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玄幻奇幻 > 許你半生孽緣

正文 第十六章 自然也是要捧場

書名:許你半生孽緣 作者:韶西嶽 本章字數:3187

更新時間:2018年12月04日 16:00


剛一站好,全場所有的目光和焦點就都聚集在了她的身上。

江北生得美,這是毋庸置疑的事實,而今天晚上這麼一打扮,完全豔壓了在場的所有人。

她清了清喉嚨,握緊了話筒,抬起眸來向下一掃,心裡莫名有些緊張。

呼。

她輕輕地呼出一口氣來。

沒事的,江北,有什麼可緊張的?

就算她說錯了什麼話,做錯了什麼事,頂的也都是江南的身份,惹了禍事也都是她江南來背。

她壓下心中的忐忑,再次抬眸望向台下的時候,面上神色已經是波瀾不驚的了。

她緩緩露出一個微笑。

“我這次父親舉辦舞會,我生為他的女兒自然也是要捧場的。相信在場的大家也都知道,我前幾天說我成立了塞外江南的事情。”

說在這裡,她突然頓了一下,好像在猶豫著什麼,偏過頭,目光猶疑地看向顧珩弈的方向。

顧珩弈舉著高腳杯坐在那裡,看見她望過來,寵溺一笑,舉起酒杯向頭示意,看起來兩人恩愛無比的樣子。可是只有在看不到的正面,江北知道,他的目光無疑是兇狠的,恨不得將她生吞活剝了。

江北故作慢半拍的樣子,有些瑟縮著扭過頭,露出了一個微笑。

一個很淡很淡的微笑。

帶著稍稍驚恐不安。

這一笑落在台下的那些記者眼裡,就帶了些不明的意味了。

江辰在台下眯起了眼,唇角處勾起一個笑。

“我和顧珩弈感情一直很好,這次也是我們共同的主意,他對我也真的挺好的,對了,關於那個視頻的事情,不過是角度上的問題罷了。”

台下的顧珩弈突然面色一冷,卻還是不動聲色地看著臺上的江北,除了他已經因為過分用力而顯得發白的手指。

江北。

你想要幹什麼?

江北似乎感受到他的目光一般,扭過頭,露出一個微笑,點頭,最後在大家打算接著聽她說下去的時候,她卻突然停下了所有,走了下去。

一片喧然。

江辰一直勾著的唇角也是僵住了,雙眼眯成一條縫,緊盯著江北。

他突然好想就明白了。

江北此舉,雖然說的一切都非常簡短,但是因為她在途中一直頻頻望著顧珩弈,給人造成一種她要看著他人臉色行事的感覺。

就算她說那視頻只是角度問題,但是會有誰信呢?

誰都會覺得她是因為迫于顧珩弈,才會說出自己和他的關係好的話。

當然,只是表面上的好,而在背地裡,或許手段還要更加殘忍。

一個表裡不一的人,有誰會去相信他的人品,會把事業安心地交給他呢?

