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許你半生孽緣

正文 第四章替代品

書名:許你半生孽緣 作者:韶西嶽 本章字數:3257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4日 16:00


充斥著消毒水味的病房內,江北面色通紅,雙手被禁錮著,而下身一片光潔,纖細白皙的雙腿一絲不掛的暴露在空氣中。

“江南剛醒過來,她的身體一定還很虛弱,我不能動她,傷害她,所以江北,你可以隨時做好迎接我的準備。”他說得輕巧,“哦對了,這正好也可以當做你對江南的一部分補償。”

顧珩弈俯身,溫熱的氣息噴灑在江北耳邊,沒有任何挑逗的意味,反而灌滿了威脅!不知道為什麼,他只要每次看到這張和江南一模一樣,但仔細看卻又絲毫不同的倔強臉龐,就像狠狠地蹂躪她,像蹂躪江南一樣。

但他不能蹂躪江南,因為江南在他的心中,就好像一個聖潔的天使一樣可愛柔弱,是絕對不被允許玷污的。

不過江北不同,她生下來就是江南的替代品,替江南做些事,履行一些義務也是無可厚非的。

顧珩弈不帶一絲感情地撫摸著江北的臉龐,擦去一滴冰冷的淚珠,他心中多了幾分複雜的情緒。

江北眼神冰冷,緊咬著牙關,不做聲。

見狀,顧珩弈冷哼一聲,轉身洗了洗手後摔門而去。

病床上,江北壓抑著下身傳來的陣陣顫慄,緩緩起身,去獨立病房的洗手間洗了洗,穿上衣服去了江南的UCI。

江辰和顧珩弈都在江南的病房照顧她,怎麼說也不能缺了她這個“姐姐”吧?

江北推門而入,映入眼簾的是一張和分毫不差的面龐,但這張臉與她不同的是帶了些許虛弱和蒼白,看上去似乎更加的惹人忍不住的想要去疼惜她了,江南似艱難地半睜著眸子,十分可憐。

“姐……姐姐……你來啦……”江南看到江北的到來,掙扎著要做起來。

江北趕忙上前扶住了江南,柔聲道:“你身體還沒有好透,還是別亂動了。”

“姐姐我好想你啊,雖然珩弈說你拒絕給我捐獻心臟,但我不怪你,我能理解你對白夏哥哥的……”江南的眼神溫柔得能滴出水,欲言又止,看得江北一陣惡寒。

明明前不久還是醜陋猙獰的嘴臉,此刻竟然堆滿了讓人看不出真假的情意,真是噁心壞了。

“是我不好,我那天不該出去,不該沒看好白夏讓他出了車禍,我應該替他去死的,這樣,你就可以用我的心臟了……”江北眼神漸漸傷感,對戲如流。

江南一下子激動起來,似乎很怕江北難過:“姐姐你千萬不要這樣說啊,我……咳咳。咳咳。”話沒說完,她突然劇烈咳嗽起來。

江北還沒反應,身後一隻大手過來就將她向旁邊兒一甩。

“阿南,你沒事吧!”顧珩弈立刻摟住江南,一群醫生護士圍了上去,好不熱鬧。

而江北則是撞到牆上,後腦勺疼得抽氣,可卻沒有任何人看到。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彙聚到江南的身上,她就好像一個發光體。

江北眼神暗了暗,這麼多年以來,她早該習慣了被忽略……

只是為什麼這一次,心口卻還是控制不住的發酸呢……

江北緩緩站直,剛一抬頭,卻讓突兀間對上了一道目光。

這目光冰寒,卻帶著些許期待,可期待中還有些戲謔。見江北看了過來,這目光不閃躲,反而直直地迎了上去。

“父親。”江北很冷靜,緩緩地做了個口型。

江辰點點頭,指了指顧珩弈,又打了個手勢。

江南一下子懂了,江辰是在說一會兒要和她談談。

江辰和她有什麼好談的?他不是一直偏愛江南麼?

