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賢王嗜寵:邪醫狂妃

正文 第 30章 虎落平陽

書名:賢王嗜寵:邪醫狂妃 作者:妃子 本章字數:3598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4日 15:57


“聽見了麼!”

戚柔見蘇氏一直低著頭沒有說話,有些不大高興的又說了一遍。說完,又慢慢低頭,安靜端莊的,小口的啜飲著茶。

“聽見了聽見了。”蘇氏抬起臉,還是那副阿諛奉承的臉。她心中的如意算盤已經打得好了,反正聽到了不打算做到,而且這次宋明月肯定是在宮中犯了大錯。倘若她聽了戚柔的,那要是往大了去考慮,豈不就是等於和要罰他的皇帝作對麼。雖然賢王位高權重,賢王妃也不好惹,可是他們再大,也大不過皇上啊。

哼哼,好一個宋明月。這才出府一天,就給宋府惹了這麼大的麻煩……看我一會要怎麼收拾你!蘇氏這樣想著。

宋明月自始至終都是一直安靜的站在旁邊,沒有緊張,沒有害怕,也沒有任何的愧疚。她就立在戚柔的身邊,一邊百無聊賴的打量著前廳的裝飾,一邊在腦海中腦補著自己娘親的模樣。畢竟自己即將有一個月時間要被浪費,總要給自己找一些有趣的事情吧。一會等戚柔走了,自己也要去書房找幾本書來看。

記得她上一世也十分愛看書,而不管是宋爾曦還是宋晴兒、宋晚兒都不愛看書。因此許多書都被她們當做廢品丟去給了宋明月,這一世情況也是差不多。宋明月的院子中有一間書房,裡面裝滿了各式各樣的書,粗略的算一算,何止是一個月,幾乎夠她打發好幾年的時間啦!

戚柔還覺得不夠放心,喝完茶,又念念叨叨的和蘇氏囑咐吩咐命令了許多,最後說道天色都晚了,才依依不捨的離開了。

戚柔前腳才踏出了宋府大門,蘇氏後腳就叫雲嬤嬤關上了大門,一轉身,抬手就一巴掌扇到了宋明月的背上:“還不快給老娘滾到柴房去!真以為有賢王妃做你的乾娘,老娘就管不了你的麼!哼,我到要把宋府上這齣戲,還有宮中的那出劇的這兩筆賬,好好的和你算一算。”

宋明月不是不想躲,只是戚柔剛走,她知道自己現在無權無勢,也無所依靠。如果現在她貿然反抗,實在是一件極其不理智,而且得不償失的事情。不得不說,蘇氏雖然年老色衰,力氣卻不減當年。這一巴掌拍下去,即便是她往前躲了卸了一些力氣,還是覺得後背發麻,然後就是一陣火辣辣的疼痛。

“蘇姨娘,你最好想清楚了。”宋明月不得不揉了揉自己疼的發酸的後背,又轉過身看著怒氣騰騰,又揚起手掌作勢要往下打的蘇氏,“一個月說長不長,說短不短。旁的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我乾娘不會因為這短短一個月就忘記我,而我身上這些傷,也不會因為還有一個月就會癒合。難不成,你想死無對證?那就要看看我乾娘屆時看到我的屍體,有沒有心情讓你來為我陪葬了。”

“你!”

蘇氏雖然惡毒,卻也不傻。想了想宋明月說的這番話,的確很有到底。戚柔對宋明月的愛護還有護犢子的脾氣,全京城都知道。她要是真的把她弄出個三長兩短,那賢王府肯定記恨死自己,讓自己吃不了兜著走了。

念及此處,她又不得不放下了懸在半空中的手。蘇氏努力深吸了幾口氣,讓自己已經扭曲的面色變得柔和些,她牽了牽自己那張老臉的肌肉線條,嘴角勾出了一個皮笑肉不笑的笑:“好好好,你倒是愈發的伶牙俐齒起來了。雲嬤嬤,把我們的二小姐送回她住的摘星院,好好的、招待招待她。”

“是!知道了夫人。”

養好了傷的雲嬤嬤似乎比以前更壯了,三步兩步的就上前去,把宋明月如同拎小雞似的就拎了起來:“二小姐,你看看老奴這身子骨如何?上次您賞了老奴那麼多大板,這次,打算怎麼還?”

宋明月噗嗤一聲笑了出來,看著雲嬤嬤滿臉橫肉的老臉,一直咯咯咯地笑個不停。她笑了好一會,才停下來,指了指被她拉扯得有些變形的衣服領口,曼聲說道:“你知道這衣裳是今年西杭新進宮的雲錦段,大殷京城之中,只有皇后、和幾位王妃才有的嗎?嘖嘖,雲錦金貴,你這麼一拉……恐怕,是徹底壞了。”

雲嬤嬤一驚,目光移到宋明月的衣裳之上。她雖然是個粗人,看不懂什麼布料的區別,可宋明月這身衣裳的確是極其精細,華貴,猜也猜得出價格不菲:“啊!”她宛如拿到了燙手的山芋,連忙把宋明月放了下來,嚇的連腿都軟了,可憐兮兮的看向蘇氏,“夫人……這、這可怎麼辦?”

