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總裁:你失寵了

正文 第十二章 求求你放過我

書名:總裁:你失寵了 作者:月末 本章字數:3497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4日 15:59


“什……什麼……”趙總心虛的說。

“說我嫂子什麼了?怎麼?剛才不是很囂張麼?現在怎麼不敢說了?”王明輝上來一巴掌扇在趙總臉上。

趙總撲通跪在地上,不知所以,望向厲修明,“嫂……嫂子?”

厲修明勾起嘴角,眼神犀利,那笑意如利刃直逼趙總低下頭去。“怎麼?連你想要教訓的女人的來歷你都搞不清楚,就要動手?”

若是昨晚沒有人救葉悠然,厲修明現在想殺他的心都有。一想到這裡,厲修明怒氣衝天,皺著眉,“昨晚哪兒碰她了,雙手?雙腳?”

趙總這算明白了,連忙抱住厲修明的腿哀求到:“厲總,厲總,對不起,我錯了,我真的錯了!我也是被人陷害了阿!昨晚尹子函小姐打電話給我,說有上好的貨色在房間等我,我這才……我真不知道是您夫人阿,我要是知道,給我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膽我也不敢動阿……”

王明輝對著趙總惡狠狠的踢了一腳,“那你不查查清楚,人渣,分不清誰是主子麽?”

王明輝一腳踢得趙總鼻血直流,趙總爬向厲修明,抱住厲修明的腿哭著哀求到,“厲總,我真的錯的,我錯了,求求您大人有大量饒過我吧,我以後再也不會了。”

厲修明聽到尹子函的名字,心裡不由得生出厭惡,眉頭又皺緊了,閉上雙眼歎了一口氣,溫柔又陰冷的說道:“到國外去吧,國內,我看你是不想混了。”

說罷,無情的扳開趙總的手,扭頭對身邊的保鏢說:“帶他走,問清楚哪兒碰過葉悠然,都給我廢了,要是說不出來,就全廢了。”

他的語氣,平靜的就像碾死一隻螞蟻一樣平常,對他來說,欺負葉悠然的人,完了他的命都不足為過。

“不不不,不要!不要阿!厲總,求求你放過我吧”趙總哭著哀求著被拉出門去,門外圍觀的人看到這一幕都驚呆了,都知道高層冷酷無情,但趙總這幅狼狽的樣子,實在是太可怕了。

公司上下頓時人心惶惶,各自散去,不敢言語。

“嫂子現在還好嗎,要不要我代表公司去看看她?”王明輝看著厲修明一臉憂鬱的樣子,關切的問道。

“嗯,不用了,她還不知道這件事,現在受了驚嚇,身體弱,還是讓她好好休息吧。”厲修明說罷起身走向王明輝,“剩下的事就交給你了。”

王明輝心裡自然明白,昨晚的事並不簡單,尹子函從中作梗,厲修明收拾得了趙總,卻不能明著和尹子函有衝突,這就需要他在中間遊走了。

說罷兩人推開房門,厲修明在全公司的注視下慢慢走出來,面無表情冷漠的看著圍觀的人們,冰冷的說:“以後這個公司的負責人是王總,剩下的,你們知道怎麼辦吧”

“是。”底下的人被厲修明強大的氣場震懾住了,低下頭答應道。

說完厲修明頭也不回的走了,留下一群人看著他的背影小聲的議論著回到自己的位置,之前趙總被拉走的事就像沒發生過。

汽車上,厲修明望著窗外飛馳的景色發呆,腦海裡全是昨晚電梯裡葉悠然悲愴絕望的眼神和醫院裡虛弱的病態,想著想著,厲修明的頭痛了起來。

一串歡快的鈴聲響了起來,“嗯。”厲修明接起電話,另一頭王明輝說:“那個姓趙的已經處理好了,雙手和一條腿廢了。”

“好的。處理好後事。”說罷厲修明掛了電話,松了一口氣,頭又痛了起來。“司機,去醫院。”

醫院裡,葉悠然不知睡了多久,睜開眼窗外已是黃昏,火紅的火燒雲在天的一邊愈演愈烈,橙色的天空讓人十分溫暖,窗外的梧桐樹上麻雀嘰嘰喳喳的叫著,窗外人來人往,遠遠的能聞到飯香。

葉悠然又想起了小時候,偏僻的小漁村,村民們靠打漁為生,每到黃昏,她都守在港口等著爸爸的漁船回來,一起回家吃媽媽燒的飯,“小時候,可真美好阿。”葉悠然呢喃道。

厲修明去看了醫生,醫生囑咐只是休息欠缺,要好好休息,領了藥,順便走到葉悠然的病房看看她。

只見葉悠然安靜的躺靠在床上,白色的病服襯得她的臉更憂鬱了,她癡癡地望著窗外,好像在想什麼事情,完全沒有察覺厲修明的出現。黑茶色的長髮挽在耳後,眉邊有幾綹碎發,眉目憂愁,挺直的鼻子像極了她耿直的性格,微微嘟起的嘴唇如熟透的櫻桃,橙色的夕陽給她的臉打了暖光,窗外一陣風吹進來,青絲浮

動,美人如畫。

厲修明的心開始怦怦亂跳,“不冷嗎,關上窗戶吧”厲修明徑直走向窗戶。

葉悠然緩過神來,不知道厲修明什麼時候來的,也沒想到厲修明還會來看她,喃喃到:“不是很冷,很舒服的風。”

“吹感冒了就知道冷了。”厲修明關上窗轉身對她說。走到床邊,面無表情的問到:“還好嗎?”

