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總裁:你失寵了

正文 第二十五章 感懷

書名:總裁:你失寵了 作者:月末 本章字數:3296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4日 15:59


厲修明微笑的看完這段話,柔情似水,抬頭看著滿牆的獎狀,有些理解那個最開始令他討厭的倔強的葉悠然。“很孤獨吧,那麼要強。”輕聲歎了一句。

厲修明聽到院子裡嬉戲的聲音,走到床邊向外看去,葉悠然正和弟弟用長竹竿摘柿子,兩個人似乎是在比賽,葉悠然比不過弟弟大吼大叫,葉爸爸躺在一旁的搖椅上笑著看著兩個人,葉媽媽則在兩人旁邊低頭撿著掉落的柿子。

厲修明呆呆的看著,葉昊然大概十六七的年齡,比葉悠然高出很多,陽光下發白的肌膚,乾淨的短髮,眉目中的執拗卻像極了葉悠然,葉媽媽把頭髮挽在耳後,背影和走路的姿態和葉悠然一模一樣。

而葉爸爸,看著兒女時的眼神,是說不盡的溫柔,院子裡一家人熱熱鬧鬧的樣子,溫馨的刺痛了厲修明的心,厲修明的眼裡露出了羡慕。

葉悠然比不過弟弟,生氣的轉過身,卻看到厲修明站在窗邊,笑著喚了一聲他的名字,示意他下來。

厲修明回過神,和伯父伯母問過好之後,匆匆洗漱下樓。

走進院子,暖洋洋的陽光照在身上,頓時精神了不少,“姐夫好!”葉昊然看到厲修明走出來,從柿子樹上跳了下來,禮貌的打了招呼。葉悠然一驚,趕緊打了葉昊然一下,厲修明笑著打了招呼。

葉悠然看厲修明還穿著昨天的西裝,很彆扭,便拉他回房間,給他找了一身舒服的休閒裝。換好衣服,厲修明出來一起幫忙摘柿子。

葉悠然遞給他一根長竹竿,耐心的教他怎麼操作,三個人一起摘柿子,厲修明不顧形象的到處跑,很開心,一會葉媽媽叫葉悠然幫忙做飯,葉爸爸出門辦事,院子裡只剩下厲修明和葉昊然。

“姐夫,聽說你時大總裁啊。”葉昊然不帶生的主動聊起天。厲修明笑著點了點頭,“不過你幹著農活,看著還挺熟練的。”

葉昊然從柿子樹上跳下來,從地上的籃子裡檢出兩個大柿子,走到院裡的水龍頭邊洗乾淨,遞給厲修明一個,“吃吧,剛摘下來的最甜了。”說完一個大大的笑容。

厲修明笑著接過柿子,葉昊然大方的做在他身邊吃了起來,“嗯,真甜啊!忙一上午就為了這一口。”厲修明笑著看著身邊這個大男孩,積極樂觀的樣子還真隨他姐。

邊吃,葉昊然咽下嘴裡的東西,自言自語道,“我姐啊,打小就喜歡吃柿子,我們這兒其實不適合種這東西,誰讓我姐喜歡呢?我爸從大老遠托人買了一顆樹苗,小心的照料,後來我們家,年年都能吃到柿子。”

厲修明笑而不語,“姐夫啊,我們家沒什麼錢,我也知道你很有錢,不過你要是敢欺負我姐,我就算是坐牢都不會放過你的知道嗎?”葉昊然一臉認真的威脅厲修明,“她是我唯一的姐姐,你必須保證能讓她幸福,否則不管你在天涯海角我都不會放過你。”

厲修明被突然的這一出嚇了一跳,又好氣又好笑,連連笑著答應。

“說什麼呢?”葉悠然手裡端著一盤小菜走了過來,看著兩人笑著,好奇地問到。厲修明笑著剛要開口說話,卻被葉昊然搶去,嫌棄的說:“還能說什麼啊,跟姐夫吐槽你唄,讓姐夫做好心理準備。”

“你小子,找打啊”葉悠然揮起拳頭,故意嚇唬他,說罷把手裡的盤子遞給他,“剛拌好的,吃吧。”說罷走開了。

厲修明看著這對口是心非的姐弟,笑而不語。兩個人吃起東西,葉昊然突然伸出小手指對著厲修明,“姐夫,我看你面向和善,是個好人,今日你若答應替我保密,我就認你為姐夫。”

厲修明挑了挑眉,有些疑惑。葉昊然歎一口氣,“哎呀,就是剛才你答應我的事,不許告訴我姐。這是我們男人之間的約定,嗯?”說罷伸了伸手指,“拉鉤?”

厲修明被征服了,笑著搖了搖頭,無奈地說:“真是服你了,我答應你。”說罷兩個人拉鉤。葉昊然傻傻的笑了笑,“姐夫,以後咱們就是統一戰線的人了,家裡有什麼事,你可以全靠我!”說罷自信的拍了拍胸口。

厲修明有些好奇的說:“不過,你為什麼不敢讓你姐知道啊?”

