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養妃為禍:迷倒世子爺

正文 第二十八章 入懷

書名:養妃為禍:迷倒世子爺 作者:錦瑟 本章字數:2386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4日 15:57


這皇宮怎會有石頭,更何況是大殿之內,夏微瀾抬頭看去,卻見那人熟悉的笑容。

“妖孽。”夏微瀾小聲說道,便又低頭自顧自的吃著東西,不在朝著對面的方向看過去。

然這一幕卻被夏玉蘭看到了,她本來也是一直低著頭的,只是看到有一個小物件飛了過來,便抬頭看去。

他一身紅袍,眉間一點朱砂痣,絕美的臉上透著絲絲玩味的笑意,全身上下都透著一種放蕩不羈的感覺。

她的心,好像漏跳了一拍,好像有什麼東西在慢慢的發酵一般,她連忙低下頭,臉上早就紅成一片了。

桌子下的手指也不停的攪動在一起,這會兒竟然有種難為情的感覺,即使她知道,那人沒在看向她。

淩訣看著夏微瀾又低頭,趕緊又扔了一個過去,一連扔了好幾個,夏微瀾都神色自若,沒有任何的反應。

正當兩個人這會暗自鬧的時候,大殿之上響起一個威嚴的聲音:“眾愛卿今日給朕賀壽,朕心甚悅。”

夏微瀾抬頭望去,只見一個看似四十多歲的男人,但是卻不顯老,卻憑的生出一股子壓迫的感覺,身上穿著一身杏黃色的龍袍,上鏽著團龍密紋的圖案。

皇帝身邊還坐著一個女人,一看便是皇后,只憑那穿著一身的服制,便可知道。

這時歌舞聲停,所有人全都站起來,異口同聲的說道:“臣等感沐皇恩!”

皇帝這才笑了笑,讓他們都坐下。

歌舞聲音再次想起,夏微瀾和淩訣是對面的,中間的各種各樣的舞姬,身上的腰肢那叫一個軟,今日眾位皇子都已經到了,正所以舞姬們都朝著皇子這邊舞蹈幾分,有的還想要貼上去。

夏微瀾瞧著一個舞姬穿著暴露,手臂上的紗布一直往淩訣那飄,淩訣運勢眼神微眯,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那樣子似乎是被那個舞姬給迷住了一般。

她微微垂下眸子,長長的睫毛掩蓋住了眼中的情緒,一如既往的吃著東西。

淩訣本著同那舞姬一同動作,這會兒看到夏微瀾沒在看向他這個方向,那舞姬在湊過來的時候,淩訣一個淩厲的眼神,那舞姬差點沒摔倒,再也不敢往這邊湊合了。

夏微瀾朝著別處看去,一個一個的,面對著的都是皇子公主還有些大臣的兒女,她瞧著也瞧不出什麼,只是有一人

目光對視,她沒有絲毫退卻,那人的眼中帶著笑意,她卻覺得徹骨的寒冷。

陶長安目光對上夏微瀾,眼中閃過一絲驚豔,這女子生的傾國傾城,卻又不似其他人濃妝而出,但他也只是禮貌的微笑了一下,便挪開了視線。

見陶長安視線朝著別處看去,夏微瀾這才沒有看向他,反而緩緩站起身,福了福身子對夏正嚴說了要出去透透氣。

大殿之內正熱鬧,無人注意她,她便趕緊逃也似的出來了。

一來二去的天色也已經黑了,只不過皇宮之內卻是燈火通明的,夏微瀾一時間不知道該往哪裡走才是。

她以為,她的心早就死了。

她以為,她不會在心痛。

她以為,她可以控制的很好。

可是這一切在見到那個男人的那一刻起,全部崩塌開來。

“長安”夏微瀾的身子顫抖著,用手捂著嘴,不停的跑著,也不知道是哪,只管跑著。

那個男人,與她賞花舞劍,與她山盟海誓,與她同床共枕,與她恩愛生子。

可是,為什麼要這麼對她,為什麼,到底為什麼!

她的腦海裡全然都是那天,夏玉瑩將孩子扔在她的身邊的場景,雙眸漸漸變得赤紅起來。

不停奔跑著,完全沒有了那籌謀成府的樣子,卻驀地撞進了一個溫暖的懷抱。

她抬眸看向那人,恰好那人的眼神也看著他。

淩軒看著懷中的人兒,一張小臉上不施粉黛,眼中有些淚光不停的閃著,淚珠從臉頰上滑落下來。

夏微瀾反應過來便連忙從那人的懷中退出來,用手胡亂的在臉上擦了擦,將臉上的淚水抹去了,隨後微微低下身子說道:“還不知您是哪位皇子,臣女有禮了。”

淩軒本懷中抱著她,這會她突然從懷中退出去,他也沒說什麼,只柔聲說道:“我是五皇子,淩軒。你叫什麼名字?”

夏微瀾的身子後退了幾步,聲音還帶著些哽咽的說道:“臣女賤名恐汙了皇子的耳朵,既然無事,臣女告退。”

說著,她便往著旁處走,淩軒瞧著她的背影,落寞,瘦弱,一點神采也沒有。

“天色已晚,你若想回去,我便同你一同回去吧。”淩軒說著便三兩步追了上來。

夏微瀾愣住了一下,還沒等說話,就看到淩軒從懷中拿出一方素白色的手帕,遞給她。

她正躊躇著要不要接,他卻直接用手帕給她擦著臉上還沒有幹的淚痕,她想退後,卻見他神色溫柔,動作也沒有半分輕浮的舉動,她便沒有動彈。

只看著眼前的男子,一張臉上沒有冷硬的線條,更沒有什麼妖孽的氣質,有的只是一種溫潤如玉的氣質,芝蘭玉樹,也不過如此了吧,夏微瀾心中如是想到。

“情之一字,當真傷人。”淩軒輕擦拭了下後,將手帕遞到夏微瀾的手上,夏微瀾沒在拒絕。

夏微瀾聽到這話,卻不知如何回答,心中卻生出一絲警戒來,方才,是她失去了理智,就這麼將脆弱示於人前,現在聽他的話,是以一語道破她心中所想,心中所念。

淩軒的名字她早有耳聞,只是今日一見,卻心中有一種舒心的感覺。

所以這會才肯不由自主的跟著他,沒有任何反抗。

到了大殿門口的時候,她趕緊整理了下儀容,臉上也確實沒有什麼了,這才朝著裡面走去,臨走之前朝著淩軒點了點頭,淩軒也沒在說什麼。

只跟在她的身後,落坐後,他伸出手,直直的盯著手上,似乎還殘存著剛才那人的溫度,他雖然不知她是為了誰傷心至此,卻是明白她心中已然有了意中人。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