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賢王嗜寵:邪醫狂妃

正文 第 29章 禁足一月

書名:賢王嗜寵:邪醫狂妃 作者:妃子 本章字數:3351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4日 15:57


宋明月真的要懷疑柳如煙是不是真嗆水腔進了腦子。她覺得她現在再在鐘離期面前楚楚可憐有用嗎?別人只會覺得她在欲蓋彰彌,而戚柔對她的好感度簡直都要負無窮了,真不知道這麼做有什麼意義。

鐘離期倒是一直都很淡定,看了看柳如煙,忽然又轉過頭,意味深長的看著宋明月說道:“我相信你。”這話,是回答柳如煙,更是說給宋明月聽得,“我很希望,看到皇后娘娘查出來的結果,是什麼。”

宋明月不由得老臉一紅,有些不好意思起來。的確,當時情況緊急,她也沒有多想就用了鐘離期來當擋箭牌。畢竟對於這一世的她來說,鐘離期已經什麼都不算了,那出來不痛不癢的說兩句又怎麼了。

不過,這樣也明白了柳如煙的心機了。畢竟她也不需要可憐任何人的相信,她自始至終都站在一個受害者的地位,在現在這種情況下,不會有任何人責怪她。而且,對她來說,恐怕全世界都不信她都無所謂,而只有鐘離期信,也就達到了目的了。宋明月終究還是覺得心中一陣刺痛,她自始至終都是一個人,即便鐘離期曾對自己有過一絲絲的另眼相看。到最後,他最後仍是選擇多相信了柳如煙一些。

哈哈,大概所謂的有緣無份,說的正是自己和他吧。

戚柔的反應倒是比宋明月激烈多了,先是使喚著鐘離期去和其他幾個少年郎們去別處。等人都散得差不多了,才把雙手環在胸前,居高臨下的看著柳如煙:“柳家小姐,我家期兒似乎和你並沒有見過幾次吧?何來的青梅竹馬?咱們說話,一碼歸一碼,我不能因為你今日落了水,就不指出你這點……嗯,口誤。我的期兒還未許婚配,柳姑娘這樣口無遮攔,恐怕會惹其他家姑娘誤會啊。”

“……賢王妃,我……”柳如煙身上的衣裳濕透,頭髮上的碎發濕漉漉的貼在臉頰上,模樣愈發可憐而嬌柔。

“別跟我來這一趟,本王妃在這世上活了幾十年,什麼樣的狐媚子都見過。你啊,道行太淺!明月,我們走!”

原本是興致勃勃的來,結果卻落得這麼一個敗興而歸的結果。宋明月覺得有些對不起戚柔,在馬車上時便取下了頭上的發飾,身上的環佩,一一都還給了她:“乾娘,我又給您惹麻煩了。這些東西,先都還給您。一會,就直接回宋府吧。我要禁足,也用不了這麼好的東西。”

“胡說,禁足罷了,又不是做大牢,又不是進暴室。都已經委屈你要關你幾日了,還不許將你衣食住處處安排好嗎?”戚柔想想白天的那場鬧劇就來氣,啪得一聲拍的馬車車輿內一聲悶響,“我也不需要問你來由經過,乾娘相信你,你和大家說的也就是真實發生的。不然,我這麼和皇帝撕破了臉護你,豈不是瞎了眼?我的小明月,你可是我見過最乖巧懂事的女子了。你要相信皇后,她斷然不會委屈你的。”

是,這是當然。皇后就算是為了自己,肯定也要接著柳如煙一事狠狠的打壓柳怡一番。也是因為如此,宋明月才敢坦坦蕩蕩,一句也都不為自己去爭。畢竟任何和朝廷牽扯上關係的事情,靠得都不是所謂的公正,而都是‘關係’和‘利益’。

宋明月朝戚柔抿出了一個勉強的微笑,慢慢說道:“明月說的的確都是真的,不過……這其中也有前因後果……起先是如煙姐姐拉著我去找五皇子和世子爺,隨後我們四個在一起時,發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我替世子爺說了兩句話,五皇子便懷恨在心,皇帝召請我們過去時,藉故說丟了玉佩……這才讓我和如煙姐姐有了獨處的機會。”

“哦?”戚柔聽了,挑了挑眉,“這麼說,這個柳如煙小小年紀,心思倒是縝密。我現在到不覺得她是一時生氣,而是她蓄謀已久。恐怕這個柳如煙,早都把你當作眼中釘了吧。我的傻姑娘,今日我問你你和她是不是姐妹,你怎麼的和我說的?還說什麼‘她是我最好的姐姐’,瞧一瞧,你這個最好的姐姐,是怎麼對你的?“

戚柔心直口快,尤其是今日受了這麼多的窩囊氣,更是說得停不下來了。畢竟她作為長輩,對小輩就應該多多照顧,多多指教。宋明月才一十二歲,她身為乾娘,要照顧她的路和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不短。起碼現在的當務之急,是要保護她平平安安的到及笄,最後許入一個真心疼愛她的夫家。這樣,她這當乾娘

