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科幻末世 > 異星少女在地球

01.異星少女在地球 第1章.墜下序幕的時停

書名:異星少女在地球 作者:渚沙 本章字數:5081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02:06


——你,感到寂寞嗎?

直到看到巨大的UFO墜落在面前之時。

直到那道大門開啟之時。

直到那名少女落下眼淚之時。

長久孤單一人的我,卻還不知道寂寞為何物。

--------------------

“白亞,你昨天怎麼又沒來上課?”

“因為很無聊。”

“怎麼會無聊呢?班上的同學們都是很好的人吧。“

“純粹只覺得很煩而已。”

“……算了,你回頭去把你父親叫來,我要和他談談。”

“父親……?已經快十年沒見了。”

“誒?啊……那就,把你母親……”

“母親也快十年沒見了。”

“……”

“老師,已經沒事了嗎?沒事了的話我就回去了。”

“好吧……你回去吧。——不過是回教室,而不是回家!知道了嗎!?”

“……哦。”

我叫白亞,十七歲,是個不良少年。

所謂的不良,並不是那種成天在街上晃悠、見到單獨行動的人就上去打劫的傢伙。我充其量只是常常翹課,不想去學校罷了。

原因是,我最討厭麻煩的人際關係。

當然,我也不想和別人一樣好好學習。好好學習又能怎樣?上好的大學,找到好工作,然後一頭鑽進名為社會的老鼠洞裡?我可不願意全身心地撲到由人際關係織成的蜘蛛網上去。

我討厭與其他人扯上關係。那些名為“同學”的生物只會整天湊在一起嬉笑打鬧,除了製造雜音外什麼也不會。一旦和他們接觸,就會被問個沒完,然後再在背地裡被討論個沒完。一個人呆著才是最好的,人情社會對我來說是最可怕的魔窟。

至於父母,在我小時候就離異了。母親跟著別的男人跑了,再也沒在我的眼前出現過;而獲得撫養權的父親也不知道在哪裡過著什麼樣的生活,僅僅只是每個月定時給我打來生活費而已。

因此,我一直是一個人。我也沒有朋友,因為不需要,討厭的人際關係越遠越好。

“嗨!那個、嗯……你叫什麼來著?白鴉?還是黑鴉?啊,抱歉,叔叔我忘記掉了。畢竟平時好像沒怎麼說過話嘛,哈哈哈哈。”

對門的大叔留著滿臉的胡茬、穿著拖鞋,一身邋遢地向剛回到家的我打招呼,一邊還傻笑了起來。

無視。

我一句話都沒說,甚至沒看他一眼。把書包往家裡一丟,我就走上了門外的街道。

陌生到連我的名字都沒記住的程度,為什麼還會想來打招呼呢?真是想不明白。

學校也好,家門口也好,哪裡都不得安寧。

因此,我選擇與其他人不同的生活。

孤守獨身的潔癖,脫離俗世的矜持——說得好聽點的話就是這種東西。

什麼?你問我寂不寂寞?

答案是否定的。連一丁點也不會有。

“嘟——嘟——!”左前方傳來汽車煩躁的鳴笛聲。

明明我是直行、他是右轉,我卻被他用喇叭催促。即使隔著耳機,喇叭聲仍然如刺刀般直沖耳膜。那刺耳的聲音在我聽來,就是赤裸裸地在對我說著“滾開!”。

這個世界總是吵吵鬧鬧的,並且蠻不講理。從前的父母也是,所謂的“朋友”也是,其他人也是,走到哪裡都充斥著噪音。我只能一刻不離地帶著耳機,以便隨時能將自己與那些噪音隔離開來。

今天也是,為了從令人煩躁的城市裡逃離,我一個人登上土坡、穿過小樹林,來到了郊區外的小山頭上。雖說是郊區外,但其實離我家沒有太多距離。這裡沒有人會造訪,也沒有汽車揚起塵土。在這夜幕降臨時分,小山上顯得格外幽靜,是我很喜歡去的地方。

吹著涼爽的風,沒有任何人會來打擾,我的心情格外舒暢。

你一定沒有見過這樣子的不良少年對吧?

不同於燈光彌漫的街區,從這裡可以很清楚地望見星空。繁星在天上一顆顆閃爍,這樣的景致怎麼看都不會膩。

這裡是屬於我的世界。一個人的世界。

不會被打擾,不會有雜音。

就仿佛在喧囂都市中構築起的一堵堅固障壁,將我圍在正中心。

直到——

永遠?

“嗚——”

從不知哪裡,傳來一陣輕微的蜂鳴聲。

什麼聲音?我環顧四周,但什麼也沒有發現。最後,我重新抬起頭,把視線投向夜空。

幾乎與此同時,一個白點伴隨著異樣的光芒在空中閃過。

是流星?但好像有些不一樣。

我舉目凝神。那個白色光點越來越大,越來越近,就好像一直逼近地面而來。

總覺得有一絲不對勁。

當我終於看清那個物體的輪廓之時——

“什、什麼啊這是!?”

