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許你半生孽緣

正文 第八章 憋得住

書名:許你半生孽緣 作者:韶西嶽 本章字數:2564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4日 16:00


“親愛的,我們去跳舞吧。”顧珩弈笑起,英俊的面龐配著恰到好處的笑容,讓許多偷偷看著這邊兒的小姐心跳側漏一拍。

語罷,緩緩朝江北伸出手。

江北強憋出一絲笑容,將手搭在了顧珩弈手上。

顧珩弈牽起江北,摟住她的腰,手不安分地向下滑動著。

“顧、珩、弈。”江北壓壓低了聲音,語氣恨恨,卻始終保持著笑容。

該死的,如果不是要配合江辰的計畫,她剛剛就直接“心臟病”突發,去醫院了!

兩人手挽手進入了舞池,引來了一道道目光。

顧珩弈架起胳膊,江北輕輕搭住了他。

兩人都是富家出身,從小就受過“教育”的,雖然說江北是在江南學的時候偷偷蹭著學的,但也算差不多。

於是兩朵黑色的花朵綻放在舞池,優雅的舞步配上兩人好看的面容,賞心悅目極了。

“好!”

於是一陣陣掌聲響起,舞池周圍的人都走了個光,整個舞池就剩下他們兩人,翩翩起舞。

掌聲,欣賞,憧憬的目光,顧珩弈似乎很享受這些,整個過程表情溫和。

其實……江北完全跟不上他的步子,她踩了顧珩弈不知道多少腳了,整個人幾乎都是被顧珩弈拖著飛的。

顧珩弈也真是憋得住……

江北想著,然後順手又踩了顧珩弈一腳。

顧珩弈面色依舊溫和,可江北感受到,他的氣息似乎……低了那麼一點點?

活該!江北踩得不亦樂乎,顧珩弈卻完全沒有發作,眾目睽睽之下,他哪能動江北?

一舞畢,顧珩弈摟著江北在舞池中央停下,挽著她的手,接受著注視禮,向舞池邊走去。

“嘭。”

突然,舞池頂的水晶吊燈若利劍一般掉了下來,砸落在距江北不遠處,碎片飛揚,江北甚至都能感受到濺起的碎片劃過她的面龐!

她一下子懵了。

這是江辰說的意外?這意外一不注意就可以要了她的命啊!

可她沒有時間反應,一下子撲住顧珩弈向後倒去,期間,聲音很恨地罵道:“該死的商會!”

周圍的人群一下子慌亂,女士們捂住臉向後退去,保安們和男士們關切地上前,尤其是江辰。

一切碎片落下,聲音安靜,只剩江辰的喊聲。

“珩奕!阿南!”

江辰激動地沖了過去,看到顧珩弈正摟著江北。

顧珩奕臉色陰沉,他搖了搖江北,道:“裝心臟病發,父親,這絕不是意外!”

當然不是意外,這是江辰在蕭乾的幫助下完成的,江北心裡道。

但她面上還是乖乖的,立刻蜷縮起身子,雙手捂住心臟,面色蒼白。

江辰一下子沖了過來,從衣兜裡掏出什麼給江北喂了下去。顧珩弈抱起江北,向場外沖去。

“我希望商會給我一個交代!”顧珩弈環顧在場眾人,擲地有聲地道。

顧珩弈此刻十分狼狽,西服被劃開了幾道,臉上也被劃爛了。

可沒人出聲,就連剩下三家也沒人出聲。

這事兒太大

了,顧家第一順位繼承人,江家僅剩的唯一一個寶貝女兒,沒人能承擔江顧兩家的怒火!

顧珩弈重重地吸了兩口氣,抱著江北就向場外走去,江辰也跟了上去。

場內,蕭乾也是愣愣的,他當初檢查了,燈掉下來的地方絕對不會離江北那麼近,這燈掉晚了!

難道江辰又做了什麼手腳?!

一旁,今天格外安生的楚子墨湊了上來,裝作不認識蕭乾:“蕭家少爺,你覺得今天這事情……”

“商會越來越大意了。”蕭乾搖了搖頭,將事情往商會身上攬。

“嗯……”楚子墨淡淡地應了一聲,又壓低了聲音,道:“吊燈上面纏了線,有人改動。”

蕭乾心裡一驚,面上不動聲色:“我知道了,我們去看看顧夫人吧。”

“嗯。”

另一邊兒,江北被顧珩弈摟著上車,江辰坐進來後三人一路去了醫院。

“父親,這會是誰做的?”顧珩弈語氣冰冷,剛剛差點砸死他和江北兩個人!

“我覺得商會不可能幹這麼蠢的事情,這不明擺著是他們做的麼。”江辰沉吟了一會兒:“今天蕭家小子跟我突然熱絡,很有可能是他們。”

“商會難道不能利用你們以為他不會這麼蠢的想法,故意來一出以陷換險?”江北緩緩道,她對於江辰這種在顧珩弈面前埋汰蕭家的行為極為不齒,明明剛剛蕭乾還在那個溫子文手裡救了她。

“哼,江顧兩家一聯姻,其餘的家族都覺得可能會威脅到他們,巴不得將我們除之而後快。”顧珩弈眯起眸子:“總有一天,我要讓他們都付出代價!”

“別氣了,現在我們還得演下去。”江辰冷靜地說道:“江北,一會兒把你安排進阿南旁邊的病房,珩弈今晚去陪阿南,你千萬別出來。”

“……”江北沒回答,她現在應該扮演的是一個被“拋棄的人”。

顧珩弈冷冷看了江北一眼,便不予理會。

他也兩天沒去看過阿南了,不知道阿南怎麼樣了?

車子開得很快,到了市人民醫院,醫院裡多的是江顧兩家的耳目,江北被安排進了江南旁邊的病房,顧珩弈和江辰去陪著江南。

江北自己在病房裡玩兒了一會兒手機,然後贏來了一個客人。

顧子良。

顧子良依舊是溫溫柔柔的樣子,他的眼神中帶著悲傷:“阿北,我聽說了,你……沒事吧?”

“沒事。”江北笑了下,對於這個從小到大的玩伴顧子良,她還是態度很好的。

雖然顧子良是她這麼多年被江南排擠的原因,但他現在不是還有利用價值麼?再說了,顧子良和她一樣,都是無辜的陪葬品。

“我……我……”顧子良猶豫著,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江北坐在病床上,也是苦笑了一下:“你在顧家沒有什麼地位,就跟我在江家是一樣啊,說起來,我們也算是絕配。”

顧子良目光暗了下來。

“沒事。”江北蜷縮起身子,看向顧子良,“我都聽顧珩弈說了,顧家想要一個孩子。”

“本來應該是我和顧珩奕的孩子的,可我選了子良你。”江北自顧自地說了下去。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