“你傻啊。她那麼神經質,又愛哭,一點

小事就哭得稀裡糊塗的,我才不想讓她哭呢,再說了,讓她知道,我多尷尬啊……”葉昊然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

厲修明笑了,拍了拍葉昊然的肩膀,“放心吧,姐夫一定替你保密。”說完自己都沒意識到自己說了“姐夫”兩個字。

午飯過後,昏昏欲睡,葉悠然家卻來了一些鄰居來串門,都是一些大媽們,打著串門的名義實際上就是來看厲修明的。客廳裡大家閒聊著,三句離不開厲修明,從工作到長相,大媽們眼裡滿是羡慕,原本犯困的厲修明被盯得發毛,渾身不自在,尷尬的笑著。

葉悠然在一旁看到厲修明的尷尬,找了個藉口拉厲修明出門轉轉。

出門,兩個人沉默的走在村子裡,各想各的。厲修明滿腦子都是剛才大媽們饑渴的眼神,恨不得把厲修明吃了。而葉悠然,心裡想的卻是昨晚的厲修明。

“去哪兒?”厲修明問道。

葉悠然抬頭指了指前方,厲修明順著她的手,看到了一大片海。

兩個人提著鞋光著腳在沙灘上漫步,聽著海浪一個個打來,海鷗盤旋的叫聲。“好安逸啊。”厲修明開口說。

葉悠然笑著看了看他,“的確很安逸,村裡的人都很善良樸實。剛才沒嚇著你吧?”

厲修明搖搖頭。葉悠然也不再說話。

厲修明從小就被送去很多地方學習,去過很多很繁華的城市,也看過很多海,但是從沒有感受過這樣的安靜,是發自內心的寧靜與平和,鄰里友善,人們相互認識,有自己的院子,子孫滿堂,在這樣的地方,前反而不值一提。

厲修明歎了歎氣,回憶起上午在窗前看到葉悠然一家人的場景,住在不大的院子裡,可是每個人臉上的笑,都是發自內心,幸福感不是演出來的,家庭成員都是真心地愛著彼此,昊然面上欺負姐姐,卻在背後威脅他對她好,單純,不是利用對方。

厲修明緊了緊眉頭,也被葉悠然的聲音打斷了思緒。“上來坐坐吧,這裡很舒服。”抬頭看到葉悠然坐在岩石上笑著對他伸手,厲修明坐上岩石,聽著海浪拍打石頭的聲音,陽光照的他身上暖洋洋的,一旁的葉悠然,若有所思的望著遠處。

是在懷念過去麼?葉悠然坐在這塊時嘉對她告白的岩石上,同樣的地點,當時的人已經不再了,自己的心境也不一樣了。“人們總是望著遠處的目標,忘記身邊珍貴的東西。”葉悠然幽幽地說道。

厲修明扭頭看著葉悠然,海風吹亂了她的長髮,她半眯著眼睛,倔強的沖著海風,望著海面,海藍色的長裙隨風飄擺,葉悠然扭過頭望著厲修明,笑著說:“不是麼?”

厲修明皺皺眉,沒有說話。

葉悠然看了看他,繼續望著海面,“時嘉,我的初戀,是這個村子裡唯一會和我玩的人,那時候我家可不像今天這麼受歡迎,那些大嬸們看見我家人都會繞著走,只有時嘉,會主動和我玩。”

葉悠然皺了皺眉,繼續說:“後來,他在這塊石頭上跟我告白,從少年到青年,我的世界裡都是時嘉。後來,他為了出名背叛了我,只有我一個人還在這裡。”說完苦笑了一下。

厲修明不知道說什麼,那種無力感,讓他想起小時候面對爸爸的背叛,他不知所措的看著媽媽的童年。厲修明想說些什麼,又不知道該說什麼,看著葉悠然脆弱的樣子,不知不覺握緊了拳頭。

小時候的厲修明,只知道爸爸很忙,忙得不能回家,每次爸爸回家,自己都會求著爸爸不要走,多陪陪他,可是每次,爸爸都會離開。一直到自己被送出國的前一個晚上,爸爸當著他的面跟媽媽離婚,理由是愛上了別人。

厲修明永遠忘不了自己哭著求著爸爸不要離開時,爸爸決絕的眼神。更忘不了媽媽哭到傷心欲絕,絕望的表情,他恨自己不能保護媽媽,他恨自己不夠強大,他恨他爸爸。他下定決心,要變得更強大,不會再讓心愛的人受傷。

海風輕輕吹著,平靜的沙灘上,兩個受傷的人彼此沉默,葉悠然看著厲修明,思緒重重,穿著運動服的厲修明少了幾分高冷的距離,眼裡卻多了些神秘。葉悠然剛想找點話題說點什麼,一串鈴聲打破僵局,厲修明接起電話:“喂?”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