四周扁平,中間凸起,就像一個鼓起的飛盤。和科幻電影中見到的名為飛碟的物體幾乎可說是一模一樣。

真的假的?不會是什麼人的惡作劇吧?但是,隨著它越來越靠近,變得甚至有一座房子那麼大後,我嚇得不由地後退了幾步。這已經不屬於惡作劇的範疇了。憑當今的科學技術,有誰能夠讓連機翼也沒有的房子大的物體像這樣飛在空中?

“難道是……真正的UFO?外星人進攻地球的橋段!?”

以前聽說過的有關UFO的目擊證言,都說它們在空中飛行一陣子後就消失了。但眼前的這個巨大飛碟狀物體,正毫不停頓地筆直向這邊墜下,帶著尖銳的多普勒效應越來越近。我揉揉眼睛,又捏了捏臉,但果然不是在做夢。

“話說……再不逃開好像不太妙了……?”

意識到這點後,我掉頭撒腿就跑了起來。

就在下一瞬間——

嘭!

言語無法形容的巨大撞擊聲響徹天地,眼前頓時塵土飛揚。腳下的大地在劇烈地抖動,害我腳底一軟,摔倒在了地上。

“咕……開、開玩笑的吧!?”

這簡直就像是小行星撞地球。

雙腿一個勁地發抖,勉勉強強才站了起來。

無名的恐懼感在胸中擴散開來。

想回家。想逃走。好想馬上離開這裡。

但是,腳卻沒有動。不知道為什麼,身體卻自己慢慢地回轉,重新朝向那不明墜落物的方向。

看一眼。就只是看一眼也好。對,就只是確認下是不是真的UFO而已。我在心中為自己找著毫無意義的藉口。

在塵霧中若隱若現的飛碟般的物體,還幽幽地從身上各處的洞中發出亮光。那裡面大概裝有燈吧。金屬制的外殼以及上面密密麻麻地刻著的不明紋路,令它顯得科技感十足。

如果說,其實這個是我國新研發的某種新型飛機……

根本不可能吧!

用我這懶於學習的愚鈍大腦,能夠得出的最大可能性是——

外星人來了。

除此之外,還能是什麼?

“嗚咕。”

我咽了口口水,喉嚨處發出響聲。

不知道為什麼,飛碟與地面接觸的地方沒有任何凹陷的趨勢。飛碟只是穩穩地停在那裡,仿佛從一開始就存在於此似的。

接下來,還會發生什麼……?

這種情況下會出現的東西,就連想都不需要想了吧?

就好像是在回應我的猜測一般

,飛碟的門開了。啪嚓的一聲,是向兩邊移動開啟的那種。

然後,隱隱約約地能看到,有什麼東西從飛碟裡走了出來。

飄渺的,半透明的,不太穩定地搖曳著的身形。但又好像是,某種人形的物體。

“……”

那意味著什麼,不用想也能知道。

這真的不是在拍三流電影嗎?我經常一個人在半夜看這種東西。但是,這決不代表我的膽子會因此變大。這也是理所當然的。我平時只是盡挑一些看上去不那麼恐怖的電影來看而已,對於膽量沒有任何幫助。

在這種超出常識的詭異時刻,我的腦中只剩下一個念頭:

三十六計,走為上。

要逃的話,就只有趁現在了。

在看清楚對方之前,下意識地、真的是下意識地,我頭也不回地背對飛碟狂奔了起來。

呼、呼、呼、呼、呼……

在跑到山腳下之前,我的腦中幾乎是一片空白。

那是外星人吧?

絕對是外星人吧!?

它不會追上來抓我吧?

大腦已經混亂如麻了。

莫名的恐懼感在脊背上亂竄,黏答答的汗水滴了下來。

雖然有些為立馬逃跑的自己感到羞恥,但現在根本管不了那麼多了。總之很想找一個地方靜一下,壓壓驚。

地震還在繼續,令我的腳步難以安穩。這一切都是這艘飛碟引起的嗎?發生這種情況,城裡現在一定已經亂作一團了吧。

雖然沒有任何需要我擔心的親友,但我依舊朝家的方向狂奔而去。

穿過被夜幕籠罩的大街小巷,很快就能到家門口。

一路上看到的盡是橫七豎八歪倒的樹木,不過地震強度還沒有大到令房屋倒塌。這令我稍稍放心了一點,畢竟除了帶在身上的手機外,我的全部財產可都是在家裡了。雖然同時還感到有些其他的不對勁的感覺,但別人的事我一點也不想管。

總之,先回家。家裡一定是最安全的,不知為何就是這麼想。

在沖到家門口時,我遠遠就望見了站在那裡的人影。接近一看,原來那是隔壁的大叔。名字叫什麼來著?想不起來了。大概是因為感覺到了地震,所以急急忙忙從家裡跑了出來吧,他的腳上還穿著一雙破舊的拖鞋,身上也只有背心和短褲。

但是,很奇怪。

雖然一副在逃跑的樣子,但大叔卻沒有速度。不,與其說是沒有速度,不如說根本就是沒有在動。即使我正面對著大叔,他也沒有對我產生任何反應。

也不像是昏過去了什麼的,因為他的身影正稍微帶點駝背地站著。有人能做到站著昏過去嗎?況且,他的臉上一副恐慌之色,眼睛也還睜著,雖然目光並未聚焦在我的身上。

他僅僅只是,一動不動地站著。

——一動不動?

