他的狀,讓他下不來吧。

不過,既然鐘離羽頭腦簡單,四肢發達,那這藉故找玉佩的理由大抵也不是他本人想出來的了。論起工於心機,還是要服柳如煙啊。想來她也是害怕自己在宴席上,皇帝面前露臉,會搶了她的風頭吧。畢竟戚柔那麼愛護自己,旁人就算瞎,也能猜得出戚柔的目的了,又何況是柳如煙這種喜歡揣摩心思人,自然能知道。

“明月妹妹,你走的真快。”柳如煙抓著宋明月的手,邁著小碎步努力的跟上來,說道,“我們姐妹兩,是不是已經很久沒有一起單獨相處過了。”

宋明月很不喜歡柳如煙的其中一點就是,她說話太喜歡賣著關子了,像老太太的裹腳布——又臭又長。她頭也不回,回應道:“妹妹我一直在府中足不出戶,如煙姐姐又不記得來探望我,自然許久沒有機會獨處了。”

“我也有我的難處呀。”柳如煙十分理直氣壯的這樣回答。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