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賢王嗜寵:邪醫狂妃

正文 第 26章 不慎落水

書名:賢王嗜寵:邪醫狂妃 作者:妃子 本章字數:3379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4日 15:57


“……”

“哦對了,你是怎麼被賢王妃認作義女的?我聽說,你都已經搬進了賢王府中?”

這的確是柳如煙這麼久以來最不解,也最不能接受的一件事情。雖然那天她也在現場,卻不能想明白其中的理由。畢竟鐘離期就是賢王世子,如果讓宋明月這種賤丫頭住去了賢王府,那他們豈不就是有很多機會接觸了?雖然她對在自己也很有自信,但是平心而論,宋明月也差不哪裡去。她真的有些擔心近水樓臺先得月。

“我也不知道,乾娘那次在府上見我,只說和我十分投緣。我也覺得乾娘的人十分好,於是就認作了乾娘。欸,如煙姐姐,你當時也不是在嗎?”宋明月裝著傻,對柳如煙打著太極。

柳如煙問不到想知道的心裡有些急,可是又沒有辦法。最後她只好歎了口氣,苦口婆心的說道:“不過,明月妹妹呀。你知道嗎,我覺得你變了,變了好多。如果不是這面貌還是一模一樣,我幾乎都要不認識你了。其實啊,我還是更懷念那個從前的你,那麼的單純,又無憂無慮。你年紀尚小,本來就應該那樣生活。而現在……卻……卻變得這麼工於心機,真是,墮落了!唉……”

哦?呵呵。你懷念的恐怕不是什麼單純,而是那時那個又蠢,又傻,永遠甘願做你的陪襯,被你利用來利用去也覺察不到,可以隨意踩在腳底下當做墊腳石的那個軟弱又無能的少女吧。

宋明月心中澄澈,唇角勾起了一絲關於笑意的弧度:“哦?是嗎?可是人總會長大的。你是我的好姐姐,看到關係最好的姐妹變得成熟了,不好嗎?我變得聰明了,以後也可以更好的幫姐姐呀!”

誰要你變得聰明,巴不得你越傻越好,然後再劃花你的臉,讓你永遠都不要走出宋府柴房一步!

柳如煙看到宋明月那樣風輕雲淡的表情,心中更氣惱了,惡毒的詛咒了一番她。接著又笑,說道:“明月妹妹,你還不知道吧。自從上次宋府的聚會上你嶄露頭角,又性情大變,京中可傳了不少你的流言。好的壞的都有,而最多的……都說是……宋家的二小姐,鬼附身了!他們說啊,倘若一個人性情大變,而相貌又沒有改變,那恐怕是被什麼惡鬼、凶靈附了體。所以……你,到底,是不是……宋明月?”

兩個人一邊說著閒話一邊在桃林以外的地方隨意漫步著,說是為五皇子搜尋玉佩,其實誰都沒有底下過頭去找。而當柳如煙說完這番話時,宋明月已經和她不知不覺的走到了池塘的邊上。

宋明月哼哼冷笑了兩聲,她的確是惡鬼、也是凶靈,更是從閻羅殿裡走出來的羅刹!可,她依然是宋明月啊~只不過是多一些心機,多了一些成熟,還多了一些血海深仇的宋明月罷了。她垂著頭沉默了一會,一昂臉,接著又擺出了,她上一世最經常有的那副單純又懵懂的神情,天真地看向了柳如煙:“明月姐姐,你究竟在說什麼呀。子不語怪力亂神,你這樣在光天化日下說什麼鬼啊魂啊的,實在不像個大家閨秀所言呢。”

“而且,我的確是宋明月呀。”宋明月十分真誠的迎上了柳如煙審視的目光,“你還記得嗎?在我七八歲的時候,我們第一次見面。就是你弄髒了你娘親送給你的雙面蘇繡手絹兒,我替你背的黑鍋。然後你覺得我人好,特地送了兩塊鳳梨酥來謝我呢。”

這件事已經過去了十分久了,而且連柳如煙也能確定,只有她和宋明月兩個人知道,倒是的確能確定她的身份了。不過,對於現在這種境況來說,眼前的人是誰,怎麼來的,已經不重要了。她要的,是要她消失!

柳如煙並沒有對宋明月的這番話做出任何反應,只是直直地看著她,一言不發。

過了一會,她忽然往後趔趄了一步,接著發出了她生平音量的之最,聲嘶力竭的喊了一聲:“啊!你幹什麼!”

話音剛落,那一抹水藍色的身影便一晃,連連後退了兩步。隨後,毫無懸念的跌入了水中。

宋明月目瞪口呆地看著柳如煙自導自演的表演完這一切,心中越發覺得她不去唱大戲簡直是可惜了。不過柳如煙這番的表演沒有白費,她那十二分誇張的演技和一百二十倍的音量吸引來了不遠的侍衛和宮女,還有那邊正在陰涼處歡聲笑語的一群人。大家都紛紛側目,聽到聲音早的一些人,甚至完整的目睹了柳如煙落水的經過,

於是又添油加醋的說給身邊的人,一時間宴席上沸反盈天,吵鬧的不像樣子。

由於池塘的水不算太深,柳如煙雖然不諳水性,但是周圍趕來施救的侍衛很是即使。她緊緊是嗆了幾口水,就很快地被救了上來。當柳如煙直挺挺的睡在地上時,以皇上、皇后為首的一群人也都跟了過來。

其中站在不前不後的女子走的尤為著急,到最後也不顧尊卑,直接沖到了柳如煙的身邊,哭得梨花帶雨:“啊!煙兒!煙兒你怎麼了!”