葉悠然心裡翻了個大白眼,什麼態度嘛,這裡又沒人,不想來看可以不用來阿,來了幹嘛這幅要死的表情。“嗯,你來之前都挺好的。”

“什麼叫我來之前?”厲修明感到莫名其妙。

葉悠然四處張望著,順手拿起桌上的蘋果說道:“看你是一個人來的,幹嘛還這一臉不情願阿,又不是我逼你來的。”說罷啃起了蘋果。

“我只是順路。”厲修明看著葉悠然鬼怪的樣子,心裡又好氣又好笑,忍住笑說道。

“奧,好吧。”

沉默,整個病房裡都是葉悠然啃蘋果的聲音,真是一點不淑女,厲修明心想,可自己心裡還是很內疚,雖然幫她教訓了趙總,但還是希望昨晚救她的人是自己。

一串歡快的鈴聲打破沉默的氣氛。

“接個電話。”厲修明對葉悠然說。

葉悠然顧著吃蘋果,點了點頭。

出門,“喂,鄧阿姨。”

“修明阿,不好了,這次是真的,阿雪先心病犯了,你快過來。”電話這頭,鄧薇慌亂又帶著哭腔的聲音說道。

“好的,我這就去。”

厲修明心頭一沉,握緊了拳頭,轉身看到葉悠然跟沒事人似的啃蘋果,進去對她說:“我看你也沒什麼事,好好休息,我還有事,先走了。”說罷,沒等葉悠然回應,頭也不回的走了。

留下葉悠然一個人莫名其妙,真是大忙人。葉悠然心想,繼續若無其事地啃蘋果。

淩家。

鄧薇哭著守在淩憶雪的床前,催促著私人醫生趕快想辦法。

淩憶雪暈厥在床上,口唇,指甲和鼻尖青紫,心跳衰竭,渾身大汗,頭髮淩亂的貼在臉上,虛弱的奄奄一息。

“阿雪,阿雪,你不要嚇媽媽阿,你不要嚇媽媽。”鄧薇哭喊著。

急促的腳步聲傳來,開門,厲修明看到床上心愛的人如此這般憔悴,心像被揉碎一樣疼痛,沖上去對醫生說,“快救她!快想辦法!!”

醫生助理帶著治療工具趕來,請厲修明和鄧薇回避。厲修明看著鄧薇哭成淚人,安慰著扶她出門,臨走不舍的看了一眼床上的淩憶雪,那憔悴的模樣,如剛經歷過風吹雨打的鮮花,毫無生機,厲修明的眼裡濕濕的。

客廳裡,鄧薇痛哭著,“我可憐的女兒,到底造了什麼孽,要讓她受這些苦!”一旁的厲修明滿腦子都是床上淩憶雪蒼白的臉和青紫的唇,虛弱的閉著雙眼,他好怕那雙純潔的眼睛再也不會睜開看他對著他笑了。

厲修明握緊了拳頭,心口如壓了泰山一般喘不上氣來。

鄧薇看著厲修明痛苦的樣子,哭著說:“我女兒要是有什麼三長兩短,我就不活了!”

厲修明趕忙安慰道:“鄧阿姨,憶雪這麼善良,純真,老天也會保佑她的,您不要太傷心,她一定會好起來的。”

鄧薇聽到厲修明的安慰,抬起頭指責到,“阿雪這次犯病,都是因為你,那天你走之後,她哭了一夜,眼睛都哭腫了!一直茶不思飯不想,心事成疾才犯病的!”

厲修明聽到這裡,心裡更是自責起來。“鄧阿姨,我……”

鄧薇傷心的說道:“修明阿,你是個好孩子,阿雪單純,一心只想著你一個人,阿姨就這麼一個寶貝,她是阿姨的命阿。你以後可不能再這樣刺激她了。”

“嗯,是,鄧阿姨,我知道了。”厲修明自責的說道。

幾小時過去了,厲修明沉浸在自責裡。

醫生出來了。

鄧薇和厲修明看到滿頭大汗的醫生出來,趕忙跑了過去,“醫生,我女兒現在怎麼樣了?”

醫生擦了擦汗說:“情況穩定下來了,但也只是暫時的,病人的情緒很消極,家屬還要好好陪著她,開導她。明天我會按時過來檢查。”

聽到這裡,鄧薇松了一口氣,趕忙謝過了醫生,跑向淩憶雪的房間,一旁的厲修明心裡更是自責,都是因為自己淩憶雪才犯的病,自己真是該死。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