的也就安心了不少,而心中對蘭因的愧疚,也就會稍稍釋懷了一些了。

“乾娘……她卻是是我的好姐姐呀。也許今日,她背後也有她的苦衷吧。”宋明月倒不是多麼的想去為柳如煙說話,也不是為了顯得自己多麼單純無辜。只是純粹的不想破壞自己在戚柔對自己乾淨純潔的看法罷了。

“哼,不提她了。我們先去你的府上,我先去給宋忠勇那幾房小妾提提神,別再又鬧出什麼見血的事情了。”戚柔點了點宋明月額頭受傷的地方,又悠悠的歎了口氣,“不過你接著禁足休息休息也好。乾娘也有些後悔了,不知是不是那時認你認作義女太高調了,惹來了這麼多難纏的小鬼。”

“好了。乾娘,你就不要再多想了。一個月眨眼就過去了不比將許多心思都放在我的身上,你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去做。我很好,我一切都好,我……不太需要照顧。”

宋明月一邊說著,一邊仔細的捋著自己的領口和袖口,生怕有一絲絲的褶皺。她大概是受苦受的太多了吧,現在還忽然有人對自己這樣好,她居然還覺得有些不習慣。

兩個人相對而坐,然後沉默了很久,宋明月忽然抬起了頭問道:“乾娘,你能和我說說我娘親的事情嗎?我從來都不知道她,也從來沒有聽過別人提起過她。她,是個什麼樣子的人?”

戚柔原本是不想回答這問題的。畢竟斯人已逝,再提起,未免有些傷感的意味。可是轉念想想,宋明月是她的女兒,作為女兒,連對母親的任何事情都不瞭解,實在有些太可惜了。心中思索相較了一番,還是開了口:“你娘親啊……是個大美人,鼻子眼睛眉毛都和你有些像。大概比你要黑一些,畢竟她是個假小子,成天風裡來雨裡去,不過啊……她就這麼野著自己,仍是那時候我見過的,雲國裡最漂亮的女子……不過呢,真要我說起和你的事情,那要說個三天三夜都說不完。等你這次沉冤得雪,乾娘在賢王府上給你擺上一桌子酒菜。我們一邊吃一邊說,好嗎?”

“好。都聽乾娘的。”

一刻鐘之後,戚柔帶著宋明月回到了宋府。宋忠勇身為當場宰相,朝中重臣,時常被皇帝外派出去別處巡遊,這次亦是如此。所以,前來接待的,還是蘇氏。

蘇氏身份地位,身邊並沒有什麼消息靈通的眼線。更何況她的臉被宋晴兒劃花了,這幾天,一直都在折騰自己的臉,哪有功夫去管什麼別的。所以當她看到戚柔帶著衣著華貴的宋明月回到府上,還以為宋明月得什麼封賞,一張老臉擠著笑出來的皺紋都要把她的五官湮沒了:“賢王妃裡面請。明月啊,你也快進來,我找徐大夫看了臉,他為我開了治傷祛疤的藥膏,我一會也給你分一些吧。”

“不必了。我們來不是這些。”戚柔也不覺得多麼丟臉,“小明月被皇帝出言罰禁足一個月,我是帶她過來領罰的。畢竟她是宋府的人,倘若禁足還在我府不好。”

蘇氏一聽,驚訝的眼珠子都要掉下去了:“啊?!!!皇上開金口,要罰這個小賤……不、不是,要罰明月一個月禁足?她,她犯什麼事了?會不會印象老爺,我們宋家是否有收到牽連。賢王妃呀,我算是求求您了,我知道您對這丫頭好,可是她、她畢竟是沒……”

“閉嘴!本王妃做什麼,還輪不到你來對我指指點點!”戚柔還能不知道蘇氏要說什麼,又要說什麼宋明月從小沒娘,沒有教養。這話她從早上聽到現在,都要吐了,之前在皇宮內不好發作,現在蘇氏也來觸這個黴頭,那只能活該她挨駡了。

蘇氏被戚柔的厲聲嚇的不敢出聲,可是那張本來堆滿了諂媚的臉表情也變了。蘇氏瞧瞧低下了頭,卻是惡狠狠的瞪向了宋明月,那眼神,仿佛是恨不得要將她生吞活剝了一般。

戚柔慢慢悠悠的拿了茶放在手裡,用茶蓋輕輕地剝著“其實也沒什麼大事,倘若小明月當真惹了什麼大事,你們這一家子還能好端端的坐在這裡麼?是個冤假錯案,皇上為了安撫,才會權宜之下禁足了小明月。不然,我為何特地過來囑咐?蘇姨娘,你給我聽好了。這一個月內,小明月不許踏出院子一步不假。可是……不論吃穿用度,你萬不可缺了她少了她。倘若你覺得府上開銷困難,那也儘管去聽她的要求,一個月之後拿著帳單去我賢王府銷帳,斷然不會少你一分一豪!”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