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賢王嗜寵:邪醫狂妃

正文 第 25章 四人同行

書名:賢王嗜寵:邪醫狂妃 作者:妃子 本章字數:3357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4日 15:57


宋明月仿佛對周圍的一切都不自知,其實心底早就笑開了花。

剛才因為回憶帶來的痛苦早就一掃而空,她愜意的看著眼前的花花草草,只覺得這個春天過的是那麼的美好。

“咳咳,我們走快一點。不然五皇子和阿期哥哥就要和那些皇子、世子們去別處了。我們也有好久沒有和他們兩人聊過天了,不是嗎?”柳如煙覺得窘迫,隨便找了理由,就拉著宋明月逃了。

柳如煙有些慌,都不太顧及自己身為第一美人的儀態,看到那邊的鐘離期和鐘離羽就要走遠,扯開嗓子就喊了一句:“五皇子!阿期哥哥!”

兩個人一回頭,一看到一藍一紫,一高一矮,兩個姑娘雖然風格迥異,卻是一樣的賞心悅目,不由得都停下了步子。只是鐘離期向來對女色沒什麼興趣,不管是柳如煙還是宋明月,在他的心中都是淡淡的,可鐘離羽看到了柳如煙,卻走不步子了,一把拉住了要走的鐘離期:“欸,有美人相邀。別駁了她們的好意!”

鐘離期看鐘離羽的眼珠子都要瞪掉下去了,有些無奈的歎了一口氣:“好吧。不過……你這看上的,是誰?”

“還能有誰?自然是咱們的柳大美人了。旁邊那個豆芽菜是個什麼東西,幹幹瘦瘦的,瞧著就不討喜。”鐘離羽對宋明月的相貌十分不屑,而這種不屑也很明顯的表現在了臉上。

當他的眼神落到柳如煙的身上時,是溫柔而和煦的,而如果看到了一邊的宋明月,卻面色鐵青,帶著深深的厭惡。

鐘離期覺得有些莫名其妙,畢竟在他的眼裡,宋明月比柳如煙小了幾歲,可真的輪起容貌氣質,兩人該是不相上下才是。怎麼這個鐘離羽,這麼偏激!

罷了,也不管自己的事情。不過自己娘親對宋明月這丫頭一見如故,他還是要做做表面功夫的,不然要是這鬼丫頭向娘親告狀,那自己可就不好辦了。鐘離期和鐘離羽兩人各懷著不同的心思和目的,往柳如煙和宋明月那裡去了。

宋明月有過兩世的歷練,早就十分會看顏色。她瞧得出鐘離羽的眼神裡對自己有一種深深不屑,不過也正好,她也看不起這個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傻東西。索性看都不看鐘離羽一眼,目光落到了鐘離期身上。

隔了一些日子沒有再見,鐘離期仿佛又長高了,那張仿佛精雕細琢過的面龐愈發的俊美照人。那雙眼低沉而閃著不知名的光芒,不經意的垂眸一笑,都是叫萬千風華失去光彩的顏色。宋明月倒吸了一口涼氣,心中莫名的有些酸澀之感,畢竟是曾經喜愛過七年的人。即便真的重來過,即便真的可以重新選擇,她亦不能對他真正的紋絲不動、毫無動搖。

“阿期哥哥,我聽其他人說。那裡最大的那只野豬就是你和五皇子合力殺了,當時是什麼樣子的情形?危險嗎!”柳如煙說話時,眨巴著她那雙美麗的眼睛,神態十分靈動。活像一個虔誠的小粉絲。這樣的女子,恐怕是個男人都抵擋不了吧。

鐘離羽一把推開鐘離期,煞有介事的整理了整理自己的衣領:“咳咳,那是他們瞎謅。其實……那野豬是我一個人殺的!當時啊,我們弟兄幾個在林子裡穿行,忽然!就聽到有個奇怪的野獸的叫聲,我想都沒想,轉身就是一發。結果,你知道怎麼了?我一箭正中了那畜生的胸口!那野豬立馬倒了下去,然後才有阿期後面補的兩箭。不過啊,要論功行賞,還是我得占頭功!”

柳如煙聽到鐘離羽的這番話,心裡有些尷尬。她也能感覺到鐘離羽對自己的熱情和獻媚,可是鐘離羽不過是個小小貴人的兒子,雖然武藝高強,可腦子不太好,這樣的傻乎乎的人,可沒有資格碰自己!不過鐘離羽畢竟是皇子,她也不能得罪,於是也一臉崇拜的看向了鐘離羽:“早就聽說五皇子天生神力,今日得見,才知道都是真的!小女子,佩服佩服。”

宋明月默默往後退了兩步,側身瞄了一眼不遠處板車上的那些野獸死禽。那只最大的野豬的心口上的確插著一支箭,可那只箭是尋常的胡木,箭尾亦是白黑相間的羽,這可是他們賢王府特質的箭。如果她沒有推斷錯的話,現在走過去取下那只箭,必然能從箭尾上發現三個字‘鐘離期’。

一個人前人後兩張假臉,蛇蠍心腸;一個不長腦子,好大喜功。還真的是天生一對。宋明月抱著嫌惡

的心情,悄悄的離這二人遠了一些,一不小心,就撞到了躲得更遠的鐘離期。鐘離期在剛才也一直注視著宋明月的動作,所以當他對上她的目光時,不自覺地就露出了一個了然的微笑。宋明月一愣,亦是跟他相視一笑,然後又像是反應過來什麼一樣,猛地別過了頭,當做什麼也沒發生。

“欸,你的額頭?”