仔細一看,哭著的女子到是和柳如煙有幾分相似。但是因為年齡有差,那女子顯得更為嫵媚、成熟,一雙脈脈含羞的眼,一張春桃帶水的唇,細嫩瑩白的瓜子臉,烏髮堆雲,星眸如墨,卻是是個比柳如煙還要好看的大美人。宋明月對這臉有幾分印象,加之她這和柳如煙如出一轍的戲精表演,不難猜出,這就是柳如煙的那個堂姐,柳怡。

“太醫,還不快去請太醫!你都在愣著幹什麼,傻了不成!”皇帝看到美人兒哭成這樣,氣得跺了跺腳,使喚著身邊傻站的人快去跑腿。

這兩人濃情蜜意,而另一邊的皇后卻氣綠了臉。皇后蘇盈是個年紀與戚柔差不多的婦人,的確比不上柳怡風情萬種,但是保養得當,也算是一個十分有風韻的女人。只是這時候十分生氣,面部的肌肉一抽一抽的,顯得有些可怖。

而她身邊,離得最近的就是一臉震驚的戚柔了。戚柔完全沒有想過會忽然出這麼大的簍子,雖然她自始至終都不相信柳如煙和宋明月的關係是真姐妹,可是後來看到自己的兒子鐘離期也在一起,於是就放下了心。誰知道,就這麼一疏忽,就變成了這樣。由於母性的指引,她連問都沒有問,就一把拉過了宋明月,心疼的摸了摸她的臉蛋,問道:“小明月,你有事沒有?有沒有被嚇到?”

“呵呵,賢王妃,你莫不是傻了吧?問一個罪魁禍首的還好不好,是什麼意思?莫非是要包庇她!?”

說話的人不是別人,正是氣得把拳頭捏得‘格拉格拉’響的鐘離羽。柳如煙在他心目中可是神仙仙女一樣的存在啊,看著自己的鍾情的人變成了這副落湯雞的模樣,已經氣得是去了理智,連自己的父皇母妃在身邊也不管了。

“是你幹的?”那邊哭著的柳怡聽到鐘離羽說的這番話,立馬就不哭了。一把放下還沒有醒來的柳如煙,三步兩步的走到宋明月面前,“你這小賤蹄子,怎麼有這麼惡毒的心思。虧我妹妹還將你當做推心置腹的姐妹!”說著就揚起手,想要扇宋明月的耳光。

戚柔想要攔,可是一伸手還是遲了一步,眼睜睜的看著柳怡的手揮了過去。宋明月亦是一驚,下意識地閉上了眼睛,然後一偏頭。

一陣死寂一般的沉默過後,並沒有聽到那聲如期而至的耳光。宋明月晃晃睜開眼,看到了一隻修長而有力的手臂攔在了自己面前,牢牢的抓住了柳怡的手。順著這只手臂的看過去,出手相助的正是鐘離期。鐘離期冷著臉,不卑不亢的看著柳怡,說道:“現在事情還沒有搞清楚,柳妃娘娘這就冒然就出手傷人,不好吧。”

“你……!”柳怡氣得瞪圓了眼睛,努力掙脫了兩下,發現掙脫不開,只得服了軟,“好好好!我這一巴掌先留了,我到要看看這臭丫頭有什麼好說的!”

皇帝雖然喜歡美人,可是鐘離期畢竟是自己最好的兄弟的兒子,於是也發作不得。只能‘咳咳’咳嗽了兩聲,厲聲道:“不要吵了,不要鬧了!你們眼裡還有沒有我這個皇帝在!當著我的面,打打鬧鬧,成何體統,成何體統?!”

“是,是。”

周圍人看到皇帝發怒,都紛紛退開,原本吵吵嚷嚷的環境,也都安靜了下來。

而宋明月早已經被戚柔拉倒了身後,不過這不妨礙她打量這個闊別已久的大殷皇帝鐘離淵。鐘離淵今年也是不惑之年,身材還算是結實,並沒有那些沉迷聲色犬馬的帝王身上所帶的腐敗氣息,也沒有什麼滿臉橫肉。大概是祖上的基因不過,雖然已經是個半老的人,五官卻還是出奇的俊秀,沒了年輕人有的風流、青春,歲月在他的臉上留下的是沉著、穩重和威嚴。

“你過來。”鐘離淵的目光正對上宋明月,眼神便變得有些迷茫了。作為一個日理萬機的皇帝,卻是經常記不住人。何況,只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姑娘。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