“啪。”地一聲響,伴隨著劇痛一同刺激著江北的神經,她被顧珩弈這莫名其妙的一耳光打得腦袋嗡嗡作響。

頭昏腦漲,臉上發燙。

口中蔓延過一股血腥味,她張口呸地一聲將血水吐了出來。

“江南現在還不想看到你,你給我滾!”顧珩弈暴怒的聲音傳入江北耳中,讓她暫時清醒了一些。

她抬頭,眼睛有些模糊,視線中,江南輕輕抽泣著靠在顧珩弈的懷中,兩人視若無睹的說著悄悄話

“珩奕,不要……不要打姐姐…你打她我會心疼的…咳咳。咳。”

江南一下子激動起來,咳嗽越來越激烈,顧珩弈不得不回去安撫她。

“阿南乖,我知道你現在壓根不想看見她。”

“可那是……咳咳。”

“阿南,你聽話,現在你的身體才是最重要的,你可受不了什麼刺激了。”他說話的聲音是那樣的溫柔,和剛剛暴起抽了江北一巴掌的模樣簡直差了十萬八千里。

江北在江家被冷落,沒有什麼地位,在江辰眼裡也從來都如同廢物。

所以,顧珩弈才敢在江辰面前打他的女兒。

因為顧珩弈知道。

沒有人會幫江北,哪怕是她的親生父親!

江南是會阻止他,但一針鎮定劑下去,江南不也什麼都不知道安安穩穩地入睡了嗎。

“顧少爺別動怒,我來教教江北什麼是規矩。”江辰一臉恨鐵不成鋼,上前一隻手拎起江北,幫她站起,然後推著她走出了病房。

江北還有些暈,顧珩弈剛才那一巴掌用足了力氣,打得她快要昏過去了。

她穩了穩神,看向了江辰。

“跟我過來。”江辰眸子暗了暗,轉身而走。

江北眯了下眸子,跟了上去,左手撫摸著發燙的臉頰,那裡似乎時時刻刻的提醒著她,這具身體所受的屈辱有多麼不可原諒。

兩人出了醫院,進了一家咖啡館的包廂。

“我給你的GPS安在手機上,你如果想取消可以隨時換一部新手機。”江辰眸中精光一閃:“這是我的誠意。”

“誠意?”

“我,站在商人的立場上,想和你談談,最好是能夠成為合作夥伴。”

江北沒有接話,沉吟著,思索著這話的可信性,看樣子,江辰是有事情需要她幫忙,並且這件事情還是江南做不了的,要不然,他是絕對不可能浪費時間和他最討厭的女兒坐在一起喝下午茶的。

“恩。”江北點了點頭,白皙的臉蛋上印著五個清晰發紫的手掌印,可想而知顧珩弈剛才出手有多狠。

“你現在已經替江南嫁入了顧家,也算得上半個顧家人,我希望你能夠和我合作,讓自己的下半生能過得更有意義一點。”江辰話裡有話,但江北卻猜不出他究竟想表達什麼意思。

江北愣了愣。

江辰是個徹底的利益至上主義者這一點,她一直都銘記於心。

那,他從小對江南很好,是因為顧珩弈從小就喜歡江南嗎?

“所以您……現在是只求利益?”江北試探道。

“是。”江辰不置可否:“作為我江家的人,你應該從小就明白如何做才能使得自己本身的利益最大化。”

江北眸子閃爍。

這……這就是她從小到大都被冷落的原因?僅僅是因為沒有利用價值?那現在呢,她又有了什麼價值被利用?

這也算是為人父?

明明是他的骨肉,怎麼能如此冷漠!

江北深吸口氣,道:“直說吧,您希望我做什麼?”

“我需要你幫我把顧家的市場都搶過來,讓我們江家一家獨大,成為市場的龍頭。”江辰面上沉著冷靜,但語氣裡卻藏著野心和霸業,“到時候,你才有資格選擇自己想要的生活,江北。”

“顧家和江家一向是世交,爸爸這麼做不怕毀了顧家的信任嗎?”江北眯起眸子,她突然又看不透自己的父親了。

“那……可不一定。”江辰笑了,像是嘲笑,又像是善意的笑容,他道:“你看到的,聽到的,都不一定是真的。”

江北:“……”

“走吧,我給你三天時間考慮我的提議,三天后我會到顧家去看看你,到時候,給我答覆。”

江辰起身,出門而去。

留下江北獨自一人在原地發呆。

江辰,你到底想幹什麼?

你為什麼那麼篤定我會和你合作?

你又怎麼會知道,我就是想毀了江顧兩家呢?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