毫無徵兆地,我忽然感到背上一涼。

然後,為了確認那個突然在心頭冒出的荒謬猜想,我壯著膽子,小心翼翼地靠近大叔——然後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身體。

沒反應。就連眼皮也不眨一下。

仿佛就好像……

就好像被整個凍結了似的。

凍結?那是什麼鬼?我不禁對自己的腦洞無語了。又不是陷入了冰河時期,他的身上也沒有任何冰層,身體怎麼可能凍住呢?

但是,硬要說的話……是“時間”。對了,就好像,是時間被凍結了似的。

我拍了拍自己的腦袋。簡直就是在開玩笑。快醒醒吧!要是這是在做夢的話,趕快給我從這惡劣的夢中醒過來!

我再次用力捏了捏自己的臉,一陣疼痛從臉頰上傳來,但就好像理所當然似地,眼前的世界沒有任何變化。

環視周遭,除了大叔外,還有幾個人佇立在那裡。但不管是誰都處於靜止不動的狀態,簡直像是一具具1:1完全模擬的蠟像似的。不過應該沒人會選擇這種莫名其妙的動作做成蠟像吧。

除了這副詭異的光景外,家門口附近再沒有其他可疑的東西了。然而,這股凝滯的空氣幾乎令我窒息。總之,他們這樣子應該不算是死掉吧?說不定等時間解凍就能和沒事一樣恢復原狀。

等等,時間真的會解凍嗎?該不會會一直這樣持續下去?不不不,怎麼可能有那種荒謬的事情。要真是那樣,明天馬上就會變成頭條新聞了。肯定會恢復原狀的,不知怎麼地就是沒來由地想要這樣相信。抱著這種樂觀的想法,我逃也似地離開了這個快令我發瘋的空間。

但是,就算來到大街上,噩夢也沒有終結。

不管哪裡,都沒能看到有在動的東西。地震也在不知何時停了下來。婦女的尖叫聲,孩童的哭鬧聲,人們的奔跑聲,救護車的警笛聲,這些全都聽不到。飄蕩在空氣中的,是詭異的靜謐。

這時,我回想起了在街上感到的那個不對勁的感覺。

是因為,沒有任何東西在動。

難不成,全世界的時間都被凍結了嗎……

頓時感到一陣眩暈。我抱住自己的頭,半蹲下來。

開玩笑的吧。

到底是世界瘋了,還是我瘋了?

無論是哪個答案我都不想接受就是了。

我在全無生氣的街上走了一會,感到心情稍稍有所平復。

——感覺似乎也還不壞。

平時吵吵鬧鬧的街道靜下來了,再也不用擔心被別人煩到。即使不賽上耳機,也會有各式各樣的噪音湧進耳朵。也不會有裝熟的路人來和我打招呼,也不用再和任何人進行完全沒意義的交流。

一切安好,世界太平。

——個鬼啦。

再怎麼說,這也異常得過頭了吧!?難不成全世界聯合起來在拍幻想劇嗎?

為什麼世界會在我不知道的時候,一言不合就變成這副熊樣?

對了,那個UFO。

一定是它。罪魁禍首一定是它沒錯。自從它掉到地面上後,一切都變得不對頭了。

我該怎麼做?

前去調查UFO,打倒外星人,將世界拯救於水深火熱之中?

——那種事鬼才幹呢。不僅又累又危險,也沒有任何好處。

但不知為何,就是想回去再看一眼。明明覺得那裡很可怕才逃出來的,現在卻抑制不住想回去看看的心情。硬要說個理由的話,是……好奇?大概就是這樣,好奇心這東西真是太可怕了,比外星生物還可怕。

回過神來,我已經在朝小山頭上走了。登上部分已經崩塌的土坡,穿過七倒八歪的林子,我重新回到了那個神秘飛碟的墜落之地。

如果被那個從飛碟裡鑽出來的類似外星人的東西發現了怎麼辦?雖然一瞬間這樣猶豫了下,但最後還是決定靠近看看。說不定對方是抱著友好的態度造訪地球的呢。

塵霧已經散盡,UFO身上的燈只剩幾盞還在閃爍。這四周和剛剛的街道上一樣,靜悄悄的一片。

但是,我注意到了。在UFO前面的空地上,有個之前沒有的存在背對著我。

它緩緩地轉過身,把視線對準了這邊。

憑藉微弱的燈光,我終於看清了對方。對方似乎也看清了我。

正常生物不會擁有的青色長髮,偏白的膚色,還有深藍色的……連衣裙。

“……小女孩?”

我愣住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