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養妃為禍:迷倒世子爺

正文 第十五章 可想我了?

書名:養妃為禍:迷倒世子爺 作者:錦瑟 本章字數:2363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4日 15:57


“二姨娘,此事還沒有定論呢,平甯長公主說的不過是客套話而已。”夏微瀾“噗嗤”的一聲便笑了出來。

二姨娘心中了然,她就說呢,這小賤人怎麼會輕易答應了去。

“姨娘也不容易,你知道你妹妹是庶出,若是在不好好把握著機會,想必將來也嫁不了什麼好人家,你只管說帶著你妹妹還是不帶著你妹妹?”二姨娘先是楚楚可憐的說著現在的境遇,隨後便又加上一句威脅的話,抬起手擦了擦眼中根本就沒有的淚水,她就不信了,還弄不明白這個小賤人。

夏微瀾聽了她這話有種想要仰天長笑的感覺,她可憐,她庶出,呵。

在夏家,她雖然是嫡女,可是自從這個二姨娘進了府中,哪裡還有她夏微瀾的地位?她不過就是擔著一個侯府嫡女的虛名而已,這會兒這個女人居然跑到她的面前來說可憐,當真是可笑至極。

“姨娘別傷心,若是有機會,我一定會帶著妹妹就是了。”夏微瀾趕忙說著,眼中帶著焦急,那樣子像是在安撫著她一般。

“如此,姨娘也就多謝你了,天色已晚,你好好休息,姨娘便先回去了。”二姨娘笑眯眯的說著,此時此刻既然已經達成目地,那也就不必留在這裡了。

她轉身離開了這裡。

夏微瀾看著二姨娘的背影柔聲說著:“更深露重,姨娘慢些走。”

“小姐,你為何答應她!”見二姨娘走遠了,月兒一下子便從紗帳中沖了出來,心中一片怒火,一張小臉上全是怒氣,眉毛倒豎著,眼中的火似乎要衝出來了。

夏微瀾坐在木凳上,將那參湯拿了起來站起身轉頭倒在了花盆中,嬌豔的花兒發出滋滋啦啦的聲音,本含苞待放此時此刻卻竟然凋零。

“啊!”月兒倒吸了一口涼氣,心中驚駭之意明顯,一雙眼睛瞪的老大,整個人後退了幾步,雙手緊緊的捂著嘴盡力的不發出聲音。

夏微瀾轉身,唇角勾起一抹涼薄的笑容,鳳眸中幽深一片,讓人看不透她到底在想些什麼,她輕啟朱唇:“你可明白了?有些事,不能只看表面,你要明白其中的道理。”

她早就知道二姨娘沒那麼好心,若是真的想送什麼參湯,大可以在她落水的那晚將參湯送過來,可如今已然過了兩日了,事出反常必有古怪。

“月,月兒謹記小姐的話。”月兒心中驚訝不已,心中閃過種種想法,可她想到的最多的,便也是眼前的女子,也不過是和她一般的年紀,怎的見到這樣的事情,也沒有半點驚訝,之前處理事情也都是井井有條。

“別多想了,趕快回去睡吧,正好我也乏了。”夏微瀾揮了揮手,語氣之中帶了幾分疲憊。

待到屋內只剩下夏微瀾一個人的時候,她便吹了燈,清冷的月光照進來,屋子內倒也不顯的黑,反而能夠隱隱約約的看清屋內的東西。

“你我已然好幾日不見,可想我了麼?”邪魅的聲音響起,夏微瀾剛躺下便登的又從床榻上坐了起來,將手中的被褥

收緊了幾分,現如今身上可是穿著褻衣褻褲,讓其他男子看去,成何體統。

只聽一雙腳落地的聲音,寬大的衣袍掀起落下發出的聲音讓夏微瀾更加警覺。

“你又來做什麼?”夏微瀾這才看清楚,原來方才淩訣一直都在房梁上,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什麼時候進來的,又聽到了多少如此一想,她心中愈發心驚。

她本無意與他糾纏,為何他總是這樣出現。

“瀾兒這是嫌棄我了麼?”淩訣的身子貼了上來,厚重的呼吸噴薄在夏微瀾的脖頸間。

在月光的映襯下,夏微瀾這才看清,他穿了一件大紅色的袍子,墨發紫冠,狹長的丹鳳眼帶著戲謔的笑,眉間一點朱砂痣勾人心弦。

“你簡直不可理喻!”夏微瀾臉色已然緋紅卻不自知,她狠狠地推開他。

淩訣的身子後退了幾步,眉毛上挑:“你不想見我?”

“不想。”夏微瀾整理了下自己的衣裳,想都沒想便說出了拒絕的話,更是沒有看床榻邊站著的淩訣。

淩訣的身子漸漸逼近,修長的手挑起她的下巴:“你當真不想見我麼?”他身子剛好便急著趕過來見她,他也不知這到底是怎麼了,只覺得眼前的女子很有意思。

一張妖孽的臉漸漸逼近,夏微瀾想都沒想便閃躲開,素手伸出來馬上打掉了淩訣的手,臉更是偏到另一邊去沒有在看他的臉。

“妖孽!”夏微瀾小聲說著,只一眼,她好似就要被那雙眼睛吸引進去了一般,那張臉當真是,妖孽!

“瀾兒是在誇我嗎?”淩訣的臉瞬間出現在夏微瀾的面前,鼻尖貼上的對方的鼻尖,聲音中透著戲謔,身子還在往前湊。

夏微瀾不得推開他,雙手若是推開他,便不能坐直了身子,這會兒她只能一步一步的往後退,漸漸的倒在了床榻上。

對著一張邪魅的臉,戲謔的笑,她的心卻冰冷的很,沒有絲毫的波動,眼前男子雖然美,但卻很危險,她不想靠近,不想和他有任何的瓜葛。

因為,今生她的心,是屬於復仇的,不能拘泥於情愛之間。

更何況,她真的怕了,長安,罷了。

“世子請自重。”夏微瀾語氣毫無波動,甚至透著冰冷,透著寒意,雖然躺在床榻上,卻沒有半分的示弱。

“你還從未喚過我的名字。”淩訣修長的手指不住的在夏微瀾的臉頰上來回滑著,戲謔的語氣更加明顯,觸摸著這有溫度的小臉,他的手指似乎也染了溫度。

“什麼?”夏微瀾有些不明白他這是什麼意思,語氣間帶了幾分疑惑,難不成他大半夜的從戰王府跑出來就是為了讓她叫一聲他的名字?

鼻尖縈繞著獨屬於女兒家的芳香,那是一種淡淡的香味兒,卻說不上是什麼,淩訣深深地吸了一口,旋即露出笑意:“你還從未喚過我的名字。”他又說了一遍方才的話,只是這次語氣中帶了幾分認真,丹鳳眼中的戲謔也消失不見,那樣子像極了深情款款的愛人。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