蘇氏倒吸一口涼氣,狠狠瞪了雲嬤嬤一眼,大聲罵道:“我叫你好好的把二小姐‘請’過去,聽不懂麼?!你那是叫請嗎!”說著又用一種十分肉疼的目光打量了一番宋明月的衣服,安慰自己道,“罷了,壞了就壞了吧。賢王

妃既然給你穿上了,那大抵就送給你的。既然是你的,壞了便壞了。打不了,我叫人去修一修縫一縫。行了行,雲嬤嬤!快送她去院子!”

“是……是……”雲嬤嬤又心有餘悸的看了一點宋明月的衣服,心道這可是自己打十輩子的工,做十輩子的雜役也賠不起的價碼啊。也不知道這個宋明月怎麼忽然撞了大運,撿到了賢王妃這麼一個好乾娘。她心中胡思亂想著,愈發的對宋明月輕手輕腳了。不知道在什麼時候開始,她居然覺得……家中的這個二小姐,有些可怕。

宋明月前腳被丟進了院子,雲嬤嬤立馬就將院門鎖的嚴嚴實實。環兒佩兒一臉吃驚的迎了過來,兩人原本是要入宮進去陪她的,可是賢王妃自己都沒有帶侍女,她們也就沒有去。而她們留在賢王府也不好,所以就預先回了宋府,沒想到了等了大半天,居然等來的是這樣一副結果。

環兒眼尖,看到自家小家時不時要摸一下後輩,急急忙忙的湊上前去:“小姐,您這是怎麼了?背……背上怎麼了?還有,今日這……您不是和賢王妃入宮了嗎?”

“挨了蘇姨娘一巴掌,有點疼。我們進去吧,你幫我瞧瞧背上可好嗎?若是不行,那就替我塗些藥。”宋明月雲淡風淡,一邊摸了摸自己的後背,一邊往自己的屋內走去。

環兒和佩兒傻在原地,互相交換了一個眼神,才急急忙忙的沖了過去跟上了宋明月。她們還是像從前一樣,打了水來替她洗頭,卸下髮髻,接著又小心翼翼的為她脫衣。當裡面的那層裡衣也一併被揭下,兩個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原來蘇氏那一巴掌用了十二分的力氣,雖然僅僅是拍在了不太重要的背上,可是還是留下了通紅的一個掌印,連五根手指都十分清晰,情形十分可怖。

“嘶……小姐,奴婢這就去拿金創藥膏來替您敷一敷。”

“小姐,奴婢去打些熱水冷水來給你擦擦身子。”

宋明月看到環兒佩兒對自己十分緊張關心,不由得笑了。她揮揮手:“你們都去吧,速去速回。我先去床上趴著,等你們來了,我再告訴你們今天的事情。”

宋明月現在住的這個院子,雖然比不上蘇氏、宋爾曦的住的那一塊華貴精緻,但是勝在樣樣齊全。院中有一顆參天可遮陰的大樹,又有一口可以隨時打水的井,更重要的是,還有個一個不大不小的廚房。這樣的環境,倒是能解決一切日常需要,禁足也不愁了。佩兒打了半桶水,留了一半,又去燒了一半。等她端著兩盆水進來時,環兒已經拿著金創藥膏等她許久了。

兩個人都走上前去,有條不紊的浸水,擰毛巾,小心翼翼得敷上去。宋明月十分愜意的歎了口氣,說道:“環兒佩兒,我被皇帝禁足了。”

“什麼?!”

“啊?!”

環兒佩兒不過是宋府上的小小丫鬟,況且從前宋明月總是府中最渺小的人。她們連宋忠勇丞相都沒有見過幾次,別說什麼皇帝了。這個名字,對她們來說,實在是太太太沉重了。兩個人同時沉默,沉默了良久,才有環兒顫顫巍巍的問道:“皇、皇帝……為,為什麼要罰小姐你呀?禁足嚴重嗎?還有別的事情嗎?”

“噗,怕什麼。不過是個禁足令,也就是一個月不出這個院門。咱們吃的苦還少嗎?住在這裡,總比連著半個月住在柴房也不許出去的那種‘禁足’好的多吧。”宋明月的心態十分平和,懶懶地伸了個懶腰,叫佩兒趕緊把藥膏塗上。

她又接著說道:“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柳如煙你們知道嗎?我那個好姐姐。”

“啊?小姐,您不會真的覺得那個柳小姐是您的好朋友吧!”佩兒向來心直口快,說話又很直爽。聽到宋明月這樣說,沒有思考她的語氣和語境,就著急的跳了起來,“她平時欺負你的事情還好嗎!奴婢們勸你你還老是不聽,今日是不是她有欺侮你,在皇帝面前告狀啦?”

宋明月聽到佩兒這話,一愣。猛然想起上一世,環兒和佩兒卻是在自己身邊,給自己提過很多的醒。其中一大部分就是叫自己要少和柳如煙接觸。可那時的自己日日被宋爾曦以及蘇氏欺壓,覺得柳如煙是唯一不嫌棄自己,願意和自己說話的人。所以一意孤行,根本不聽別人的勸阻。最後,最後……就落成了那樣的下場。

哈,真是造化弄人啊。

不過啊,就算是重來一世,環兒和佩兒依舊是對自己這麼掏心掏肺的好。宋明月那顆因為今日所遭受的那些冷遇而黯淡下去的心,又感覺到了溫柔。她心中一動,感激的看了佩兒一眼,柔聲道:“好了好了,我現在知道了她的真面目,也不算遲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