沒有一個人。

所以就是江北這隨隨便便的幾句話,或許能讓短時間之內顧家受到重大創傷。

這個道理,江辰竟然能明白,那說明顧珩弈此時也是明白了過來的。

江北在下臺之後,沒有去往一個地方,雖然是笑著的,卻帶著勉強的感覺。在外人看來,她就是匆匆離場,好像在逃避著什麼人一樣。

顧珩弈臉色一黑,站起身來,對著眾人露出一個微笑,匆忙跟著江北走了出去。

江北一直往前走著,深夜的草叢的露水打濕了她的裙子,她卻置若未聞一般,只顧往前走去。

打擊了顧珩弈,她自然是喜悅的,但是因為這喜悅,她卻只能自己獨自一個人分享,而不能分享給任何人。

她一直走到了一旁的院子裡,帶著白熾燈光的底下。

她開始莫名分外想白夏。

或許真的是深夜太多愁善感,她竟然突然覺得眼睛有點熱。

淚慢慢湧上了她的眼,江北只覺得鼻子酸得厲害,卻還要故作不在乎的樣子,偏過頭,努力想把那淚憋回去。

可是心臟處那一抽一抽的疼痛,無時無刻不再提醒著她,

一切都不一樣了。

白夏不在了……

再也沒有那麼一個人,懂她的一切,比愛自己更愛她了……

頭頂上的燈光白得炫目,透過薄薄一層眼皮還是可以感受到那道光亮,身後突然傳來一陣腳步聲,隨後就是一道熟悉的聲音帶著疑惑和疲憊響起。

“你怎麼在這?”是顧珩弈。

江北趕快伸手擦乾淨眼淚,動作飛快,可顧珩弈還是瞥到了一點。

她在哭?

可是當江北轉過頭來看向他的時候,卻好像和平時沒有什麼兩樣,渾身都長滿了刺,防備著他。

顧珩弈突然就覺得有些不舒服起來。

想著之前自己告訴她需要為顧家生一個孩子,她的反應明明那麼激烈,卻在聽到了孩子的父親可是是顧子良之後變得分外平靜。

或許還是有些期待的……

顧珩弈搖搖頭,在心底嘲弄著自己。

瘋了不成?竟然開始關心這個女人的事情了。

她明明剛才才在臺上說了那麼一些事。

“顧總再見。”一旁有剛端著酒杯走過來的服務員的人走上來,對他打了個招呼。

他點點頭,示意自己聽見了,轉過頭將目光再次投向江北。

眼角處還是有淚痕。

他抬手看了一眼表,發現已經是深夜十點了。江北順著他的目光也望過去,似乎也想看清現在是什麼時間。

出來的急,她也忘記了帶手機。

看得太過關注,顧珩弈重新將目光投向她的時候,突然就產生了一陣恍惚。

從某一個角度來看,她和江南真的不分彼此。

但是從內心深處的一個角度來看,她又有點像那個人……

“吃東西嗎?”話剛一出口,他就突然想收回剛才的那句話。

江北有些詫異地望向他,眼眸裡充滿了不可置信,好像這是記憶裡的第一次,顧珩弈這麼好心好意地對她說話。

而且還是在自己想來看他笑話的時候。

而在思想沒反應過來之前,她就仿佛不受控制一般點了點頭。

顧珩弈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會說出這樣一句話,明明兩人應該是爭鋒相對的。

這個聚會他本來就不想來參加……

頭頂的燈光還是一樣的耀眼,深夜裡刺得人眼皮也疼,江北低頭的瞬間,餘光卻也瞥見了顧珩弈有些不自在的偏過了頭。

為什麼自己會答應他呢?

江北想,或許是剛才他剛才說的那番話,太像白夏了,也太像春風十裡了吧。

一直等自己坐到了二十四小時便利店的時候,江北都還沉浸在自己為什麼要答應顧珩弈來的事實裡。

“吃點什麼?”顧珩弈突然開口打斷了她的思緒。

江北愣了愣。

大概是太冷了,她又穿得少,腦子也一下子凍僵了,噗嗤一笑,倒是顧珩弈愣了下。

“怎麼,堂堂的顧氏總裁,就請我在這種地方吃東西嗎?怎麼說也得讓我在那種暖氣開足,有些音樂,紅酒,牛排的地方吃東西吧。”

顧珩弈突然愣了下。

這句話太熟悉了。

好像很久很久之前,也有人對他這樣說過。那時還隔著冰冷的電腦螢幕,充斥著各類心情的話語就順著那根網線,傳達到另一頭。

“我沒什麼錢啊,所以一直挺嚮往著那種很高檔的地方,有小提琴手在演奏著音樂,有穿著燕尾服的服務員端著牛排上來,然後我可以和小說裡的女主角一樣,翹著蘭花指,然後慢慢喝著紅酒。”

“你想想,在寒冷的冬天,開著暖氣,做著這一切,不是很浪漫嗎?”

那時候他還不認識這個人,卻也早已被她深深地吸引了。

而在此時深夜,這一直藏在記憶深處的事件,突然就因為江北隨隨便便的一句話就被勾了出來。

是因為她和江南是雙胞胎姐妹的緣故嗎?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