鐘離期看到宋明月別過臉,而一側額角上卻有一道不長不短的傷痕。雖然被很小心的掩蓋在碎發之中,可奈何傷口不淺,仔細一看很容易就能發現。

“沒什麼,不小心掛了彩。”宋明月有點僵硬的遮了遮額頭,又別過臉,不讓鐘離期看到自己的那塊傷口。而鐘離羽和柳如煙一路談笑,一邊說話,不知不覺就越過了他們往前走了許多,她就撫著額頭,努力的追了過去。

皇宮的御花園極大,每走到不同的地方就是不同的景色。之前宋明月和戚柔進來的地方是一片比較矮的盆景園,那一塊擺著得是各色各樣的春花,色彩繽紛,春意盎然,另一邊是那處人工開鑿的池塘,上面建了一座十分宏偉的樓亭,裡面種了荷花養了錦鯉,再往前,就是大片大片的桃花林、杏花林以及梨樹林。

這個季節,正好是它們一齊開放的時候。放眼望去,眼前是一朵朵或紅或粉或白的雲霞,漂浮在半空中,彙聚成一片花的海洋。不時還有微風拂過,那花瓣紛紛揚揚的灑下,落在四人的肩上、頭上,帶著陣陣沁人心脾的芳香,好像置身於一場巨大的幻境美夢。只可惜,這場‘美夢’裡的每個人,都是讓宋明月那麼討厭。

柳如煙仿佛也沉浸在這片美景之中,和鐘離羽並肩賞了一會花,忽然又轉過頭來搜尋鐘離期,喊道:“阿期哥哥,你在後面磨蹭什麼呢!你快過來呀!”

鐘離期抿了抿唇,實在沒忍住翻了一個白眼,用一種不高不低的聲音說道:“柳小姐,我與你並不相熟。總是叫我‘阿期哥哥’沒得惹人誤會,往後,你喊世子爺就好。”說著,也沒有加快步子,仍是跟在宋明月的身後,不緊不慢的走著。

“……額,好吧。”柳如煙的臉色一僵,眼底劃過一抹忿忿的眼神,很快就消失了。畢竟現在鐘離羽也在自己身邊,她要是顯得對鐘離期太有興趣,惹惱了皇子也不好。雖然她是真的喜歡鐘離期,可是這不代表她可以為了一顆樹就放棄別的森林啊。柳如煙對自己的外貌十分有自信,所以並沒有在乎鐘離期這一句話的冷淡,又笑眯眯的叫了一聲,“世子爺,快來吧。”

“切,臭清高給看。”鐘離羽在一邊,目光劃過鐘離期和宋明月,忽然一笑,高聲喊道,“我說阿期,你身邊的這個丫頭片子像是走不動路了,不如你背她如何!”畢竟他也不是傻子,能看出柳如煙對鐘離期還是有些別的心思,如果能把鐘離期和別人撮合到一起,那麼他不就……方便多了。

“不要!”

“不要!”

宋明月和柳如煙在這種時候異口同聲的喊了出來。鐘離期在一邊十分無語,這兩人反應這麼激烈,好像自己真的想背她一樣。

宋明月瞪了一眼鐘離期,又用一種極其不善的眼神瞟向了鐘離羽,很快就加快了步伐趕了過來。她這副身體,的確大不如從前了,不過聽了青玄那番話後,宋明月也不太確定是因為體內殘蠱,還是重生的後遺症。不過也罷了,不影響腦子就好。她輕輕喘了兩口氣,說道:“多謝五皇子的好意。小女宋明月還未及笄,也未出閨閣,如果此時和男子太過親近,不僅於理不合也有失教養,實非大家閨秀所為。”

說著,她又裝作不經意地,看了一眼快要貼在一起的柳如煙和鐘離羽,輕笑了一聲,沒有說話。

“啊!”柳如煙立馬像是被山芋燙到了手一樣,連忙退開了好幾步,一張如花似玉的臉在這時漲的通紅,“明月妹妹說得是,你我都是未出閣的小姐,都該注意自己言行的。剛才……剛才我說不行,也是這樣為你著想。沒想妹妹和我想到一起去了,真是巧。”

“是啊,真巧。”宋明月很自然的牽住了柳如煙的手,對她展開了一個明媚的笑,“姐姐是大殷第一美人,輪知書達理,禮儀教養,自然誰都比不上你的。明月是看到姐姐在身邊,時刻以姐姐為榜樣,才會比平時機敏了許多。這一切,可都是要謝謝姐姐呢。”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